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能源资源

维斯塔斯 节节败退

文|郑方羽 日期: 2014-07-29 浏览次数: 3575

“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那些在世界各地行之有效的商业逻辑,在中国市场未必能畅通无阻。世界头号风电制造商维斯塔斯正面临这样的窘境。

 

这家由铁匠汉森于1898年创始的企业,在百年时间里创造了无数荣光。维斯塔斯一直把持着全球风机制造商头把交椅的位置;它为全世界制造了近5万座风车,而其综合技术能力更是让无数对手梦寐以求,垂涎三尺。

 

但就是这样一位令人敬畏的选手,却在全球规模最大、机会最多的风电市场——中国,陷入了几乎是手足无措的境地。

 

维斯塔斯就像是一面镜子,映照出的是中国风电近十年飞速发展期间,外资风机制造商从过往的占尽先机、风光无限,再到被逐渐边缘化的事实。就在中国市场的装机量一路飙升的同时,曾一统天下的外资风机制造商的市场份额却直线下滑,由最高的75%下降至如今的不到10%,取而代之的,正是他们曾经的“小兄弟们”——中国本土的制造商。

 

维斯塔斯们到底怎么了?

 

 

日渐失意

 

作为一家专业生产风车的企业,维斯塔斯在陆上风车领域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并列世界第一,在海上风车领域则紧随德国西门子公司之后,位居世界第二。它拥有从开发到制造及销售的垂直整合体制,从技术到运营,维斯塔斯秉持一切自力更生的“纯种原则”。正是携技术上的强势和在全球成熟市场的丰厚经验,维斯塔斯曾在中国市场几乎是无往而不利。

 

维斯塔斯和中国市场发生联系始于1986年,此后近20年间,维斯塔斯在中国市场几无对手。挑战始于2005年之后。随着金风、华锐等本土厂商的崛起,维斯塔斯开始感受到了冲击。其后,大量资本的涌入,催生了大量野蛮生长的本土企业;本土力量的异军突起,使外资企业占有优势市场份额的格局被日渐打破。

 

冲击背后,原因众多,但最主要的无疑是本土企业的性价比优势。随着中国风电制造商不断涌现,翻倍增长,国内风机市场竞争激烈、产能过剩,风机整机的价格已从2008年的6500/千瓦,狂降至后来的3500/千瓦左右。而维斯塔斯仍坚持5000/千瓦的报价。如此大的差距,多数客户的选择可想而知。

 

虽然包括维斯塔斯、歌美飒等众多国际巨头也曾尝试各种改变,并试图通过增值服务和运维等赢回市场青睐。但到2007年,中国内资风电企业新增风电装机容量还是超过了外资;到2008年,内资企业的累计装机容量甚至达到了75%以上。

 

相关政策的助力,则成为加速本土企业崛起不可或缺的“第二条腿”。

 

为降低风电投资成本,推动本土风机制造业的发展,国家要求风电特许权项目设施的国产化率必须达到70%。而该政策被认为在促成本土企业份额首次超过外资企业上功不可没。到2010年维斯塔斯在中国市场新增装机容量排名跌至第六,2011年第八;而到2013年则跌到了11位,装机容量占比仅为3.2%;排在第一的金风科占据了23.3% 的市场份额,排名前五的制造商所占市场份额达到54.1%

 

至此,新增装机容量排名前十位的企业名录里,已难寻外资的踪影。

 

 

长期失策

 

一个较大的转折发生在2012年,是年维斯塔斯中国区与亚太区合并;运营了近4年的呼和浩特项目被迫终止,维斯塔斯宣布终止千瓦级风机在中国市场的生产,由此两大产品——V52-850千瓦和V60-850千瓦风机全线停产。这本是该公司首次为一个特定市场研发产品,且是基于中国客户与合作伙伴的需求而设计的。

 

V52-850曾被认为是维斯塔斯在中国市场推出的经典机型,生产初期很受欢迎。但当时很少有人能想到,这恰是维斯塔斯在中国市场的重要失误。在国内厂商看到风电资源的稀缺性、中国风电市场的蓬勃前景时,外资在迟疑;等到大家都在发展兆瓦级以上的大型机组时,外资却固守小机组,再度落后。而等到维斯塔斯回头准备再去参与大风机竞争时,发现市场已被瓜分殆尽。

 

如果当时踩准步点,维斯塔斯等国际巨头在中国直接进入兆瓦级风机市场,近日的情况可能会有很大不同。

 

“变”与“不变”孰优孰劣,这在商业法则里本是悖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物极必反,过度固守很可能会变成“固执”。维斯塔斯曾表示自己从未在任何一个项目上有过亏损,“没有商业利益的事情,我们不会去做”。但新兴区域市场的复杂性远超想象。

 

除了机型供应,维斯塔斯不愿以更灵活的价格策略应对中国市场的(主要是“降价”)关键在于,企业内部有一套全球定价策略,其风机在华定价要考虑品牌、利润、供应商运输成本等等,而且不是中国区管理层能直接决定的。

 

 

全球挑战

 

中国本土风电企业的成长,对于维斯塔斯等外资企业的挑战,可能不仅仅限于国内。

 

独立咨询公司MAKE的报告显示,维斯塔斯公司依然保持着世界风电领导者地位,全球风力发电机市场份额达13.2%,发电量较第二名高出28%。维斯塔斯领导层将2013年称作维斯塔斯从危机中崛起的第一年。

 

而且随着全球最大功率8MW风机安装以及与三菱重工就海上风机组建合资公司,似乎表明维斯塔斯基本上告别了近年的不顺。但显然,想长期保持全球龙头地位已经越来越难了。因为中国公司正集群突破,日渐逼近其位置。

 

随着国内市场的复苏,2013年,中国企业再次集群出现在全球风电企业排行榜上,在前15位的排名中,金风科技、联合动力、明阳风电、湘电风能、远景能源、东方电气、华锐和上海电气等8家企业赫然在列。排在第二位的金风科技,更是以10.30%的全球市场份额,直逼维斯塔斯的13.20%

 

在可以预见的三、五年内,中国企业的市场地位和全球市场份额会进一步提升,这一方面得益于国内市场的复苏,也得益于国际市场的开拓,二者是相互促进,相互转化的。在5-8MW风机研发上,国内企业整体上可能还要落后三年时间,但在10MW及以上超大型风机的研发上,大家基本上处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外资制造商如果再不转型或采取其他措施及时调整策略,在当前全球经济继续下行、中国风电设备产能过剩的情况下,难有胜局。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
从哲学老师到保险行业的管理者,他将太平人寿拉入了世界500强的舞台,即使在行业寒冬期,作为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也能带领企业销售逆势增长。他就是四川大学校友张可,一位梦想卓越的行业领跑者。 从四川学霸到央企副董,他3年让企业增收300亿,'再造'一家世界500强张可,毕业于四川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高级财务管理师。现调至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部任职,并兼任太平人寿副...
近日,德同资本宣布完成德同合心股权投资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在当前国内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募资极度艰难的大环境下,德同资本作为国内领先的专业投资机构,以长期持续优异回报获得了国内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的支持。德同合心基金的主要出资人包括国投创合母基金、上海科创母基金、吴江东方国资、前海母基金、苏州元禾辰坤母基金、上海青浦投资有限公司、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等多家知名机构投资者。德同合心股权投资...
„      博世集团首个在德国以外的燃料电池中心,计划于2021年实现小批量生产„      涵盖从关键零部件到电堆乃至燃料电池系统全部测试设备以及电堆样件试制线„      博世创新与软件研发中心落户无锡,预计2020年建成投入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