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工业制造

艾默生 如何57年连续赚钱

文|本刊记者 赵福帅/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4-07-29 浏览次数: 2902

能够连续57年实现每股红利增长的企业,在纽交所全部的上市公司中,不超过5家。2013财年营业收入247 亿美元,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482位的艾默生电气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是什么让艾默生做到了持续增长呢?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范大为(David N. Farr)曾指出,艾默生的核心是“利润+现金流,一切都要围绕这一点”。

 

“难道规模增长不重要吗?”看惯了国内企业要争取成为多少强,艾默生中国区总经理赵大东不禁问其董事长。范大为给他的回答是“规模重要,但没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利润率和回报率。现金流则意味着危机时候的生存力,甚至在低谷时从容并购与研发。”

 

实际上,这是艾默生电气100多年来所传承的最重要的经验。范大为的前任查尔斯·奈特(Charles Knight)曾经说:“艾默生永远处在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应付危机,第二个阶段是准备应付危机。”

 

 

要么第一要么卖掉

 

1999年,艾默生公司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凯瑟琳·贝尔(Katherine Button Bell)想要更换公司使用了30年的LOGO。结果,一位高管发问:“那美国成立200多年了,是不是国旗也该改改了?”

 

尽管很多人对于换LOGO发出了质疑,但最终,艾默生还是启用了更具有动态与活力的新标识。和很多大公司一样,用改变来保持活力对艾默生来说,也并非易事。但是这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老牌企业,在关键时刻总能做出改变。

 

2013年,艾默生与白金资产管理公司(Platinum Equity)达成协议,将嵌入式计算及电源业务出售给后者。在出售前的第三季度,该业务板块的利润率为8.1%,而艾默生其它各板块的利润率一般都在两位数以上。

 

做出业务板块剥离的决定并不是容易的一件事。更何况,当年正是范大为参与收购了这家公司,之后出任这家公司的总裁。现在范大为又亲手将其剥离出艾默生。

 

这样的事情并非是第一次发生。4年前,艾默生就将其1890年起家时的主营业务——电机业务剥离了出去。这对艾默生来说简直就是“改弦更张”的事。但在讨论了几年之后,艾默生还是卖掉了电机业务。

 

实际上,在艾默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个产品或者业务板块如果做不到第一第二,要么把竞争对手买来,成为第一第二;要么出售。事实上,艾默生公司起家的业务都已经出售,现有的五大平台板块都是买来的。

 

一方面,果断出售掉那些低利润的业务;另一方面,艾默生也密切关注着可能的并购机会。2013年,艾默生电气通过对 Virgo 和 Enardo 两家公司的并购,增强了过程管理板块的实力,以加大对战略机遇的捕捉。财报显示,得益于全球能源及化工市场的需求,过程管理在艾默生公司五个业务平台中增长最快,达到9%左右。

 

不断地进行战略剥离与并购,以保持在经济波动的情况下,艾默生业绩的稳定性,是其能够创造持续57年每股红利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

 

100多年来,艾默生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特别是大大小小的经济危机。它有这个基因,不断地寻找机遇,不断地想下一步是不是有问题。”赵大东如是说。 

 

 

不能沦为“打工者”

 

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来,工业制造商的核心所在就是生产和销售他们的产品以获取利润。但现在,客户的需求已经不再那么简单。

 

无限贴近客户需求,成为系统方案提供商,正在倒逼工业企业转型升级。

 

“我们变成了系统集成商,在我们的平台上汇聚和集成了其他各家产品与技术,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方案。甚至我们还向上游延伸,做了设计研究院的一部分工作。”赵大东告诉《英才》记者,传统的制造商如果不向总包商转型,就很可能沦为“打工者”。

 

转型从改变那些阻碍更加贴近客户的自身机制开始。眼下,艾默生正在着力把自身的血管打通——横向打通五个业务平台,使各业务有了协同效应。以往,众多品牌和子公司可能服务于同一个客户,但是各跑各的业务。

 

事实上,自2002年以来,中国就成为了艾默生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而且所占比重仍在快速上升。谈及在中国的增长机会,赵大东向《英才》记者表示,看好核能、风能、太阳能、页岩气等有利于转变能源消费结构的业务领域。同时亦对可高效制冷制热技术、食物垃圾处理等领域感兴趣。

 

 

124年企业的新挑战

 

就像特斯拉的出现,颠覆了汽车巨头们的玩法一样。艾默生、通用电气等百年的工业企业,都已经切实感受到了新技术、新模式的冲击。

 

与客户沟通是通过网络,采购可以通过网络竞标,高效、直接,甚至残酷。产品本身更要紧跟技术变革,无线物联网技术日益成熟,所有节点都可以被监测与控制。一家企业可以通过物联网,在一台终端上,对全球每个工厂、每台设备实时监控。

 

“你不知道明天竞争对手从哪儿冒出来的,也许就是个大学生;他冒出来的时候,带来的东西往往是颠覆性的。”赵大东说,这是他最大的焦虑。

 

事实上,数字革命对传统行业的重塑不过刚刚开始,这种影响到底以什么形式出现、将来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人能看清楚。

 

“但是有一点大家都很清楚,谁跟不上,不要说20年,可能10年后就没有了。柯达、诺基亚都是太好的例子,说不行就不行了,稍微一步跟不上就步步跟不上。”赵大东说。

 

与其说跨界竞争给行业带来了不确定性,不如说它只是改变了市场竞争原本的对象、范围、节奏和强度。面对此种,摈弃零和博弈、抱团取暖、在竞争中融合,就成为必然选择。

 

“数字革命通过消灭中间环节的方式,重构商业价值链。不参与重构的企业将可能面临灭亡,而参与重构的企业,则需要致力于如何构建一个新常态。”专栏作家刘润如是说。

 

一些企业正致力于行业内的重构。包括艾默生这种传统的制造业供应商,也包括华为、中兴等IT类公司都在做。“我们原本与他们交集很少,但现在有了竞争与合作。谁走在前面,谁就能做得比较成功。”赵大东说。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