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英特尔:玩的就是芯跳

文|本刊记者 王颖 日期: 2010-01-01 浏览次数: 1651

     “他们已经退休了,我还没退休。”英特尔CEO欧德宁开玩笑地说。
  欧德宁嘴里的“他们”正是英特尔的前四任CEO——摩尔和诺伊斯共同创办了英特尔这家公司,格鲁夫是个管理天才,贝瑞特是个制造天才。
  谈到自己的任务,欧德宁目标很明确:进入新市场,更多地关注产品。上网本、智能手机、嵌入式市场等,正是英特尔大举进军的新兴领域。
  在PC时代,英特尔通过与微软“Winter”结盟,微软占据了几乎每张桌子上的电脑的同时,英特尔攻占了大部分主机里的芯片。欧德宁认为,英特尔的优势就在于芯片制造和架构两方面。
  2008年11月12日,英特尔与AMD达成和解,英特尔将向AMD支付12.5亿美元,从而解决双方之间的全部反垄断和专利侵权诉讼。AMD公司CEO梅耶称,和解中的一些规定将影响英特尔芯片的经营方式,但是如何发生改变,人们需要时间才能理解,但毫无疑问,一切已经改变。
  英特尔更需要应对的是在新兴领域里的游戏规则。根据英特尔的分析,未来在消费电子、智能手机和嵌入式市场,这些电子设备都将与互联网相连,这也就意味着每个设备里都装有一个芯片。
  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问题是,当互联网向PC外延伸,英特尔将通过怎样的方式保持自身的优势?英特尔第一次进入电视领域就以失败而告终,因为他们想让电视看起来像PC,结果发现那样不对。
  英特尔中国大区总经理杨叙对《英才》记者说,英特尔有两个最关键的能力:一是英特尔芯片的处理能力,二是需要自己的兼容性和扩展性。因为“今天的互联网跑在PC上,PC跑在英特尔的架构上”,而随着互联网的扩展,“英特尔能够在这些层出不穷的终端设备里实现互联网的兼容。”

 

重组变革
事实上,芯片的每一次新应用爆发前,英特尔都需要战略性地对研发架构进行调整。
  市场调研公司iSuppli2009年9月发布报告称,英特尔第二季度在全球微处理器市场上的占有率达到80.6%,创下四年以来的最高水平,AMD则下滑至11.5%。
  与现在外界评价AMD困难重重不同,三年前,却是英特尔身处业绩下滑的困境中。2006年对英特尔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年,其全球半导体收入比2005年下降了11.1%;运营利润为57亿美元,比2005年的121亿美元下滑53%;A M D2006年的收入却取得了91.6%的巨幅增长,是其历史上发展最为迅猛的一年。
  回想起那一年,杨叙最大的感触是:“对整个技术转型的把控很关键”。事实上,芯片的每一次新应用爆发前,英特尔都需要战略性地对研发架构进行调整。
  2000年,英特尔推出奔腾4处理器,它完全针对互联网未来的走向而设计,可以处理更丰富及更动态化的内容、图像及立体科技。一般英特尔的芯片推出两三年,新一代的芯片就会推出,而奔腾4却是英特尔历史上“保鲜期”最长的,达到五年多。
  上世纪90年代初,英特尔发现一个趋势,即芯片应用由过去处理单一任务,变成需要并发式地同时处理多任务,那种单核芯片处理数据能力再快,在同时处理多个应用时性能也无法体现出来。
  这期间,英特尔的研发架构也发生变化,不再是把芯片的频率调很高,靠那种频率处理越快的大任务的预算环境,而是把任务分解到不同的核上面去,但每一个核并不要求频率很高,而是往多核、低频甚至是低功耗走,这就是酷睿架构。
  虽然2005年底英特尔就已经生产出酷睿双核处理器,但最终到2006年夏天才正式发布。AMD正是抓住这个机会,抢先发布了一个架构,赢得了市场。A M D在64位处理器、双核技术方面的重大突破已经打破了英特尔一贯的技术神话,而这已被业界视为是英特尔多年来的重大战略失误。
  “这次架构的调整是英特尔历史上最大的。”杨旭告诉《英才》记者,这也是英特尔后来做双核、三核甚至四核的原因,“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2009年9月14日,英特尔公布了一项重大的重组变革。该公司将两大主要产品部门合并,一个是个人电脑、服务器及其他电脑的芯片设计及市场营销部门,另一个为移动设备芯片设计及市场营销部门,二者划归至一个新成立的英特尔架构集团(IAG)。
  评论认为,这一举动意味着英特尔欲加强其芯片在各种平台上的应用和融合性。

 

向下扩张
移动互联时代,英特尔和高通这两大芯片领域的领先公司将不可避免地正面交锋。
  从笔记本、上网本、MID(移动互联网设备)、智能手机,哪个将成为未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终端?这个问题可能谁都无法准确预测。
  高通C E O保罗·雅各布说,“英特尔正试图从电脑领域向下扩张,将他们的软件生态系统带入手机市场。我们则努力地从手机领域上行发展,拓展我们软件生态系统的市场”。《纽约时报》撰文表示,英特尔和高通这两大芯片领域的领先公司将不可避免地正面交锋。
  ARM是英国芯片设计厂商,全球近95%的手机都采用它设计的芯片,它的设计理念是省电效率第一、性能第二。英特尔也曾制造过基于StrongARM架构的芯片,名为Xscale。但2006年英特尔将这部分生意卖给了Marvell。
  英特尔则追求芯片更高更快的运算能力。凌动(Atom)处理器是个例外——技术不是最先进、功耗却较低,它帮助英特尔在这轮经济危机中搭上了“上网本”热销的快车,同时它也成为进一步向体积更小的消费电子、嵌入式产品进军的突破口。不过,目前凌动的功耗还是过高,还只能应用于M I D,无法在智能手机中使用。
  去年9月,英特尔宣布已开始生产世界上第一款32纳米微处理器,并展示了基于22纳米制程技术可工作芯片的硅晶圆。在经济危机中,英特尔还进行了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单项投资,将美国境内的工厂升级到32纳米芯片制造技术,总投资额达到了80亿美元。
  这些技术突破将帮助英特尔不断地降低使用功耗,“一年以内就能做到iphone大小”。杨旭说,使用ARM架构,很多时候不能跟互联网兼容,这样一些应用只能在人们想象中,现实中却没法用。
  在PC时代,微软的操作系统一统天下,英特尔因为与微软的联盟地位很难撼动。在互联网时代英特尔将扮演怎样的角色?杨旭的答案是:将更多元化和多样化。虽然英特尔与微软的合作还在继续,但它将是一个更为开放性的、个性化的互联网开发大平台。
  iSuppli高级分析师顾文军认为,英特尔应该就移动互联网时期的消费爱好、消费习惯、主要应用和对应软件做快速研究。
  2009年6月,英特尔与全球最大的手机厂商诺基亚宣布一项合作方案,双方将联手重点开发新的芯片架构和软件。
  除了与终端厂商建立合作关系,兼容性将是未来移动互联网时代必备的特征。目前应用在手机上的操作系统主要有PalmOS、Symbian、Windows CE、Linux和Android五种。再加上电视、机顶盒、DVD播放机以及其他各种嵌入式设备,各式各样的标准要与互联网融合,是一个关键问题。
  去年IDF大会上,英特尔已经推出了面向独立软件开发商和软件开发人员的凌动开发者计划,以鼓励基于该产品开发创新的应用软件。预计到今年举行的I D F上,将推出更多针对不同操作系统搭建的互联网应用。
  A R M虽然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功耗低是芯片最重要的特性,并不存在太多兼容性的问题,但他们也正在协助厂商逐步完善自身架构上的软件。
  未来,凌动是否能成为那些智能化的物体背后的芯片,可能不仅要看功耗、价格,更重要的是凌动是否能具有100%的兼容性,让基于它开发的各种应用在所有的互联网设备上能得到同样的联网体验。

 

杨叙 跨国公司的三次转型
从2010年1月起,英特尔中国研究院不再只是全球技术研究的一部分,也不是在开发产品,100多名研究员就会100%要开始做针对中国的长远性研究。
  在20多年前,英特尔在韩国,甚至在新加坡的业务都比中国的业务大。很自然的,我们会把整个亚太放在一起考虑,中国则是亚太一部分,总部就设在中国之外。
  2000年,我成为英特尔中国总经理,在亚太区下面。2005年我被提拔负责亚太区,中国这边提了两位联席的总经理负责整个中国区。在亚太区工作的一年半左右时间,我发现了很多问题,当时就已经觉得这个模式不能再继续下去。
  比如我们内部的一个经理跟我讲,他花70%多的时间在内部跟新加坡等地的同事沟通关于在中国需要做的一些项目、策略。这肯定是有问题,如果需要总部的整体力量和资源来关注,那么直接跟美国沟通,找那些可以直接帮你解决问题、可以做决定的人,而不是在中国过了一遍,然后从香港,新加坡、台湾等地绕了一圈到美国。这个模式很没有效率。
  我就和我的老板马宏升沟通,后来我们做出这个决定,2007年1月,把中国独立成为大区,我也被调回中国区。我就开玩笑地说我到亚太区做的最大贡献就是把中国区给独立出去了。
  现在,整个中国大区要单独做计划,这个计划要直接汇报到英特尔公司最高层;每个季度我都要回到美国去汇报工作,C E O及其他部门相关负责人每次听完以后,都会直接给我一些建议等,所以你得到的支持和关注度以及资源的投入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前在中国的产品部门是美国一个分支,所有的任务全部都是由美国总部布置。现在这个部门就有使命,要为英特尔未来中国战略策略的方向出力。在制订英特尔未来三五年的发展方向、战略策略,怎么样与中国的国策更好地接轨,这里面牵扯到很多我们的产品策略,需要我们在中国的一些产品研发部门的资源投入进来,这是以前很大的改变。
  从2010年1月起,英特尔中国研究院不再只是全球技术研究的一部分,也不是在开发产品,100多名研究员就会100%要开始做针对中国的长远性研究。我自己在这个方面很自豪英特尔的想法。
  我观察出一个特点,跨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后有好几个转型:跨国公司在中国业务模型的转型;领导者本身的转型,更多是用本地的人才。管理团队的本土化是一种趋势;再就是跨国公司要在中国获得长远发展,和中国国策的方向一定要紧密结合起来。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进入3月,公募基金行业“颁奖季”来袭。3月21日,由《证券时报》主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基金业明星基金奖评选结果揭晓。华安基金凭借出众的投资实力斩获四项大奖,公司荣获“2018年度十大明星基金公司”奖。产品方面,华安策略优选、华安科技动力均获得“五年持续回报积极混合型明星基金”奖,华安纯债获得“三年持续回报普通债券型明星基金”奖。作为一家成立20余年的老牌基金公司,经过精心锻造,华安基金投研实力稳步提升...
2018年债市上演“慢牛”行情,WIND数据显示,中证全债指数去年涨幅达8.85%。进入2019年以来,债市持续震荡向上,机构普遍认为慢牛行情有望延续。对于投资者而言,中短债基金聚焦债市机会,且收益较稳、波动小,当前具有较好的配置价值。由华安基金郑可成、马晓璇两位资深基金经理管理的华安添鑫中短债基金债性纯正,以剩余期限不超过三年的中短期债券为主要投资对象,严格控制波动和回撤,值得投资者关注。据了解...
受益于诸多利好来袭,今年来A股行情火热。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11日,上证指数、深证成指、创业板指年内涨幅达21.38%、34.04%、38.17%。偏股型基金主投权益市场,为投资者把握住了A股上涨时机。截至3月11日,华安基金旗下主动偏股产品集体飘红,32只今年以来收益率超过15%,其中9只基金收益率达30%以上。业内人士分析,当前A股低估区域叠加市场情绪走高,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不妨结合自...
2019年A股似乎扫去了以往的阴霾,截至2月20日,已经连续七个交易周飘红,各主流指数都有不错的涨幅。A股主流指数2019年涨幅(数据来源:银河证券;截至时间:2019年2月20日)银华系的一批优质权益类基金堪称成为“反弹先锋军团”,在2019年年内已斩获不少回报。根据银河证券数据,银华基金旗下的所有偏股型基金中,今年来收益超过10%的基金数量达到50只,其中收益超过15%的基金数量达到20只,超...
大盘在站上3000点后并未驻足调整,3月5日再度强势上涨,上证综指收涨0.88%,站稳3000点,深证成指收涨2.25%,创业板指大涨3.51%。创业板的大幅拉升主要受科技股全面爆发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创业板50指数今日上涨2.98%,年初以来涨幅高达36.21%,超同期其它市场主流宽基指数,成为市场中的领跑指数。华安基金认为,近期创蓝筹在政策面、资金面和基本面上都受到了强力支撑。一、政策面201...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