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能源资源

能源沙皇的崛起

文|王莫非 日期: 2014-05-30 浏览次数: 2264

  提到影响俄罗斯地缘政治之变和关乎经济命脉的各类寡头,你会想起谁?

  黯然死去的别列佐夫斯基、轰动一时的霍多尔科夫斯基,还是现在依然在英超操纵着“金元足球”的阿布拉莫维奇?

  这些俄罗斯私有化大潮涌现出来的寡头们在失去了叶利钦的“政治庇佑”之后,曾遭到俄罗斯“现代彼得大帝”普京的强烈抵制。最终,强腕之下,俄罗斯传统意义上的一些寡头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斯人虽去,但其所拥有的各类资产却经过了种种流转再度被集中起来,塑造出了新一代的国有寡头,他们代替曾经的“七寡头”,开始主导俄罗斯经济。

  作为曾经唯一的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在其短短20年的历史中经历了大起大落。俄油的角色变化向我们阐述一个寡头应有的生存发展之道。

  新旧寡头交替

  1992年,叶利钦签署了针对石油工业进行私有化和股份制改造的第1403号总统命令,揭开了石油部门私有化进程的序幕。

  根据这道总统令,石油天然气开采联合体企业作为统一的技术综合体实施股份制改革。这些股份制企业38%的股份在3年内属于国家所有。代表国家对这些企业实施控股的就是新组建的国有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

  作为石油工业私有化和股份制改革中保留下来的唯一国有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看起来拥有着显而易见的优势。它继承了之前苏联石油工业部的主要框架和旗下的大批中小企业,更是当时唯一的国有石油公司,理应成为俄罗斯石油工业中的主要力量。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机构庞大的俄罗斯石油公司资产却少的可怜,油田数量不仅稀少而且生产效率低下,几个炼油厂更是设备陈旧,早就应该被淘汰。

  1998年世界金融危机波及俄罗斯,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资产状况开始恶化,数量众多的独立子公司试图摆脱俄油的束缚,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始对其所属企业的资产失去控制。这个由30多个企业联合组成的国有石油公司仅拥有不到5亿美元的资产。

  1998年10月,负责远东业务的公司副总裁谢尔盖·波格丹奇科夫被俄罗斯政府任命为俄罗斯石油公司新任总裁。波格丹奇科夫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消除了公司内部的离心力量,恢复了对公司资产的控制。如此成效,不仅因为波格丹奇科夫长于整合资产并实行集中化管理,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得到了当时时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的维克托·鲍里索维奇·赫里斯坚科的大力支持。两人甚至在2004年成为了姻亲。

  不过,波格丹奇科夫仅仅可以说是让俄油止住了下跌的势头,而真正让俄油一跃成为俄罗斯石油工业中坚力量的,则应当是普京成为俄罗斯总统之后的一系列收购。

  2002年,俄油并入西西伯利亚两个油气公司;2003年收购英国─西伯利亚石油公司;2003年收购萨哈林项目资产;2004年末收购尤科斯石油公司最大子公司尤甘斯克公司的控股权。这些资产,都是俄油从旧的寡头手里,或已经进入俄罗斯石油上游业务的跨国石油公司手中“并购”而来。

  俄油至此终于凭借其国有的身份,成为了俄罗斯经济21世纪的全新能源寡头。

  “能源沙皇”的国际化

  2007年,俄油跨越了一条重要分界线,成为俄罗斯第一家年产量超1亿吨石油的石油公司。与此同时,普京迫切希望凭借资源国的优势,将俄罗斯的油气企业做大做强,然后进入国际市场,倒逼国际能源游戏规则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改变。

  作为普京最亲密的战友和俄罗斯能源界的实际掌权者,谢钦希望这一策略能够通过俄罗斯石油公司实现,因此希望俄罗斯石油公司加快国际化的步伐。这遭到了波格丹奇科夫的反对,波格丹奇科夫被解职也就不难被理解了。

  2012年,被媒体誉为“能源沙皇”的谢钦被任命为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董事长,谢钦开始亲自操刀俄油的国际化步伐。

  2012年6月,BP宣布退出BP秋明。11月,俄油与BP公司达成秋明BP公司股权最终的销售购买协议。12月,俄油与俄罗斯AAR财团签署了收购秋明BP石油公司50% 股份的协议。以280亿美元收购AAR财团所持有的50% 秋明BP石油公司股权。

  凭借此举,俄油获得了秋明BP石油公司原有的大量海外资产,一跃从俄罗斯石油工业巨头成长为世界石油巨头,在产量上大幅度领先许多国际石油巨头,这无疑将会为普京的能源战略增添一个重要砝码。

  新一代寡头的合作伙伴

  对秋明BP公司的收购让俄油实现了类似“一步登天”的战略目的。

  未来俄油在俄罗斯本土开发的重点就是北极圈和东西伯利亚陆上及大陆架油气资源。在北极和西伯利亚这样气候条件极为艰苦的地区实现作业,在勘探开发技术、装备与管理水平上,俄油都无法与BP相提并论,所以实际上,是俄油需要BP这个合作伙伴。

  俄罗斯特有的政治经济格局让很多外国公司对在俄罗斯投资的信心不足。但是在能源领域,尤其是俄油主导开发的萨哈林项目上,却呈现了另一番景象。俄罗斯石油公司专门制定了特定的产品分成协议, 这是目前俄罗斯吸引大型国际集团对其矿产资源进行直接投资的主要方法, 萨哈林项目已经成为实施产品分成计划的样板。

  在与中国的能源合作上,由尤科斯公司主导的“安大线”成为泡影。但是,随后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始承担起与中国的能源合作职责。尽管有多次争议,但中俄之间的原油贸易还是在持续增长,中俄天津炼化项目也在推进之中。

  俄罗斯石油公司作为一个在20年时间里迅速崛起的石油寡头,展现了在俄罗斯特有的经济政治制度之下,如何依靠政府高层、依托国家能源政策、吞并旧有寡头资产、执行国家外交合作任务,据此成为石油工业中新一代寡头的生存和发展方法。

  无论是每一任俄油领导者个人亦或是俄油本身,他们的兴起和衰落都与政治人物的起伏紧密相连。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