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农业

陈春花:改革者还是过渡者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4-02-11 浏览次数: 3489

  2013年5月22日上午,62岁的刘永好在新希望六合股东大会上,宣布卸任公司董事长。几个小时后,他33岁的女儿刘畅以新一任新希望六合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在媒体面前。意料之外的是,与刘畅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联席董事长——陈春花。

  对于这则旧闻,外界猜测颇多,但观点大部分是相似的:身为联席董事长陈春花的主要任务不过是辅佐刘畅。

  对诸如此类的猜想,陈春花和刘畅都没有正面回答过。直至半年之后——2014年初,陈春花才向《英才》记者道出了真相:“2010年新希望六和重组的时候,刘永好就曾邀请过我,但当时我在学校的工作很忙,没有答应。这一次,不仅仅是刘永好发出邀请,六和的整个团队都希望我能回去,我也没有推脱的理由。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是不能兼职的,我又不愿意放弃教师的职业,只好请刘永好再安排一个他信任的人。所以就有了让媒体们意外的组合。”

  相对于1960年出生的陈春花,1980年出生的刘畅不管是理论基础还是管理经验的确都比较稚嫩。作为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教授,陈春花与传统的学院派有着不同的经历。早在1999年,陈春花就与山东六和有着紧密的联系,最初的角色是战略顾问,到了2003年3月正式任山东六和的总裁。

  在任期间,陈春花的管理能力令人刮目相看,只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把六和的销售额从28亿元增长到74亿元。2005年,新希望入主六和后,陈春花虽然不再担任总裁,但仍然做两家公司的顾问,在新希望与六和融合过程中,陈春花都一直深度参与其中。

  但是,不管陈春花与新希望六和有着怎样的渊源,职业经理人都是她的特定身份。而对于陈春花本人来说,她也定义自己是一个“研究学者”,并不是一个企业家。在与新希望六和的三年合约任期内,她希望可以组建一支成熟优秀的团队。三年之后,她在与不在,公司都能良性地快速增长。

  三年后的刘畅是否可以“出师”?我们不得而知。接过刘永好担子的刘畅能否成为完美接班人,也只能用时间来验证。

  参与重组

  《英才》:你身在学界,为何又愿意承担职业经理人的责任?

  陈春花:我们中国所有的管理知识都是从西方引进的。这些知识,对于启蒙整个中国企业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但是中国企业有很多问题,是西方管理理论涵盖不了的。特别是中国民营企业的成功,很多是源于一些机会或者企业领导人的个人特质。可在管理研究领域中的大部分学者,只是从书本当中得来理论,很少有人从企业实践中获得经验。

  所以在中国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理论和实践是分开的两张皮。我一直立志要做一个理论跟实践能结合的人。从我开始担任企业的顾问,就和企业的贴入程度很深,所以2003年我可以直接接任山东六和的总裁,并把这家公司带到行业领先的位置上。

  新希望和山东六和重组之后,两家企业文化有冲突,导致2013年上半年经营出现了很大的下滑。我这次重新回来,也是希望可以让公司保持领先的位置。我上任之后开始大力做变革和调整,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而且2013年的年报比我自己预估的还要好。

  《英才》:你说的变革和调整具体是哪些方面?

  陈春花:首先是从组织上的调整,我们内部称之为组织激活。公司业绩出现下滑,或者增长不明显,很大的原因可能就是组织不适合企业的发展。在管理学中这是基本判断。外部的环境我没办法控制,就必须靠内力。内力就一定要调组织,所以我首先做组织变革。

  第二,如果想当期业绩成长,最重要是激励基层管理人员。因为所有当期业绩都是由基层管理人员实现的,只要让他们的潜力激发出来,产品品质和销售额就会全部被呈现出来。不懂管理的人,常常会把激励重点放在高管上,但是高管对战略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想解决当期的绩效,一定要激励中层和基层。

  接一个企业

  《英才》:你对刘永好是什么样的印象?

  陈春花:他是非常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思想开放,对创新很敏感,对国家政策的理解很深入,对农业的见解也很独到。他的整合资源能力非常强,新希望除了农业也进入了金融等领域。在他的领导下,新希望国际化做得也不错,一直走到这个行业的领先位置上。

  《英才》:你对刘畅又是什么样的印象?

  陈春花:刘畅愿意承担责任,而且还是在没有很多准备的时候,愿意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我很钦佩。

  大家都知道,接一个企业和接一笔钱是两回事,接一笔钱很容易,但是有几个人敢接一个涉及几万人还要保持行业第一位置的企业?我见到刘畅的时候就跟她说,我非常佩服你敢去接这个责任。所以我们在股东大会与大家见面之前,我就跟她说,你就讲责任,因为你确实把责任承担下来了。

  《英才》:你觉得刘畅是未来可以带领新希望继续向前走的人吗?

  陈春花:我相信她会是整个团队当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因为未来不光是新希望,几乎所有的企业在它的发展过程中,都不能只靠一个人,一定是靠一个团队。

  《英才》:你是否是辅佐刘畅的角色?

  陈春花:目前来讲,董事会日常的工作,刘畅可以做,但怎么经营,怎么提升,就要我带领团队来做。她在这一过程中主要是学习。

  在管理决策中,如果一个人拥有所有的资讯能够承担责任,一个人做决定的效率和结果是最好的。但是涉及到重要决策,我不主张一个人去决策,因为重大决策的结果不是为了决策有效,而是风险最小。多人决策时因为角度不同,看问题方法不同,就会把各种问题都想到。也许最后的决策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风险最小的。

  《英才》:你把新希望定义成家族企业还是公众公司?

  陈春花:我定义成公众型的公司。虽然刘畅是刘永好的女儿,但她成长起来对公司是好事。我反复跟团队讲,大股东把最信任的人安排在这儿,就是表明了对我们的信任。新希望六和所有治理结构和安排都是按公众公司走,未来治理结构也会更清晰。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
6月17日收盘之后,紫光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的公告》, 表示收到其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紫光通信”)出具的《关于未来六个月内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紫光股份股票的承诺函》。函中西藏紫光通信承诺:未来六个月内(即2020年6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将不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紫光股份的股份;若由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