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VR造神 帕尔默·拉奇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6-04-29 浏览次数: 4101

  如果说扎克伯格是截至目前,这个星球最成功的80后,那么他的收购对象、虚拟现实头号品牌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可以被评为这个星球最成功的90后。

  2014年3月,Facebook宣布以高达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名不见经传的VR产品制造商Oculus,其中包括4亿美元的现金,和价值16亿美元的2310万股普通股票。如今截至2016年4月6日,Facebook的股票价格已经上涨至112.11美元,这笔股份总价已经高达约26亿美元。

  自幼钻研VR产品,15岁创立行业论坛,2012年通过众筹创立自己的品牌与企业,14个月后被收购,4年时间取得突破进展,即将进入量产阶段。毫无疑问,拉奇是一位典型的“硅谷创业传奇”。

  

  众筹之路

  帕尔默·拉奇有着非常传奇的经历,他不仅从小对游戏机情有独钟,还研究起了虚拟现实头盔、头戴式显示器这样非常冷门的玩意儿。

  虚拟现实概念自1963年开始萌芽,最早应用于军事和工业制造领域,并在随后产生了一些头戴显示器产品,包括索尼、任天堂、英特尔等企业都有所涉及,但基本都没有形成气候。

  在钻研透了自己的56个绝版的头戴显示器收藏品之后,拉奇发现市面上曾经存在过的任何一款头盔或者眼镜,已经都无法匹配他的需求和技术能力。于是,他认为是时候做出一款属于自己的产品。

  2012年,拉奇找到了美国最火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准备在这里筹措资金,把自己的Oculus头戴设备开发出来。

  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最后筹得的数字是240万美元。这个数字最终成为了2012年Kickstarter平台上破纪录的项目。

  随后也有一些风险投资参与进来,但是可以看到,如果没有这些热情的众筹参与者,拉奇的Oculus项目很难顺利的运转起来。

  直到2015年10月,当拉奇的产品第一款消费者虚拟现实产品即将问世的时候,还向平台上的支持者发邮件,表示在2012年众筹活动中,凡是支持超过275美元的支持者,都将免费获得Kickstarter专属的Rift CV1头显。

  虽然在后期,Facebook对Oculus进行20亿美元惊天收购的时候,激起了一部分众筹参与者的不满,但由于此次众筹是“奖励式”,而非股权众筹,所以拉奇的出售计划,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

  

  热潮来临

  在拉奇做出投奔扎克伯格决定一年之后,虚拟现实的热潮席卷了世界,也席卷了中国。

  2015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熟悉AR、VR这样原本奇怪的字母组合,创业界、投资界到处都在谈论虚拟现实产品,投资人手中热得发烫的现钞,开始疯狂寻找和虚拟现实有关的一切企业。

  几大巨头也开始积极布局,通过投资、并购、孵化的方式进入到这个据称几万亿美元的庞大市场,更有不少的科技领袖表态,虚拟现实将成为继PC、智能手机之后的又一基础计算平台。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冲进这个行业的玩家都可以赚得盆满钵满。截至目前,超大型企业在这个行业里已进行了非常密集的布局,留给中小企业、没有核心技术优势企业的空间已经不多了。

  微软旗下的全息眼镜产品HoloLens主打增强现实,目前已经发售了面向开发者和企业用户的版本,这款产品被微软寄予厚望。

  在手机领域并不如意的HTC,也非常早的开始在虚拟现实产业进行布局,希望能够通过VIVE产品咸鱼翻身。

  三星开发了GEAR VR,并希望这一设备能够和手机产品完美的结合起来;谷歌与阿里巴巴则投资了神秘的全息影像企业Magic Leap。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条“赛道”,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涌入如此之多强劲且庞大的竞争对手。

  

  无限未来

  知名导演卡梅隆曾透露,他已经体验了一番Oculus Rift,但他对于虚拟现实技术在娱乐行业的发展潜力兴趣不高,并评论“说实话,很无聊”。

  对此,帕尔默·拉奇特地做出了回应,“他是错的。”拉奇说,“你所要做的就是尝试虚拟现实,你就会明白它超越了你所能做的一切”。显然,拉奇对于虚拟现实,倾注了比任何人都炽热得多的感情。

  从目前虚拟现实的发展阶段来看,确实仍然存在非常多的问题没有解决,包括硬件价格的昂贵、眩晕问题并未完全解决、分辨率、清晰度方面仍不算非常好。但对于一个曾经经历长期蛰伏的新兴行业来说,虚拟现实能够从上世纪60、70年代的第一波发展浪潮后的低谷中走出,已经非常难得。

  拉奇回忆,2014年3月扎克伯格拜访Oculus VR位于加州尔湾的办公室,他最初并不倾向于卖掉公司。但在几周后,他接受了扎克伯格超过20亿美元的报价,因为这个技术曾经在濒死的边缘徘徊了几十年,而资本可以让其复苏。

  “它(虚拟现实技术)差一点就死了。”拉奇说,“我们让它起死回生。但我未必是这门行当里能力最好的,而仅仅是坚持下来的少数几个人之一。”

  虽然Rift消费者版本的推出几经波折,但在过去两年里,围绕在Oculus硬件产品的周围,已经开始聚集了大量的内容产品,包括游戏、电影、直播。当配套内容产业链足够长,产品足够多,作为硬件的VR眼镜,自然将变得越来越便宜,像当年的手机一样,加速走进千家万户。

  到那时,人们也会像谈论70后的比尔·盖茨、80后的扎克伯格一样,谈起90后的帕尔默·拉奇。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
6月17日收盘之后,紫光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的公告》, 表示收到其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紫光通信”)出具的《关于未来六个月内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紫光股份股票的承诺函》。函中西藏紫光通信承诺:未来六个月内(即2020年6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将不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紫光股份的股份;若由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