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科技

索尼真的衰落了吗?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9-11-28 浏览次数: 27

再次跌落世界100 强的索尼刚刚发布了2019年二季度的财报,其营收也继续着下滑的态势。

作为曾经消费电子的王者、改革开放后最为中国人民熟知的日本品牌,索尼始终负面缠身,重组、裁员、亏损已经成为其关联词。

然而索尼的“衰落”背后酝酿着的却是深层变革,成本的节约带来了盈利情况的改善,甚至腾挪出足以支撑千亿转型的资金。索尼真的衰落了吗?


平井一夫的“减法工程”

上世纪90 年代,三星开始对标索尼,以数字化转型开启了对索尼的超越之路。而彼时,索尼在世界成名已经长达将近半个世纪。

井深大在日本战败同年创办了“东京通信工业株式会社”,即索尼前身。而真正将索尼带向全球的却是索尼的另一位创始人、第二任CEO 盛田昭夫。1961 年,在索尼成立美国分部的一年后,索尼正式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在盛田昭夫治下,索尼逐渐成长为电子消费巨头,享誉国际。其推出的Walkman 更是成为几代人的青春回忆,镌刻成无法割舍的“情结”。

然而随着广场协议的签订,日本经济开始了连绵不断地“阴跌”。大而全的索尼在庞大的债务以及后辈的追赶中渐渐失去优势。最终,三星凭借始终比索尼早3-6 个月的研发以及对手机的聚焦超越索尼成为全球消费电子龙头;苹果也在乔布斯回归后推出iPod,站立在Walkman 的废墟上重振了昔日风头。

索尼并非没有反思,在日本深陷泡沫经济而不自知的年代,盛田昭夫将索尼的版图扩展至软件、手机、内容,甚至是金融。在平成时代缔造索尼最后辉煌的平井一夫上台后毅然决然与盛田昭夫做出了“切割”。

在抛弃了液晶面板、化学、能源等业务部门以及过万员工后,索尼出售了包括位于曼哈顿的索尼大厦在内的多处地产,共计获利25 亿美元。在2017 年,位于东京银座的索尼总部大楼也开始拆除再造的工程。

与此同时,索尼市场重心的迁移也更加聚焦中国市场。2018 财年,索尼在中国市场各项业务(包括电子业务、娱乐业务)总体销售金额同比增长14%,中国作为高潜力战略市场的地位愈加凸显。索尼(中国)有限公司总裁高桥洋曾表示,中国市场的具体数据不方便透露,但可以说“中国是索尼最大的利润贡献市场”。如同索尼最具象征性的总部大楼的拆除再造一般,平井一夫通过不断做减法,将索尼进行精简与再造。在2017 年,索尼实现了营业利润7349 亿日元,创下它成立72 年以来的最高业绩,这一趋势也在2018 年得到了延续。


“被退出”中国市场

2019 年初,索尼又一次“被退出”中国市场。为何索尼要退出“最大的利润贡献市场”?

3 月28 日,索尼官网公布的一份声明显示,原董事长平井一夫将在6 月18 日正式退休。而同日,位于北京的索尼中国智能手机工厂宣布关闭。结束了24 年的生产历史。

对于关闭北京工厂,索尼方面表示将把生产转移至泰国的工厂,将继续把部分生产外包给合同制造商,目标是在2020 年4 月开始的会计年度将成本减半并实现智能手机业务的扭亏为盈。随后的4月初,索尼宣布移动通讯业务等三大部门要进入重组阶段。

尽管不是退出中国市场,但是索尼的“精简”并没有对中国网开一面。北京工厂的关闭不过是索尼业务重组中的一步棋,这种事情已经从平井一夫上任以来延续了35 年。

索尼的手机业务如今已经被重组,索尼在今年春天宣布重组计划,将家电、相机和手机业务进行合并。

手机业务作为平井一夫时代坚称“绝不放弃”的部门多年来持续表现稳定,始终亏损。而与此同时,索尼生产的手机相机传感器却被应用在全球各大手机品牌上,这其中包括苹果、三星。

重组之前,甚至有索尼移动部门的员工透露,之所以索尼强大的CMOS 并未令其手机的摄影摄像功能受惠,是因为技术储备丰富的相机部门,怕手机的拍照超过自己的微单,所以一直拒绝为手机部门优化相机。

索尼各部门之间的隔阂程度之深由此可见一斑,整合的迫切不言而喻。


半导体投资豪赌

索尼在10 月30 日公布了2019 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详情,第二季度(7-9 月)收入为2.12 万亿日元,同比下降 3%。 营业利润为2790 亿日元同比增长了16%。这一数字创下历史同期最高值。

同时,财报显示,索尼本季度的总收入下滑是因为收入贡献最大的两个部门营收均大幅下降,本季度游戏与网络服务部门营收为4544 亿日元,同比降低18%。电子产品和维修部门本季度营收4935 亿日元,同比降低12% 或6250 亿日元。

尽管如此,索尼对全年的展望却持乐观态度。索尼在财报中上调了全年的业绩预期。

通过分析财报不难发现,索尼获利的功勋来自图像传感器业务的飘红。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索尼的图像和传感器解决方案部门营收3107 亿日元( 约合29 亿美元),同比增长22%。

数据显示,2018 年索尼在手机摄影芯片上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50%,而三星只有不到20%,索尼的目标是,到2025 年,利用新工厂将其全球市场份额提高到60%。

因此,索尼的半导体业务投资近期迎来了大手笔运作。《日本经济新闻》透露,索尼计划在日本长崎县南部投建一座新图形传感器工厂。索尼发言人Takashi Iida 也证实:“我们正考虑在日本投建一座新工厂。”据消息显示,此笔投资金额将达到1000 亿日元。

索尼通过整合与精简业务实现了降本增效。消费电子上“一蹶不振”的业绩与雄心壮志的“不放弃”形成了鲜明对比,或许只有“情怀”才可以解释索尼的“顽固”。好在索尼在游戏、内容以及半导体业务上轮番领航,情怀才得以支撑。

近年来,日韩企业的“衰败”一直在演绎,但索尼、松下、三星、LG 等企业并未就此消沉,而是尝试“走出舒适区”,并早已开始在半导体、电池等业务上韬光养晦。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