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傅成玉 中海油的特殊竞争力

文|本刊记者 朱雪尘/编辑 张刚 日期: 2008-10-06 浏览次数: 3409
 

黯然下台的英国石油公司(BP)前CEO约翰·布朗2005年抵京时,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总经理傅成玉与其有过一次见面。会谈中有一个话题令傅成玉印象深刻:公司的规模是否越大越好?

约翰·布朗,这位仅用7年时间把BP从一个中等公司造就为世界第二大石油巨头的英国人,本该在2008年年满60岁时退休。

但在2007年,BP和他个人遭受了一系列的挫折,其中包括德州一家提炼厂的爆炸导致15名工人丧生,位于阿拉斯加Prudhoe湾的油田发生管道泄漏事故,甚至还有媒体捅出他个人挪用资金等丑闻。最终,这位曾经身上绕满光环的CEO、上议院议员、英特尔和高盛等世界著名大公司的非执行董事提前17个月“下课”。

“比如埃克森、BP这种大的石油公司的难处比我们要多,这是外界很多人并不清楚的地方,所以我们2003年就提出中海油要做成世界一流的能源公司,而不是仅仅规模做大。”傅成玉20089月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坦言。

约翰·布朗无奈丢掉了完美结局,这似乎让曾经以BP为标杆的傅成玉对并购重新加以审视和认知。

25亿美元并购挪威AWO,单纯从交易额上说,比起3年前185亿美元并购未果的优尼科不可同日而语。但毋庸置疑,这是中海油旗下的中海油服(601808.ZH)海外成功并购第一单,也是中国公司全额收购欧洲公司交易额最大的项目。对于跨国并购的感受,傅成玉对《英才》记者只用了两个字形容:“随缘”。

简单的回答,却让人隐约感到一种转变,中海油的风格,似乎慢慢从勇猛激进过渡为淡定从容。

那么,沉寂三年,中海油为何再次凌厉出手海外?傅成玉及其他掌控的“中海油系”的战略意图是什么?未来的中海油会驶向何方?

 

较量并购AWO始末

Wilhelmsen家族肯定希望能在油价高企之时把AWO出手,而并非长期运营公司,这让袁光宇赌定了每股85朗的报价。

收购AWO一案,始自2007年。

当年11月,中海油服CEO袁光宇同AWO董事长SiguardE.Thorvildsen第一次见面就充满了戏剧性。

在谈判席上,SiguardE.Thorvildsen大谈此前某某著名公司出了怎样的价钱我都没有卖,然后说:“你先说说你的条件吧,我看你够不够资格。”

袁光宇泰然处之,告诉对方:“前面你有这么多接触,都没有谈成,你现在说的,我就当听故事一样,对我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我现在就谈我的事,我出多少价钱,你来考虑。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是最有诚意的买家,如果错过了我们,不要说两年,你可能再也卖不出去了,因为行情是在变化的。最近这两三年石油装备一直供不应求,但是大量的建造都还没有投放到市场,因此这个供求关系肯定是要逐渐地释放。”

第一回合就唇枪舌战,双方都绵里藏针,都希望能够站在更高的位置来和对方谈价格。而中海油服收购AWO的大幕就此拉开。

公开资料显示,AWO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挪威的ArneWilhelmsenGjertWilhelmsen兄弟及其家族。2008年福布斯富豪榜上,Wilhelmsen兄弟以16亿美元资产名列743位,家族资产包括皇家加勒比海游轮公司。

2003年以来,正是看到油价高涨,AWO冒险在没有获得石油公司服务合同的情况下大举投资钻井平台。Wilhelmsen家族拥有AWO42%的股份,而AWO的董事长SiguardE.Thorvildsen则是Wilhelmsen家族聘请的职业经理人。

就如同美国西部的淘金潮中获利最多的不是淘金者而是出售淘金工具的制造商一样,油价高企,让石油钻井船炙手可热。作为财务投资者,Wilhelmsen家族肯定希望能在油价高企之时把AWO出手,而并非长期运营公司,这让袁光宇看到了机会。

AWO的股价最高时候是每股78朗,我们报价每股85朗,相对来说不到10%的溢价还是很低的。也有一些公司报价每股80朗最后没有谈成。”

其实,中海油服的报价是经过精心计算的。在报价之前,中海油服用了大概六种测算方式对AWO进行评估。而出价的合适,最终促使了这桩跨国交易的成功。

据中海油服CFO钟华介绍,中海油服最终决定报价是通过折现现金流的方式进行的计算,同时参考重置成本法。

25亿美元到底值不值?“各种评估方法得出的结论都很值”,钟华说。其它方法都很复杂,但有一种方法大家一听就都懂,这就是重置成本法,也就是我们自己造这么多船,要花多少钱。

根据重置成本法,按照今天的物价如果造同样的船队,大概需要40亿美元,还得需要3-5年的时间。如果按照25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加上13亿的债务来计算,实际收购价格是38亿美元,还没有考虑时间成本。

在对价值充分测算之后,中海油服和AWO在谈判桌上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中海油服报价每股80-85朗,而AWO方面报价每股90-100朗,这时,袁光宇提出了尽职调查的要求,他告诉SiguardE.Thorvildsen:“我出一个高价,股东会质疑,认为你没有道理,因此我现在只能最高出到每股85朗,你让我看了以后觉得这个资产好,我还可以往上调。但是你不让我看,这个买卖就成不了。”

对方同意了袁光宇提出的尽职调查要求。但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中海油服发现了一些问题,于是袁光宇告诉对方:“我每股85朗是在假设你没有问题的基础上的报价,但是现在你有问题,这个价格我很难再出了。”这令SiguardE.Thorvildsen很恼火,他告诉袁光宇,你还是请回吧。

眼看双方谈判就要破裂,但是通过公关,对方又回到了谈判桌上,因为如果谈判拖得越久,对方处境越不利。

此后,对方将报价降为每股87朗,而袁光宇依然坚守每股85朗的报价底线,双方互不让步。暗地里双方都担心谈不成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AWO方面尤其如此。钟华告诉《英才》记者:“如果谈判失败,我们损失一些咨询费用,而对方就要损失一个卖出的最好时机,这时候他们更加着急。”

最后,对方提出希望袁光宇到挪威进行最后谈判,但中海油服的工作人员很无奈地告诉SiguardE.Thorvildsen:“袁的条件是每股85朗他才过来谈。”SiguardE.Thorvildsen的答复是:“你先让袁过来,只要过来一定能够谈成。”

于是,袁光宇带着收购小组的人员第五次来到挪威。但SiguardE.Thorvildsen要求继续和袁光宇谈价格,而不想签合同。

“最后我说:如果这样,我只能回去了。你太不尊重我了,我这么忙,咱们这个生意要能做成算是一个工作,要是不能做成我跑这来干嘛?”其实,袁光宇此时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却依然不动声色。最后,对方不得不同意了中海油服的报价。

AWO的董事长SiguardE.Thorvildsen很不甘心,晚宴的时候,每次向袁光宇敬酒都说:“袁,你还欠我2朗。”

据资料显示,AWO拥有五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和两座生活平台,正在新加坡建造三座自升式钻井平台,预计将于20082009年间陆续完成。山东烟台莱佛士船厂在为该公司制造三座半潜式钻井平台,预计2009年全部完工。AWO还拥有两座半潜式钻井平台的选择权。

AWO拥有的这些钻井设备,正是中海油服未来发展之需。据中海油服CFO钟华介绍,中海油服一些钻井船已经服役很长时间,需要更新换代。同时,AWO还具有中海油服不具备的深海作业能力,其中三艘半潜式钻井平台拥有深水作业能力。

此外,由于油价不断上涨,国际油公司的资本投资大增,现在国际上深水钻井需求很旺盛。中海油服表示,以后将重点发展深水钻井,公司在这块投资比较大,具体将拓展中国深水以及北海、墨西哥湾、澳大利亚,南美、西非等区域,这些区域的资源都比较丰富。

同时,袁光宇告诉《英才》记者,并购AWO为中海油服未来的业绩持续稳定增长奠定了基础,而公司目前负债率很低,并购AWO后,使得中海油服在短时间内取得跨越式发展。

中海油服预测,到2020年,公司销售收入将达到150-180亿美元,海外收入所占比例将超过50%

并购虽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在袁光宇看来,整合才更加关键。

“我记得有一个数字,最终能够达到购买公司目的的,似乎是30%不到。在不成功的案例里,整合做的不好而导致失败的又占了一半以上。所以通过并购实现公司发展有三个关键点:第一个是选对目标,第二个是你能用合理的价格谈成,第三个也是最大的难点就是整合。因此,我们在跟对方谈判的过程中已经启动了整合的方案。目前整合方案已经做完了三版�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22日,第276场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发布会的主题为“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工商银行行长廖林出席发布会,介绍了工行支援河南防汛救灾、服务实体经济、支持乡村振兴的相关情况,并就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发展等回答了记者提问。把解决群众急难愁盼的烦心事当做自己的事廖林表示,围绕“学党史、办实事”,工行确定了多项“我为群众办实事”重点项目,正逐项推进落实,主要涉及三个方面。...
7月10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全国工商联协办的培育市场主体优化营商环境研讨会在京召开。会议围绕培育市场主体、优化营商环境的理论探讨和实践创新,重点就投身创业创新创造的市场主体、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促进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更好服务高质量发展等方面进行深入研讨交流。研讨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全国工商联领导发表主旨演...
2021年6月9日-10日,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全国股转公司作为指导,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清科创业承办的2021全球创投峰会于西安拉开帷幕。本次峰会以“聚力高质量,引领新作为”为主题,聚焦科技创新,产业蝶变,捕捉新经济时代硬科技行业发展机遇。      华控基金董事总经理金豫江先生受邀参加...
新材料篆刻光荣历史,创造美好世界      6月10日,“印记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众篆刻作品展”(以下简称展览) 在北京开幕。展览由中央文献出版社、西泠印社指导,中华世纪坛艺术馆、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单位主办,中国建材集团党委宣传部、国家电网工会、中车集团等14家单位共同发起。      ...
2021年5月17日,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证券”)与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云”)在深圳签订金融科技战略合作协议。国信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纳沙,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OO兼腾讯云总裁邱跃鹏出席了签约仪式。国信证券首席工程师刘汉西,腾讯云副总裁胡利明代表双方签署协议。      伴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