公司产业
工业制造

操刀重汽改革 谭旭光的三把火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9-04-15 浏览次数: 66

“纠葛”与“恩怨”是多年来横亘在潍柴、重汽两家企业面前最不鲜见的形容词。如果说这段“正在进行时”的历史篇章中有不二的主角光环,那势必非谭旭光莫属。

对于重汽而言,谭旭光生于斯、长于斯、出走于斯。但随着2018年谭旭光正式出任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董事长的消息最终得到确认,曾经的副总经理高调“回归”。

在经济环境承压、汽车产业前途迷茫的大环境下,抱团取暖已经是绝大多数从业者的共识。近年来,汽车产业中“冰释前嫌”的案例也不乏大众联姻福特这样的重磅案例。但在每一份企业整合案例背后,同气连枝的诉求往往只是美好的愿景,一山不容二虎的商业现实才是最终的归宿。

潍柴与重汽——这两家同台打擂多年的企业如何一改“敌对”属性并融合双赢是谭旭光不得不考量的难题。


复制潍柴模式?

入主中国重汽后,谭旭光的三把火很快就点燃了。

在谭旭光主持召开的第一次内部会议中,中国重汽未来发展的基调基本上得到了确认。围绕着中国重汽的主营业务发展,谭旭光的讲话圈定了六个重点,即“六个必须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六个必须实现的目标陈述中,潍柴成为了中国重汽的唯一参考系。如同谭旭光自来熟的开场白:“我回家了,是中国重汽培养了我。”

谭旭光的类比或多或少透露着“感性”的一面。

比如在谈到:“必须实现全系列商用车中国前列,全球领先的战略愿景”这一话题时,谭旭光就举例,潍柴发动机的热效率在实验室已经超过50%了。为了商用车的未来发展希望,我从2017年开始每年出差120天,把商用车未来的要走的三个技术路线全部找出。潍柴的发动机有议价能力,有核心竞争力。

不可否认,潍柴自2006年从中国重汽“出走”后,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国内重卡及零部件领域在产业、资本、国际化上的标杆企业。

财报对比显示,2017年上市公司潍柴动力(000338.SZ)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率为3.7%;而中国重汽的这一数字为0.8%。

数字所折射出两家企业存在的差异是否将成为刻画中国重汽未来模样的根据?对于潍柴已经做过的事,中国重汽究竟应该复制还是借鉴?这一答案在“第二把火”中也没有找到明确的答案。

在接下来的问诊中。谭旭光指出了中国重汽的顽疾聚焦在:团队、文化、战略、财务、费用、干部、监督、审计、信息、决策等问题上。在他提出的十大问题中,除了一则被提及的公司发展战略问题,其余的问诊结论多数集中在企业运行效率以及企业文化等方面。

因此在其最终提出的十条改革意见中,不出意外的,除了在最后一条中强调了:中国重汽与陕西重汽是兄弟关系,要共同争第一,共同实现做全球商用车第一的愿望——这一关乎产业发展路径的意见外,改革的主要思路还是聚焦企业自身问题。

在谭旭光的三把火所指看来,中国重汽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于企业管理层面的改革;然而面对周期性显著的重卡行业,内部效率通畅的同时,两家本是同业竞争的企业如何协同共赢,不因业务重合率高而造成资源浪费也是值得深切关注的问题。


垄断式整合?

本是同根生的潍柴与重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盘根错节。尤其在主营业务聚焦方面——整车、发动机、车桥等方面存在着太多的重叠。

追根溯源,两家企业在商用车整车及总成方面都脱胎于原中国重汽工业联营公司1979年引进的奥地利斯太尔91技术。然而在环保要求不可逆的趋严进程中,国VI阶段的进入将彻底打破潍柴与重汽的血缘关系。

更加注重技术投入的潍柴已经拥有了自主研发的迭代技术,而重汽则凭借推动与德国MAN的合作,建立了新的技术路径。

在各自关键技术改弦更张后,两家企业在技术协同方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交集,相反却存在着不同技术路径、相同市场投向的竞争关系。

与此同时,2018年的车市经历了28年来的首次寒冬,数据显示,2018年1-12月,汽车产销2780.92万辆和2808.06万辆,同比下降4.16%和2.76%。其中商用车产销427.98万辆和437.08万辆,同比增长1.69%和5.05%。虽然保持增长,但是增速出现了明显的回落。

在重卡、中卡细分市场,重型货车产销111.24万辆和114.79万辆,产量同比下降3.24%,销量增长2.78%;中型货车产销17.26万辆和17.72万辆,同比下降26.25%和22.66%。

这也意味着,摆在潍柴与重汽面前的市场正在放缓,竞争的残酷程度将进一步加剧。但风险中也蕴藏着机遇,与国外的商用车市场相比,中国的商用车市场仍然存在着集中度不足的问题,或许在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的过程中,潍柴与重汽1+1>2的可能性将随着头部效应的放大而得以提升。

从谭旭光的表述中也不难看出其在商用车头部市场的“野心”:我们要成为一个全系列的商用车制造集团。实现这个目标分两步走:第一步,用3-5年,成为中国商用车第一。否则,我来中国重汽就没任何意义。我态度很明确,中国重汽称第一,陕重汽成第二。第一和第二加起来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商用车集团,毫无疑问。

潍柴与重汽的整合无疑是山东省政府主导下打造地方产业龙头的重要案例。但是面对增势放缓的市场以及客观存在的同业竞争压力,潍柴与重汽如何在不牺牲国有资产运营效率与各自股东利益的前提下实现1+1>2,是摆在谭旭光面前的重大考验。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第六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榜单正式揭晓,华安基金一举揽获三项大奖。苏玉平荣获 “三年期纯债投资最佳基金经理奖”,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她连续五年蝉联“最佳基金经理”称号。同时,华安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贺涛荣获“五年期纯债投资最佳基金经理奖”;投资研究部总监杨明荣获“五年期股票投资最佳基金经理奖”。  “中国基金业英华奖”由《中国基金报》独家推出,是业内唯一一个面向大资管行业投资人才的评选,完全采用客观量...
2019年5月17日,由上海长江国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 “第八届长江国弘论坛” 在上海西郊宾馆圆满举行。本届论坛以“迷局——不确定中找寻确定性”为主题,邀请了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博士作主题演讲,长江国弘旗下基金投资组合的企业家代表袁岳董事长等作圆桌讨论分享。长江国弘旗下各基金投资人、投资组合的企业家代表、长期合作伙伴等共300多人参加了此次论坛。“长江国弘论...
科创板基金持续刷屏。4月底,7只科创主题产品认购火爆,近期又有一批科创板基金相继问世,如何挑选成为投资者当前关注的问题。业内专家建议,不同于其它基金,科创板基金是一类新颖且特殊的产品,因此对管理人的投资运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投资者可从管理人实力、投研团队、基金经理等多个维度出发进行综合考量。据统计,目前名称中带有“科创”、“科技”等字眼的上报产品有93只,加上申请转型的老基金,等待批文的主题产品...
科创板无疑是今年资本市场的大事件之一,投资者该如何把握这一重大机会?除了此前发行火爆的科创主题类基金外,记者了解到,今日,首批科创板战略配售基金问世。其中,华安科创主题3年封闭灵活配置混合基金正式获批,该产品将积极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并由五位资深基金经理组团运作,值得投资者关注。业内人士表示,与之前科创主题类基金不同的是,在科创板推出后,科创板战略配售基金将是首批可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的公募基金...
科创板的脚步越来越近,上交所公布的科创板受理企业总数已超百家,不少投资者已经跃跃欲试,咨询相关情况。不过,个人投资者直接投资科创板面临着50万资金门槛、中签率低、甄别难等诸多难题,不妨关注相关公募基金。据了解,作为首批“科创板战略配售”公募基金之一,华安科创主题3年封闭运作混合基金(代码:501073)值得重点关注。华安基金深耕“科技创新类新经济”,公司科技投研团队将为该产品的投资管理提供全力保障...
友情链接 News 查看更多>>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 转载请标明作者和来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