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廉价航空赚不赚钱

文•本刊记者 杨柳/图•语泽 日期: 2007-01-10 浏览次数: 2496
 

作为惟一盈利的民营航空老板,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看起来一点不牛,倒是“抠门”的名声一直在外。例如出差,包括王正华在内,如果买不到五折机票,公司员工都坐火车,住酒店,他们会找两星、三星级酒店的标准间。直到现在,王正华还跟公司的CEO张秀智合用一间由酒店改造成的办公室。

在所有的民营航空公司当中,春秋航空是惟一旗帜鲜明地提出“廉价航空公司”口号的。关于“中国是否具备廉价航空公司成长的土壤”,绝大多数专家和业内人士都持悲观态度,奥凯总裁刘捷音就曾感叹“在中国,低成本航空很受关注,根据我们前期的分析与预测,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和各项政策来看,奥凯感到真正做到低成本、廉价航空公司是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我们就非常有效地实现了低成本,”这是王正华在采访中惟一打断《英才》记者的问话,“以前坐飞机的人非富即贵,现在平民百姓也想坐飞机,这是个大潮流,我们所谓廉价航空的根本动力就在这里。我敢在这里吹牛,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已经形成了廉价航空营销模式的雏形。”

 

“廉价航空难以维继”?

200467,国家民航总局首次对外宣布,鹰联、春秋、奥凯等3家民营航空公司获准筹建。政策松动了,民营企业的心也跟着活络了,大量民营资本开始涌入航空业。截至到目前,拿到了民航总局准生证的民营航空公司已有15家之多。

市场需求的增长是民营企业挺进航空业的根本动力。根据国际民航组织的预测,到2007年,世界航空运输市场的客运需求将保持5%的增长率,中国的年平均增长率则在10%以上。有这样的数据作为支撑,民营航空公司的乐观态度似乎并不盲目,奥凯航空当初筹建时就放出话来,如果能配齐6架飞机,公司当年就有望实现盈利。

2005311,奥凯航空实现首航,被人们比作是“报春第一枝”。奥凯想一次性定购50架飞机,但差不多有一年,奥凯都只有一架飞机。奥凯想打廉价牌,但仅仅过了半年,奥凯的廉价航空战略就难以为继,开始转攻货运市场。惨淡经营的奥凯一度传出月亏500万的消息,2006327,奥凯宣布与均瑶集团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双方的合作包括资本注入、飞机引进、航线网络、市场销售和管理协同等多个方面。

跟奥凯一样,鹰联航空也经历了两次股权变更,最初的三个自然人股东,到现在都已不见踪影。此外,因为客运业务一直未能盈利, 20064月,鹰联航空也将视线投向了盈利能力较高的货运业务。

相比较而言,春秋航空的境况还算不错。20062月,它实现了400万元的单月盈利,刚过去的4月和5月,它的“盈利状况也比较好”。由于东星航空公司刚实现首飞,盈利根本无从谈起,春秋航空成了惟一盈利的民营航空公司,而此前,春秋也有过月亏200万的惨痛经历。

民营航空公司为何这样步履蹒跚?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李平看来,问题的症结并不在于公司的所有制形式而在于公司规模的大小。“很多民营航空公司的老总把问题归结到自己是民营企业上,我觉得他们可能搞错原因了,”李平说,“在中国,航空业属于进入障碍比较高的管制性行业,不只是民营航空公司,对于现在想挤进航空业的国有企业,困难是一样的。”

 

钱一半是赚的一半是省的

“韩亚航空的中国区总裁跟我说,我们公司跟你们公司差不多大,我们1978年成立,1987年开始赚钱,你们要是三到五年能打个平手就非常了不起了,可是春秋航空今年四五月就开始盈利了。”

春秋办航空公司是有基础的。作为国内最大的旅游批发商,早在1997年,春秋国旅就通过包机绕道涉足航空业,在春秋航空成立之前的大约7年里,春秋国旅包机近3万架次,平均客座率达到99.07%,而当时,中国航空公司的平均客座率仅为66%左右。

春秋航空的低成本是一点一滴省出来的。

春秋现在有3架飞机,清一色的空中客车A320,没有头等舱和经济舱之分,而是相同型号、相同间隔的统一舱位,每架飞机安排了180个座位,可以比其他航空公司的同类飞机多乘20多人。此外,因为整齐划一的机型,公司在维修保养、零部件购买与库存等方面都只需执行一个标准。

春秋还打破了多年来由中航信垄断的航空销售系统,建立了自己的售票系统和离港系统。旅客在网上买了电子机票,到了虹桥机场,如果没有行李,他就可以到春秋的自助执机电脑,输入身份证号码,直接把登机牌拿出来。这样的电子机票,春秋已经卖了十几万张,占商务旅客的比例差不多是60%用电子机票,就不用付任何的机票代理费用。老大哥公司在这一块的成本差不多占总成本的8%10%,而春秋差不多只占1.5%王正华说。

此外,众所周知,在春秋的飞机上,没有不花钱的食品,尽管一些乘客对此多有抱怨,公司员工为此甚至遭到过人身攻击。

 

“还没到喘气的时候”

尽管春秋航空已经开始盈利,王正华仍然用“诚惶诚恐”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确实,王正华还没到可以喘口气的时候,由于国际油价居高不下,今年一季度,我国各航空公司的亏损总额高达21亿多。更何况,春秋航空现在总共只有12条航线、3架飞机,还远没有实现规模效应。

均瑶集团控股奥凯航空是国内首家民营航空公司首飞以来的首次并购,目前,均瑶集团正在整合奥凯航空与自身筹建中的凤凰航空公司(原东部快线航空公司)的航线、人才、机队等各方面的资源,凤凰航空预计将于今年第三季度正式投入运营。

无论是对已经飞了一年的春秋、奥凯、鹰联,还是刚刚上天不到一个月的东星,抑或即将入行的凤凰,等待他们的很可能不是“送我上青云”的好风,而是狂劲的暴风,只有翅膀够硬,他们才能飞得更高。

 

 

“在中国做低成本航空完全可能”

《英才》:很多专家都觉得中国目前不可能做得成低成本航空,你怎么看?

王正华:怎么不可能,我们就非常有效地实现了低成本。好多人的思维是把国外的经验教条化,根本的原理是,市场有需求,商家就应该尽量满足。1997年,我们就开始研究这个需求,我们没飞机的时候都能做。比如讲,晚上8点,航空公司的飞机趴下来了,我把它包下来行不行,这个成本会很低的。再比如讲,人家的飞机坐了60%70%的客人,我的飞机坐了99%100%。就这两个,可不可以实现低成本?我仍然认为,在中国做低成本航空是完全可能的。

《英才》:有人说春秋的低成本举措是照猫画虎。

王正华:这话不对,说实在的,欧美成功的经验,你只要能做,都应该把它拿过来,但是你如果没有那个条件,你照别人的去做,把自己手脚捆住没有必要。

《英才》:顾客不理解,你伤心吗?

王正华:对这个真的有点伤心。我们的价钱比别人低得多呀,我还跟你签了协议,说好了不供饭、发生延误不赔偿,我们一共就3架飞机,怎么能保证百分百的正点呢,我们的目标乘客很清楚,就是对价格敏感而不是时间敏感的人。所以,民航总局特意开了听证会,发了公函,没想到,到后来还是闹得不可开交。但90%以上的乘客还是认可我们的。

《英才》:如果给你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把钱砸在航空上吗?

王正华:一定会,我做航空经过了10年论证,绝对不是一时冲动。

 

“老大哥也很矛盾”

《英才》:东星被封杀的事你听说了吗?

王正华:这事既正常又不正常,是一种狭隘的竞争手段。作为原有的公司,一方面,它希望有新鲜的血液能充实到民航的队伍当中,打破民航的垄断和机制上的不灵活;另一方面,看到新的竞争对手进来,它总归会有点不舒服。

《英才》:老大哥对你们支持吗?

王正华:老大哥也很矛盾的。东航的总裁李丰华,我们差不多两三个月会聚一聚,他也很矛盾,作为干了一辈子的老民航,他希望中国民航强盛。当然,他也希望我不要动他的飞行员,我至今没动过一个。

《英才》: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者,你是什么心情?

王正华:我们不怕,我的对手不断跟我竞争,我才可能变得更加强大,我不但不会打压我的竞争对手,我还会培养我的竞争对手。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觉得民营航空也应该如此。

《英才》:你跟其他民营航空公司的老总有交流吗?

王正华:四家之间都有往来,前天在上海开会还碰到东星的兰世立了。

 

“我们非常知足”

《英才》:春秋似乎一直不肯接受外来资本,现在听说要接受了。

王正华:我们从来没有说不接受外来资本,不接受战略投资者,因为他们要跟你合伙经营,要参与你的管理,我们现在要接受的是财务投资者。

《英才》:是不是春秋的自有资金撑不住了?

王正华:我们资金没有问题,我马上会从春秋国旅调1个亿过来,以前我们想慢慢的发展,现在我们想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发展得快一点。真到买飞机的时候,没有哪家公司会说它的钱够,空客3206个多亿。买10架、20架就是100多亿,谁会把100多亿搁在家里?办航空公司肯定要融资,我们也没有说一定要靠自己,这无非就是我们相信自己能经营好,要引进资金的时候一定是准备上市了。

《英才》:在机队建设上,春秋有什么打算?

王正华:我们现在有50多个飞行员、20个机长,眼前我们还有点缺。三五年以内,我会大量引进外籍飞行员。三五年以后,我们自己培养的飞行员差不多就接上来了,明年还有计划培养50100个自己的飞行员。我们的原则是尽量少把老大哥公司弄得鸡飞狗跳。

《英才》:引进外籍飞行员不是更花钱吗?

王正华:一点儿都不花钱,我们现在从老大哥公司挖一个,差不多要扔掉300万,那才厉害。

《英才》:你如何评价政府对民营航空公司的政策?

王正华:我们应该非常知足,别人的机制不如你,适当照顾一下也是正常的。现在的航线,适当保护一下老公司也是必要的,完全像他们一样,一步到位也不一定是好事。你要想超过人家,应该靠你的管理、经营、员工上下齐心,你靠一个政策,没有意义。

 

“我是不干事的”

《英才》:你跟总经理之间是怎样分工的?

王正华:我是不干事的,他们是干事的,譬如讲,昨天晚上的航班发生一点儿什么事情,没有人会来找我的,我就是在上海他们也不会来找我。

《英才》:你的儿子进入春秋了吗?有没有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王正华:我有两个儿子,一个留学日本、一个留学美国,都学经济,都没有进入公司。我现在要求公司七八十个干部都要成为未来的工作团队,我规定他们必须要看全世界,看500强,规定他们每个月要看300页的书,每个月交一份学习体会,在上海的,每个月集中一下,全国每年大集中一次。所以,这是一个团队一起向前走,接班不应该是某一个人的事。

 

配料

 

中国主要民营航空公司实力列表

公司

民航总局批复日期

注册资金

首飞日期

飞机数量

基地机场

业务范围

奥凯航空

2004526批准筹建

3亿元

2005311

初期引进3B737飞机

天津滨海国际机场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