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工业制造

辜成允:台泥竞合生存法

文|本刊记者 孟德阳/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6-09-30 浏览次数: 2849

  2015年,水泥行业可谓“泥沙俱下”,产能过剩和水泥企业利润的滑坡,使2016年无论怎样看起来都不会更差了。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水泥产能高达35亿吨,过剩超过30%,去年全国水泥产量为23.5亿吨,冠绝全球。水泥行业利润从前几年每年800多亿元下滑到2015年的300多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只有96亿元,同比下降27%。

  随之而来的是行业巨头的兼并。拉法基和豪瑞两大水泥巨头合并的完成,似乎是准备为国内的企业合并献上序曲:先是金隅股份宣布与冀东水泥合并。不久前,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和中国中材集团重组获批,根据2015年的水泥熟料产能排名,二者分列行业第一和第三位,产能加起来占前十名总产能超过40%。

  但这在台湾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泥)董事长辜成允看来,中国水泥产业集中度仍然很低,“双材合并之后集中度尚不到20%,相比于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说,这种集中度还是比较弱的。”

  鹿港辜家,名门之后。自毕业后进入家族创办的企业,辜成允一直与压力为伴,“很担心别人看到的不是我,看到的是我的家族,或只看到我的父亲。”执掌台泥后,辜成允也经历了台湾水泥产业需求的急剧萎缩,在这种压力下,台泥通过协同竞争对手、降低管理成本、拓展新的市场和销售渠道度过了那段艰难岁月。面对过去一年的行业调整,台泥还能复制过去的成功经验吗?

  

  打打谈谈的产业整合

  前段时间,张维迎和林毅夫二人围绕“产业政策”展开辩论,辩论的核心在于政府和市场对推动经济发展的孰优孰劣。且不论对错,从水泥行业的发展来说,“去产能”和“重组”与国内“供给侧改革”等政府的战略方针不谋而合,但企业重组和去产能并非只能依靠政府政策,多年前,台湾地区的水泥需求随着基础设施、地产建设日趋完善而萎缩,当地水泥企业的产能出现阶段性过剩。

  “台湾当时有13家水泥厂,都是一心想要做水泥的。”辜成允回忆道,“在台湾地区,1990年代中期,水泥消费的峰值曾达到人均1.3吨左右,而现在的平均消费大概就人均400-500公斤,几乎腰斩,但是水泥行业还平稳过渡到现在。”

  怎么做到的?辜成允总结出两点原因,一是要增加水泥市场的集中度,如今台湾地区前四大水泥企业占据整个产能规模的80%以上;二是大企业要有胸襟,与其他企业联合起来,一同平稳渡过难关。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政府管理机构的参与或者引导,“就是靠大企业牵头来做这个事”。

  整合的过程自然不是一番风顺,用辜成允的话来说,就是大家“吵吵、打打、再谈谈”,那个阶段,他也刚好在台湾水泥同业公会担任理事长,“台湾地区当时也恰如今天国内L型经济走势,我就跟大家说,不要再打,打完了也没钱赚。”辜成允说,试图让各家企业都有一定的回报,“虽然都不满意,但可以接受。”

  具体的调整过程则是沿着水泥产业链而进行,第一步,是把一些水泥熟料生产不具备优势的企业变成台泥等大厂的下游,由台泥等大企业供应熟料,小企业转型做粉磨站,这样小企业还能够保证一定的份额和利润;第二步,小企业发现粉磨站并不赚钱时,台泥等大企业就直接供应水泥,小企业或贴牌销售或变为台泥的销售渠道。

  “就这样大家变成了一个竞合关系,如果当时我们坚持100%产能运转、硬要把小厂挤出去,台湾的水泥业可能也就崩溃了。”辜成允告诉《英才》记者,显然,这样的调整路径为小企业转型提供了充足的时间。

  国内水泥行业的特点是产能过于分散,集中度低。因此,通过整合、重组来去产能、调整行业发展节奏,无论是从台湾地区还是全球的水泥企业发展历程来看,这条路已经被证明可行。

  此前,中国建筑材料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也认为,只有重组才能够去产能。

  宋志平说,只有真正地整合了,企业才会去产能。“市场不是某一家企业的,大家都在竞争,一家企业自己为什么要去产能?不但不会去产能,还要增加产能,加剧市场竞争。这就是现状,让谁去产能谁都不愿意去。”

  “但是重组之后,市场的主导权交给大企业了,这个地区的市场就可以由大企业进行合理布局。是搞许多工厂来生产、相互PK,还是让区域工厂更精干、把开工率加大,这两种做法哪个成本更低呢?肯定是减少一些工厂和产能,使得保留下来的工厂产能利用率更高,这样才能降低成本,更多盈利。”

  

  一个命令 一个动作

  但在泥沙俱下的市场中,单靠销售和市场并非能带来盈利的提升,想要提高利润,台泥“做自己能做好的”,把成本控制好。

  2003年辜成允正式当选为台泥董事长时,状况并不乐观,辜成允对台泥的管理制度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被外界称为“鹰式管理”,“纠正政府机关式的办事风格”,以结果为导向,这与曾经台泥温和的管理风格形成了鲜明反差。

  也正是在那一年,台泥决定“西进”进军大陆市场。但如今大陆市场水泥的黄金时期已过,辜成允式的变革还会有效果吗?

  “事实上,我们做得更彻底了。”辜成允对《英才》记者说道,“过去所谓要求纪律、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的管理,现在变为员工自发地去思考如何能将工作做好。”

  辜成允给出了一个自认为不恰当的比喻:胡萝卜加棒子(激励加要求),而现在更多地是用胡萝卜。

  在这个过程中,台泥的考评系统和智慧管理模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台泥对于员工的考核是通过智能系统来进行的,辜解释,就是用信息化的方法来追踪每一个员工的表现,“以往员工成绩好坏,是靠领导的印象;如今通过系统,努力可以使最高管理层看得到。”辜成允介绍说,这是对员工的考核结果能最大限度接近真实情况,“老板也不能随便改员工系统中的成绩。”

  除了通过管理系统,台泥对员工的评估采取同级别评估,也就是说,管理层和基层员工之间不能互相评分,避免了“管理层永远拿最高分数”的状况,这同样提高了员工对于企业的归属感和信任度,从而改善效率,降低管理成本。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