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能源资源

兖矿效益大翻盘可能吗

文|本刊记者 李文友 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3-08-01 浏览次数: 2855

  午后的邹城,灼烈的阳光毫无遮拦地打到地面,空气里升腾着扑面的热浪。

  煤炭专用铁路兖石线从山东南部的这座小城里一贯而过,装满了煤的车皮静卧在铁轨上,不久将发往省内其他地区。铁路线附近的兖矿集团东滩矿里,年轻的工人正站在数米高的煤堆上洒水,以降温减尘。等待运煤的卡车则排成百米长队,一辆接着一辆,依次装煤,陆续开走。

  矿上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英才》记者,上午有100多辆车装运,每辆30吨,一天下来可拉走1万多吨煤,“现在的行情就这样,我们算是不错的了。”但在过去产业兴旺的时候,每日拉走的煤有时可达2万吨。

  今时不同往日,即使是在“迎峰度夏”的传统煤炭需求旺季,整个煤炭行业的忧虑还是有增无减。2012年,全国煤炭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减少17.8%;而今年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平均下降43%左右,整体盈利能力仍呈“滑坡”走势。

  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煤炭生产和深加工企业,兖矿集团日子也没有以前好过了。其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李位民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坦言,按现在的行情,肯定没有企业能凭一己之力来扭转市场状况,兖矿集团也面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经营压力最大、运营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李位民于1982年加入兖矿,30年里亲历了煤炭行业的数次跌宕,也见证了兖矿这家老牌企业的成长。在李位民看来:“是危机,但也是一次机会,兖矿正利用困难形势的倒逼机制,根治‘大企业病’。”

  全面受困

  2013上半年,产业形势仍无好转。李位民判断,今年煤炭产能过剩可能超过5亿吨,而实际进入国内的外国煤炭可能达到3亿吨。“内外夹击”之下,煤价短期之内难有改观,但外煤价格的下行空间也已极小,“在澳大利亚,50%的煤炭企业亏损经营,30%的矿井已经关停。”

  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刘冬娜告诉《英才》记者,美国煤炭的优势是露天开采,占总规模的70%以上,效率高、成本低。澳大利亚煤炭的大规模露天开采具有效率和成本优势;其区域位置具有运输成本低的优势。此外,俄罗斯煤种齐全,尤其是炼焦煤不仅储量大,而且品种多。刘冬娜认为,除了传统的煤炭出口大国,美国煤炭的动向最值得关注,受页岩气冲击,其肯定要加大出口,“虽然和中国距离较远,但由于开采成本很低,到岸后仍有钱可赚。”

  除了主业受到冲击,其他业务板块同时“受累”,这使众多企业增加了“御寒”的难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秘书长赵家廉告诉《英才》记者,全国第一轮煤炭整合结束后,多元化成为许多大型煤企的战略选择。由于业务板块之间多少都有一些关联,在此次产业下行周期中,出现了“连带”现象,除了煤电联营的业务获益,其他业务板块,如制造、煤化工等业务短期内都很难有起色,“当然,这主要和整个经济环境的不景气有关”。

  煤炭、煤化工和煤电铝及机电成套装备制造是兖矿的三大产业板块,在过去数年中,为培育多元产业的发展,兖矿在煤化工和铝电项目中投入颇多。

  然而目前煤化工和铝业皆面临行业性亏损。李位民直言,虽然目前兖矿的煤炭和非煤业务的营收基本上平分秋色,但整个集团的利润,主要还是靠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兖州煤业(600188.SH)来支撑。

  面对产业中低端产品已极度过剩的局面,兖矿唯一可走的路,是依托技术和经验积累继续走高附加值的生产路线,但这显然需要时间和耐心。李位民告值的生产路线,但这显然需要时间和耐心。李位民告诉《英才》记者,山东本部的煤化工业务,由于煤炭诉《英才》记者,山东本部的煤化工业务,由于煤炭原料成本高,煤化工产品无竞争优势。因此,兖矿采取了多元化的投资和运营方式,力求转型升级,对部分资产委托、出售、转让以达到专业化运营,而对该淘汰的项目则坚决关停。

  铝业是兖矿目前的另一个亏损点,和煤化工一样,产能过剩也是其目前的魔咒。兖矿在这一领域的优势,一是产业链的完整,其二是人才和技术的储备,及其生产设备的领先。

  通过综合利用煤炭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煤泥、中煤和煤矸石建设坑口电站,兖矿已建成了“煤-电-铝”产业链条。2010年6月14日,兖矿获得BRL公司在澳洲2.4万平方公里铝土矿70%的矿权,掌握了上游的铝土矿资源。此外,2012年12月,世界首台吨位最大、工艺最先进的150MN铝挤压机,在兖矿电铝公司轻合金公司投产使用。由此,兖矿进一步明晰了产业链向高端制造延伸的思路。

  在产业下行周期,兖矿铝业遵循订单式生产,产品涉及兵工、航空航天、船舶、高铁、集装箱等领域,年产能保持在14万吨左右。现有客户中,苹果、三星等跨国公司已然在列,其与南车集团、中集集团等大型企业的合作则在努力推进当中。

  “根据我们自身的禀赋,走高端制造的路线是必要的选择,在中低端领域,我们并无明显优势”,兖矿轻合金公司总会计师王兆顶告诉《英才》记者,公司如今在管理和生产成本的控制已到了极限,“上半年,我们的铝锭成本同比降低了953.68元/吨,熔铸、挤压系统则分别增产125%和24%”。

  李位民相信兖矿煤化工和铝业发展的大方向肯定没有问题,“煤化工明年实现止损,铝业实现扭亏为盈”。2012年,兖矿集团产煤1.13亿吨,增

  2012年,兖矿集团产煤1.13亿吨,增长24.46%;营收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增长长24.46%;营收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增长长24.46%;营收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增长19.04%;资产总额1800亿元,增长28.8%;全年19.04%;资产总额1800亿元,增长28.8%;全年实现利润总额22.67亿元。产能、营收和总资产的实现利润总额22.67亿元。产能、营收和总资产的的突破纵然可喜,但在煤价暴跌的状况下,其利润的突破纵然可喜,但在煤价暴跌的状况下,其利润的同比下降却也是不争的事实。的同比下降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大逆转悬疑

  过去,煤炭企业增收有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扩产,二是提价。但这两个途径对煤企来说,目前都不现实。在李位民看来,通过内部资源整合和管理挖潜来提升企业的竞争力是当前的不二之选。

  针对当前压力,兖矿在年初出台了“十大断然措施”,其内容包涵效益定收入、劳动用工、严控成本和贷款增加、严格清理中间商等。兖矿要求将措施层层分解到旗下公司、科室、车间,甚至每个员工的头上。《英才》记者在兖州煤业、兖矿轻合金公司等企业调研时,能不时感觉到“十大措施”给员工带来的压力和整肃作用,“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在李位民看来,即使没有这次危机,集团也到了非变不可的时候。多年来,兖矿的发展高歌猛进,集团10万员工及其家属都分享了公司发展带来的成果,无论是环境、收入、福利、职工子女就业等方面在行业有口皆碑。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2009年欧债危机对公司的职工冲击甚微,这也钝化了员工的危机意识,甚至产生一种“不过如此”的认识。

  李位民不讳言,好日子过久了,企业的一些干部缺乏高效作风,管理中不敢和不愿碰硬;工资分配平均主义、吃大锅饭的问题比较普遍;一些单位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办事效率低,市场开拓滞后等等。一言以蔽之,兖矿集团也染上了“大企业病症”,是该理顺血脉的时候了。

  “可能前段时间外界对我们措施的理解还有一些偏差。事实上,很多同行业都采取了管理层降薪的措施;我们讲的裁员其实也仅限于地面的非在册职工”,李位民告诉《英才》记者,采取这些措施,并不是说兖矿已经到了过不去的关头,而是利用倒

  逼机制来做一次自身体检。虽然规定效益定收入,“但兖矿员工在上半年的收入反而增长了10%左右;因为效益好,咱们就保增长。为什么对干部更严苛?因为干部要真正起到带头和核心作用”。

  今年1-5月兖矿已亏损8个亿,内部整合和挖潜的滞后效应显现后,兖矿从6月开始不再亏损。这意味着,如果要完成全年20亿元利润的目标,兖矿需要在下半年实现利润30亿元。外界对此质疑声不断。

  兖矿在建和拟建项目总投资预计160亿,通过重新确定项目进度和投资节点,项目概算能降低5%以上。事实上,今年前5个月已节约投资12亿,实际降低10%以上。同时,整个集团的修旧利废、资产处置等盘活资产10亿。其3家煤化工企业实施空分界外供气盘活资产13.5亿。此外,境外资产效能的发挥也是兖矿着力抓的重点,上半年,兖煤澳大利亚公司商品煤成本降低15%-20%。

  接下来,兖矿并不打算盲目追求规模和销售额,在这两个运营指标上,兖矿去年就达到了其“十二五”规划的目标,“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更需要提升运营的质量”,李位民说。

  分析人士认为,全球煤炭市场势必会重新洗牌,规模小的、私营的、低产的小煤矿会经不起考验而退出这个行业,这对大煤企的重新整合是一个利好。

  资本和国际化支撑

  除了管理挖潜,兖矿还希望借力资本市场和国际化力量来支撑自身的持续发展。李位民还身兼着兖州煤业和兖煤澳洲公司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之职;过去的两年里,其几乎每月都会去澳大利亚两次。

  “十项断然措施”出台后,其要求也被传达到兖矿集团澳洲的权属企业,“如果是在过去,海外外籍管理者和员工很难接受这样的规定和要求,但现在的形势就让沟通容易多了。”与海外权属企业的管理团队沟通、相处与合作,这也算是兖矿在国际化征途上跋涉十余年后取得的成果之一。

  李位民告诉《英才》记者,在目前整个兖矿集团1800多亿的资产中,兖州煤业占了1230亿;兖煤澳大利亚公司的资产是630亿。对于兖矿来说,澳洲公司是所有公司里最赚钱的一家,其利润贡献几乎占到了整个集团的半壁江山。目前,兖矿在省外和澳洲累计占有和控制煤炭资源达到460多亿吨,按目前产能,可开采400年。

  如果仅从时间节点来看,兖矿的国际化征途似乎顺风顺水。但事实上,其间也历经考验和煎熬。“在澳洲的管理团队印象里,就没有‘国有资产’这样一个概念”。一次与兖煤澳洲公司CEO的谈话中,李位民甚至拍了桌子,“李总站起来,拿起包就走,这让老外很惊愕”,一位当时在场的兖矿中层告诉《英才》记者,双方沟通的要点是运营费用的预算,澳洲公司的CEO认为预算过低,李总非常仔细的解释后,他还是表示不理解。

  经过数年的磨合后,现在海外公司与集团总部相互理解和支持。由于合同和年龄的原因,兖煤澳洲公司CEO即将离任。通过猎头推荐,6月初,李位民去澳洲面试了6个竞聘者,“每个人聊两个小时,感觉都非常优秀;事实上,我在面试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我和我们的竞争力与前景”。

  除了澳大利亚,加拿大成为兖矿国际化的“新大陆”。2011年10月2日,兖矿集团以2.5亿美元收购俄罗斯阿康股份有限公司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19个钾矿勘探许可区块,获得了至少397亿吨钾矿潜在资源储量。据了解,目前国内农业所需的钾肥,50%要靠国外进口。从市场需求来讲,兖矿在加拿大开发的钾矿销路不成问题,“可以运回来,也可以面向国际市场出售,哪里最高,我们卖哪儿”。

  如果按开发价值来评估,第一个区块的开发就完全可以收回原来所有的购买成本。未来,兖矿将采取多渠道融资、多方合作的模式,陆续开发钾矿资源。兖矿打算在适当的时候,将钾矿资产打包后在加拿大上市,由此,兖矿将实现在五地上市。

  李位民告诉《英才》记者,作为中国唯一拥有境内外四地上市平台的煤炭公司,资本市场对公司过去15年的发展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兖州煤业利用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先后在境内外发行五次股票、两次公司债券,累计融资约170亿元。

  现在,兖矿集团的负债率达到了70%,但李位民看来,对于资源型企业来说,储备的资源就是财富,如果现在卖出去就能回收成倍的成本支出,“此外,我们融资的空间、渠道和融资的成本,在国内,其他煤炭企业是没法和我们比的”。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
从哲学老师到保险行业的管理者,他将太平人寿拉入了世界500强的舞台,即使在行业寒冬期,作为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也能带领企业销售逆势增长。他就是四川大学校友张可,一位梦想卓越的行业领跑者。 从四川学霸到央企副董,他3年让企业增收300亿,'再造'一家世界500强张可,毕业于四川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高级财务管理师。现调至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部任职,并兼任太平人寿副...
近日,德同资本宣布完成德同合心股权投资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在当前国内资本市场持续低迷,募资极度艰难的大环境下,德同资本作为国内领先的专业投资机构,以长期持续优异回报获得了国内众多顶级投资机构的支持。德同合心基金的主要出资人包括国投创合母基金、上海科创母基金、吴江东方国资、前海母基金、苏州元禾辰坤母基金、上海青浦投资有限公司、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等多家知名机构投资者。德同合心股权投资...
„      博世集团首个在德国以外的燃料电池中心,计划于2021年实现小批量生产„      涵盖从关键零部件到电堆乃至燃料电池系统全部测试设备以及电堆样件试制线„      博世创新与软件研发中心落户无锡,预计2020年建成投入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