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风暴中接班的CEO

文|本刊记者 杨柳/图|松涛 日期: 2009-01-05 浏览次数: 1122
 

雍根·柯劳森酷爱飞行,常开着他的6座赛斯纳喷气式飞机飞来飞去。

2008924,丹佛斯环球公园的Cumulus展厅被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机舱,数千位宾客云集于此,为雍根庆祝他60岁的生日。

这既是一个喧闹的生日派对,又是一个多少有些感伤的告别酒会,一周后,雍根从丹佛斯总裁兼CEO的职位上退休,42岁的克里安森正式接班。

克里安森拥有丹麦工程大学的理学学士学位和法国INSEAD工商管理学院的MBA学位,2004年应雍根之邀就任丹佛斯COO之前,他是大北欧移动通讯公司的总裁兼CEO。此后4年,雍根与克里安森,一个主外一个主内,配合默契。

虽然顶着“丹麦最大工业集团”的帽子,生产制冷、制热和传动设备的“丹佛斯”仍让人感觉陌生,这也难怪,它的产品,要么躲在黑暗的角落(例如温控阀),要么藏在封闭的空间(例如压缩机、变频器),所以,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人民大会堂、国家大剧院、水立方以及“大裤衩”(中央电视台新址),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Danfoss Inside”。即便如此,这个1933年由雍根的父亲梅茨·柯劳森在乡间农场的养鸡棚上创建的企业,到2008年,已在全球25个国家拥有70家工厂及3万多名员工,年销售额达30亿美元。

作为创始人家族,柯劳森家族控制了丹佛斯绝大多数的股份,不过,由非家族成员执掌整个家族企业,克里安森并非头一例。从1966年梅茨辞世到1996年雍根出任CEO30年间,丹佛斯经历了三任CEO的更迭,此三人皆非柯劳森家族的人。如今,柯劳森家族算得上是枝繁叶茂,梅茨·柯劳森有五位子女、九位孙儿、三位重孙,但迄今为止,除了在恒温器部门担任副总裁的彼特·柯劳森(雍根的弟弟)以及一位担任总裁级职务的孙辈外,其他几位仍在求学,或已拥有自己的事业。

在自认“任职如此长的时间后,做许多事情都会不假思索,而且极容易陷入僵化习惯中”的雍根眼中,克里安森是“能带来新鲜思维、拥有批判性眼光”的继任者,而这位继任者最重要的任务是实现EBIT(营业利润)10,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每销售100丹麦克朗产品可以赚10丹麦克朗”。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尤其是在这样不景气的年份。根据丹佛斯2008年第三季度的报告,全球衰退已经影响到该公司大量业务的发展,前三个季度,它的净销售额为199亿丹麦克朗,营业利润则为10.35亿丹麦克朗。对于在风暴中接班的克里安森,如何渡过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才是眼下最大的挑战。

克里安森接受了挑战,他能顺利地将丹佛斯传承给柯劳森“三世”或是“四世”吗?20081023,克里安森履新后首次访华,《英才》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平稳过渡

“我觉得不应该期待丹佛斯马上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英才》:四年前邀请你加入的时候,雍根有没有给你什么承诺?

克里安森:他没有给我任何承诺,但是,做CEO一直是我的雄心,他也有相同的想法。

《英才》: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将成为丹佛斯掌门人的?什么感觉?

克里安森:大概一年多前,我知道了这个消息,丹佛斯有很多优秀的价值观,跟我本人的非常吻合。

《英才》:据说雍根在成为CEO之前打败了一些竞争对手,你是否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在你的竞争对手中,有柯劳森家族的人吗?

克里安森:我倒没有遇到什么直接的竞争。至于柯劳森家族的第三代传人,(他们)都比较年轻,所以我来接班是比较合乎逻辑的。

《英才》:你的领导跟雍根的风格有什么异同?

克里安森:我们的共同点是,都非常有企业家的创新精神,总是希望有一些新的突破、新的改变,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很谈得来。我们也有一些不同的地方,过去四年,我主要是负责企业内部的管理,而雍根更多的是对外打交道,现在交接班已经完成,接下来,我会更关注企业对外的一些工作。

《英才》:在一篇报道中,雍根曾谈到a change of air,你认为丹佛斯需要改变吗?

克里安森:一个CEO,一定要有前瞻性,且敢于创新,这是没错的,当然,我觉得不应该期待丹佛斯马上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作为一个企业,它基本的价值观不会有什么变化。我们也不希望丹佛斯成为一个一成不变的老公司。

《英才》:在丹佛斯这样一个家族企业,你要做出一些改变的时候,你确信不会遇到来自创始人家族的阻力吗?

克里安森:不会。这些创新是整个公司都欢迎的,包括柯劳森家族。

《英才》:你拥有丹佛斯的股份吗?

克里安森:我是有一些股份,但是没有柯劳森家族成员那么多。实际上,大概每4年,我们会以比较低的价格向员工出售一些股份,是期望员工感觉到,他们是企业的一部分。

丹佛斯的董事会由9位董事组成,其中,3位是(柯劳森)家族成员,3位是外边的职业经理人,另3位是员工,丹佛斯的员工有直接参与公司重大决策的途径。

《英才》:几年前,雍根曾经有上市的计划,据说在家族的反对下流产,在你的任内,这个计划有可能会被重提吗?

克里安森:不会。目前我们没有这个计划,将继续作为一个私人公司存在,至于说15年以后会不会上市,谁也说不清楚,也许碰到并购资金短缺需要融资的情况,也可能会上市,但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

 

直面危机

“对那些非常有胆识的个人或者公司,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英才》:就任CEO之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克里安森:目前最重要的是面临全球经济危机的挑战,丹佛斯之前定下来的一些大项目,仍然会坚持做下去,等到经济情况好转以后,相信整个局面会扭转。

《英才》:眼下的经济危机,丹佛斯有什么对策?

克里安森:丹佛斯早就开始采取行动了。2008年初,我们就已经开始为增长放缓做计划。到了7月,我们看到这场金融危机已经导致全球经济陷入更大的萧条,于是,我们在发达国家的投资变得更加谨慎。7月以后,我们不得不调低了增长的预期,这使得我们不得不对工厂的产能做出调整,这些工厂大部分集中在欧洲,我们也不得不解雇一些员工。我们现在的战略是两手抓,一方面,在那些有放缓迹象的市场调整我们的产能,另一方面就是进行研发、创新。在中国,我们希望能持续增长,但是,也许会比过去几年增长得慢一些。

《英才》:你曾遇到过像眼下这样的艰难时刻吗?

克里安森:是的。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我身处通讯行业,全球需求突然下降。于是,我们聚焦于非常重要的长期项目,与此同时,我们调整了短期的产能。

《英才》:经验是什么?

克里安森:尽早做决定。尽管很难做决定,但是,把目光放长远并遵循公司基本的价值观还是很重要的。

《英才》:这样动荡的时期也可能会发现机会。

克里安森:没错,对那些非常有胆识的个人或者公司,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环保、节能这一块的商机,气候变暖对我们全球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的问题是怎样提供一些最优秀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公司正在做的。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22日,第276场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发布会的主题为“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工商银行行长廖林出席发布会,介绍了工行支援河南防汛救灾、服务实体经济、支持乡村振兴的相关情况,并就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发展等回答了记者提问。把解决群众急难愁盼的烦心事当做自己的事廖林表示,围绕“学党史、办实事”,工行确定了多项“我为群众办实事”重点项目,正逐项推进落实,主要涉及三个方面。...
7月10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全国工商联协办的培育市场主体优化营商环境研讨会在京召开。会议围绕培育市场主体、优化营商环境的理论探讨和实践创新,重点就投身创业创新创造的市场主体、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促进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更好服务高质量发展等方面进行深入研讨交流。研讨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全国工商联领导发表主旨演...
2021年6月9日-10日,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全国股转公司作为指导,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清科创业承办的2021全球创投峰会于西安拉开帷幕。本次峰会以“聚力高质量,引领新作为”为主题,聚焦科技创新,产业蝶变,捕捉新经济时代硬科技行业发展机遇。      华控基金董事总经理金豫江先生受邀参加...
新材料篆刻光荣历史,创造美好世界      6月10日,“印记初心——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众篆刻作品展”(以下简称展览) 在北京开幕。展览由中央文献出版社、西泠印社指导,中华世纪坛艺术馆、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单位主办,中国建材集团党委宣传部、国家电网工会、中车集团等14家单位共同发起。      ...
2021年5月17日,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证券”)与腾讯云计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讯云”)在深圳签订金融科技战略合作协议。国信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纳沙,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OO兼腾讯云总裁邱跃鹏出席了签约仪式。国信证券首席工程师刘汉西,腾讯云副总裁胡利明代表双方签署协议。      伴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