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智能电视:危险的入侵

文|本刊记者 孙瑜 日期: 2012-12-29 浏览次数: 2115

  对于传统电视厂商,IT和互联网“入侵者”引发的是一阵恐慌;对于“入侵者”,这同样是一场冒险。

  在创维、TCL等积极谋划互联网化和智能化之际,联想、小米、腾讯以及乐视网,也试图用IT和互联网的思维改造电视产业链。

  然而,向右走,并不比“向左走”轻松。尽管小米盒子以相对于小米手机十倍低调的方式发布,但是撞上广电总局的铜墙铁壁,也只能是轰轰烈烈的倒下。

  这场冒险由来已久,最早的先烈可以追溯到1999年,微软耗资数十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力推“维纳斯计划”,“让电视机能上网”,是当时最大的卖点。在中国,为此付出“严重失血”代价的,有早年在IPTV上受挫的UT斯达康,以及陈天桥的盛大盒子。

  只不过,在智能电视大市场的驱动下,在全球,前有微软,后有谷歌、苹果;在中国,也仍是一派“前赴后继”之景象。

  互联网观察家洪波对《英才》记者直言,三网融合十年,未见真正进展,只能让中国智能电视产业的探索相对于国外,更加缚手缚脚。

  危险边界

  小米盒子的传闻一起,对雷军智能电视大梦的揣测便未曾停歇。

  小米是否将由盒子进军智能电视?“互联网业务强调单点突破,有时候我也感到压力,因为Apple TV(盒子)在美国一年只卖400万台,但iPhone一年卖1.3亿部,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考虑,我肯定不做。但是,换一个角度讲,小米盒子对小米手机用户有价值,能帮助小米手机和电视连接,这是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小米董事长雷军并没有给出《英才》记者明确回答。

  不过,来自上游供货商高通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向《英才》记者证实了这点。

  “雷军是将小米盒子视为一个智能终端”,洪波称,虽然小米盒子不会造成多大损失,但可能会打乱进军智能终端领域的路线图。

  错,究竟在哪儿?“野心太大”,这种评价来自一位创维高管;不过,更多的声音来自于,误读“181号文件”。

  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广办发网字【2011】181号)文件显示,互联网电视集成机构所选择合作的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只能唯一连接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终端产品不得有其他访问互联网的通道,不得与网络运营企业的相关管理系统、数据库进行连接,即不管是智能电视还是机顶盒等电视机附属产品,若想接入互联网电视,必须与牌照持有者合作。条文同时规定,集成机构所选择合作的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只能嵌入一个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的地址,终端产品与平台之间是完全绑定的关系,集成平台对终端产品的控制和管理具有唯一性。

  “唯一”二字,正是危险边界。

  截至目前,广电总局共颁发了七张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牌照,均为广电系获得,分别是CNTV、杭州华数传媒、上海文广——百事通、南方传媒、湖南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以及中央人民电台。

  曾经也有投资人问过乐视网CEO贾跃亭,智能电视国家规定只有国资才能运营,还有未来版权纠纷,公司如何应对?贾回答称,乐视网已经与CNTV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具备参与互联网电视的相关业务资质。洪波对此解读称:将自有版权影视作品,嫁接到CNTV平台上播放,以广电之名绕过“封杀”。

  其实,小米盒子与华数传媒已有合作,但并不是“唯一”合作,经由盒子界面,可以直接访问搜狐、腾讯等其他视频网站,于是,一场以消费者为导向的探索成了一声叹息。

  对于牌照一说,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副会长兼副秘书长郝亚斌对《英才》记者坦言,不能说管的不对,但却管的不科学。手机、电脑与电视越来越融合了,三屏合一了,如果仍以终端来发布牌照,未免有点儿牵强,这在国际上,也未曾有此先例。

  “我的梦想是,互联网不再有墙,不再有许可证。”洪波如此憧憬。

  梦想与现实

  尽管现实并不乐观,但比起7年前盛大盒子的际遇,宽带、视频,游戏、应用商店乃至广告模式,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据奥维咨询(AVC)预测数据显示,2012年智能电视市场销售量预计为1190万台,同比增长约为240%;零售额全年预计216亿元,同比增长约为221%。

  在智能电视产业链上,新一轮的造梦运动正在进行中。

  在杨元庆心中,智能电视是“联想PC+”的关键卡位战,五年磨一剑。雷军则对《英才》记者称,未来的世界将是以手机为中心的,电视将是手机的显示屏,手机将成为电视的遥控器。

  另一边,马化腾与李东生再次握手,合作推出一款介于“电视与平板电脑之间”的新型智能终端“IceScreen”(冰淇淋);乐视网与创新工场以资本为纽带,共谋超级电视。

  但是,一位创维内部高管对《英才》记者称,如果以传统IT硬件思路做智能电视很难成功,因为缺乏上游支持,下游渠道也难给力,意指联想智能电视正在遭遇“阵痛”。

  其实,守城者与进攻者各有短板,只是,在产业链孵化的初期,应该如何互相借力?

  腾讯的逻辑是,借由TCL的硬件制造能力,将QQ Service内核植入新型智能终端的同时,也将QQ视频通信、腾讯视频、QQ音乐、QQ相册、QQ游戏等5大明星应用整合其中。介于“电视与平板电脑之间”,像是一台小型电脑,却又是TCL制造。

  同样,创新工场成为乐视致新股东(乐视网旗下子公司)的逻辑是,乐视致新可负责超级电视在内的硬件、系统软件、Letv UI系统研发与销售,而创新工场旗下有众多移动互联网应用项目,比如魔图精灵、知乎、行云、点点等,都可能支持未来智能电视的人机互动。

  尽管如此,除去政策风险,这仍是一场冒险者之旅。微软、谷歌、苹果都在智能电视上投入过高成本的尝试。

  谷歌TV,曾试图改变用户从Cox、Comcast等美国有线电视服务商那里获得数十年的电视收看体验,但是,难度实在不小;苹果TV,寄望以一个封闭的iOS系统和旗下第三方网上应用商店——AppStore近乎苛刻的审核机制、以及消费者体验极差的iTunes,来挑战倡导互联网“开放”精神的智能电视,也显得举步维艰。

  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告诉《英才》记者,如今中国智能电视产业链有三大难:一在宽带,二在人机互动,三在商业模式。

  奥维咨询(AVC)的调查发现,消费者购买智能电视的原因以功能更多、观看3D为主,这凸显消费者仍以性能跟价格为主要考虑因素,而且,还是以观看视频节目为主要诉求。相对的,智能手机中衍生的医疗、安控、金融、销售等功能,并未被消费者充分理解。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