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远见者

王会生:3900亿砸雅砻江

文|本刊记者 严睿 图|本刊记者 梁海松 日期: 2012-05-30 浏览次数: 5378

  沉寂14年之久,二滩水电再一次闯入了公众视野。

  4月5日,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投)旗下的上市公司国投电力(600886. S H)与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投)的上市平台川投能源(600674. S H),同时发布公告,内容是两家公司共同拥有的二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二滩公司)雅砻江流域开发项目中的官地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

  雅砻江流域的二滩水电站,曾是上世纪末国内最大的水电站。但在1998年电站投产之后,整个雅砻江流域的水电开发便再未有新电站投运,直到官地水电站的投产。

  “现在,雅砻江又拉开了大丰收的序幕。所谓的沉寂是带引号的,过去14年,并不是说我们什么都没做,就突然发起电来了。”对于雅砻江流域的水电开发,国投集团董事长兼二滩公司董事长的王会生已是勾画了多年。

  2003年,刚刚接任国投集团总经理的王会生,就意识到了雅砻江的开发价值,随后国投争取到了由二滩公司整体开发雅砻江流域的授权。次年,国投便开始了“二次创业”,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加速开发雅砻江”。

  官地水电站的投产还仅仅是个开始。未来一段时间内,二滩公司将每隔3-6个月就会有新的发电机组投产。至2015年,雅砻江下游段的锦屏一二级、官地、桐子林电站新增114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再加上已经运营多年的二滩水电站,二滩公司装机总容量将达1470万千瓦。

  这也只是第一阶段的开发建设。实际上,雅砻江全流域共规划开发21级水电站,装机3000万千瓦,总投资3900亿元。预计2025年,全流域项目才能投建完成。

  发力水电,亦是整个国投集团的“变盘”之作(参见本刊2011年6月刊《王会生:国投独特变盘》)。尽管电力资产占整个国投集团总资产的比例已降至50%以内,但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王会生直言,“国投正在加大水电投资的力度”。

  实际上,从两三年前开始,国投每年约200亿元的投资中有一半以上的资金是用在水电建设上,并且这种状态仍将延续多年。王会生亦表示,以水电为主的清洁能源,将占到电力资产的65%以上。这是国投集团电力资产结构调整的“首要任务”。

  然而,这个任务并不简单。

  比如,水电建设一直以来就没有摆脱环保方面的质疑与压力,水电站要如何平衡综合利用与发电赚钱的两个功用;而在节能减排需求造就的水电开发黄金期,电力企业资源竞争的同时如何合理规划,同样是一个严峻考验;水电投资巨大,回报周期颇长,加之各种成本的变化会让水电投资风险系数增加;此外,众多的利益相关方都希望自己分的蛋糕最大,如何切蛋糕就成了影响水电开发的关键性因素。

  如此种种的挑战之下,二滩水电会成为一个成功的样本吗?

  “绝版”资源

  “要是别人有这样的资源,我也会眼馋。”王会生似带调侃的说。

  尽管雅砻江早在8年前就被国家授权二滩公司滚动开发,但在水电迎来新一轮开发热潮之后,各路企业尽显神通,争夺水电资源的场景不难见到。早先市场传言,有电力公司试图联手地方政府,“挖角”雅砻江的水电资源。

  五大电力集团为代表的央企大公司和各个地方政府的电力企业四处跑马圈地,对于水电资源,各家几乎都是“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

  “要全力抢占水电资源。”国电集团总经理朱永芃两年前曾放言,未来十年要实现装机3000万千瓦的目标。正是在这样目标下,国电集团提出由以大渡河流域开发为主,向全国大小流域辐射的转变,同时加快境外水电的开发。

  水电审批开闸后,金沙江、大渡河、澜沧江等热门流域内,一时间既有华电、华能、国电这样的大公司挤做一团,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也是见缝插针。“独享”雅砻江的二滩公司,却拥有着几乎“绝版”的水能资源。

  全流域3000万千瓦的装机规模,在国内13大水电基地中排名第三。雅砻江虽为金沙江的最大支流,但其水电可开发规模仅次于长江和金沙江。站在国家战略层面,雅砻江流域的水电资源则是“西电东送”战略的骨干电源点。

  二滩公司总经理陈云华颇为自豪的向《英才》记者介绍:“雅砻江在规模上比不上长江,比不上金沙江,但却是水能质量最优的一个流域。”

  二滩公司经过多年的探索,在流域的整体滚动开发上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一个投资主体滚动开发一条流域,是几百年来世界水电发展史总结出来的一条规律。”在王会生看来,国家授权二滩公司对雅砻江全流域开发,既是对其开发能力的信任,亦是尊重科学规律,合理利用水能资源的体现。

  3月15日,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做好水电建设前期工作有关要求的通知》,再次强调水电行业开发建设秩序的问题,并着重提出坚持流域统筹开发,尽可能采取“一流域一公司”的开发模式。

  这无疑为二滩公司全流域开发雅砻江,贴上了一道“护身符”。不过,对于二滩公司来说,外部的压力也促使其加速了开发进程。

  “去年,我们成立了中下游管理局,今年的重点工作就是推两河口为核心的中游电站的前期规划,就是说尽快把中下游河段的项目开发起来。对于上游,我们也已经做好了战略布局,前期的工作已经启动。”陈云华说。

  吞金“怪兽”

  一道看起来简单的算术题:10多年前,330万千瓦的二滩水电站静态投资104亿元,动态投资达到276.95亿元。10多年之后,雅砻江流域剩余的20座在建和待建的,总装机容量2700万千瓦的电站,需要多少投资呢?

  “3900亿元,这是个大数。”王会生所说的这个大数,其实更像是用以形容整个雅砻江流域的投资规模之巨,因为水电投资建设周期通常为5-8年左右,而8年间,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环保投入,还有移民费用等等,都在动态上涨。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前任董事长李永安向《英才》记者表示,“水电开发成本近些年抬高的很快,特别是移民费用占比增加很大。”

  当年,二滩水电站库区移民4万多人,移民补偿概算审定就达到了20.33亿元。

  “现在,不光是移民费用上涨的问题,移民工作也非常难谈,老百姓得给你签字。”一位从事过水电站移民工作的人士说,他经常会遇到移民拿了补偿,还要求企业安排一份好工作。

  好在雅砻江流域因为地理位置和恶劣的自然条件,使移民工作反倒成了一个优势。水电站每万千瓦迁移人口全国平均水平是530人,而雅砻江干流只有26人;从发电量比较,每亿千瓦时迁移人口全国平均水平是1233人,而雅砻江干流只有48人。

  “大型水电站可不是今天批了,明天就能开工的。所以,通路、通电、通水,平整场地和主要的施工硬件得先有。不然,政府批完了,你连车都开不进去,还怎么开工建电站。”二滩公司副总经理吴世勇以进入到密集投资期的锦屏一二级水电站为例,告诉《英才》记者,仅是道路交通投资就占到了总投资的“百分之十”。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高山峡谷段,雅砻江围锦屏山形成一个150公里长的“Ω”字形大河湾,此处河段落差达到300多米,可谓“天赋异禀”。而锦屏一二级水电站正布于“Ω”字形的两侧,穿山而建17公里的四条引水隧洞,链接成整个雅砻江上的龙头级电站。总装机840万千瓦,按照概算,投资544亿元左右,但实际投资将超过这个数。

  “我们遇到了一些超出人类认知范畴的技术难题,所以必须根据工程的实际情况调整。”吴世勇说,曾因岩爆等问题而三个月都没能推进一米的锦屏一二级水电站,几乎涵盖了包括强岩爆、高边坡、高地应力等世界水电建设的所有难题。

  搞水电工程概算出身的二滩公司政工部主任罗崇伸告诉《英才》记者,由于国内基本采用概算定额法,在开发方案有变化时,这种预算编制法就会因时滞性,难以反映工程的实际成本。给工程投资的确定带来困难。

  “过去建电站,只用考虑主体工程,现在没有环境保护和生态保护的配套,项目是不可能获批的。”社科院工经所的一位研究员认为,环境评价对于水电建设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大。

  除了“看的见”的植被保护上的投入,还有诸如泥沙防治、水体生态等方面“看不见”的投入,都要与主体工程设计、建设同步进行。

  “我们在锦屏搞的鱼类增殖站,总投资就有1.6亿元,每年还有数百万元的运营成本。”锦屏建设管理局副局长何胜明向《英才》记者表示,“这些都是纯投入”。

  水电利益链

  在很多人看来,水轮机就像是水电企业的印钞机。但事实上,水电工程投入巨大,加之上网电价较低,水电企业大多是微利甚至是亏损。

  雅砻江下游已建和在建项目的上网电价低于0.3937元/千瓦时燃煤标杆电价。而四川省上网电价又与全国市场相比相对较低。

  不过,在二滩水电站的一位运营高管看来,即便是上调水电上网电价,空间也不会太大,“不如给我们水电企业减轻息税负担来得实在”。

  就二滩水电站而言,目前其营收的一多半是用以偿付银行贷款的本息。“银行很愿意贷款给我们,因为回报有保障。”吴世勇说,虽然也在运用大量的其它融资工具,但银行仍然是水电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

  水电这块大蛋糕,地方政府是最重要的一个利益分享者。

  “除了对地方财政收入和GDP的贡献外,水电开发对于当地经济的拉动作用非常突出。我们在雅砻江上投入3000万千瓦的发电装机,需要大量的钢铁、水泥、机电设备,又带动采矿业、交通业、服务业,还提供了100万个就业机会。”作为另一股东方,川投集团董事长兼二滩公司副董事长黄顺福,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如此表述。

  二滩公司股权结构非常简单,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拥有52%的股份,川投集团则持有其余48%的股份。前者是央企投资公司,后者是地方政府的投资公司。二者合作多年,渐成“黄金搭档”。

  正因为水电建设牵扯着地方经济发展的敏感神经,地方政府间的利益分配问题也成为一个难题。比如,水电企业的税收是分配给企业注册地,还是项目所在地,一度有争执。

  “总的来说,水电企业投资回报率相对于其他行业比还可以,但发电企业的投资都是有政策性指向的,涉及民生等问题,所以不完全是市场行为。”一位券商分析师认为,电企的投资回报不能单从运营角度来看。

  正如王会生所说,水电不能丢掉削峰填谷、防洪排涝的责任。“为了保证下游保持一定的生态下泄流量,在水比较少的时候,我们放掉的水可以发将近10亿度的电,直接减少的经济收益大概就是2亿。”

  但这也正是3900亿投资所带来的一种特殊价值。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对于很多人而言,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小伙伴,玩雪,应该是童年时光的冬季“标配”了!打雪仗、堆雪人,不亦乐乎~ 而生活在南方的小伙伴们,如果难得见到一次下雪,更是兴奋的不行~▽然而,人,是会变的…长大后,你不再会像儿时那样玩雪,你也不再那么喜欢下雪天,甚至,开始讨厌起冬季的雨雪天气… 因为,连续的雨雪天气,就和梅雨季一样讨人厌,让你不得不面对洗完衣服却干不了的窘境…这真的很令人感到...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