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能源资源

孙珩超:宝塔破垄

文|本刊记者 李文友 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3-12-02 浏览次数: 6611

  “为什么不做点别的,偏要在那么难、那么累的行当里折腾?”

  宝塔石化集团(以下简称宝塔石化)董事局主席孙珩超曾经不只一次面对类似的质疑,或者说是善意的提醒。

   民企在石油化工领域的发展之难,源于行业的高度垄断。无论从上游的勘探开采,到中游的成品油炼制,还是到下游的批发零售,再到进出口贸易、产品定价,都在政府部门的管制之下,“两桶油”的影子无处不在。

  但就在这个“极不好混”的行当里,孙珩超却心无旁骛地苦干了16年。自1997年从兰州大学的讲台上下海创业至今,孙珩超逐步将宝塔石化打造成以石油化工为核心,关联业务并行发展的大型民营石化集团。虽然在石化行业“国进民退”的现实语境下,宝塔石化仍难通揽上下游,但其综合实力已处于国内民营石油化工前三之列。

  孙珩超告诉《英才》记者,到2015年,宝塔石化可实现2000万吨以上的石油炼化能力和120万吨化工品深加工能力。如若达成,宝塔石化的营收必然跨过千亿当量。

  “我历来就对多元化不感冒,专注是成事的根本,一个人的精力和专注度,光一个行业就够你受的了,哪有时间去考虑别事和行业”,孙珩超并不认为存在绝对挣钱或不挣钱的行业,都是相对或是阶段性的。

  挤出存续空间

  政策限制,技术和资金密集,这是石油化工行业的基本特点。孙珩超告诉《英才》记者,如果不逐一破解这三个问题可能带来的掣肘,民营企业很难在这个行业立足和发展。

  虽然长期以来国家在石油化工行业对民资的支持有限,但孙珩超认为,只要政策解读得透,民企仍能从市场中“挤出”机会和成长空间,“对政策本身、不同政策之间的空间以及地方政策和国家政策之间的空间都要研究透了,我们才能在这里面活下去”。

  新疆奎山1000万吨/年重油制烯烃芳烃及配套循环经济综合利用项目,地处奎屯-独山子经济技术开发区,由宝塔石化与海航集团共同出资,总投资283.82亿元,该项目建成投产后,年均销售收入553.65亿元,年均利润总额62.6亿元。

  “这个项目是在中石油分公司的脚底下建的,所以把它给激活了,过去它在那里一家独大,现在起码有老二了。有竞争才会有更多的动力”。孙珩超告诉《英才》记者,项目投入前期,宝塔石化自筹了近50亿的资金;同时国家开发银行也介入项目,准备提供100亿元以内的贷款支持。

  珠海宝塔石化烯烃项目则是宝塔石化集团布局珠三角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其投资大,且填补了珠海市石油产业链条中炼化的重要一环,项目颇受地方重视,其一期和二期项目均入列珠海市十大重点建设工程。一期于2008年8月动工建设并成功投产;投资约50亿元的二期项目正在建设,项目完成后,年加工能力超过650万吨,年销售额500亿元。

  “我们刚开始在宁夏起步的时候,政府也没什么支持,但企业做大了,对地方经济有了影响,政府也还是想方设法支持我们。”孙珩超觉得只要给国家和地方经济做贡献,政策上往往都能给空间。但巨大的资金投入还是让孙珩超感到有些吃紧,“政策上我可以想办法突破,原料问题我也可以想办法解决,回想这十多年时间里,制约宝塔石化快速发展的最大问题还是资金”。

   孙珩超估算了一下,按目前国家的投入标准,宝塔石化在全国几大基地前后的投入应该在1000亿元以上,“我们前后投入600多亿就可以把项目都做得很漂亮了。”宝塔石化已在几个基地中投入400亿左右,后期还要投入280亿左右才能让所有项目落地。

  “换个角度,我们也不能说国家一点都不支持,如果国家不支持,银行也不会贷款给我们,也不会有宝塔石化的今天,所以还是事在人为”。

  事关生死的瓶颈

  在石油化工行业,油源的问题,一直被民资视为事关生死的最大瓶颈。

  目前原油进口权掌握在三大油企以及珠海振荣、中化集团五家国有公司手中。按照现行的机制,如果要进口汽、柴油必须是国有企业。政府每年对于民企进口原油也有配额,但必须要拿到两大石油公司的排产计划,也就是说原油可以进口,但要交给两大石油公司运作。

  行业分析师高国云告诉《英才》记者,中国的石油进口依存度已超过60%,到2012年进口量达到2.71亿吨,但非国营进口原油配额仅占10%。这种“油源不对等”的状况对国内地方性炼油厂来说无疑是一个“紧箍咒”。以山东40余家有一定规模的炼厂为例,受原油配额不足、进口缺乏资质的限制,常年以进口燃料油为主料加工,且开工率多在40%上下徘徊。

  而在国内,在陆海油气区块已被三大央企基本圈定的背景下,传统炼化与零售处于产业链的中后端,亟待转型与提升。

  多年来,孙珩超及其团队首先推动企业与中石化、中石油的合作。充分利用与中石油区域石油公司的地缘关系,在地方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开展与基层石油公司的排产合作,积极争取国内配额,同时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

  11月初,在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做东的一次饭局上,孙珩超与俄罗斯首富、英超阿森纳足球队二股东阿利舍尔·奥斯曼诺夫相谈甚欢。后者表示可以从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给宝塔石化运油供油,孙珩超说可以啊,我在你们家门口就有炼厂;对方又说可以在俄罗斯找个区块,宝塔可以顺带在那里把炼厂也建起来。孙珩超说这是好事啊,我们不缺技术、不缺团队,但有一点——没那么多钱。

  “说到这,我们双方都笑开了”,这是一次带有相互试探和玩笑意味的交流。孙珩超告诉《英才》记者,虽然很多民资都有走出去的意愿,但囿于实力,能在海外拿下石油区块的企业并不多。

  民企投资海外金额普遍较小,且多属成熟区块。广汇在哈萨克斯坦斋桑购得8300平方公里区块49%的勘探权益,仅耗资4052万美元。而2010年底,在香港上市的联合能源集团以7.75亿美元收购BP位于巴基斯坦的上游资产,这也是民营油企海外收购的最高金额。隐秘富豪张瑞霖控制的油企MI能源则先后宣布正在洽谈收购中亚、东南亚和南美等地的石油资产,并已顺利拿下位于哈萨克斯坦境内一处区块。

  近几年,孙珩超的足迹遍布中亚、非洲、拉美等地诸多重要产油国。而作为发轫于西北的石油化工企业,中亚对宝塔石化无疑具有重要意义。6年前,孙珩超开始派人在哈萨克斯坦建办事处,其后成立公司,陆续援建多个炼油项目,受到哈国欢迎。而在经略数年后,宝塔石化以4亿美元的价格在哈萨克斯坦拿下了三个石油区块。

  此外,宝塔石化在奥地利、新加坡等国建立了商务代理机构;与哥伦比亚在石油公司注册、原油采购权、原油开发区块、炼厂收购等方面进行了长期的沟通合作。而在今年9月举办的中阿博览会上,宝塔石化和阿联酋石油网公司签订了600亿元的原油采购销售项目,宝塔石化每年将可以获得阿联酋石油网公司120万吨原油。

  在行业里浸淫十多年后,油源已不再是限制宝塔石化发展的最大掣肘。宝塔石化新疆奎屯项目可以获得中石化提供的每年500万吨原油。此外,所属哈萨克斯坦的油田区块可以通过中哈石油管道,为项目提供最多达每年1000万吨的原油供应;同时,新疆广汇集团于去年底与宝塔石化签署协议,其在哈萨克斯坦的斋桑油气项目的来油也将供给宝塔石化。

  “如果单从资源供给能力来讲,新疆项目我们上1500万吨的产能都不成问题,关键是西北市场本身的消化能力和运输的问题”。孙珩超告诉《英才》记者,为了减少在国内市场的竞争,500万吨的炼化产品将由能源“丝绸之路”运往中东和欧洲,成为企业“走出去”的另一种形式。

  根据孙珩超的观察,国内地炼趋之若鹜事关生死的上游资源,在国际市场上却是不折不扣的“过剩品”,“现在是卖方多,买方少,好多产油国家都围着中国做生意了,都想多卖些原油给中国呢”。

  瞄准千亿级

  除了继续将企业做大,孙珩超近年来还有一个心愿:推动宝塔石化整体上市。由此也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拓宽融资渠道,缓解长期以来制约企业快速发展的资金问题。

  事实上,过去两年,宝塔石化也曾请外部机构做相关准备工作,“但不是很理想”。于是,今年初,宝塔开始重新组建团队,“必须跟资本市场上结合起来才能大发展。我们现在的融资成本高,障碍也不少,但我们也不着急,资本市场要一步步摸索”。

  根据孙珩超的规划,随着新疆、珠海等地项目的落地和产能释放,2016年左右,宝塔石化的营收将超过1000亿元,“2000多万吨的产能,即使只开工百分之六七十,那也是1000多个亿,加上关联行业和贸易,达到2000亿元也不奇怪”。到2017年的时候,集团的利润将超过100亿元,自产原油的贡献将达到300万—500万吨。

  业界关注的是,新的产业政策变革可能给包括宝塔石化在内的民营油企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种种信号都显示了政府向石油市场改革深水区挺进的决心,同时也让翘首企盼石油行业改革的民营企业看到了新的可能。

  不过,对于时下石油化工产业可能的变革,孙珩超暂不愿多言,只表示希望在中国石油化工产业体制的变革中,宝塔石化能成为一个探索性的模式样本,“如果体量小一点,那就是一个有益的补充,如果做得很大,那就希望对国家能源安全有一个调剂作用”。

  《英才》:你如何看待创业中遇到的难题?

  孙珩超:如果企业从来就顺风顺水没遇到过困难,哪天突然遇到挫折可能就把你吓趴下了。所以我认为,经历困难是一个企业和企业家走向成熟必然要经历的。

  《英才》:你觉得哪种类型和资质的企业,合作起来相对容易些?

  孙珩超:企业合作不仅仅规模、行业特点、实力之间的合作,其真正的合作是企业文化的合作。如果双方文化不能交融在一起,就很难合作到一起;如果两个企业的操盘模式、企业文化基本一样,合作就会相对容易。此外,双方都一定要有“合作精神”,能把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有效结合起来,不在意一两单的事。如果合作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快速捞一把,那可能合作也会很快分裂。宝塔石化和所有合作过的企业都没有闹过任何纠纷,这主要也是建立在互信互助的基础上。

  《英才》:和大型国企合作,民企是否会显得弱势,或者说感觉到委屈?

  孙珩超:和他们的合作,宝塔石化还是坚持平等原则。你不急我也不急,这种合作民营企业还是要有定力,不卑不亢。但在具体的合作过程中,我始终告诫自己,我是民企,不要摆谱。当然,不摆谱,不等于就失去我们企业的人格了,那是不可能的。

  《英才》:在石化行业,你觉得决定企业兴衰主要因素有哪些?

  孙珩超:首先是国家的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其次是战略规划。还有就是团队建设,也包括企业领导人的智慧、决策能力和运营能力。

  《英才》:在全球范围内,你有对标的企业和企业家吗?

  孙珩超:台塑和王永庆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
从哲学老师到保险行业的管理者,他将太平人寿拉入了世界500强的舞台,即使在行业寒冬期,作为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也能带领企业销售逆势增长。他就是四川大学校友张可,一位梦想卓越的行业领跑者。 从四川学霸到央企副董,他3年让企业增收300亿,'再造'一家世界500强张可,毕业于四川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高级财务管理师。现调至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部任职,并兼任太平人寿副...
近日,德同资本宣布完成德同合心股权投资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在当前国内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募资极度艰难的大环境下,德同资本作为国内领先的专业投资机构,以长期持续优异回报获得了国内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的支持。德同合心基金的主要出资人包括国投创合母基金、上海科创母基金、吴江东方国资、前海母基金、苏州元禾辰坤母基金、上海青浦投资有限公司、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等多家知名机构投资者。德同合心股权投资...
„      博世集团首个在德国以外的燃料电池中心,计划于2021年实现小批量生产„      涵盖从关键零部件到电堆乃至燃料电池系统全部测试设备以及电堆样件试制线„      博世创新与软件研发中心落户无锡,预计2020年建成投入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