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创客们的颠覆

文|冯海超 日期: 2013-05-30 浏览次数: 3247

  从去年开始,“创客”已经不再神秘。

  随着一批批新产品的问世和媒体的大量曝光,一群如同上世纪70年代第一批极客一样扎根在硬件领域进行创造创新的玩家逐渐被人们认知。他们在互联网的玩法,用3D打印等开源硬件项目引领着一波新潮流,更被形象地冠以“造物者”之名。

  不止如此,在观察家的视角里,这场“造物运动”复兴的更大意义在于对传统制造业的颠覆——数字化生产带来的产业重构机会,可能引领一场完全个性化的、量体裁衣的消费革命。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对《英才》记者称:“这是互联网变革深化和延伸的标志,意味着社会进展到更高层次的新商业文明状态。”

  “没那么邪乎,一开始就是玩。”25岁的王盛林对这些称谓和描述并不感冒。这位北京创客空间的创始人对《英才》记者表示,“长远来看变革有可能发生,但时间点实在不好预测。至少目前为止,我们都还处在探索阶段,美国最多只领先三年。”

  王盛林口中的探索即创客运动的产业化之路。在舆论的持续发酵中,陆续出现的硬件创业孵化机构、开源硬件线上社区、越发成熟的众筹平台以及实体俱乐部性质的创客空间,让还处在“初生阶段”的创客直接摸到了产业化的门槛,也吸引了早期投资者的注意。

  只是,这条路并不好走。

  产业链初现

  此前,创客们都是带着兴趣来“造物”,享受的是将自己的idea利用开源硬件达成现实的乐趣。他们的身份可以是学生、工程师或职场经理人,考虑投身于此的并不多。近一两年来,受互联网创业热及国外风潮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以此创业。

  从目前看,创客团体仍然处在自生长状态,同时受互联网影响和直接推动,逐步向产业化迈进。

  一条逐渐清晰的产业链条是:从创客空间或孵化器,到淘宝加珠三角,再到KickStarter等众筹平台。

  但目前这条产业链远未达到成熟阶段,获得成功的团队也并不多。

  “目前全球范围内专注硬件领域的孵化机构不多,只有Haxlr8r、Lemnos Labs少数几家,且都是在国外。”Yeelink开放平台创始人姜兆宁对《英才》记者称。

  Yeelink在2012年获得了Haxlr8r的100万种子投资,再加上自有资金投入,才勉强将第一款成型产品——Yeelight智能LED灯控系统推进到量产前的阶段,幸运的是,该产品获得了百万量级的订单。

  相比之下,Yeelight已经属于走在前列的创客团队之一,更多投身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仍是在创客空间中交流想法、设计原型的阶段。而当产品从CAD(计算机辅助设计)工具、3D打印机等DIY过程转向规模生产时,创客们则需要寻找具有实际生产经验的工厂,把原型变成实物,实现批量生产。于是在这新一轮的硬件创业故事中,珠三角地区长期在产业链最底层被打磨的中国加工厂成为必不可少的部分。许多国际创客团队都通过DragonInnovation等中间机构来到中国寻找加工厂和供应链。

  “目前并不是很好找,在订单数较小、特异化较高的情况下,需要较长时间的沟通,也需要团队有这方面的人才。”姜兆宁表示。

  此外,作为一种自下而上的创新,众筹网站为创客们提供了最理想的平台——除了获得融资,更能直面消费者预定发售。如今名声大噪的智能手表Pebble做了三年,但是投资人对其不屑一顾,甚至中途退出;但当它转战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时,却迅速打破其融资记录,并迅速突破1000万美元,其放出预定的8.5万只手表几天之内就销售一空。

  但KickStarter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很多人不能筹到足够的钱,也缺乏监督;国内众筹网站的筹资环境则要弱很多。中国领先的众筹平台“点名时间”创始人张佑对《英才》记者称:“硬件领域的项目占到点名时间很大部分,但在项目数量、资金筹集数量上与KickStarter不在一个量级上,目前仍未诞生明星级的产品。”

  VC谨慎关注

  相比互联网领域风起云涌的创业潮,致力于投身硬件领域的创客们压力要更大。在中国的众筹平台影响力尚小、VC投资暂时缺位的情况下,缺乏资金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

  美国科技评论人David Shen表示:“1994年之后或许就再无VC愿意踏入硬件创业公司投资领域,因为互联网的盛行,让所有的人都不愿意丧失大捞一笔的机会。”尽管近年来硬件复兴运动开始吸引投资人关注这个领域,但他们下注都很谨慎。

  王盛林直言:“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介入了咨询,但他们不了解这个领域,不了解生产、销售和核心技术。”

  专为国内外创客提供开源配件和初步加工的Seeed Studio,是创客运动中的“卖水者”,目前营业额5000万,业务规模在全球仅次于Sparkfun。由于在产业链中的服务性质,Seeed Studio创始人潘浩在过去一年中接触了数十位各个领域的投资人。“其中大部分还是带着TMT行业的一些指标或者模式来考量创客团队,”潘浩对《英才》记者称:“目前获得投资的创客团队非常少。虽然有少部分投资人算是比较懂行的,愿意给这个行业一些机会,不过仍比较谨慎。”

  此外除了直接的资金外,创客们也期待更多资源的支持。姜兆宁直言:“目前Yeelink在制造、市场方面还需强有力的补充,期待这种战略资源的投入”。但由于此前中国早期投资主要集中于互联网领域,这种支持能力相对缺乏。

  专注于中国市场早期风投的戈壁投资副总裁童玮亮对《英才》记者表示:“从产品原型到批量化生产的产品,这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鸿沟。不是所有创客团队都有这方面的能力。”

  除此之外,形同虚设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大的复制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创客们的积极性,成为创客创业化之路的一个隐形炸弹。对此童玮亮称:“如果从兴趣变成商业化的尝试,那么一定要注意这方面问题。硬件部分如果是开源,那么也要考虑整个产品的门槛。此外对细分领域的增值服务一定要进行深耕细作,将自己产品的壁垒建立起来。”

  接受采访的第二天,姜兆宁就带领团队奔赴硅谷参加Haxlr8r的第二轮展示,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获得进入北美市场的机会。即使仍处于萌芽期,新硬件革命已经开始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创客作为这场革命的先驱,正在产业化道路上蹒跚前行。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