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卡兰尼克 Uber的全球战役

文|本刊记者 童超 日期: 2015-11-30 浏览次数: 3144

  打车市场可谓火的飞起。

  年初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引爆一地眼球。10月Uber宣布落地中国,并进行最新一轮融资,额度高达10亿美元。预计此轮融资完成后,Uber的最新估值将飙升至700亿美元,一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私人初创企业。

  Uber的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宣称“要占领全球每一座城市”,现在看来是快了。

  

   “战斗人生”

  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一样,年仅39岁的卡兰尼克有着很多年的创业经历,并且不会轻易满足于现状。无论是在美国的投资人还是竞争对手眼中,卡兰尼克一直都是一个充满斗志的“战士”。

  1998年,读大四的卡兰尼克首次创业建立了Scour网站,用户可以下载盗版音乐和视频,他因此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和一张法院传票。美国唱片工业协会和音乐出版商等联合起诉Scour侵犯版权,要求赔偿2500亿美元,于是卡兰尼克首次创业毫无悬念地破产了。

  Scour的失败并没有让卡兰尼克认输,2001年他和小伙伴们又开了家新公司RedSwoosh。为了缓解公司的财务危机,卡兰尼克决定不给员工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为他再次赢得了一张法院传票——当地的税务部门给了两个选择,罚款或者坐牢。

  幸运的是风波过后公司逐渐发展起来,2007年卡兰尼克卖掉了公司。那一年,卡兰尼克31岁,成为了千万富翁。

  2009年,卡兰尼克与合作伙伴开发了一款名为UberCab的软件,他们和司机签订合约,以iPhone为计费器,让高级轿车可以在闲时提供出租车服务,并在旧金山正式运行。这次卡兰尼克没有收到法院传票,而是收到了来自政府的公文,勒令停止营业。

  当时争论的焦点在于,UberCab并没有出租车运营资质(Cab有出租车的意思),于是卡兰尼克把UberCab更名为Uber,然后继续在大街小巷运营。事实上不止是在旧金山,Uber在每一个城市的扩张都是一场战役。

  芝加哥和丹佛分别发了禁令阻止Uber进入,前者的市长邮箱被抗议邮件塞爆,后者则组织了一场示威游行。在伦敦和巴黎,愤怒的出租车司机举行了罢工,抗议Uber的不当运营,卡兰尼克立即宣布当地Uber免费,于是打不到出租车的市民纷纷下载使用Uber,一场全市罢工就此演变为Uber的全城推广。

  随着Uber在全球市场的扩张,卡兰尼克将重塑商业运输系统作为自己的战斗方向,Uber在旧金山的总部主会议室被命名为War Room(作战室),他在各种场合抨击出租车行业和监管机构,宣称出租车行业即将灭亡。

  对此,曾经投资过卡兰尼克的美国企业家马克·库班评价:他只是想要打仗,而非赢得战斗。

  

  从3.3亿到700亿美元

  许多创业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那就是跻身“独角兽俱乐部”。独角兽公司指的是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

  Uber成立后很快就迎来了投资人的好评。卡兰尼克最主要的合作伙伴加雷特·坎普在宣传时提出的理念是:每个人都能像百万富翁一样乘车。

  2011年10月,美国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马克·安德里森与卡兰尼克进行了融资谈判,因为估值没有达到预期,卡兰尼克选择了放弃此次融资。仅仅一个月后,风投公司Menlo Ventures的谢尔文·皮舍瓦等人就为Uber投资了3750万美元, Uber的估值一跃达到3.3亿美元。

  随后几年Uber融资额越来越高,2014年夏天估值突破100亿美元达到170亿美元。而最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将使得Uber的估值飞升至700亿美元。

  Uber的高估值并不是偶然,卡兰尼克开创的共享经济模式为Uber带来了飞一般的扩张速度。Uber不仅是一个高效的打车平台,商业模式背后的社交属性,将司机和乘客如同滚雪球一般凝聚在一起。

  短短5年的时间,Uber已经覆盖了全球300多个城市,在提供给潜在投资者的文件中,Uber的业务保持着每年300%的增长速度。

  对于Uber的高估值也有人发出了质疑,美国风险投资家Mark Suster曾公开表示,在最近的几个高估值案例中,进入了很多非风投圈的投资者,这些人多半是手头有大量闲置资金想升值,但对于历史价格缺乏理性的观察。

  

  63亿砸中国市场

  虽然Uber是全球发展最快的非上市公司,然而在中国的战役却不同于其他地区。面对市场和政策的双重挑战,不想成为另一个Google、Facebook的卡兰尼克,试图在中国打造出一个升级版的Uber2.0。

  为了更好的适应中国市场的需求,Uber落地上海自贸区,以“优步中国”作为独立主体公司负责Uber在中国的运营。意识到无法以轻资产模式与来自中国本土的打车软件开展竞争后,Uber在武汉投资建立了美国以外首个运营中心,并承诺未来在中国的投资总额将达到63亿元人民币。

  今年以来卡兰尼克加大了在中国市场上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卡兰尼克告诉中国媒体上半年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中国。这些改变并非心血来潮,根据7月中金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的专车市场规模高达4205亿元。

  尽管Uber的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强调,Uber与中国竞争对手有着品牌和产品上的差异化,然而突出拼车功能并没有给Uber带来多大的优势。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滴滴出行和Uber在中国专车市场的份额分别为82.3%和14.9%。

  另一方面,备受争议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被认为会对Uber产生不利的影响。卡兰尼克也在中国意识到战争不仅包括对抗,也包含了合作。在继续加深与百度合作的同时,Uber中国又与中国太平达成了战略合作,以规避私家车接入专车平台的安全隐患。卡兰尼克表示,引入中国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各国国情完全不同,一些情况下不需要合作伙伴,但中国不一样。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