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中电投巨亏之下

文|本刊记者 贺大卓/编辑|严睿 日期: 2009-04-01 浏览次数: 1694

“今年集团还是亏损。”这番话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冲口说出,让人感觉不出此话中的残酷。至于亏损额度,陆启洲并不确定:“应该少亏点,煤炭价格总要下来”。
  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和中国电力投资这五大电力集团,确实有一组不那么光鲜的数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显示,2008年电力行业陷入全行业亏损,五大发电集团全年亏损约400亿元人民币,中电投的亏损额度则是67亿。
  此前,大唐集团总经理翟若愚已经对电力行业新年开局的不景气有所描述:“1月五大电力集团全部亏损,2月报表正在做,我估计现在还是亏损。”而陆启洲“全年亏损”预测,则让这朵愁云从年初蔓延至年终。
  将2008年的亏损定义为“政策性亏损”,潜台词是面临发电煤价格上涨,而五大电力集团执行国家发改委低电价政策,承担社会公益性服务和政府指令性任务,从而形成亏损。
  陆启洲对此又是一番轻描淡写的陈述:“煤价高、电价低就亏损,煤价和电价都适中就不会亏了。”或许,这是自2007年5月,他从国家电网调任至中电投就一直思考的问题。
  在外界看来,现在应该是要求国资委为电力企业政策性亏损买单的时候,国资委确实也这样做了:2月20日,126.7亿元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资金下发至两大电网公司和三家发电企业,其中,国家电网公司获注资87.3亿元,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获注资33.4亿元;而三家发电集团,中国华电集团公司、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仅分享了剩余的6亿元,中电投甚至没有出现在注资名单之中。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电力研究专家王威告诉《英才》记者,此次注资主要针对四川地震中受灾的企业。
  “为什么要国家给我们注资?只要电价提升,我们就有增长的利润,不需要注资。”陆启洲对于国家补亏并没有多大渴求,他瞄准的是国家对电力行业的政策,“我觉得政策要把电力体制改革进行下去,形成合理的电价形成体系。”这些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有所提及。
  论及政策,“合理的电价形成机制”这一目标,从提出到出台尚需空间;论及市场,陆启洲的判断是,“上半年肯定是负增长,下半年可能有所提升”;论及原材料成本,陆启洲期望不高,“煤炭本身已经市场化了,它的价格可以降,只要价格降了就可以”,但这也仅仅是期望。
  然而,在与陆启洲几次交谈之后,我们发现,可以影响中电投的因素还有很多,诸如优化产业链、业务板块调整、资产并购重组……而中电投的扭亏战斗,正从这里开始。


渗透上游 “不受制于人”
如果说“再过三、五年,煤企的日子就不好过啦。”海外购煤这一筹码还远远不够分量。

  种种征兆显示,在“水深火热”的2008年之后,一边是电力企业不愿再对煤炭企业轻易妥协;一边是煤炭价格“涨上去了就不愿意跌下来”,在这场博弈中,没有谁愿意先予让步。
  据王威分析,电力之所以出现全行业亏损,煤价高企是主因,“形象地说,至少占到八成”。因此,电力行业的“硬气”在去年底就已露出苗头。2008年12月,“2009年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在福州召开,在订货会的价格谈判中,五大电力集团亮出谈判底牌,要求2009年合同电煤价格比2008年下降50元/吨。与之相对,神华集团、中煤集团等煤炭巨头则提出了涨价10%以上的要求,双方谈判破裂。
  时至今年2月,五大电力集团海外购煤消息传出,五家之中已有3家从海外订购了近百万吨电煤。而五大电力集团更是积极筹备建立新的联盟,希望建立从海外购煤的长期协议机制。
  如果仅仅从博弈的视角来看,这一事件意义不大,而陆启洲说,走出这一步很简单,“国外市场的便宜就买国外的嘛,要用好两个市场。”至于是否在给煤企施压,或者有政策诉求,却被陆启洲否决,“为了给国内煤炭企业施压,咱们去国外买高价煤啊?这不可能的。”
  海外的煤炭确实便宜。“进口煤炭要加增值税,还要加关税,增值税是7%、关税是5%。按到岸价格算,加上这两税比国内便宜20块钱左右。如果是越南的就便宜更多,要便宜80块钱。”陆启洲对《英才》记者说,“海外煤的燃烧值也不低。”
  因为旗下发电企业多集中在北方,所以中电投还没有加入海外购煤的队伍,却也有意向,现在在和印尼煤厂谈判,所购煤炭将用以供应中电投上海电力。
  海外煤价的下跌似乎给了五大电力集团谈判的底气,然而,如果像业内人所说“再过三、五年,煤企的日子就不好过啦。”海外购煤这一筹码还远远不够分量。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电力集团对上游煤炭资源的控制。
  其实,五大电力集团早已着手参股、控股煤矿,向上游渗透。譬如:华能集团采取战略合作和出资收购的模式,并全资收购了内蒙古扎赉诺尔煤业公司;大唐集团基本采取了与大型煤业集团公司合作开发模式,与大同煤业合作开发塔山煤炭,与开滦集团、陕西煤业集团、内蒙古汇能集团等合作开发煤炭项目;华电集团专门成立煤业公司,在内蒙、陕西、新疆、山西等地积极开拓煤炭产业。国电集团通过控股收购内蒙古平煤集团,间接控股了上市公司平庄能源。
  而中电投在这一战略抉择上走的更早,且步履清晰。“我们有三种模式发展自身的煤炭资源。一、发展自己的煤矿;二、煤电联营;三、跨区域煤电联营。”
  中电投的第一种模式自2004年就已开始,中电投旗下的露天煤业(002128.SZ)主要资产为霍林河煤田,是国内五大露天煤业开采地之一,目前已经成为中电投集团主要利润来源之一。现在中电投自己的勘探、开采队伍,并没有停歇,依旧在内蒙古、贵州等地寻找合适的煤矿。
  与煤厂的合作,中电投则始于2003年。在签署“联合开发建设淮南煤电基地合作意向书”之后,这一合作被称为我国自电力体制改革之后,发电集团与煤炭基地的首次携手合作。
  陆启洲向《英才》记者描述这一模式:“这种合作是煤、电两个主体,资产方面的合作。共同持股,每家50%。”经营数年来,淮南煤电基地运转顺利,并不存在管理问题。
  “跨区域煤电联营”则是通过物流,把出自内蒙古东部的煤炭通过铁路运到港口,继而下海,运抵中电投的电站。中电投这种跨区域煤电联营的优势在于“拥有自己的煤、自己的铁路、自己的港口、自己的船队。”
  中电投现已修成的铁路被称为“赤大白铁路”,于2004年8月动工,北起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白音华煤田,至内蒙古赤峰市,全长361公里。这条铁路最终的重点为锦州港——中电投控股的港口,届时,出自白音华煤田的煤矿将在这里装船,运抵华南地区,这条路线全长也将增加至610多公里。
  现在,中电投这三种模式依旧在推进,陆启洲的预期是自身煤炭供应能力超过50%,去年中电投用煤1亿吨,自身生产3700万吨,尚有1300万吨的缺口。
  以后会加大这方面的投入,陆启洲给出的理由是“至少不受制于人了。”


疯狂并购 抄底小电厂
“目前正是大电厂收购小电厂的黄金时节,一些地方电厂和独立发电厂资金链断裂后告贷无门,只能等待被大企业整合。”

  “抄底”各地电厂之势,五大电力集团相继发力,自2008年底已经明朗,这些有限资源的竞争也日益激烈。陆启洲告诉《英才》记者,今年中电投肯定有并购项目,但拒绝透露并购对象。“发电这个行业就那么多电厂,别人知道了以后就会去抢,去的人多了就会提价,一抬价就是几十个亿。”
  曾经有人将五大电力集团的疯狂并购归结为去年亏损原因之一,但王威告诉《英才》记者,这些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人们不得不承认的是,金融危机为央企创造了并购、抢占市场份额的最佳机会。并且,在今年银行信贷的引导之下,电力行业并购仍将会频繁展开。
  今年3月11日,中行北京分行向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成功发放6.8亿元并购贷款。这是我国银行业针对电力行业发放的首笔并购贷款;仅在两天后,3月13日,中行浙江省分行与电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购贷款签约仪式在杭州举行。
  从“电荒”到“过剩”,五大电力集团像是过山车。2002年,中国的电力体制实施改革,在“厂网分开”的原则下,原国家电力公司的发电资产划归中电投、华能、国电、大唐、华电五大电力集团。
  此后几年间,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轨道,中国各地频频遭遇电荒,上马更多的电力项目成了当时五大发电集团的首选。从2002到2008的6年间,中国发电的装机容量扩大了2倍之多。2008年全国发电装机容量达79253万千瓦。
  “目前正是大电厂收购小电厂的黄金时节,一些地方电厂和独立发电厂资金链断裂后告贷无门,只能等待被大企业整合。”一电力集团高层透露,现在五大发电集团虽然都已勒紧了裤腰带,但仍然在咬着牙试图去兼并一些无能力生存的小电厂。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做法现阶段无疑给五大电力集团带来了资金上的压力,但“我们的眼光不会那么短浅”。一位电力高管采访时表态。而且,由于国家“上大压小”的政策,五大电力集团必须关闭一定装机容量的小电站,才能换来新项目的开工审批。现在是争夺份额的好机会。
  “经济衰退期,如果还用投建新项目的方式来发展,不大可取。”陆启洲对《英才》记者说,“最科学的方法是对现有的生产能力进行重组。”经济危机之下,五大电力集团似乎都采取了这一战略。
  2008年的最后一笔收购发生在12月29日,华电国际公告称,拟以7.29亿元的价格收购华瑞公司100%的股权。12月28日,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成功收购贵州省最大的电力集团金元集团。在此前不久,国电电力公告称,拟出资12.66亿元参与增资并战略重组宁夏英力特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华能山东也将以63741万元的价格收购鲁能发展持有的鲁能泰山电缆电器有限责任公司全部56.53%的股权。
  由于这些公司的资产比较优质,在公司收购重组时,引来了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在内的多家实力电力集团的青睐。中电投完成收购金元集团之前,一度传出华润将收购金元集团的猜测,但最终落败。而华电国际收购华瑞公司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包括大唐、华能在内多家公司的竞争。
  在这些收购中,中电投收购贵州金元,无疑是收获最大的一笔。截至2008年底,中电投集团资产总额为2783亿元,可控和管理装机容量超过6000万千瓦。在五大电力集团中,中电投所拥有的发电权益装机最少。
  而金元集团则是贵州省内最大的发电集团,总资产达360多亿元,控股西电、中水、西能、能发等六个大型专业化子公司。此外,金元集团还控股或参股建设纳雍、习水、黔北、野马寨、黔西、盘南、鸭溪等七家大中型火力发电厂。
  通过入股金元集团,中电投将新增发电权益装机容量769万千瓦;受托管理的装机容量增加600万千瓦。此外,中电投还借此拥有了贵州省内水电、煤炭等资源储备规模。
  在今年1月的中电投2009年工作会议上,陆启洲对外宣布,通过资本运作,中电投增加控股装机容量628万千瓦。如电力同行所言:“中电投势头很猛”。
  陆启洲向《英才》记者讲述了中电投收购的三个标准:“一、一定要符合集团公司的发展战略;二、资本市场价格要便宜;三、重组并购后能实现有效管理。”
  为了等待更便宜的资本市场价格,中电投的收购周期可能会延长。按照陆启洲预测,明年六、七月会是资本价格比较便宜的时候,至少在该时间点之前,中电投会一直寻找收购目标。


翻身板块 押宝水电核电
到2020年在中电投总装机容量中,火电所在比例将被控制在50%左右,其余为:水电30%、核电15%、风电5%。

  尽管中电投在五大电力集团当中,总装机容量排名最后,但它具备的一个先天优势屡屡被提及——核电。电力体制改革划分资产时,原国家电力公司所有的核电资产一并划归中电投,从而,中电投成为广核集团和中核集团之外,我国可以投资并控股核电站的三家企业之一。
  然而,核电运营的丰厚回报,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期望参与。3月6日,大唐集团董事长翟若愚透露,“大唐已经就核电进行了充分的人才储备,近两年通过委培储备了200多名年轻的核电人才。今年还要送他们去法国接受核电技术培训。”其迫切之情溢于言表。
  华能集团也不甘落后,最近的一个动作是与中核集团的“梦幻组合”。作为核电领域和发电领域的老大哥,中核集团与华能集团于2008年底,联合组建海南核电公司,共同经营昌江核电项目。
  该项目总投资预计达160多个亿,按照计划将于今年底动工,在两家签订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上,昌江项目分两期,一期由中核控股,占51%的股份,华能占49%的股份;二期则正好倒过来由华能控股,占51%的股份,对此,华能的有关负责人将其直白的表达:“谁也不愿意永久在核电领域当陪衬。”
  从初期的蛰伏到近两年高调,陆启洲已经意识到了核电于中电投而言的重要性。核电发展的好机会已经来了:国家能源局正计划于2009年一季度完成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调整工作,并上报国务院决策,单从数据上看,原定4000万千瓦的目标已被悄然放大,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为:建成70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在这组数据中,陆启洲预计中电投能占有20%的份额。
  中电投副总经理兼中电国际董事长李小琳在“两会”期间,曾对媒体表示,中电投目前正抓的两个项目:一个是山东的海阳核电,另一个是位于辽宁大连瓦房店的红沿河核电站,都在按计划推进。
    除了在建项目,中电投还将陆续启动广西、安徽、湖北、湖南、重庆、吉林等核电项目的前期工作,一批内陆滨河核电厂选址等准备工作也已经着手进行。
  按照中电投的规划,到2020年在中电投总装机容量中,火电所在比例将被控制在50%左右,其余为:水电30%、核电15%、风电5%。
  不难看出,除了充分利用核电的优势之外,中电投在水电中也会持续扩张,正如陆启洲所言,“我现在看重水电和核电。”
  中电投旗下有两大水电开发主力军,黄河水电和五凌电力。2008年,黄河流域规模最大的拉西瓦水电站机组安装进入最后攻坚阶段;黄河班多、羊曲等水电站前期工作开展步伐加快,龙羊峡以上河段水电资源开发正齐头并进加速进入开发阶段。五凌电力黑麋峰抽水蓄能电站建设步伐正在有序推进;广西长洲水利枢纽实现一年多投目标……
  据统计,2008年11月15日,随着广西长洲8号机组的并网发电,中电投水电装机容量突破1000万千瓦,达到1013万千瓦,占到总装机容量的20%。而目前中电投水电在建规模783万千瓦,占在建总规模的34.2%。至2010年,中电投集团水电装机容量将超过1700万千瓦,继续“领跑”其他发电集团。
  除了核电的先天优势以及水电积累的运营经验,中电投扭转亏损的手段还包括下游产业链延伸。
  去年12月26日,经过中电投和宁夏青铜峡铝业集团战略重组,中电投宁夏青铜峡能源铝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中电投由此成为继中国铝业后的国内第二大电解铝生产商,电解铝产能突破百万吨。
  其实,中电投在这方面已经有了运营经验,例如在内蒙古,作为中电投的产煤基地,劣质的煤都是供应自己的坑口电站,因为运出去不划算,“我们搞了好几年了。”
  在宁夏青铜峡能源铝业集团,中电投也遵循这一途径,中电投在宁夏有煤矿,把最次的煤炭用来发电,然后用所发的电生产电解铝。“这样资源利用率就更高了。”陆启洲说。

 

 

独家专访陆启州
“再融资岌岌可危”


整体上市遇阻
《英才》:去年你就提到中电投要在3—5年内实现整体上市工作,中电投的整体上市将按照何种路径实施?
陆启洲:我们前期有一个规划,先在区域内完成重组。因为中电投的电力市场分布在不同的区域,在每一个区域市场,我们把发电企业全部注入上市公司。之后上市公司对上市公司,再进行区域重组。每个区域都在弄,弄到最后弄不下去了。
《英才》:是不是受眼下资本市场不景气所影响?现在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陆启洲:目前还处于区域内资产重组的过程中。去年以来资本市场不是很好,国内的火电上市公司全面亏损,不仅IPO难以启动,而且受证监会关于企业再融资需要满足“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的条件,再融资资格也岌岌可危。未来肯定要整体上市的,但过程会漫长。
《英才》:除了资本市场影响之外,上市公司之间有没有问题?
陆启洲:我们上市公司区域分配很合理,中电投集团旗下有6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上海电力、漳泽电力、九龙电力、吉电股份、露天煤业和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电力,我们很明确就是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区域内先整合。  
《英才》:东方热电作为资产整合的一个平台,什么时候能完成重组?
陆启洲:东方热电还没完全拿下来,主要是债务重组。东方热电本身债务很重,我们没进去之前,银行的期望值很低,可以给东方热电免除很多债务;我们进去之后,银行的期望值变高了,收购成本高了。现在正进行债务谈判,会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


电力只要市场化
《英才》:你怎么看待十大产业振兴规划?
陆启洲:现在产业振兴规划没有电力什么事,因为国家本身有一个2020年能源发展规划,现在按那个规划来走。
《英才》:电力为什么没进入振兴规划?
陆启洲:能源是国家最基本的规划,规划的难度比较大,不是几个月可以搞出来的。要一部分一部分的做,煤炭、石油、电力、包括核能等,要逐步做,才能把能源整体规划出来。
《英才》:你希望国家出台扶持政策吗?
陆启洲:我们不要别的扶持,把电力体制改革关系理顺了就行。电力是一个垄断的实体,2002年发电、电网分开,这是改革的第一步,分出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建立市场化。但现在电业没有市场化,作为上游的煤炭市场化了,这不是对应的。
《英才》:你现在想的最多的一件事是什么?
陆启洲:怎么赚钱。
《英才》:是不是压力很大?
陆启洲:还好。平时可以看看通俗小说缓解一下。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2019年1月18日下午,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在全联旅游业商会举办了2019年第一期“全联人才+”主题沙龙活动,来自全国工商联22家直属商会的会长、副会长、秘书长、企业家,全联人才中心合作的地方政府、培训机构、人力资源服务平台、院士服务站的代表,全国人才流动中心、全国妇联人才开发培训中心、中国工商杂志社、北京青年人力资源服务商会等有关方面领导和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150余人出席了活动。这次活...
1月17日,由嘉实基金和新浪财经联合主办的2019嘉实基金远见者投资策略峰会在北京成功举办,主题为“初心·新征程”,旨在解读和展望2019年全球经济发展趋势,为投资布局提供方法论,走好财富管理新征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嘉实基金股票投资业务联席CIO、副总经理、董事总经理邵健、新浪网高级副总裁邓庆旭、嘉实基金副总经理、董事总经理李松...
1月16日,博鳌亚洲论坛秘书处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将于3月26日至3月29日于中国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共同命运 共同行动 共同发展”,开幕大会安排在3月28日。据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李保东介绍,2019年年会的主题和议题,是在与论坛发起国、理事、咨委、会员、企业、媒体伙伴以及多家智库经过多轮讨论后确定的,涵盖了各方最为关注的问题。2018年,世界经济温和增长,但动能...
今日下午,新浪“2018科技风云榜”年度盛典在北京金茂万丽酒店隆重举行。本届科技风云榜以“新生产力时代”为主题,聚焦新起点,在十字路口面向未来。现场,新浪网执行总编辑孟波,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孙会峰,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总裁、《明日之子》联合出品人龙丹妮,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华映资本合伙人章高男,蓝箭航天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张昌武出席典...
今年以来,市场震荡加剧。业内普遍预期,经过长达一年的调整后,A股的底部正在逐步夯实,借助指数基金一篮子投资,是当下低位布局的明智选择。2019年1月2日起发行的银华MSCI中国A股ETF(512383)跟踪MSCI中国A股指数,该指数包含已纳入和即将纳入MSCI的标的,是目前MSCI系列指数中投资范围广、代表性强、风格清晰的指数,未来有望直接受益于海外增量资金入场,充分分享“入摩”红利。据了解,M...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