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工业制造

制造业海外并购“生死符”

文|本刊记者 赵福帅 日期: 2014-10-27 浏览次数: 4432

  

  2013年以来,随着欧债危机的深化,欧洲众多企业走上了出售之路。其中不少是拥有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技术积淀的知名品牌。

  全球范围内掀起了新一轮的并购浪潮,其中中国企业的表现依旧活跃。2014上半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共完成案例75起,同比涨幅达92.3%。

  中国企业这一轮“走出去”呈现出一些新特点,从以往并购资源矿产到并购技术品牌,大量资金追随李嘉诚的脚步,加大欧洲投资力度。中国买家不再是国有企业为主,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加入其中。并购方式也更加多样化,金融机构、金融杠杆发挥的作用更加明显。技术型并购的整合也呈现出全新的特点。

  与此同时,国际并购联盟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案例失败率高达70%。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中依然面临着三个“隐形陷阱”,即“土豪式”作风、“捡漏”心态和文化整合之难。

  

  要控股还是要技术?

  2014年5月8日,上海电气(601727.SH)与意大利国家战略基金FSI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出资4亿欧元向FSI收购意大利燃气轮机生产企业安萨尔多能源公司 AEN 40%的股权。这项收购完成后,上海电气将成为AEN唯一具有产业背景的股东。

  但收购过程一波三折,最后上海电气与FSI接触,并提出几个条件:第一,希望是安萨尔多的大股东,但也不是“非要不可”;第二,底线是技术要全面共享;第三,只要安萨尔多经营良好和健康,管理团队可以继续保留,可以不裁员;第四,上海电气必须是安萨尔多的唯一产业股东;第五,上海电气将与安萨尔多一起共享中国与全球市场,并一道出资研发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燃气轮机且共享知识产权。

  意大利方面立刻心动。历时6个月,并购最终签约。

  看得出,其他公司并购失败,重要原因在于收购方要求完全控股,双方核心利益发生尖锐冲突。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中也吃过不少类似苦头:要求100%控股,会引发对方很大的戒心,完全的控制会让对方失去安全感,特别容易受到来自工会的阻力。

  而且,即使付出很高价格拿到了100%的股权,但核心技术还是拿不到。正如一位业内人士对《英才》记者所说:“核心技术拿到了,转化到国内还有一个过程,技术毕竟掌握在人的手里、团队的手里。”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不看好这种模式,认为最终将导致国内企业失去独立研发能力。“这种还是市场换技术,都是把自己的饭碗绑在别人的腰带上。”

  

  摒弃抄底心态

  马里兰大学商学院的Anil Gupta教授长期研究中国、印度企业的国际化进程,他在接受《英才》记者提问时建议,“不要急于并购高端技术和知名品牌,因为这需要高度的管理全球化企业的组织能力。”

  一些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过程中经常会表现出盲目扩张的“土豪式”作风、“捡漏”心态下的感性冲动。抱着一种抄底的心态,却没有清晰的战略思考,就可能让自己陷入陷阱中。

  历来善于并购的德事隆集团中国区总裁林明扬就曾对《英才》记者表示,并购中起决定作用的其实不是钱。“你要请很合适的咨询公司,对于公司的未来战略,要收购的公司是否在你的战略里,实现战略的步骤都要想清楚。”在他看来,并购不是简单的买卖甚至抄底。

  中集集团(000039.SZ;02039.HK)并购德国消防车生产商Ziegler,就是看好国内消防车市场的巨大缺口。“中国现有消防车在2万—3万台,年均新增和更新2000多辆,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以广州为例,高层建筑8000多栋,而消防云梯车仅有10多辆,大部分消防车水喷射高度只有30米。”中集集团宣传负责人刘坤领告诉《英才》记者。

  今年4月,中鼎股份(000887.SZ)收购了特种橡胶密封件生产商德国KACO的80%股权,KACO的客户包括为大众、保时捷、奥迪、特斯拉、沃尔沃等。中鼎股份证券事务代表蒋孝安告诉《英才》记者,公司的并购是出于向高端化和模块化生产转型,“如果跟不上全球研发生产趋势,可能就会失去一个做配套的机会。”

   “现在已经有机会,如果不抓住,就丢了。而且如果经历了漫长亏损期,各方面已经萎缩,并购后还要重新调集很多资源,就不值得了。”日发精机(002520.SZ)董秘李燕告诉《英才》记者。

  日发精机在今年5月并购意大利MCM公司,是先收购了80%的股权,对剩余的20%做了约定:在交割日两年后且五年内交割,买方将剩余 20%的股权 316万欧元的交易价款支付给卖方。李燕对《英才》记者表示:“中间有一个过渡,双方都还需要互相观察和支持。”

  

  金融配套

  国内金融服务和政府支持等滞后,缺少帮助企业走出去的顶层设计和系统性制度,不少业界人士担忧,这导致企业在海外孤军奋战,“被动的稳扎稳打”。

  “我国金融机构的国际化程度不够,在很多国家没有网点,客户买国际品牌的产品,人家就能够提供按揭贷款等,但是我们就不行。国家可以支持制造企业发展金融租赁业务。”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对《英才》记者建议称。

  中联重科(000157.SZ)并购CIFA过程中,与弘毅投资、高盛公司和曼达林基金的合作从2008年9月一直延续到2013年9月,从而规避了整合中的诸多风险。

  2014年5月12日,日发精机发布定增预案,募集不超过3.5亿元资金,其中约1亿用于购买意大利MCM公司80%的股权,约2.1亿向 MCM补充流动资金。

  方案披露后,日发精机股价连续大跌,三天下跌近三成,股价跌破20.84元/股的发行底价。日发精机董事长王本善出手增持“托市”,但于事无补。

  日发精机后来宣布将定增改为重组。“MCM内部整合会耗费很大精力。为了3个亿搞定增,耗费大量精力,其实也不太必要。还不如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整合。”李燕向《英才》记者解释其中缘由。

  这提醒赴海外并购的国内企业:对于融资方式万不可掉以轻心。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