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投资

尤里·米尔纳: 咬定独角兽

文|本刊记者 赵文佳 日期: 2016-09-30 浏览次数: 4520

  Facebook、阿里巴巴、Twitter、京东、Airbnb如今都已是全球互联网领域的翘楚,这些企业成功的背后也成就了扎克伯格、马云等一段段商界传奇。但有一个人似乎更传奇和幸运,因为上述这些成功的企业他都有参与其中,他就是Digital Sky Technology (数码天空科技,简称DST)的创始人尤里·米尔纳。

  

  一举成名

  与很多土生土长的美国老牌投资机构不同,DST是一个总部位于俄罗斯莫斯科的投资集团,成立时间也只有十年。但是却几乎投遍美国所有的知名互联网公司,2009年DST向只有25岁的扎克伯格投资2亿美元,曾引发轰动,最终这项投资给DST带来了40亿美元的回报,也成为其最经典的案例之一。

  1961年,尤里·米尔纳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专门研究美国管理实务的经济学家,母亲则是一名医生。而之所以取名“尤里”,正是因为这一年,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成功环绕地球飞行一周。

  大学毕业后,尤里在苏联国家科学院当了4年基本粒子物理研究员。之后,开始创业,在上世纪90年代把Mail.ru打造成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门户网站。2005年,尤里创立了DST,开始投资互联网公司。

  既然想要在互联网领域投出名堂,就不能只局限于国内,而要放眼全世界,特别是美国硅谷。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许多创业公司陷入融资困境,其中就包括Facebook。听到此事的尤里,决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于是,他马上找到了俄罗斯的各路土豪,游说他们出钱募集一只基金来投资Facebook,现在俄罗斯的首富乌斯马诺夫也往这只基金中投了钱。

  找到钱后,尤里马上给Facebook的CFO吉迪恩打了电话。但是当时在硅谷,拿俄罗斯的投资是件挺跌份的事,虽然Facebook很缺钱,但吉迪恩还是拒绝了尤里。

  不甘心的尤里放下电话,直接买了机票飞到美国,吉迪恩不得已与尤里见了一面。会面时,尤里不仅开出了优厚的投资条件,而且吉迪恩还发现尤里的很多想法和扎克伯格一致。于是吉迪恩很快安排了尤里和扎克伯格会面。

  不久,DST成功投资Facebook:用2亿美元只收购1%的股份,而且既不要优先股,也不要董事会席位,所有投票权全部送给CEO。

  随后,硅谷炸开了锅,特别是一些老牌投资机构甚至嘲笑尤里连投资常识都不懂。但显而易见的是,通过这次投资,DST迅速在美国打开了知名度。

  几个月后,DST拿到了Zynga和Groupon两个项目,此后又投资了Twitter和Airbnb。投资的方式也如出一辙:出高价,不要任何决策权。

  这种放弃决策权的投资方式看似难以理解,但却有一个好处——什么项目都能投。因为,投资有时候也是站队,相互竞争的公司,投了其中一个,再想投资另一个就难了。

  但尤里就不会遇到这种问题,因为投资后不参与任何公司事务,所以没人在乎他投不投竞争对手。而且他把自己的投票权都给了CEO,这意味着他永远都和CEO是一伙的。于是可以看到,DST既投了Facebook又投Twitter,既投了阿里巴巴又投京东。

  

  投资中国的三条标准

  2010年12月,尤里与刘强东在北京一家饭店共进晚餐后,尤里迅速决定注资5亿美元,领衔京东的C轮投资。

  2011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尤里又专程来到乌鲁木齐与刘强东会面,并一起喝了不少白酒。“你需要接近公司创始人。”尤里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虽然尤里不会要求在公司董事会获得席位,但他会定期拜访那些创始人,以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

  有数据显示,在2014年尤里出差了200天,主要就是考察他在中国所投资的公司。也正因为此,在此后有更多投资者争投京东的时候,尤里依然拿到了满意的份额。而且,尤里还在2011年向京东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投资5亿美元。

  并且还对小米进行了连续投资——2012年6月,DST领投了小米40亿美元估值的第三轮融资。2013年8月,尤里再次领投了小米100亿美元估值的第四轮融资。2014年,尤里再次参与了小米450亿美元估值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尤里共计投入资金5亿美元,获得小米公司7%的股份。

  虽然有些投资机构把尤里的投资风格讥讽为“撒钱”,但是尤里有自己明确的投资标准,那就是只投给估值为10亿美元以上的大公司,并且还有三条基本的投资准则:基本只投新概念高科技公司;一般不投初创期的公司;要么不投,要么就是大手笔的投入。

  因为尤里深信,能把公司做到如此程度,管理团队肯定是有突出能力的,与其在董事会争论,不如放手让团队尽情发挥。

  但是只要被投公司有需求,尤里也会尽其所能。在投资了小米以后,小米计划进军印度,尤里就帮其联系了自己投资的印度电商网站Flipkart做口碑营销,甚至雷军还把DST的中国区合伙人周受资拉去当了小米的CFO。

  尤里承认,自己也有投资失策的时候,那就是错过投资Uber,因为他担心该公司创始人特拉维斯无法解决好Uber跟监管部门和全球各地城市之间的法律纠纷。

  后来尤里通过其他投资弥补上了这个缺憾,2014年DST投资了滴滴打车,并且撂下3句话:“1、Uber要灭了你们;2、如果要活命,就和快的合并;3、合并后我再投你们10亿”。

  果不其然滴滴和快的最终合并,成为中国网约车第一大平台,今年,更是将Uber中国成功吞并。

  “DST动作很快、开价很高、眼光很准,看中一个就抓住一个,也不考虑太多所谓 ‘策略’,比如不要董事会席位。而且进去就不轻易退出。”马化腾这样总结DST。也正因对DST的看好,2010年,腾讯以3亿美元入股DST并结成战略伙伴关系。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
6月17日收盘之后,紫光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的公告》, 表示收到其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紫光通信”)出具的《关于未来六个月内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紫光股份股票的承诺函》。函中西藏紫光通信承诺:未来六个月内(即2020年6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将不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紫光股份的股份;若由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