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能源资源

海外买矿的绿地陷阱

文| 本刊记者 徐建凤 日期: 2013-03-04 浏览次数: 2591

  “现在基本上不再涉及,最起码也是严格控制绿地投资”,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投资管理部总经理宗庆生告诉《英才》记者,“绿地投资属于风险勘探,一个地块,有矿没矿谁也不清楚。”

  绿地投资,又称创建投资或新建投资,一般是指跨国公司等在东道国境内依照东道国的法律,设置部分或全部资产所有权归外国投资者所有的投资,也是早期跨国公司最惯常采用的海外直接投资模式。而如今,在矿业领域,绿地投资这种古老的模式正在被悄悄地遗弃。

  “绿地投资成本比较高,特别是在一些要求苛刻的国家,企业没办法降低成本”,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贸研究部梅新育告诉《英才》记者,在澳大利亚投资矿产,不允许企业用中国的员工,只能用澳大利亚的员工,而当地的人工成本相较中国人工成本要高出很多。

  经济性差

  曾几何时,那些一度被认为最成功的海外投资项目,不仅没有绽放出其本该有的光环,反而昙花一现的步入了暗黑。

  中钢集团海外寻矿已经超过25年,先后在澳洲、非洲等各地投资重要铁矿石项目,并因此显赫一时。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今的狼藉不堪的罪魁祸首也是苦心20年海外寻矿的结果。

  20几年海外寻矿的成功,如今带给中钢集团的则是更多的难题,也昭示了买回来并不意味着成功。中钢集团在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的恰那铁矿项目,是中国在澳大利亚采矿业的首个重大投资,也曾让中钢辉煌一时,然而因为该项目获得的是包销权,而近年中国钢铁行业长期萎靡不振,对其而言可谓是釜底抽薪。至于中钢集团之后又收购的中西部矿业公司,由于开采成本和物流的制约,也已陷入困境;而其在非洲的投资项目,则低估了当地的基础设施困境。

  无独有偶。中信泰富在西澳的投资也不成功,面临着投产就亏损的局面。不开工,成本高企;开工了,利润难料,境遇非常尴尬。

  早在2006年,中信泰富一掷千金,4.15亿美元分两次从澳大利亚富豪Clive Palmer(Mineralogy公司的负责人)手里,买下了西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Sino-Iron和Balmoral Iron的全部股权。按照规划,该项目计划于2009年投产,总投资为42亿美元。而项目施工期间三次被迫停工延期,投资成本也从42亿美元飙升至78亿美元。

  一招不慎,全盘皆输。正如宗庆生所言:“绿地投资的成本,不仅包括获取采矿权,还包括周边开发环境,运营的成本,最终的矿石品味,矿石选冶的难易程度,以及运输成本等诸多方面。”宗庆生介绍,目前购买绿地项目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初级勘探类的公司,而且这些公司往往都是上市公司,且很少在主板上市。

  无疑,目前染指绿地投资项目的很多企业,存在着投机的企图。而如此多的初级勘探公司盯上绿地项目,无疑是为了获取区块,进而上市圈钱而已,并非是真正看好矿产本身。

  高成本项目

  “高成本的项目,在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很容易死掉。而低成本的项目,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起码能活着”,在宗庆生的眼中,绿地投资无疑是高成本的项目。

  绿地投资之所以成本高,是因为其并非一个成熟的项目,而是从零开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范黎波介绍,绿地投资前期投入比较高,经营不下去的原因有多种,一方面可能确实是资金问题;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环保问题。

  “在欧洲,如果修高速公路,4月是不能施工的,因为这段时间动物迁徙,施工会影响动物迁徙”,看似并不起眼的环保问题,实际上却很可能成为项目成败的关键,此外,“还有劳工问题,有着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而采了矿,卖到哪里,能不能运出去?这都有一套法律规定”,范黎波一一列举。

  其实,除了成本高,使得很多企业放弃了绿地投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部分资源,早已经勘探出来了。而中国是后来者,“在很多时候,只能选择通过并购的方式购买,没办法去进行新的创建投资”,梅新育解释。

  宗庆生也持相同观点,“铁矿勘探和开发的高潮早就过了。目前,很多区块都已经有主了。国外与国内一样,都是申请在先的原则,完全没人申请的区块,不能说完全没有,但具有好的开发条件的地块是没有了”,这也是除了经济性差之外,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应避开绿地投资模式的原因之一。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宗庆生介绍,在西方会计准则里,勘探部分投入是费用化的,也就是企业可以通过勘探投入节税,并为企业未来发展打下基础。因此,当矿业利润很高的时候,勘探投入相应的增大。当企业经营转差的时候,勘探投入也会相应变小。

  范黎波则认为,矿业是一个产业链,包括勘探、开采、销售等诸多环节,需要产业链化。只有嵌入其产业链,才能面对所在地市场竞争。

  不过,如果企业自身在当地已经生存了几十年,有着完整的供应链和渠道,甚至有一个完整的品牌,在此基础上再去经营,就比较容易起步。这也是中国五矿最近两年更多的投资在产项目的原因。“在产项目能够带来即期现金流。而绿地项目未来的建设成本都远远高于在产项目,这是绿地项目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宗庆生说,“企业是否去投资一个项目,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自己能不能承受。”

  对于是否进行绿地投资,宗庆生有着两大标准。一方面,从项目经济性角度来看,绿地项目是否具有足够的吸引力。另外一方面,从投资主体而言,企业的资产结构状态怎样,决定着是否选择绿地投资。“一个公司需要短线投资、中线投资和长线投资相结合。”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