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SAP 双头贪吃蛇

文|本刊记者 孙瑜 日期: 2013-07-02 浏览次数: 2199

  年初,当SAP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时,谁能想象,三年前,这家公司仍陷入官僚作风严重和效率低下的沉疴中。

  其实,SAP市值创下新高并不能简单归功于2013年美国股市的复苏。在2012年,SAP收入同比增长14%,实现了连续12个季度软件收入两位数增长,而且,在云计算、HANA内存计算和移动三大业务方向中,SAP可谓实现了大爆发:云计算收入达4.56亿欧元,暴涨12.8倍;HANA创收3.92亿欧元,增长142%;移动业务收入达2.22亿欧元,同比增长71%。

  时光拉回三年前,SAP在2009年第四季度财报则相当惨淡,净利润大跌12%且总营收下滑9%。临危受命的双CEO,与随之而来SAP历史上罕见的轮番收购,以及调整传统软件研发模式,让这家老牌德国软件公司在欧债危机中成功逆袭。过去,SAP只是聚焦于应用软件和商业分析两大市场;如今,加入移动、大数据和云计算,已呈现“五马并驾”之势。

  不过,SAP似乎并不止步于此。在核心市场中,SAP已经下注并计划在2015年前在中国投资20亿美元。

  左脑和右脑

  加入市值千亿美元的IT巨头俱乐部,SAP双头主政的管理模式却透着不一样的气质。

  三年前,时任SAP CEO李艾科,因战略失误黯然辞职,精于技术的施杰翰(Jim Hagemann Snabe)和擅长营销的孟鼎铭(Bill McDermott)成为公司联合CEO。

  这在IT巨头乃至世界500强企业中并不常见,尤其是非初创公司。毕竟,一家成熟企业拥有两位CEO,难道不会让决策陷入僵局吗?

  有意思的是,在担纲CEO之后三个月内,双CEO做出了一个在当时看似惊人的统一决定: 斥资58亿美元、以56%高溢价收购数据库和移动解决方案提供商Sybase,并将其快速整合入SAP。

  “和Bill之间的合作是基于互信的基础,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就是让公司成功”,SAP联席CEO、执行董事会成员施杰翰对《英才》记者称,过去三年SAP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是拥有两个CEO,意味着在CEO的位置上有两个大脑在思维,有四只耳朵在听,有四只手在执行。

  与之相伴,双CEO也以SAP史上罕见的加速度在驱动并购与战略转型。

  收购Sybase之后,SAP成为名符其实的数据库软件供应商,同时,Sybase被广泛用于部署智能手机和移动设备的商业应用,得以助力SAP拓展移动领域。

  在云计算方面,2012年,SAP发起两项收购,一则以34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人力资本管理云计算公司SuccessFactors,又以43亿美元收购一家云计算采购解决方案公司 Ariba。

  这与历史上稳健保守的SAP风格迥异,在过去40年间,SAP只在2007年有一笔斥资68亿美元收购商业智能公司Business Objects的大手笔让人印象深刻。

  像“左脑”与“右脑”一样,施杰翰对《英才》记者称:“Bill是销售出身,他一般会考察被收购公司能否为公司带来更多的销售机会,能否对现有客户带来增值,能否提高整体销售业绩;我在考虑一个收购案时,往往从产品角度思考能否对企业具备战略意义,是否与SAP整体技术一致。正因为我和Bill是非常不同的,所以,做出一个决策往往多角度多维度,收购成功几率就大大提升了”。

  另一条腿

  尽管如此,若追溯近三年的收购大手笔,SAP与老对手甲骨文似乎无法站在同一个PK台上。

  甲骨文自2005年以来已斥资420亿美元展开收购,不仅豪赌超百亿美元收购仁科,还热衷于收编服务器厂商Sun。

  对比之下,SAP似乎不够激进,双CEO也不像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一样,时不时对竞争对手嗤之以鼻。

  从收购Sybase之后,在数据库、移动应用等多个领域,SAP与甲骨文针锋相对。不过,SAP并没有效仿之,也不打算像甲骨文和IBM一样涉足硬件,延续一体机路线。

  在软硬件一体化的趋势下,SAP专注于软件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但是,在SAP的理念中,专注才有竞争力,实现软硬件搭配的优化,完全可以借助英特尔等合作伙伴,SAP只需要为硬件提供详尽而准确的技术细则。

  在外界,此举被解读为:“SAP多了另一条腿”。在内部,SAP认定,这将给客户提供更多选择。值得注意的是,在转型云计算、内存计算和移动互联三大方向中,SAP也并不只是依赖收购。

  “创新是增长的核心,但创新要找对方法,三分之二的增长应该是来自于内部创新,另外三分之一通过并购”,施杰翰对《英才》记者指出,在收购时,SAP购买的并不是市场份额,而是这家公司的创新,这种做法与竞争对手并不相同。事实上,也并不是所有IT公司都能处理好收购与内部创新的关系。

  与之呼应的是,在未来转型的三大方向中,SAP在云计算和移动业务上以收购布局,但是,在HANA内存计算和大数据上,SAP则是通过内部创新。

  当下,SAP正在着力打通并融合三大技术,以移动设备串联业务,联动HANA实时计算并分析风险与商机,最后由云服务交付使用,力图在银行、零售业以及医疗卫生等25个行业中强化竞争力。

  “其实,这也再一次证明,SAP在执行收购时,也是着眼于未来进行创新,而不是去整合历史”,施杰翰强调称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