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谁打败了杜厦

文·本刊记者 唐凯林 日期: 2007-04-07 浏览次数: 4951

杜厦是中国企业界的另类,他曾用极端的理想主义在中国本土打造出一家“类跨国公司”的民营企业家世界。

杜厦是一位斗士,他曾用微弱的力量剑指世界连锁巨头沃尔玛。

杜厦还是一位学者,他的学识总是让人想到他曾经的身份——教授。

源于一场很普通的交易,杜厦饱受非议。是无心恋战还是事出有因?

如果把杜厦放在时间的纵轴里,重新审视家世界所走过的道路,我们不难发现一个“陌生”的杜厦:他先是20061213卖掉了家世界家居给洋人家得宝,今年322日又传出卖掉了家世界超市给央企华润;他解散了曾引以为豪的洋董事会,解雇了洋高管;他与其他民营企业家一样,毫无新意地把权杖交给了儿子;他力图收回曾经稀释给高管的股权……

杜厦所有这些否定自己的变革,是形势所迫还是经营企业多年的“顿悟”,或者说这正是杜厦所要的结果?一堆的谜团留给了外界,而杜厦选择了沉默。

面临全面退出市场的家世界,只是时下企业界流行“卖企业”的一个缩影,杜厦也正在转变,这也许算是一种由理想主义向实用主义转变的一段心路历程。

 

 

 

 

他是中国对商业本质看得最清醒的一批人之一;

他始终保持有知识分子情结,习惯于用一种格言式的话语体系来表达观点;

他知识结构丰富,在理论造诣上不会输给一些知名的学者;

他被人称做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的聪明甚至在国内不多见;

可他为何一朝之间就卖掉自己苦心经营的家世界“家居”?为何亲手推倒曾轰动国内的“洋董事会”?本刊记者亲赴家世界总部,试图破解杜厦之谜。

是时候重新审视一次杜厦了,尽管他一如既往地低调和沉默,刻意地躲藏在公众视线之外,但家世界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

20061213,天津家世界家居建材超市以7亿元的价格,将12家店面全盘卖给了美国第三大零售商家得宝,而家世界将把此次的出售资金主要用于偿还供应商货款及银行欠款上。

家世界家居出售之后,其在业界最富盛名的“洋董事会”被解散,9位洋高管团队撤离家世界,公司从内部提拔接任人员,高管阶层回归“本土化”。

在此次人事变动中,家世界董事长杜厦也顺势完成了家族传承,将自己的长子、原家世界战略筹划执行副总裁杜宇村推向了首席执行官的位置。

2007年初,有消息传杜厦开始推行股权回购计划,将从家居出售款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回收内部元老及员工股权。

2007322,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放出消息,集团控股公司华润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正式签署协议,收购天津家世界连锁超市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至此,风光一时的杜厦全面撤退。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杜厦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接连激进地改革?那个曾经言必称要与世界零售连锁巨头家乐福、沃尔玛一比高下的杜厦被什么打败了?

 

否认曾经的自己

是迫不得已还是有意为之?

三年前的杜厦意气风发,有一种要复兴中国零售商业的霸气。如今的杜厦正在否认曾经的自己,他原先所建立的种种公司制度正在被自己亲手埋葬。

如果与三年前的杜厦相比较,我们甚至会产生这样的错觉:这不是杜厦,至少这是另一个杜厦。

三年前坐在《英才》记者面前的杜厦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有一种要复兴中国零售商业的霸气,而当时杜厦在家世界所推行的种种举措与如今完全相反。毫不客气地说,如今的杜厦正在否认曾经的自己,他原先所建立的种种公司制度正在被自己亲手埋葬。

当时的杜厦力图以一种有别于其他民营企业家的姿态来实现自己的抱负,他渴望完善科学的公司治理结构来使家世界走上正轨,他希望引入各种外部力量来对自己的权力进行制约,以防止个人化管理对企业带来的伤害,他甚至不惜稀释自己的股份来打造稳固的高层管理团队。

事实上,当时的杜厦也正是这么做的。在杜厦的努力下,张维迎曾被聘请为家世界的独立董事;在公司内部,一个超豪华的董事会队伍使得杜厦本人也不得不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在股东结构上,杜厦拿出股份分给主要高管,因为他需要一个“利益共同体”,他需要股东们为自己的利益说话。至2006年底,家世界大约有280个股东,持有约39.99%的股份,其余股份为杜厦所持有;在职业化管理上,杜厦也做好了一切准备来迎接一个“真正的职业经理人”。

无疑,这是一个自带枷锁的杜厦,以牺牲自己的股份与权力为代价,来换取一个合理的公司制度结构。

而如今,张维迎已不再是家世界的独立董事,集团大厦二楼标有“独立董事”的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公司官方网站的“独立董事”栏无法链接。

洋董事会也不复存在,在家世界官方网站的“董事会”一栏中,我们只查询到杜厦、谷群、于鲲、张伟明四个董事的名字,除杜厦外,其余三位分别于1990年、1991年、1992年加入家世界连锁商业集团前身克瑞思集团。

在家世界网站的“管理团队”一栏中,我们查询到杜厦、杜宇村、王松、张福安、肖晖、邱宝燕、郑罡七位高管,其中杜宇村任家世界连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松任天津家世界连锁超市有限公司总裁,张福安任发展部资深副总裁,肖晖为人力资源与行政中心总经理,新加坡公民邱宝燕现任首席信息官,郑罡任运营执行副总。实际上,真正的职业经理人的位置,杜厦留给了其长子杜宇村。

在天津家世界总部大楼一层,《英才》记者亲眼看到了一份张贴在墙上的《关于支付股权转让价款的通知》,这是一份由集团董事会秘书处、集团财务中心、集团法务部、集团人力资源部联合发布的通知,落款时间为2007228。据此,杜厦回购公司高管股份的传闻也得到了证实。

那么,这几年来,杜厦遭遇了什么样的难题,使他一改初衷?

 

卖掉家世界

是生不逢时还是生正逢时?

卖掉家世界到底是经营错误的无奈之举,还是其十几年来的预谋呢?

“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的聪明在国内不多见。”走访几位熟知杜厦的人,我们得到的都是这样的评价。

“如果谁对家世界的发展有重大影响,除了杜厦本人应该不会再有别人。”这样的评语不仅仅显示了杜厦在家世界的权威,同时也隐藏着两个暗示。其一,即使在最近几年内家世界存在外界称道的规范董事会,但杜厦对家世界的发展走向仍然举足轻重;其二,家世界出现今天的局面,只能从杜厦身上找原因。

按照外界通行的说法,家世界家居之所以卖给家得宝,是家世界的资金困境所逼,是杜厦为了拯救家世界家乐综合超市,而不得不做的牺牲。因为在出售家世界家居之前,公司已经将位于太原、青岛、烟台、呼和浩特、包头等地区的9家超市转让给了山西美特好。事实上,这9家超市的出售仅仅是一个开头而已,20073月,华润股份对家世界超市的全盘收购彻底推翻了“杜厦卖家世界家居是为了拯救家世界家乐综合超市”的说法。

对于当初出售家世界家居的局面,杜厦曾公开声称“家世界在今后的发展中会以现有资金为基础,不会犯同样的经营错误。”

那么,杜厦口中所提到的“经营错误”指的是什么,是扩张太快吗?这显然与我们所熟悉的“杜厦风格”相矛盾。我们所了解到的杜厦,对于产业是理性和冷静的,在《英才》记者上次对杜厦的采访中,对于那些把多元化道路走得呼呼生风的企业,杜厦将其称之为“无知者无畏”,是一群机会主义者,是一群经不起时间考验的人。

在行动上,杜厦甚至主动停止了房地产开发,集中精力打造家世界零售连锁品牌。事实上,在产业上“做减法”是杜厦一贯的原则,譬如家世界的前身克瑞思曾涉足房地产、工业、文化和贸易等多个产业,但在杜厦的“现代零售产业”转型战略中,杜厦对产业进行了瘦身,最终在连锁商业领域确立了“家居”和“家乐”两大主力。

“不论是否盈利,只要影响我的主业、分散我的精力、分散我的资金、分散我的人才,我们就会毫不留情地把它砍掉。”这便是杜厦的产业选择原则。

遗憾的是,杜厦的专业化道路依旧坎坷,染上了多元化毛病一样的症状。在2006年,杜厦给家世界的发展速度定位为“控制在30%的增长”,其年度战略为“继续扩张”,“到2006年底,‘家超’将增加到7576家店,‘家居’将增加到1617家。”这是20063月杜厦为家世界所制定的扩张计划。

杜厦的扩张计划出台后不到半年,家世界连锁超市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保罗·休伯却不得不发表这样的演说:“家世界超市目前在资金调度上的确面临了困难和挑战,由于一些可控和不可控的因素,在过去被认为是正确的策略决定,结果变成了不明智的决定,过激的发展和决策的时机不佳,导致了流动资金的短缺。”

“杜厦是中国对商业本质看得最清醒的一批人之一”,这是财经学者姜汝祥对杜厦的评价,也就是说,以杜厦对商业的智慧和悟性,他不会忽视“速度需要实力来支撑”这个商业道理。

而按照当时的预期,杜厦也是有这个实力的。至少,家世界上市的说法在当时颇为流行,从各种细节来看,家世界上市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例如,上市的时间表为2006年二季度,上市地点为香港,融资额约在39亿元内,承销商为花旗银行。

“只能说我们运气不太好。”在天津家世界总部办公楼里,杜厦的秘书女士在与我们交谈中说,“好多企业上市都显得比较容易,等轮到我们时,整体的宏观环境就没那么好。”

“我其实很欣赏杜厦,假设在香港上市了,可能结果完全不是这样的,从这方面来说,运气真�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