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刘永好:左手农业 右手资本

文|本刊记者 徐建凤 日期: 2011-04-06 浏览次数: 3949

  2010年,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再次在资本市场上掀起了一波巨浪,即将山东六和、新希望农牧、枫澜科技等总估值达77.95亿元的优质农牧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新希望(000876.SZ);同时,将业绩欠佳的乳业和房地产业务合计为7.53亿元的资产,剥离出上市公司。

  消息一出,新希望(000876.SZ)股价迅速拉升,从每股8.56元最高拉升至24.39元。直到现在,这波资产重组的浪潮仍未退却。而对于坊间争议的收购价格,刘永好则用“我们按照规则做”一言带过。

  “向前看,也要时常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回望30年的风雨兼程,刘永好向《英才》这样评价自己:感觉自己前行的脚步还是踏实的。无论是为人,还是做事,刘永好都恪守着一条准则:将自己放低一点,再低一点,但丝毫不懈怠。

  当同时代的企业家们一个个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一直活跃的刘永好却像一棵常青树。他时常告诫自己要“快半步”,就是一定要领先半步,不多不少。多了,或少了,都会对生存构成威胁,刘永好恰到好处的把持着这条铁律。也正是因此,有人将刘永好列为商业门派里的“峨嵋派”:刚柔并济,绵里藏针。

  资本效应

  目前,新希望(000876.SZ)的资产重组和置换,通过了股东会议,已上交监管部门审批。对于为何选择这样一个时机进行资产重组,刘永好说:“一方面监管部门有这个要求,规范市场同业竞争。另一方面,利用资本市场做大企业,是个好的选择。”

  但是沉寂多年的资产注入承诺却为何在此时爆发?有分析师认为新希望集团有两重考虑。一方面,由于“十二五”期间国家对于农业的支持力度增大,资本市场看好,选择这个时机将未上市资产打包上市,能够获得较高的溢价效应;另一方面,大北农(002385.SZ)、金新农(002548.SZ)、海大集团(002311.SZ)等饲料企业自去年纷纷上市,获得较多的超募资金,导致饲料产能的迅速扩张,让未来的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新希望集团让本来就该注入的资产进入上市公司,也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本支持。对此,刘永好也承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行业竞争的激烈。”

  实际上,新希望的扩张,是农业和资本结合的一个典型案例。刘永好的“资本手腕”,不单表现在资本市场上。目前,新希望集团在全国拥有近20家担保公司,每家担保公司的规模约为2000万-3000万元。

  实际上,刘永好不但在做农业担保公司,还参与了诸多村镇银行的组建。刘永好告诉《英才》记者:早前,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和建设银行在县一级都设有分行。之后金融改革,除了农业银行之外,其他银行县一级分行大多撤走了。“但是中国的多数农民以及农产业,就在县一级和县一级以下。而新的格局下又出现诸多新兴经济体,金融机构该如何支持农产业发展,是个大的课题。”而这些担保公司和村镇银行的组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养殖户获得更多的贷款支持。“农民贷款制度不合理,导致很多农民是贷不到款的。因为农民的房子没有产权证,不可以做抵押贷款。而饲养的猪、鸡、鸭、鱼是活物,就更加没办法担保。”刘永好说,“所以现在越是穷的地方的贷款,越是贷不出去,即便贷出去,也是拿到发达地区用。”

  值得关注的是,新希望集团旗下的六和集团最先开发的“担保鸡”模式,已经在金融的支持下被迅速放大。担保公司以养殖户的标准鸡舍为抵押物,贷款资金封闭式运行,风险较低。六和目前在山东像开连锁店一样密集布局担保公司,据刘永好介绍,目前鸡养殖户的规模10万羽已经很常见。

  而随着农户规模化养殖的开展,新希望集团迅速以资本为纽带形成了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链条。目前,新希望成为中国最大的畜禽饲料生产商、中国最大的鸡肉供应商、世界最大的鸭肉供应商,覆盖饲料、种畜、屠宰、肉制品整个产业链条,富有创造性的是新希望打造了电子商务网、金融服务网为合同养殖户提供信息、担保方面的配套服务。

  对于担保公司的风险控制,刘永好说,“与农民形成一个联合体,组建农村合作经济组织,也就是合作社。通过合作社的方式,风险分散到各个环节里边,对主要环节进行实施监督。如确保贷款资金主要流向养殖业和相关联的产业。”此外,农业组织机构的变化,“也让我们的农产品得到更大的支持,扩大了规模,延伸了产业链,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也相对抑制了物价过快上涨。”

  不过,刘永好原来独自承担的风险,随着国家对于农业的重视,现在也获得了一些分担。国家对农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在逐步增大。刘永好介绍,银监会出台了分别指导的存款准备金率,即银行贷款给农民,上交央行的存款准备金就会低一些。“实际上,国家还可以再设置贷款比例进行调节,比如规定一些银行,一定的贷款比例是用来支持中小企业和三农企业。假如既有贷款支持,又有价格和税收优惠政策扶持,结合起来,效果会更好。也能从一定程度上改变广大农村缺少金融支持的现状。”刘永好说。另外,丰富金融工具也是农村金融的一个重点。

  而让刘永好成为真正的“金融家”,是2011年1月26日,新希望财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目前,全国拥有100多家财务公司,但是民营性质的只有五家。“我们是第五家。”刘永好一贯的微笑里,藏着一份满足。

  现在企业是不能给自己贷款的,政策是不支持的,而通过财务公司就可以这样做。财务公司有一些特别的管理要求和授权,能够使得公司的资金集中使用,降低成本,实现最大限度价值和效益,同时在资本市场做一些金融业务支持农产业。”刘永好说,“目前新希望约400个企业,每个企业都有一定的预付货款。一方面我们有相当的贷款;另一方面,我们又有相当的存款。而财务公司把这些资金汇聚一起,能够减少总的贷款量,降低成本,提升效益。”

  拉长产业链

  除金融业务外,新希望集团的地产业务以及化工业务规模都不小。据了解,新希望最初并非主动涉足地产。“有一部分养殖场、饲料厂,是位于城乡结合部分,后来要变成城心区,当地政府建议我们开发,我们就被动的开发了。”但是,因此尝到甜头的刘永好,并没有就此终止他在地产业的身影,“后来我们自己也购买了一些土地进行开发。房地产的回报率要相对高一些。”刘永好说。

  此外,近几年,新希望在西部的投资步伐逐步加大。不过,却不是局限在传统的农牧业。刘永好介绍,在贵州的国家扶贫开发区,投资了一些煤化工的项目,规模也不小。“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在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下,我们将会加大在西部的投资和发展。”刘永好说。

  截至目前,新希望集团业务已经延伸至4个领域:农牧与食品、化工与资源、房产与基础设施以及金融与投资。农牧与食品领域有上市公司新希望股份;化工类通过ST宝硕登陆资本市场;金融类则有民生银行作为后盾。

  尽管如此,刘永好还是表示即便在未来,农业也是新希望集团的主业。“与其他产业相比,我们的农产业是占绝大部分的。”而农产业之外的产业,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我们企业农产业的投资和发展。”刘永好说,“工业支持农业,城市支持农村,我们把城市产业和工业产业收益用来支持农产业。”

之所以需要支持,是因为农业企业利润相对比较薄。据了解,农产业在新希望集团的主业中占比约80% -90%,但其贡献的利润率却是在50%左右。“粮食价格涨一涨,饲料成本就高一高。而我们的利润率本来就不高,只有2% -5%。所以我们做地产和金融投资,也是一定程度上提升企业的总体盈利,使得我们在农产业里更有投资实力和竞争力。”如此看来,刘永好走产业多元化之路或多或少有些无奈。“我们企业饲料量是最大的,毛利率不能太高,不然会影响整个产业发展,对农民养殖不利。我们的利润更多的是依靠规模和科技。”刘永好说,“利润高,销售额也大,是不现实,特别是饲料产业。”

  而在整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利润率的周期波动性则比较大。“有时候种苗的价值高,有时候饲料的价值高,有时候养鸡养猪的价值高。不同的时段,价值分布不同。”刘永好说,“将产业链拉长,能够增强抗风险能力。我们希望产业链上的利润适度的均衡一些。目前,我们在进一步探索,屠宰、肉食品加工等下游产业链,希望成为未来的增长点。”

  海外建厂

  曾与刘永好有着密切关系的经叔平,经常说自己的人生是从60岁开始的。而今,刚好60岁的刘永好,也已然到了“耳顺之年”。而立之年,刘永好的目标仅仅是“想自己干点事,生活的好一点”。耳顺之时,他加快了企业的国际化步伐。作为曾经的中国首富,对财富已然没有了概念,他把自己向前冲的行为归结为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是不满足于现状的,因为正在面临新格局、新机会时,他总是希望做的更好。”

  新希望的海外事业起步于1996年,目前,在越南、菲律宾、孟加拉、印尼等国家建成或正在建设的工厂已达12家。刘永好将产业目标盯准国外,源于国内饲料行业的高度竞争。“国内饲料行业竞争激烈,且入门门槛低,只能靠真刀真枪的干,干不过就败下阵来。”刘永好说,“而去国际市场拼搏锻炼,不仅有利于积累经验,同时也是企业国际化的必由之路。”

  不过,刘永好的国际化之路并不轻松。用他自己的话说,不仅要有决心,有队伍,有规划,同时还要熟悉当地的政策和习惯,而最重要的,则是“不要一口吃个胖娃娃,要先去拼搏几年,甚至亏损几年。”刘永好介绍,新希望国际方面的业务,在前三年不仅不赚钱,而且是亏损的,直到三年后才开始盈利。“现在海外项目盈利性还可以,利润率比国内要高,只是工作难度更大一些。”

  2011年,刘永好提出了新的国际化战略:将新希望“打造成世界级农业企业的规划”,这也是刘永好第二个五年规划的目标。再过五年,在国外建成二三十家企业,形成一定的规模,是刘永好给自己定的硬任务。“国际业务与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相适应。现在,国际销售和海外产量,所占比率还不大,希望能够达到新希望市场份额的10%-20%”。

  刘永好的几点建议

  建议不受理DDGS反倾销调查

  《英才》:既然DDGS(玉米酒精糟)能够降低饲料成本,为什么还会出现反垄断调查?

  刘永好:美国的一些DDGS企业低价销售原料,卖给中国,冲击了国内市场,导致一些做玉米深加工的企业,向国家提出反垄断调查申请,目前正在调查过程中。但是国内玉米深加工的酒精企业很少,国内的玉米酒精糟产量也不多。国外的便宜,是因为国外玉米产量大,而饲料生产如果不用玉米酒精糟,就必须用玉米、小麦。实际上,增加DDGS的用量和进口,对国家是有利的。既不会冲击国家的粮食安全,且价格相对比较便宜,又能极大地节约粮食,对稳定物价和保供给是非常有好处的。因此,我建议国家不要受理反倾销立案调查。适当的放开鼓励多进口这些东西,因为进口这些东西对国家有利,便宜,又是副产品,能够替代一部分粮食。

  《英才》:调查过程中还能进口吗?

  刘永好:目前正在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公告,企业都不敢贸然进口。

  建议进口配额向用粮企业倾斜

  《英才》:新希望集团玉米进口配额大约是多少?

  刘永好:我们企业是中国最大的饲料企业,去年销售了1300万-1400万吨饲料,占了全国市场的8%-9%。但是去年我们企业的进口配额还不到20万吨。目前,95%以上的生产量都是由民营企业来供应的,但是民营企业总进口配额也仅是240万吨。每一年,从其他企业购买配额,或者其他企业进口之后再转卖给我们的现象都是存在的。我建议国家不要把配额分配给非生产型企业,让他们从中赚一道钱,这实际上是增加了饲料的成本,进而增加了肉蛋奶的成本,到最后全部由老百姓买单,就造成了通货膨胀。

  《英才》:进口配额如何分配更合理?

  刘永好:由于历史的原因,国有企业占有权重比较大,民营的没有那么大,进口配额大多集中在国有企业,但是现在再这样做就不太合理。希望国家进口的包括玉米在内的配额,实事求是满足企业的需求。进口配额应该按照一定的标准,更多的倾向于生产型企业,民营企业多就分配给民营企业。另外,再适度的增加一些配额,对玉米的进口国也适度多放开一些,不要只限定在某几个国家。

  《英才》:国内用粮是配额制,还是自己购买?

  刘永好:国内市场采购,主要是以自己采购为主,国家拍卖补充相结合。我建议国家在拍卖的时候,更多的向实际用粮企业倾斜,以降低中间成本,保证饲料安全。国内现有粮食的购销体系下,国内并没有一家特别有优势的企业。

  建议直补农民5000亿

  《英才》:中国实现粮食自给难度大吗?

  刘永好:随着工业城市经济的发展,对肉蛋奶的需求进一步提升,我认为今后国家的粮食,特别是饲料粮,要完全满足自给,也有难度。目前,1万亿粮食的产量已经是大丰收了,但现在国家还是很紧张。过去十年,每年饲料需求量都在增长,实际销售量每年增加5%—10%。如果按8%合算,十年以后需求量就有可能翻一番,需要增加1亿吨饲料粮,也就是需要七八千万吨粮食,这要几亿亩地,而我们没有那么多地。

  《英才》:民营企业参与国家粮食储备吗?

  刘永好:中储粮,是国家给钱来帮国家储粮的,并不是一个市场化的行为,而是政府行为。国家每年储粮,要花数以百亿的资金。如果能够从政府行为和市场行为相结合来储粮,让民营企业也参与到储粮当中,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政府储粮的压力,减少国家投资,降低成本,对养殖业是有利的。

  《英才》:什么样的手段,对保证粮食安全最有效?

  刘永好:做出更好的政策来激励农民更多的去创造新的价值。目前,一方面,很多田边地头,农民都不种了。另一方面,由于外出务工,种粮的效益又不好。

  如果国家对所有的种粮农民,都给一个较高的补贴,比如30%的补贴,即粮食收购价从1元/斤变到1.3元/斤,国家为此将多付3000亿元。同样,肉蛋奶和蔬菜再补贴2000亿元,总共补贴5000亿元。5000亿元对国家而言是能够承受的,但这会极大的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如果这样,一段时间内,我们国家的粮食和肉蛋奶都够了。但是,补贴一定要直接补贴给农民,不要经过中间环节。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对于很多人而言,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小伙伴,玩雪,应该是童年时光的冬季“标配”了!打雪仗、堆雪人,不亦乐乎~ 而生活在南方的小伙伴们,如果难得见到一次下雪,更是兴奋的不行~▽然而,人,是会变的…长大后,你不再会像儿时那样玩雪,你也不再那么喜欢下雪天,甚至,开始讨厌起冬季的雨雪天气… 因为,连续的雨雪天气,就和梅雨季一样讨人厌,让你不得不面对洗完衣服却干不了的窘境…这真的很令人感到...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