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特别企划

唐万里:我不是刻意低调

日期: 2004-01-02 浏览次数: 1027

在新疆从官员到老百姓哪个不知道德隆是干什么的?有谁不知道德隆?我从来没把自己看得很了不起,更没有故意低调。

德隆是在以很小的事业,操作了诸多事业。我们的并购只是用很少的资源去撬动更大的社会资源。

 

 

“低调是别人给我们扣的帽子”

《英才》:德隆系下控制了很多家上市公司,为什么德隆自己不上市?

唐万里:上市应该是为了做产业。德隆作为一家控股性公司,如果不上市,很多事情就不需要向公众做信息披露,如果什么事情都要进行披露,很多事情就没法实现,因为运作的空间就没了,毕竟很多信息是不宜披露的。

《英才》:这是不是跟德隆一向低调的姿态有关?

唐万里:低调不是刻意地放低姿态,需要低调就低调,需要高调就高调。

《英才》:德隆的低调已经引起了外界的很多猜测,不知道种种传言有没有影响德隆与政府的沟通?

唐万里:这个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对于这些东西,如果实实在在地去了解,大家就会认可,但有些人对我们的行业不了解,所以他们说出来的结论是非常可笑的,毕竟知识结构决定人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不一样。

《英才》:你们打算继续保持这种姿态吗?

唐万里:我们的这个所谓低调呀,实际上是别人给我们扣的“帽子”,在新疆从官员到老百姓哪个不知道德隆是干什么的?有谁不知道德隆?再说我们都很忙,没有时间专门去做秀,我从来没把自己看得很了不起,更没有故意低调。

《英才》:事实是这样的吗?

唐万里:这主要是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新疆相对来说是一个较偏僻的地方,突然冒出德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人们自然好奇。

《英才》:你们兄弟原籍是四川开县人?

唐万里:对。

《英才》:怎么会想到跑去新疆发展呢?

唐万里: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父母那一代就分配到了新疆,我们兄弟几个都在新疆长大的。

《英才》:有人用你四川开县的籍贯做了些文章,说曾经开县人云集深圳打工,为此深圳治安管理部门专门成立了“打开办”来对付不安分的开县人。

唐万里: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其实我应该算是新疆人,父亲是学建筑设计,母亲是学园林的知识分子,他们早年支援新疆建设来到了这儿。

《英才》:这是不是说明一个问题,有些事情不向外界澄清,往往会遭到无端的猜疑?

唐万里:有些是恶意攻击,是竞争对手心理不平衡,利用媒体来伤我们,所以我接受采访很谨慎。

《英才》:如果一个人的本事很大,人们就会说这个人是神仙,或是妖魔。德隆的本事也很大,但有文章就把德隆比喻成一个妖魔,你介意这种妖魔化的说法吗?

唐万里:我当然会介意了,不过有些是商业行为,他们跟德隆有利益冲突。有些人非要给你造谣你咋办?

 

“具体的管理我都不管”

《英才》:德隆在中国经济里面应该成为一种现象。

唐万里:做企业,太累,实际上往往这种经验不是说理论家能总结出来的,里面有很多战略、战术,方方面面经验的东西很多,要把这种经验的东西理性化,很难。有关德隆的东西好多人来问我,而且有两万多人在研究德隆,这个研究是做案例教学也好,做并购案例也好,还是在国际研讨上做战略研究也好。都说明这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德隆的东西不是夸出来的,也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

《英才》:作为德隆的代表人物,在中国国内的企业界有你佩服的人吗?

唐万里:当然有佩服的人了,多了,像柳传志、张瑞敏、郭广昌。现在企业已经走上知识型,不是过去那种简单的一种买卖行为。做企业需要广博的知识,还要有驾驭知识的能力。

《英才》:你定位自己是一个企业家、资本家,或者是战略投资家、产业投资家?

唐万里:应该是企业家。

《英才》:如何评述自我的性格?

唐万里:应该说是海纳百川(唐的助理说)。那得问别人,我是一个心胸很大,很宽容,很随和的人,有人说我不像管理者。

《英才》:这样的性格会不会影响企业管理制度上的严格性?

唐万里:所以我不管制度,具体的管理我都不管,而是做董事长。我主要是选人,定目标。

 

“心态上我是职业经理人”

《英才》:你们兄弟四人现在各管一块,这样的分工状况正是刘永好刘氏兄弟分家前的前兆。

唐万里:这是我们的特点,因为我们本身是现代企业制度,下面都是上市公司,你说把哪个企业分给哪个兄弟?

《英才》:现在兄弟在一起守业的很少了。

唐万里:这里没什么规律,曾经有人跟我说他分析出一个中国企业“四兄弟之谜”,说这是个规律,哪有这样的事,难道只要是四兄弟就能发财?这个说不清楚。

《英才》:外界把德隆称为“类家族企业”,你觉得准确吗?

唐万里:你不用说什么“外界”,其实就是郎咸平说的,就这事我跟他讨论过,尽管我现在跟朗咸平是朋友,但我觉得他的这种说法不客观。我觉得不能简单地把东南亚的那个模式拿过来类比,再说,世界500强中家族企业多了。

《英才》:从人性上来说,人好像不太愿意跟亲人在一起工作。比如,你是老大,做董事长,在实际经营中会不会给兄弟之间带来压抑感?

唐万里:我们绝对没有,事业这么大,忙都忙不过来,哪来的压抑!

《英才》:你们兄弟间是怎样处理这种关系的?

唐万里:我们德隆是一个优秀的团队。虽然从产权上看我是企业的股东,但心态上我是职业经理人,将来我需要退休。而且在德隆的企业心态中,我觉得我们都是经理人。千万不要突出个人,我们的企业文化讲团队精神,不讲老板个人英雄主义,现在都是非常理性的东西说话。

《英才》:你的这种经理人心态有点特别?

唐万里:本来老板是越来越没有权力了,现在是董事会决策,决策的依据是数据库,是行业研究,德隆所搭建的是一个理性平台。

《英才》:这是德隆的企业文化?

唐万里:这个我还没好好想过。

《英才》:给外人的感觉,合作应该算是德隆比较核心的东西。

唐万里:当时起名德隆就是取意“以德兴隆”,合在一起就是德隆这个名字。但不能把它仅仅理解为哥儿们义气、朋友交情,这个“合”很关键,可以理解为大家一起发财。这也是德隆的核心价值观。

《英才》: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也受这种价值观的影响?

唐万里:我的父母是知识分子,对我们的成长从来没有任何约束,而且什么事情都是很民主的方式解决。所以父母的这种品质和思维教育方式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英才》:你们兄弟之间的这种民主会不会导致“议而不决”呢?

唐万里:我们不会带有个人偏见,结果是怎么就怎样。实际上我们四兄弟谁都有谁的优势,所以我们更要“合”,这也是我们德隆合作到现在,基本还能合作下去的根本原因。

《英才》:是不是因为你是兄弟中的老大,所以大家比较尊重你,比较听你的。

唐万里:有时候老三提出来的概念好,大家就都听他的,老二在某方面强一点就听老二的,这个东西不一定。

《英才》:但如果觉得自己的价值有时候被低估时,会不会导致分手呢?

唐万里:这跟企业的形态相关,我们下面主要是上市公司。而且我们整天忙,没时间顾得上。

《英才》:你所信奉的商道是什么?

唐万里:没总结过!

 

“最难的是让别人相信你”

《英才》:你介不介意用“嚣张”一词来形容德隆的并购气势?

唐万里:这个词差不多吧,但太夸张了。德隆是在以很小的事业,操作了诸多事业。我们的并购只是用很少的资源去撬动更大的社会资源,特别是2003年政策上提出在竞争性行业“国退民进”的思路,民营企业并购的劲头很足。

《英才》:有专家说,成功的并购是“非典型性的”,而失败的并购是“典型性的”,德隆的并购据说成功率达到了90%以上,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

唐万里:对于这样的说法估计是哲学家说的,操作家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并购成败的关键是目标企业的选定和并购后的整合,你看我们与汇源的并购,德隆的股份是51%,汇源的股份是49%,但是我们为了更好地整合,德隆并没有派人过去做老总,而是由汇源的朱新礼做董事长兼总经理。所以哲学家可以说哲学语言,但是操作家不可以说。他们的角度和我们的角度不同,他们是属于总结性结论,而我们是属于在实践中自己推敲。

《英才》:你做企业是半路出家,如何从门外汉到并购运作高手的?

唐万里:我按捺不住寂寞,所以就出来了。这是个学习过程,因为我们有很多操作过的案例,通过后来不断的学习交流,对一个企业的判断和企业的经营情况就会慢慢了解。这个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出来的。再笨的人有了经验就自然懂了。

《英才》:并购中最大的心得是什么?

唐万里:最基本也是最难的是要让别人相信你,要不一切都没得谈。因为并购就意味着他要跟你走。

《英才》:你是如何让别人相信你的?

唐万里:我是一个让别人容易接近的人,这可能跟我以前的老师职业有关。

《英才》:你有没有因为“不被信任”而导致并购的失败?

唐万里:绝不会因为不信任而失败,一般是因为其他因素。比如说上级领导、政府、行业、感情因素。

 

 

“不可能永远都是好朋友”

《英才》:当年与汇源的合作被炒得沸沸扬扬,现在却以失败告终,你怎么看?

唐万里:这主要是企业文化上的原因,老朱他不接受现代企业制度,毕竟他是私营企业,在价值观上很不一样。汇源的文化主要是山东农村文化,比如他们企业要奖励表彰员工,奖金却发给员工的父母。而且他对企业的看法和我们也不一样,我们是上市公司,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只好撤出来,并不是我们在战略上出了问题。

《英才》:这次并购的失败是选错了企业还是选错了企业家?

唐万里:这个事情不好一下子说清楚,我对汇源相当尊重,老朱是一个很优秀的企业家。他拥有很多光环,获得过五一奖章,又是劳动模范。再说我们根本就没有专门的企业家和经理人,跟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们都是业余的企业家。并购都会有失败的时候,就像是交朋友,不可能永远都是好朋友。

《英才》: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汇源不适合德隆,是选择目标企业上出了问题?

唐万里: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双方都很兴奋,意气风发的。我们给汇源所制定的管理、销售评价体系,老朱感到很新鲜。但朱新礼仍有农民企业家的影子,汇源的文化底蕴不是很高,他们接受不了我们的文化。

《英才》:是文化整合上出现了问题?

唐万里:主要是汇源与现代企业制度的冲击,不知你有没有去过汇源企业,在那里既有欧式的罗马广场,旁边又有农场,养猪养鸡养鸭养猴子什么都养。他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又想接受西方的东西,又有自己沉淀的东西。他这种价值观很不清晰。再者,老朱的管理也不是很严谨,有时就连他的兄弟都接受不了他的管理方式,比如老朱可以随意地宣布今天企业停工,其原因是要几个工人跟他到电视台去做一个对话节目。

《英才》:只是价值观不一样?

唐万里:对!

《英才》:德隆在并购中所使用的“企业家俱乐部”文化在并购整合中不是一直都所向披靡的吗?

唐万里:应该说基本是,但并购就像是谈恋爱,更多的是跟人打交道,如果谈不到一块,就谈不下去了。但不可否认朱新礼是个好人,而且能力很强。我们开始时也是因为看上了他的经营能力。但市场经济不是以好坏来区别商业价值的。

 

“像这个事情我都不想理它”

《英才》:有一段时间媒体说德隆是庄家,在那段时间里,你是怎样的状态?据说当时你的弟弟唐万新24小时手机都是开状态机,因为怕别人因找不到他而说他出事了。

唐万里:我心情很急,但很自信。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我们有实业支撑,我们有真正的战略,像我们的酒业、食品都是大的产业。不过两三年了,没人提这个事。

《英才》:但这件事确实是使德隆浮出水面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此以前德隆过的日子应该还比较平静,那么多媒体给德隆投入了空前的关注,给德隆省去了大量的宣传费用。

唐万里:还是因为媒体的好奇心太强,后来很多媒体都到新疆去考察,中央电视台也去了,大家心平气和地聊。现在你看除了个别的小报,主流媒体基本上没有起过哄。

《英才》:由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联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仇富心理。觉得好像谁有钱,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有点什么事情。

唐万里:还是好奇心作怪,我觉得不仅是个仇富问题,当然其中有些人有各种目的,这个没法说,而且这是个世界性话题,不光是中国人有这种心态。

《英才》:你介意登上富豪榜吗?

唐万里:很生气,但没办法。为此事,胡润还给我们打过电话,后来他好像还专门来过新疆。

《英才》:但这已经是一种趋势,即使胡润不搞,还有别人会搞。

唐万里:那肯定的,这使我们成为了公众人物。像德隆出名,但是我们不是公众人物,关键是他们对行业不了解,瞎猜,又没看过报表,不知道咋回事。像这个事情,我都不想理它,不想多说。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