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被遗忘的思科创始夫妇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7-07-28 浏览次数: 2631

  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思科一度以5320亿美元,跃居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企业。截至2017年5月31日收盘,其每股价格31.68美元,市值1577亿美元,依然是全美最成功的科技企业之一。

  和很多美国明星科技企业不同,思科在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并没有出现与之规模相符的创业明星。这未免不让人感到奇怪:缔造了全美最伟大互联网设备供应商的创业者,究竟为何如此低调神秘?

  1984年,原斯坦福大学的两位教师、同时也是夫妇的莱昂纳德·波萨克和桑迪·勒纳,以所在城市旧金山(San Francisco)中的最后五个字母命名,创办了思科(CISCO)公司。

  但如今,两位教授伉俪已经消失在科技历史的洪流之中,不为大多数人所熟知。

  

  被75个投资人拒绝

  波萨克与勒纳都是斯坦福大学教师,波萨克任计算机系的计算机中心主任,勒纳则是斯坦福商学院的计算机中心主任。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校园中,已经比较广泛地使用计算机,但是由于当时各类计算技术尚不兼容,计算机之间的联网成为了一个难题。为了更好地将校园内计算机相互连接起来,以省去彼此用磁盘来传送文档的麻烦,波萨克和勒纳设计了一款新的联网设备。

  这项设备名为“多协议路由器”,可以将不兼容的各类计算机整合成一个统一的局域网络,这被认为是联网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

  1984年,乔布斯凭借麦金塔电脑,成为全世界最令人瞩目的科技红人。就在同一年,波萨克与勒纳注册了思科公司,正式开始销售他们最新的路由器产品。

  但创业这件事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夫妇两人的预期。在那个时候,很少有人能够预见到联网对于计算机的重要性,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未来能够形成多大的市场规模,因此投资人对此普遍持怀疑态度。当时,夫妇两人被75家投资人与投资机构拒绝。

  另外,由于两人的发明是在学校工作期间完成的,因此斯坦福大学认为多协议路由器属于“职务发明”,在初期一度没有支持其商业化的运营,禁止他们销售技术。直到1987年,斯坦福大学才同意思科每年支付总收入的3%,作为路由器软件的特许使用费。

  1986年他们售出了第一台路由器,此后一个月订单就超过了20万美元。面对市场需求,他们急需资金去完成订单,为此他们几乎用尽了一切办法,借债、抵押房子、用股权激励代替工资等。

  最终,他们的第76个投资人,红杉资本的创始人唐·瓦伦丁出现了。

  

  放弃管理权

  勒纳对于风险投资商的不识货,一直是非常愤怒的。她曾经说,“有大概70—80家风投直接说这个协议是赚不了钱的。但我们知道这绝对有前途。”

  这位创始人虽然笃信自己的技术可以造就成功的生意,但技术出身的她始终没能处理好技术以外的事情。她在工作中更多的显露出感性的一面而非理性。

  “和她在一起工作非常艰难,脾气火爆,大呼小叫,对人苛刻,处事风格非常生硬”,一位曾经和她共事过的员工这样评价。

  而勒纳的丈夫波萨克则是一个更加典型的“技术派”,不善与人沟通交流,自然也无法对自己脾气暴躁的妻子进行有效的情绪管理,两人在1988年就已经分居。

  据说当唐·瓦伦丁(详见本刊2016年4月《唐·瓦伦丁 红杉舵手》)见到勒纳时,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告诉这位创始人:我听说你就是思科一切问题的根源。

  被资金问题逼到绝路的勒纳与波萨克,已经没有什么资本和回旋余地去和瓦伦丁周旋。而作为一位精明的投资者,瓦伦丁显然有着自己清晰的投资逻辑。

  他用比较苛刻的态度对待勒纳夫妇,仅用250万美元,就买走了公司29.1%的股权,并要求两人只能保留35.2%的股份。同时,将公司主席职位让与唐·瓦伦丁。

  这意味着夫妇两人必须放弃对公司的管理权,将公司日常运营的控制权转交瓦伦丁。

  窘迫不堪的勒纳夫妇,很快接受瓦伦丁的一系列要求。

  

  最大败笔

  对于思科公司来说,在更具能力、更懂得企业经营的高级管理者统治下发展,反而是一件好事。

  到1990年上市时,公司的营业收入已经上涨至6980万美元。上市之后,公司也在互联网初期的萌发过程中快速发展。

  但对于两位创始人来说,被隔离出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无疑十分痛苦。当勒纳在管理方面挑起各种争端时,公司的8名副总裁最终忍无可忍,于1990年8月以集体辞职相威胁,逼迫董事会解聘勒纳。

  董事会最终同意解聘勒纳。没过多久,另一位创始人波萨克也离开了公司。但在这之后,两人的情绪化问题再一次爆发:离开公司的他们不愿意继续持有公司的股份,在1990年底,就分别将所持有的思科公司股份抛售一空,变现1.7亿美元。

  勒纳表示,“不愿意自己的资本与不喜欢的人放在一起”。清空这些股份,意味着勒纳和波萨克将彻底放弃了与思科共同成长的机会。

  1991年,瓦伦丁挖来了传奇CEO钱伯斯,从此开始利用收购创新技术企业的方式大肆扩张,一举成为全球最具实力的互联网设备提供商。

  到2000年,短短10年时间里,思科的市值已经突破5000亿元,一度超过微软成为全球最高市值的企业。在这十年间,勒纳与波萨克本有大把机会获得更大的收益,但被感性因素所绑架,让他们失去了对企业、行业、大的科技趋势最基本的判断。

  后来,利用两人成立的慈善基金,勒纳又进行了几次创业,并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和已经成为千亿美元巨擘的思科相比,仍是相形见绌:不算历年分红,按照目前思科市值、上市时两人各持13.8%的股份计算,其价值仍然超过435亿美元。

  如果按照思科市值的历史极值计算,这个数字则为1468亿美元。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