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英才榜单

2016商业江湖得意失意榜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7-03-04 浏览次数: 4627

  成王败寇,荣辱得失,没有硝烟的商业江湖,每天都有新的故事。

  2016年,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他们会充分体会到作为一名企业经营者,所必须面对各种风险。

  得意失意或许只是一时,得意失意榜,留予诸位看客自己评判。

  

  得意者  

  任正非 荣登巅峰

  华为在2016年卖出了1.39亿部手机,这些手机大多被来自城市、乡镇的男人们买走。这些男人们有几个普遍的共性和购买原因大致如下:1.不喜欢苹果,2.买不起苹果,3.不会用苹果,4.老婆已经买了苹果,5.三星爆炸了。成功的满足了这部分用户的需求,让华为在2016年收入成功突破了5000亿元,一举让全中国人民都惊呆了。

  

  史玉柱 造游戏巨轮

  依旧在电视台广告打的火热的脑白金,其实早已不再是史玉柱的产业。他如今最重要的身份,是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在游戏行业,史玉柱延续了自己一贯的强势作风,首先提出来了“狼性文化”,这恐怕是游戏行业年轻、土豪、自由不羁的从业者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强烈的竞争压力。但是没办法,史玉柱看得明白,游戏虽然仍然利润可观,但已经不再是闭眼抓钱的朝阳蓝海。

  

  王传福 新能源汽车王者

  2016年中国的电动汽车行业迎来了大爆发,作为行业中的领跑者,比亚迪自然赢得了更大的市场和利润。而王传福布局电动汽车这个行业,已经有十年之久。也难怪这个以低调甚至有一点点木讷著称的“技术宅”,会在市场一片向好的时候骄傲的宣称,比亚迪不是抢人饭碗、抢市场,而是没有竞争者。

  

  王卫 千亿身家

  很多人都反映,在2016年用顺丰寄快递变得更贵了。可是即便这样,每当想确保邮件安全或者速度的时候,又好像别无选择只能选择顺丰。于是顺丰的核心竞争力就在用户的纠结中体现得非常充分了:一个是快,一个是安全。但在物流领域,能做到这两点谈何容易,于是我们看到王卫凭借高达55%的持股比例,通过借壳上市实现了千亿身家,并进一步巩固了在快递江湖中的地位。

  

  江南春 顺势而为

  江南春是最早决定从美国纽交所退市的企业家之一,曾经被做空机构折磨的焦头烂额的他,从此再也不用担心被人做空了:分众传媒甚至连两市的融资融券标的都不是,千亿市值也比在纽交所的时候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更让他意气风发的是,上市前一年赶上P2P创业大爆发,手里全是钱四处打广告的金融新贵们,结结实实的送来了一份大礼。

  

  潘刚 抵御“野蛮人”

  “资产荒”的大背景下,优质的食品、饮料企业股权成为资金追捧的对象。深感控股权受到威胁的伊利,因此紧急筹划了定增收购方案。最终“野蛮人”没能敲门成功,董事长潘刚也可以长出一口气。但价格越来越低的进口牛奶,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对伊利形成强有力的挑战。

  

  温鹏程 传统行业掘金

  创业板中出现了一个市值1500亿左右的庞然大物,一时让人很难适应。一家生猪、肉鸡养殖企业,一年能实现超过60亿元的净盈利,这一时半会儿也很难让人适应。2016年,在60多亿利润的基础之上,温氏股份竟然实现了80%-100%的利润增幅,超百亿元的利润总额占到了创业板整体的42%,这更让人难以适应:究竟是高科技太弱,还是养殖太挣钱?

  

  陈发树 终得夙愿

  2009年,在“打工皇帝”唐俊的操刀之下,云南白药从红塔集团手中收购云南白药12.32%的股份,最终却因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名义,被红塔集团大股东中国烟草总公司否决。经过一系列官司之后,陈发树在2016年卷土重来,以254亿的价格拿下云南白药控股股东50%的股份。君子“报仇”,七年不晚。

  

  张一鸣 颠覆传媒

  2016年是今日头条的“奇迹之年”,跟随移动互联网一同成长4年之后,这家内容智能分发企业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收入,震惊媒体行业。人工智能刚刚崭露头角,就将一个产业的格局颠覆到如此的地步。我们不禁要问,下个行业会是谁?

  

  汪滔 新贵依旧

  对于无人机行业来说,2016年是非常痛苦的一年,大量企业增长受限,估值缩水,但大疆除外。2015年获得2.5亿美元净利润之后,大疆又取得了百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去年增长了60%,且八成来自海外市场。

  

  失意者  

  中国股民苦苦挣扎

  恐怕没有一个群体能够像股民一样,一整年都沉溺在“怨念”当中,2015上半年短暂的辉煌之后,不得不面对长达一年半的(或者会更长)的熊途。据统计,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2016年以来累计下跌17.91%和15.4%,涨幅表现在全球73个市场指数中位居倒数第四和第三,中国股民人均亏损超1.3万元。IPO节奏仍然很快,但投资者的亏损仍在持续,年度失意榜第一,颁给这些在虚拟市场里,用真金白银支持了国家实体经济发展的中国股民,当之无愧。

  

  谢文坚 三者皆输

  过去两年,上海家化的闹剧一直持续,在2016年结束之际,这些闹剧终于结出恶果:2016年,上海家化业绩同比下降高达90%,对于经济周期并不敏感的家化行业,这完全是一个灾难。平安机关算尽,最终却被“自己人”谢文坚交出一份如此答卷,显然让整个事件陷入了“原管理层、平安、投资者”三输的境地。

  

  王石 惨胜

  什么?王石在“万宝之争”中将姚振华击退成财务投资者,为什么会是失意者?但事实确实如此,一个曾经是地产行业的王者,在这次事件中受到了来自后辈强有力的挑战,招招扎在自己的软肋上,这于如王石这般的行业领袖来说,着实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愤和无奈。所谓“惨胜”,大抵如此。

  

  程维 输的郁闷

  历经千辛万苦、过五关斩六将,地推、补贴、融资、收购、合并,滴滴在过去两年一直是动作最大的企业之一,但终于收购了优步中国之后,却不得不面对最终BOSS:政府监管,并最终输的有些郁闷。是共享经济,还是互联网出租车公司?跻身巨头,几乎扫荡了所有竞争对手的程维,仍然有大把机会,但这个问题,似乎已经到了必须给出答案的时刻。

  

  黄章 仍需努力

  2015年,阿里巴巴投资了魅族6.5亿美元,这笔巨额支票,让黄章率领的魅族从小众走向大众,从低调走向喧哗。但风格的大变,和巨额注资,却并没有让魅族走上发展的快车道,2016年的销量虽然与行业一同快速增长,但仍在前10名中位列倒数,相比华为、OPPO、VIVO等企业,在销售和曝光度方面,差距越来越大。下定决心融入主流市场的黄章,收获却比想象中来得少很多。

  

  王靖 风雨飘摇

  头顶“神秘商人”名号的王靖,2014年举世瞩目,2015年走下坡路,到了2016年,山雨欲来风满楼。经历股价的长期下跌之后,2016年底有媒体爆出了一篇调查文章,随之而来的危局,已经将这家兴起不久的企业,推到了生死边缘。

  

  姚振华 功败垂成

  截至收稿,“卖蔬菜”出身的姚振华和他麾下的前海人寿,仍是万科最大股东,但局势和年初相比已经今非昔比:来自监管层面的巨大压力,显然超出了姚振华在设计这次运作时的预期。功败垂成、最终退居“财务投资者”的姚振华,着实给金融新贵们上了深刻的一课。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17日,探路者青山行动如约而至,100多名探路者会员汇聚在北京南马厂水库,共同体验了8公里徒步,将沿途捡拾的垃圾全部带下山,一起领略自然风光,感受简单公益、简单行走的魅力。探路者青山行动是探路者发起的一项环境治理与保护的大型公益活动, 为探路者会员、广大的户外爱好者及普通大众提供践行公益,体验户外的乐趣,传递一份正能量,希望更多的人来参与到这场公益行动中来。本次活动北京站为青山行动的启动仪式...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