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富士通 融入很难

文|颖一 日期: 2009-07-01 浏览次数: 815

从大学进入计算机专业,30多年来武田春仁一直沉浸在0与1的理性世界中,他说感性的世界是自己比较缺乏的。可中国让他发生了改变。
  50岁不到,武田春仁就被派到中国,出任富士通(中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那一年,他开始学习弹钢琴。
  今年6月,武田春仁正式退休,他依然不能灵活地用指尖去抒发内心的情感。不过,武田将离自己向往的生活更近了一步——勤耕雨读,他觉得这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按照中国农历年算,武田属牛;按日本国历算,他应该属虎。武田觉得自己身上综合了这两种动物的特性:既能像牛一样一步一个脚印,有时也会像虎一样飞快地冲出去。
  十年间,武田经历了富士通三任社长,两次IT行业的萧条期。作为全球第四大、日本第一大IT服务供应商,富士通已经深入到日本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在中国它的名字远不如竞争对手IBM来得响亮。
  “过去30年,我们在中国只是在各个城市进行业务的布点,未来,我们要将点连成线,由线连成面。”武田说。
  离开北京前两周,回顾这十年在华的职业经理人生涯,武田最大的体会是:产品竞争、销售策略这些统统都是次要的,人才是最关键的因素。
  “如果只是做一任三年,简单地追求销量、利润这些数字,我完全可能轻松达到目标,第四年公司倒闭与我没有关系。”武田说要培养人却不是短期能做到的。
  他最遗憾的事情依然与人有关,“职业经理人是一个残酷的职业”,由于自己有时太心软,导致在培养、提拔人才方面力度不够。


最关键的问题
武田春仁很是感慨:“会说中国话,并不等于能融入中国社会”。

  十几年前,富士通一位日本员工来到北京工作,他的孩子还在用“尿不湿”,当时中国却没得卖,他只好每次从日本成箱地带。住在隔壁的邻居是一个中国人,正好孩子也刚出生。北京的冬天很冷,这个日本人看到邻居家经常洗一大堆尿布,就分给他们一些“尿不湿”。
  几年后,这个中国人所在的公司飞速发展,有一天他主动邀请这个日本邻居到自己所在的公司去工作。讲完这个故事,武田春仁很是感慨。“会说中国话,并不等于能融入中国社会”,武田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他始终认为语言只是一个道具。这个日本员工就通过小小的尿不湿打入了中国朋友的内心。
  一个多月前,武田春仁回日本见到了富士通的三任社长。在被他们问到对于自己的继任者有什么希望时,武田说了一个标准:只要能融入中国社会,哪国人都可以。
  武田则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小时候,他在台湾生活,对于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文化历史有着深入的了解。1989年,由富士通赞助,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开始每年派出一些软件工程师去日本学习,当时的社长取缔役秋草把武田派去负责接待。
  十年间,累计培训了400多名技术人才,武田也和这一批中国去的年轻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1998年,秋草出任富士通社长。一年后,武田就来到中国,当时交下的朋友也散布到全国各地。
  有人认为当年秋草的这种安排是有意为之。不管怎样,这无疑给武田打下了很好的人脉关系。“光会面、宴会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能否让对方真正地认可你。”
  高尔夫球是不少高管的业余爱好,也成为重要的谈生意的方式。武田却更喜欢打网球,一来节省时间,二来可以接触到上中下各个阶层。在打球的过程中了解到很多讯息,这常让武田受益匪浅。
  为了帮助其他的日本员工真正地了解中国社会,武田打通关系,在中国的国营及民营企业里找到一些空缺。他希望这些日本员工不要一来就去富士通中国,而是深入到中国本地的企业去体验,先干个一两年再说。结果,顶多干几个月,这些日本员工就跑来诉苦,这样的计划通常不了了之。


最难解决的问题
让中国区能够以平等的姿态与日本总部对话,这个过程就花费了数年时间。

  刚来中国的时候,武田春仁经常会面对这样的尴尬:人们常常会以为这是一家生产胶卷的公司,有时连自己工厂的工人都不知道富士通是干什么的。
  武田的直接下属只有三个人,下面虽然有一万多名员工,却像“一盘散沙”,甚至同一个地区不同分公司的总经理互相都不认识。而由于实行事业部制的垂直管理,富士通在华有多少分公司、多少员工,这些确切的数字没有人能说清楚。明确每个阶段自己的主要任务,武田觉得这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最重要的能力。武田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当时日本总部有一种优势心理,从日本随便派一名普通员工来到中国,就能做课长、部长,没有一个本土的中国人做到部长的职位。
  本土化是跨国公司永恒的命题,它也是武田春仁眼中最难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几乎拿所有的日本人为敌。”武田说,观念的东西是最难改变的。让中国区能够以平等的姿态与日本总部对话,这个过程就花费了数年时间,不过这也正是武田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情。
  为了提拔本土的人才,他用了各种办法。有时,会采用明升暗降的策略,将日本籍的部长们升为副总经理,空出部长职位让给下面的中国人。慢慢的,富士通从一开始在华的所有部长是清一色的日本人,到现在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华人。说完,武田露出有些得意的表情。
  更多地启用中国本土的人才,往中国区总裁方面上发展,这一直是武田的心愿。
  十年中,武田有过数次尝试,却全部以失败告终。几年前,富士通曾经请过一位华人出任上海公司的总裁,负责销售,他带来很多新的理念,引入不少外部的销售人员,最终因为对日本企业内部的运作方式不适应,怅然离开。
  要找一个人能融入中国圈子的不难,要找一个能融入富士通公司文化的也不难,但要同时兼备这两种能力,可选择性就小得多。
  在武田看来,日本企业的文化不习惯于间接管理,通常事无巨细。再加上,到日本留学的中国人要远少于去欧美的。这些都使得日本企业要实现本土化难度更大。
  为了更多地吸引大学生的注意力,武田经常会去大学与学生们探讨日本企业需要怎样的人才。他常常会以身说法,谈到自己的故事。
  当年在台湾读完高中后,一半以上的同学选择留学,并且大部分同学都去了欧美,武田则选择了日本。参加工作后不久,一些在美国公司工作的同学快速地被提升,而他在富士通升迁缓慢。
  多年后,高中同学们再相聚,武田发现最终大家的综合成果是差不多的,只不过过程各有差异。“很可惜,日本企业的这种做法并不能得到大部分学生的理解。”武田有些无奈。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