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汇丰改朝换代

文·杨柳 日期: 2006-05-02 浏览次数: 979

他没上过大学,他没什么政治立场,他特立独行,他从不信任麦肯锡公司……但这一切并不影响他成为全球第二大银行帝国的“国王”。

“我害怕失败,我不想让我的夫人失望,不想让我的孩子失望,不想让我的下属失望,所以,我不断地试探自己的能力,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潜力,我仍然在等着看我哪一步会踩空,会掉下去。”

——庞约翰 

“坐在沙滩上看书晒太阳的日子好像离我还很远,我得让我太太看到我更多的方面。”2006318,面对《英才》记者“有没有想过真正退休”的提问,汇丰集团董事长庞约翰的回答举重若轻。

再过两个月,连眉毛都白得很彻底的庞约翰就要离开汇丰了,但现在,他忙碌得看不出半点谢幕的样子:中国之行,会见温家宝总理、会见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姜建清、参加汇丰捐赠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农村金融发展研究”项目合作协议的签字仪式、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 学员讲授“全球领导力”课程……庞约翰将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在为汇丰工作的45年里,庞约翰经常过着这样高速运转的生活: 每年出差150,每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10点以后收工,“我喜欢这种工作,但首先我得保证我的妻子和孩子能忍受我这样一个丈夫和父亲,”庞约翰说,他用了“忍受一词,这并不夸张,因为他,他的妻子一共搬了19次家,而他的三个孩子每年可以见到父亲的时间是——12天。

庞约翰的付出是值得的。200636,庞约翰公布了汇丰2005年的企业利润报告: 总收入617亿美元,同比2004年增长10%;净收入150.8亿美元, 同比2004年增长17%。此前,20002004,汇丰每年的平均增长速度是19%

 

从清洁工到商界精英

若干年前,没考上大学的庞约翰曾在一艘从美国开往中国香港的货轮上做清洁工,这段经历如今被庞约翰时不时地拿来自我调侃一下,“我读高中的时候,高中升大学的比例只有20%,所以,你可别小看我。”

1960,为了“回到亚洲”,19岁的庞约翰加入汇丰银行,除了写计算机程序,他几乎尝试了银行所有的工种。19985,庞约翰被任命为汇丰银行董事长。第二年,他成了英国少数几位因为在金融领域的突出贡献而被女王授予爵士头衔的商界精英之一。

因为没念过大学,庞约翰常常要面对“怎么做银行家”的诘问,这时候,庞约翰会告诉他们英雄莫问出处。在庞约翰看来,大多数时候,银行家需要的是常识,而非高深的专业知识,其中,“人的问题”是最根本的,因为“人的好坏决定着企业的成败”。

庞约翰毫无新意地将自己比作交响乐队的指挥,但不同的是,庞约翰指挥的是一支成员庞杂的乐队——汇丰拥有25万名员工,他们散落在76个国家的9000多间办公室里,光是他们使用的语言就超过了100种。

“这种跨国公司要有效运作,你要很敏感,要尊重不同的文化,要找到共同的价值观,这其实并不难”。 “正直”是汇丰最重要的价值观, 庞约翰把它翻成了更实在的一句话——管理我们客户的钱财就像管理我们自己的钱财,管理我们股东的钱财就像管理我们自己的钱财。

 

不需要麦肯锡做咨询

在孟买的一个鸡尾酒会上,庞约翰遇到一个印度同事,两人聊了起来,对方说他很关注移动技术,庞约翰说,那你就跟我说说手机跟金融能不能结合吧,对方说他正有此意,我给你说说我的想法……。

这便是庞约翰收集“情报”的典型方法。

“有人说,你这个董事长权力多大呀,我自己没有这种感觉,我经常对我的同事说,你们比我更聪明,我跟他们交谈,听他们的想法,上帝给我们一张嘴巴、两个耳朵,是让我们去听更多信息的,”庞约翰说。

在庞约翰看来,许多管理者最大的错误便是“与一线员工失去联系”,庞约翰最爱做的事就是“下楼去跟柜台职员聊天”,“我问他们,如果你是董事长,你觉得你会怎么办,只要他觉得你信任他,他就会把他的想法告诉你。所以,麦肯锡公司说简直没法给你们汇丰银行做咨询,我说,我们不需要你们做咨询。”

庞约翰的底气来源于汇丰的业绩,在预见、应对及利用变化方面,汇丰总是显得遥遥领先。

比方说,占领新兴市场。

在印度,汇丰雇佣了流动的营销人员,这些人在大型超市、商住两用的写字楼开设柜台、提供服务,以补充汇丰在那里有限的分支网络;在马来西亚,由于大部分人口都是穆斯林,汇丰还建立了专门的伊斯兰教银行,这些银行不设利息,因为这(利剥)是古兰经严令禁止的;在墨西哥, 2002年,汇丰用19亿美元收购并重组了该国第五大银行GF Bital,管理者发现HSBC(汇丰)用西班牙语念非常拗口,他们很快发起了一场教墨西哥人正确发音的广告运动,那段时间,你会在一场电视转播的足球赛上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个系着汇丰领带的人领着一大群人用H-S-B-C来加油、欢呼,如今,墨西哥已然成为了汇丰在全球第四大的“金矿”。

汇丰在新兴市场的领先地位是有目共睹的。中国自不用说,虽然庞约翰说得最顺溜的普通话只有两个字——谢谢,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把中国看成自己和汇丰的“家园”,自2001年起,汇丰就对中国金融业开始了试探性的投资,到现在,汇丰的投资规模已经达到50亿元:在银行领域,汇丰已经投资了四家机构;在保险领域,汇丰已是平安保险的第一大股东。此外,在巴西、土耳其、印度、韩国以及其他许多新兴市场,汇丰也都做了全面布局。

再比如说,利用互联网等新技术。

在英国,汇丰是第一个设立在线银行的机构,到现在,汇丰坐拥2500万网上用户,“他们在网上的交易次数、交易金额也是非常巨大的”。

“一个领导者不仅要发现这些变化,还必须用简单、明晰的话告诉公司各个层次的人,什么变化正在发生,会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必须采取什么行动才能利用这些变化,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领导者必须具备的沟通能力。”

 

不能以失败者的姿态退出

庞约翰和汇丰从来不在公开场合发表政治观点,在英国,媒体希望汇丰发表对欧元、对欧盟的看法,庞约翰统统拒绝,说这是英国人民的事,而我们只是一个企业罢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庞约翰开拓新市场的激进,庞约翰主张汇丰跟所有国家进行接触,即使那是个被西方不屑的国家。

2001年是庞约翰最痛苦的一年。那一年,因为某国金融危机,汇丰设在该国的银行出现巨额亏损,“这是政府的政策引起的,”庞约翰说,“我当时甚至想辞职”。

是去是留,庞约翰面临艰难抉择,庞约翰最终选择了留下,“我是不能以失败者的姿态退出的,我承担了10亿美元亏损的责任,去年,我们赚回了5亿美元,收回了50%。”

汇丰在亚洲某国的投资也饱受争议,庞约翰说,“但我觉得,最关键的是要跟这些国家接触,这样可能才会出现价值观念上的融合,才会在当地取得一定的影响力。”

几个月后,你也许还会看到庞约翰谦和的笑容,只是那时候,他的面前就将换上“沃达丰公司董事会主席”的牌子,不要以为他揽下了一个轻松的活,作为全球最大移动运营商,沃达丰公司正面临着国际电讯市场残酷的竞争。不过,这也许正中庞约翰的下怀,因为他“就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会失败”,“我害怕失败,我不想让我的夫人失望,不想让我的孩子失望,不想让我的下属失望,所以,我不断地试探自己的能力,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潜力,我仍然在等着看我哪一步会踩空,会掉下去。”

 

 

“我们没有什么政治立场,我们从来不公开发表我们的政治观点,从来不给任何政党提供政治献金,从来不参与任何政治事件,因为我们是一个私人企业,企业应该是非政治化的,一个企业有太多的政治观点是危险的。”——庞约翰

 

独立成篇

企业应该非政治化

317,庞约翰走进清华校园,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学员讲授“全球领导力”课程。

演讲时的庞约翰与讨论时的庞约翰简直判若两人,前者拘谨,后者机敏;前者四平八稳,后者游刃有余。在一对一回答问题的环节,庞约翰常常斜靠在黑板前,右手托住下巴,左手搭在右手上,显得特别松弛。以下是EMBA学员与庞约翰的部分对话:

EMBA学员:汇丰在中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投资,你觉得这有什么挑战吗?

庞约翰:为什么我们要在中国做战略投资呢?因为我们希望得到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这么大的分销渠道,因为我们希望在中国建立自己的网点,工商银行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网点,平安保险有大约16万名销售人员,这就意味着汇丰在很短的时间内能接触到尽可能多的中国客户。中国其实不缺资本,中国很有钱,起码她可以获得世界各地其他人的资本,中国缺的是,银行业的一些技术和方法。

EMBA学员:现在中国大陆跟中国台湾、日本有一些争端,美国也参与其中,汇丰是一家大的公司,这会不会对它在中国的投资有什么影响?

庞约翰:我们汇丰有个观点,作为一家国际性的银行,跟中国做生意就要满足中国的利益,跟法国做生意就要满足法国的利益,我们没有什么政治立场,我们从来不公开发表我们的政治观点,从来不给任何政党提供政治献金,从来不参与任何政治事件,因为我们是一个私人企业,企业应该是非政治化的,一个企业有太多的政治观点是危险的。

EMBA学员:我个人认为汇丰是一家比较激进的银行,这当中有你的影响吗?

庞约翰:我们的确是一家缺乏安全感的企业,我们总是坐立不安,总是想着要往前走,不会自得其满,我曾经半开玩笑地说,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不安全感委员会”,由这个委员会来鞭策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自得其满、停滞不前。

EMBA学员:你是怎样的人?

庞约翰:你应该去问我的同事,他们可能会告诉你,我是一个公平的人,我不偏不倚,跟不同客户打交道的人必须公平,不对任何国家有任何偏好,可能有人会说,我对中国太偏爱了,但我觉得中国确实发生了很多激动人心的事,所以,这可能是我的错吧。

EMBA学员:你认为领导能力是天生的还是培养出来的?如果是天生的,你怎样把他身上的潜力激发出来?

庞约翰:虽然我不觉得读点儿书就可以成为领导者,但我觉得在座的每一位都是领导者,每个人都有这种能力。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在你的生命中,你觉得谁是你印象最深的领导人,谁是你想成为的那种领导人,不管他是体育的、学术的,还是家庭的,你基本上都可以通过观察来学习。

 

 

Y508A  影响力  3P

随着2006年底大限的来临,作为全世界最赚钱的银行之一,汇丰一定不会放过在中国市场领跑的机会。

看谁抢得快(主)

文·本刊记者 王颖

 

偏执的中国情结

与其他外资银行相比,无论是汇丰自身,还是庞约翰,都是一个与中国有着更深厚关系的银行。

汇丰于1865年4月3日在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成立,仅仅一个月之后,汇丰又在上海设立分行。从此汇丰在香港和上海一直经营下来。即使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当几乎其他所有的银行都撤离了中国,汇丰依然选择留在上海。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实行开放政策之后,汇丰在中国重新开始扩展业务活动,在北京建立了代表处,它也是1949年之后第一家在中国得到银行业务许可证的外资银行。

庞约翰更是有着浓厚中国情结,他甚至不认为汇丰是一家外资银行,他还曾经对媒体表示“中国就是我们的家”。

庞约翰执掌汇丰大权的起步阶段,也与亚洲有关。1998年,当庞约翰被任命为汇丰控股集团主席时,公司刚刚经历东南亚金融危机,盈利下降、成长空间缩小。庞约翰大胆地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提出了5年内股东总回报“翻一番”的管理目标。

事实上,在庞约翰几十年的担任汇丰高管任期内,汇丰的业务重点始终不离亚洲和西欧两大块,尤其是富有特殊感情的香港市场。

庞约翰的多年培育也得到了回报。根据汇丰银行最近公布的业绩报告,2005年,汇丰银行的内地业务税前盈利达到3.34亿美元,比2004年的3200万美元大幅增长了9倍。汇丰银行与交通银行联名发出的信用卡已超过80万张。

在最近几年,汇丰不仅以惊人的速度加大对中国内地市场的投资,中国人才也更多的被引入汇丰内部。有数据显示,汇丰集团目前近25%的雇员是中国人,这在一般的外资银行里是不可想象的。

 

盖过花旗的风头?

汇丰是一家什么风格的银行?汇丰内部的职员几乎都会强调,他们的银行是一个谨慎的,甚至可以说是保守的银行。

以市值衡量,汇丰控股是全球第三大银行,仅次于花旗集团和美国银行。

在庞约翰执掌之下的汇丰集团在经营模式上与花旗、美国银行等有很大差异。花旗以大型企业客户和资本市场的业务为主导,汇丰则以存款业务为主导。花旗的经营模式在经济增长期间表现会特别出色,但盈利稳定性较差。汇丰的模式在经济大幅波动期间业绩更有保证。

但不要以为曾被投资者称为“大笨象”的汇丰,就只会一味保守。在庞约翰推动汇丰集团国际化和多元化的过程中,冒风险的事儿也没少发生。庞约翰对此的态度是:“做战略上正确的事。”

庞约翰认为消费性金融业务大有前途,所以积极地在全球范围内扩大消费信贷业务,尤其是个人信贷、房屋净值贷款和信用卡业务,并为此展开了金额高达450亿美元的并购与整合。

汇丰在中国市场上的积极进取甚至开始让它盖过了花旗银行的风头。花旗银行作为第一家美资银行于1902年来到上海,开立了在亚洲的第一家分行。1993年花旗成为首家在上海设立中国区总部的外资银行,也是首家获得在上海、深圳经营人民币业务执照的美资银行。

但花旗在面对国内金融政策的壁垒时,采取的观望态度,也让它屡屡失去机会。

在去年的中国建设银行战略投资者争夺战中,市值全球第二的美洲银行成功将花旗踢出局。在此前入股交通银行的竞争中,花旗再一次败北,只不过这一次输给了汇丰。

“汇丰的投资策略是在政策允许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就亚太地区而言,中国是最重要的市场,香港是重中之重。”历史上首位汇丰亚太区华人主席郑海泉表示。

早在2001年,汇丰银行就已经斥资5.17亿元收购上海银行8%的股权,成为第一家入股中资商业银行的外资银行。

2004年8月,汇丰控股以144.61亿元现金入股交行,成为仅次于财政部的第二大股东,汇丰的入股比例为19.9%,接近中国银监会规定的允许单一外资银行持有国内商业银行股份20%的上限。

与此相对应的是,花旗一般通过设立全资或控股子公司和分公司经营海外业务,很少对其他公司进行不控股的投资,因为他们认为战略投资没有控制力,所以不能带来想象中那么高的盈利。

汇丰在中国的投资原则是“能做多少做多少”。在不久前,交行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作为股东之一的汇丰从中分得红利超过7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今年底,中国将对外资银行开放个人人民币业务,各家外资银行在中国内地布点开始全面提速。汇丰在此之前的各种投资,势必为它积累了不少的资源和主动权。

 

最关键的冲刺

“我们在应变能力、适应能力和革新性方面的良好记录,最好地诠释了我们在急速变化的时代成功的原因。这也说明了我们强调严格控制成本及与客户建立长期关系的原因。”庞约翰鼓励雇员大量阅读,了解在中国之外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

汇丰亚太区主席郑海泉正是这样一位学者型的经理人。他最愿意与外界分享的,就是自己阅读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书籍。

郑海泉于1978年加入汇丰,1986年升任为首席经济研究员。其间,郑海泉带领研究出的一份“87股灾”前出版的研究报告,发出借钱过多的警号,曾为汇丰减轻了股灾中的损失。

在内地金融市场纵横近20年的郑海泉的上任,不仅是汇丰进一步本土化的标志,而且他拥有广泛人脉关系和深厚研究能力,也为汇丰在中国的迅速调整市场策略打下基础。

就在今年初,花旗银行中国区主席孙玮重回摩根斯坦利。在这前后,花旗中国区的高管变动不断。舆论普遍认为,当年花旗集团投资银行中国总裁任克英的停职,直接导致了花旗在建行入股项目上处于劣势。

2006年是中国内地市场对外资银行打开大门的关键时刻,相信中国内地市场将是汇丰关注的中心地带。同时印度等新兴市场也将会成为汇丰下一轮扩张的前沿阵地。

杭州分行筹备可以看作汇丰冲刺跑的引线,今年汇丰准备在国内聘请1000人。同时,汇丰银行表示,将关注非银行金融领域的投资机会。

近期,汇丰集团的全资附属子公司汇丰保险传出消息,汇丰正筹备申请有关在内地销售保险的牌照。汇丰在内地的新公司初期会推出寿险业务,包括销售退休储蓄及人寿储蓄产品,其后会推广至全面理财服务。

郑海泉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在条件许可下,汇丰控股不排除会在内地上市。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