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1欧元”阿尔卡特朗讯如何翻身?

文|本刊记者 王颖 日期: 2009-11-01 浏览次数: 967

面对一个不仅没有能融合在一起、形成强大合力,反而加速度的向亏损深渊滑去的阿尔卡特朗讯,韦华恩并没有急于出牌,他做了三件事情。


  “最好不要破产。”本·韦华恩(BenVerwaayen)表情有些严肃。自从2006年11月,阿尔卡特正式以115亿美元收购朗讯后,这个法美混血的公司已经连续9个季度亏损。眼前这个头发稀疏,鼻子上架着一幅金丝眼镜,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相貌普通的男子正是阿尔卡特朗讯CEO。《英才》记者见到韦华恩的第二天,北电就宣布了最后一块企业业务花落谁家(最终A v a y a以9亿美元胜出)。同是百年历史的通信企业,北电的境遇让阿尔卡特朗讯更感凄凉。韦华恩低调而温和,这与前任CEO帕特里夏·鲁索(Patricia Russo)的强硬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鲁索曾三次入选《财富》杂志全美最具影响力的50位女性排行榜,被誉为商界的“女超人”,但这个曾经的“扭亏高手”最终只能带着遗憾离开。
  2009年,对韦华恩来说不太容易。一方面,阿尔卡特朗讯还没有在内部度过整合的痛苦期,另一方面,外部的市场环境依然严峻,根据阿尔卡特朗讯自身的预期,2009年全球电信设备及相关服务市场下降幅度将在8%和12%之间。
  今年第二季度,阿尔卡特朗讯实现了1400万欧元的盈利,虽然这个并购以来的首次盈利有些勉强——它靠出售法国泰雷兹公司20.8%的股权获利2.55亿欧元,但“我们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韦华恩看起来仍然保持着信心。

 

谁是董事长?
怎样才能最快速地找到各种症结?韦华恩的办法是让员工“ask to Ben”。
  2008年9月,韦华恩接任的时候,阿尔卡特朗讯绝对是一个烂摊子。当时,韦华恩光荣地从英国电信CEO位置上退休不久,每天悠闲地坐在游泳池边晒太阳,一个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
  事隔一年多,韦华恩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只问了一个问题,“谁是董事长的候选人?”在被告知是曾担任欧洲航空防务与航天公司的首席执行总裁菲利普·加缪后,韦华恩立刻跑去和对方见了个面。仅聊了45分钟,加缪说,“你加入,我就加入”。最终,韦华恩只花了三个小时就决定,再给自己找一份工作。
  这显然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找到一个与自己契合的董事长,韦华恩为以后的工作扫清了第一个障碍。前任董事长谢瑞克和CEO鲁索,一个来自阿尔卡特,一个来自朗讯,两家公司的文化冲突在他们身上也充分显现出来。
  在三星经济研究院战略组首席研究员李刚看来,并购之初,阿尔卡特朗讯董事会有15位成员,10个人来自阿尔卡特,5个人来自朗讯,CE O与董事会的关系就比较难以理顺。在宣布彼此不能一起工作后,公司前任董事长和CEO也双双被解聘。面对一个不仅没有能融合在一起、形成强大合力,反而加速度的向亏损深渊滑去的阿尔卡特朗讯,韦华恩并没有急于出牌。在接任之初,他就表示不会在公司设置自己的管理团队,不会进行更大规模的裁员,也没有打算立即重组。
  “作为一个领导者,我需要做三件事情:选择正确的人、决定议程、定一个做事的基调。”韦华恩告诉《英才》记者。
  在进入一个陌生的、且问题重重的公司时,怎样才能最快速地找到各种症结?韦华恩的办法是让员工“a s k t oBen”——这是他设置的邮箱名字,让公司的员工直接提问,最开始每天能收到1000多封邮件,而他都会亲自来回答。
  “这些意见可比麦肯锡提出的建议更有价值。”韦华恩得意地说,一开始麦肯锡会认为公司所有的地方都做得不对,而员工说的都是非常具体的事情,提得最多的是关于公司的架构问题。
  2008年12月,在韦华恩上任三个月后,阿尔卡特朗讯宣布公司战略规划,公司将专注于三大市场:运营商、企业,以及部分垂直市场。同时,公司将重点投资I P、光网络、移动和固定宽带四大领域,以及应用引擎平台。
  今年底,实现收支平衡;2010年,实现总量不大的利润;2011年,实现更大的盈利,使阿尔卡特朗讯成为一个正常的公司,这是韦华恩明确的财务目标。

 

最难跨越的难题
就在阿尔卡特朗讯忙于内部整合时,原有的客户不断流失,新产品不足导致无线通讯领域更多的市场份额被对手拿走。
  10月6日,2009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被称为“光纤之父”的高锟和两位前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共同获得此项荣誉。
  著名的贝尔实验室正是朗讯旗下的研发机构,是其创新的重要来源,光纤通讯技术也正是朗讯的优势领域之一,它们共同见证了朗讯曾经的辉煌。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电信市场出现疯狂增长,大家只看到光纤通讯的诸多优势,却没有考虑谁来用,需要用多少,结果大量的光缆被埋到地下,到了2000年这个大泡沫终于被吹破。
  一个研究成果可能尘封多年后发现它的巨大价值,但对商业公司来说,太过超前的行为意味着极大的成为“先烈”的危险。朗讯等通信设备商由于将大量产品赊给运营商,损失惨重,从此走向衰败之路,它的股价由最高84美元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跌破1美元。
  做过葡萄园到核工业的阿尔卡特在通讯行业只是一个后起之秀,对公司当时的CEO塞吉·杜鲁克来说,出身名门的朗讯一直是他仰视的偶像。终于,2001年5月,阿尔卡特提出以340亿美元股票收购朗讯。
  不知何故,这项收购最终失败,当时有分析人士甚至认为,在全球电信市场上阿尔卡特最多只是一个地区性大企业,还称不上是一个巨头,这可能是导致收购朗讯计划泡汤的主要原因。五年后,当阿尔卡特卷土重来,实力的天秤落差更大:阿尔卡特市值约为220亿美元,比朗讯高出94亿美元,阿尔卡特的收购价格也下降了近2/3。这一次,杜鲁克如愿以偿。
  虽然朗讯没落了,但它毕竟是曾占美国电信近半壁江山的巨头;虽然贝尔实验室研发的速度较慢,但它的技术确实很棒。从理论上说,一个是法国具有百年历史的老牌通讯企业,一个是美国曾经的明星公司,他们在产品线、地域等方面都有较好的互补性,合并将帮助他们降低成本和经营的风险。
  但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很大的差距,两个公司的融合始终是并购中最难跨越的难题。就在阿尔卡特朗讯忙于内部整合时,原有的客户不断流失,新产品不足导致无线通讯领域更多的市场份额被对手拿走。
  “对任何一个收购后的新公司来说,在两三年内做好融合,形成好的管理,同时减少成本,这是这些企业追求的第一步目标。”飞象网CEO项立刚说,整合依然是目前阿尔卡特朗讯面临的最大挑战。
  以在中国市场为例,它有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朗讯三个公司,虽然现在同为一家人,但一个部门却依然有两拨人。项立刚说,上海贝尔研发能力不足、销售强,朗讯研发能力很强,阿尔卡特在传统的固网、传输方面有优势,要实现优势互补、形成合力,却非易事。
  法美文化的差异,使得这种融合更为困难。韦华恩出任CEO后,他提出工作一定要有乐趣,但是当他去巴黎时,那边的同事告诉他,在法语里根本没有表达工作中的乐趣的词,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工作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未来的话语权
阿尔卡特当年花了115亿美元买回来的资产,却每年都在贬值。
  “并购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韦华恩最近对国外媒体说。对于阿尔卡特朗讯来讲,目前最为实际的就是如何实现盈利。
  数据显示,2008年阿尔卡特朗讯在全球DSL宽带占40.6%,光网络占22.2%,都是位列第一,也就是说它在有线、企业网等传统的优势领域持续赚钱,但无线业务却在持续地赔钱。
  李刚通过分析阿尔卡特朗讯的财务报表发现,公司的纯利润是负的,但经营现金流是正的,“它一直在为并购朗讯的资产进行减记”。换句话说,阿尔卡特当年花了118亿美元买回来的资产,却每年都在贬值。
  CDMA是当年朗讯与阿尔卡特谈判时最重要的砝码,事实上,阿尔卡特朗讯的CDMA业务目前在全球也是排名第一,问题在于全球的CDMA市场前景暗淡。曾有市场分析师预测,今年CDMA无线设备市场规模将较去年下滑20%。
  目前,除了韩国、美国等国家,CDMA在全球的应用远没有WCDMA广泛,诺基亚西门子等通讯企业或选择放弃或减少这方面的投资。“好在有中国电信接手了CDMA,给这个市场打了一剂强行针,否则情况会更不好。”项立刚说。
  因此,在韦华恩上任之初,就有分析人士认为,阿尔卡特朗讯应当考虑剥离无线设备制造业务,因为其一半的营收都来自于CDMA标准。
  阿尔卡特朗讯只明确提出会精减CDMA领域的投资,韦华恩告诉《英才》记者,“我们关注下一代的通讯技术,从3G到4G,L T E则是下一代无线通讯市场的关键。”
  2008年2月,阿尔卡特朗讯和NEC宣布将成立一家专注于长期演进(LTE)无线宽带接入解决方案的合资公司,致力于加快下一代无线解决方案的可用性,计划2009年试运营。
  李刚说,无线业务前期投入非常大,风险也较大,它的成本主要来自于研发成本,可以占到总销售额的15%甚至20%,对于财务本身有问题的企业来说,很可能会雪上加霜。
  根据调查机构Dell'Oro Group发布的数据,2009年一季度无线通信领域的市场依然是爱立信一家独大,占33%,阿尔卡特朗讯以14%排在第四位。
  在项立刚看来,L T E是未来一个很大的机会,“对通讯行业来说,一定要投入,拿出好技术、好产品,才能有话语权”,如果为了报表好看,只专注于减亏,对付董事会,对付资本市场,从长远来看,相当于是自杀。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永远需要制订面向未来市场的战略,并坚决地执行。2002年的时候,华为虽然资产负债率很高,但任正非看到WCDMA的前景,花大血本加大投资,其海外市场几年后迅速扩大,2008年海外收入近170亿美元,占到总销售额的75%。
  受金融危机以及自身整合问题等影响,今年3月阿尔卡特朗讯在法国股市的价格跌破1欧元,但在此后的半年中,这个“垃圾股”又大幅上涨了超过220%。对韦华恩来说,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2019年上半年投资正式收官。A股市场虽然波动较大,但整体行情向好。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28日,上证综指、深证成指上半年涨幅为19.45%、26.78%。华安基金凭借出色的投资管理实力,交出了一份靓丽的“中考”成绩单。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6月28日,华安基金近1年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率达15.64%,在全行业117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近2年、近3年收益率同样保持领先,排名行业4/108和1...
今年上半年消费类基金成为“大赢家”。尤其是一些规模不大的基金,凭借灵活的身位,在“大消费”领域游刃有余,逐渐受到投资者认可。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5日,广泛布局“大消费”的华安生态优先(代码:000294)今年以来取得了50.49%的回报,在同类414只基金中排名13。该基金优秀的业绩表现也受到主流评级机构的关注,在最新的基金评级中,华安生态优先获得海通证券“五星基金”评级以及银河证...
企服行业洗牌加速 顺利办批量合规精准定位抢占行业先机税制变革激发企服市场活力 顺利办合规疏引瞄准万亿市场2019减费降税近2万亿元,金融普惠着重点墨,积极财政政策加力提效……两会期间牵动着市场经济的敏感神经,一系列政策红利信号,进一步点燃公众双创热情,释放民营经济活力。当政策趋势暗藏投资风口,激增的市场份额,无疑是企服行业下一步重点争夺的热点领域,洗牌之战或将迎来新一轮的加速。无论是以金蝶、用友、...
顺利办牵手区块链 效率变革跑出行业突围加速度“区块链+企业服务”开花落地 顺利办把握行业未来新动能每一项伟大技术的诞生,都为时代带来一场由内而外的能量更迭和深度变革。而选择优先布局的行业“弄潮儿”,往往将借此把控住行业未来发展的悸动脉搏。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官网发布了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清单(第一批),涉及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中国平安等在内的164家公司,其中上市公司24...
锚定智慧企服生态圈 顺利办“闭环思维”锻造持续成长力大数据内外双循环 顺利办构建企服生态实现“弯道超车”曾经,以BAT代表的巨头厂商争先布局“To B”领域,掀起了一轮资本市场的淘金热潮,SaaS作为资本圈最为青睐的标的,一时间风光无限。如今,距离2015年“SaaS服务元年”已经过去了三年,国内SaaS公司整体看起来似乎有点悲观。据悉,一些SaaS企业(规模在1亿以下)的年增长速度很难保持在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