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大起大落间发现友情

文·本刊记者 王悦承 日期: 2004-02-02 浏览次数: 1123

李若弘:当你还算风光的时候,大家都会围着你,说这好那好的;而一旦你落魄潦倒,什么友情、友谊,几乎就见不着了。所以人在大起大落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自己有多少真正的朋友。

朱建军:虽然说起来是要无私为别人着想,但如果总是一个人无私地为了另外一个人考虑,而另外一个人并没有这样去想,那这种友情也很难维持下去。

嘉宾主持: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主任朱建军 

嘉宾:京润水上花园别墅创始人李若弘 

地点:清心居茶馆

 

主持心语

社会心理学中的许多研究都和友情有关,比如研究什么让人们互相喜欢,或互相厌恶;研究为什么人会愿意帮助别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更愿意帮助别人;或研究人的合群行为等等。但是,真正的友情是什么?即使是心理学也并不能够完全说清楚。也许,永远也不可能说清楚,即使心理学能清楚地知道影响人的合群行为的全部因素,也不可能传达友情的体验。爱情是不可说的,一说就是错,而实际上真正的友情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过尽管“一说就是错”,我们还是会愿意去说,因为这种感情还是非常美好的,正如古诗所云:“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就友情的话题,你可以发现很多截然相反的观点。比如说,英国著名诗人赫巴德认为:“一个不是我们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中国古话则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从这点上来看,先人似乎早早就为友情打上了“实用”的烙印。不少管理学者认为中国的商业思维严重不发达,但是在友情的交换原则上却显得“先知先觉”。

当中国企业竭力汲取西方优秀管理方法之精华时,中国企业家对于友情概念的理解,是否会有所变化?友情之于企业究竟能够带来多大影响?如果你是企业家,你会怎样编排自己的友情年谱?

 

友情靠什么维系

朱建军:从心理学上来说,人是一种合群动物,合群动物有交往的本能。与合群动物相对的是孤独动物,孤独动物是没有友情需求的,比如说鹰和老虎。如果一个人完全没有朋友,那么时间长了这个人的心理肯定会受影响。很多人不管他处于什么状态,如果真要把他放到孤岛上,即使提供最优越的条件,他也肯定受不了。当然,每个人对友情的理解都有所不同。

李若弘:是的,不同阶层的人对友谊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自己过去就与农民交往过,他们之间的情谊是很纯朴的。有什么事情,只要能够帮得上忙的,都会主动、尽力地去帮,是一种“施恩不图报”的做法。不像现在有些人,帮助别人只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回报,友情被扭曲成了交易,不像过去的工人、士兵之间,情谊义气味更浓一些,但也都比较纯朴,“礼尚往来”的事情很少。

朱建军:你觉得什么样的友情才是真正的友情?

李若弘:真正的友情最起码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它要建立在爱心和责任心的基础上;第二,不愿意给对方带来麻烦,就是说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考虑到对方,而不是为了私利而强求对方。真正的朋友是很少的。相反,酒肉朋友的数量就很多,吃个饭,聊聊天,在不影响双方利益前提下的一般交往,其实是比较容易的。

另外,真正的朋友还会直言不讳地指出你的缺点和不足。一般的朋友不会给你提太多的意见,因为他对你的责任心是非常有限的。只有那些真正的朋友,才会直接告诉你哪些地方需要改善。一个人越想要成就一番事业,就越需要许多真正的朋友给你提出更多建议。

朱建军:也就是说,真正的友情中,对利益交换的因素考虑得很少甚至没有,但是替对方考虑的因素会更多。不过,虽然说起来是要无私为别人着想,但如果总是一个人无私地为了另外一个人考虑,而另外一个人并没有这样去想,那这种友情也很难维持下去。

友情还需要真诚,当然不是什么都不顾,不是盲目的真诚,这就意味着双方要互相理解,互相体谅。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朋友之间在某一个方面总是非常相似,比如说一个人的性格中有30个侧面,那么他所结交的朋友至少在其中一个侧面跟他是相似的,不管两个人表面上看差异有多大。

处于不同年龄段的人对友情的看法也是不一样的。年轻人比较注重的是表面的东西,比如说跟这个朋友玩的时候是否高兴,甚至是这个朋友看起来是不是比较帅,因为这样一来跟他出去就好像显得很有面子。当然,这也不是年轻人的错,只是随着年纪的增大,他们就会更注重内在的东西。

李若弘:有句古话说“万事知足心常乐,人到无求品自高”,当一个人处于饥寒交迫的境地时,他很难做到无私地帮别人考虑问题。而像我们这样事业做到了一定的程度,与政府机关或者各个企业都是合作的关系,所有事情都是可为可不为,这时候对友情的看法自然也就简单了,变得纯了。

 

朋友知多少?

朱建军:建立友情有很多种办法,你在交朋识友方面有什么独特之处?

李若弘:我想归根到底还是要靠人格的魅力。举三个反面例子:人很纯朴,但是缺乏沟通能力,这样的人很难有真正的朋友,因为无论是他想帮别人还是别人想帮他,都缺乏理解的前提;又或者是口才非常了得,能言善辩,能把死鸟说成活的,但是这样的人做事能有谱吗?第三个,既会沟通,也能够踏踏实实干活的人,但是做事缺乏规划,没有清晰的理念,那么他就只不过是一介勇夫。因此,只有综合了纯朴、沟通、远见等多方面的基本素质,形成了良好的人格魅力,才是企业家建立真挚友情的基本前提。

朱建军:交朋友首先要使自己以一个合适的形象出现,社会心理学管它叫印象形成。就是说,你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在别人眼中留下印象。建立短期的良好印象比较容易,因为可以借用一些技巧;但是要建立长期的良好印象,就必须靠综合修养。

李若弘:技巧性的东西毕竟不是长久的,你可能欺骗别人的眼球,但是眼球效应是很短的。人是喜欢回味的,优秀厨师之所以受人欢迎,就是因为他用手艺做出来的美食总是让人回味。如果今天你去骗了别人一圈,过两天就换了一副面孔,这样是不可能成为长期的朋友的。

朱建军:那你觉得修养是靠什么练出来的呢?

李若弘:靠家庭教育、阅读、起起伏伏的经历、挫折的磨练以及自己的追求,这些东西综合到一个人身上以后,就会自然的流露出来,而并不需要刻意地表演出来。其实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还是父母过去的教育,他们总在向我灌输“施恩不图报”、“君子相交淡如水,小人结交甜似蜜”等等传统的正面思想。

朱建军:你遇到挫折时对朋友的理解是怎样的?

李若弘:我经历过很多波折,比如说“文化大革命”时候由于家庭的影响,我蹲过班房,挨过批斗。那时候你看到朋友的概念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周边的人谁都不敢和你说话。当你还算风光的时候,大家都会围着你,说这好那好的;而一旦你落魄潦倒,什么友情、友谊,几乎就见不着了。所以人在大起大落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自己有多少真正的朋友。

朱建军:其实真正的好朋友的数目是很少的,一般有三个,多的话也不过就是十来个。当然,具体是多少也因人而异。你觉得自己有多少个这种特别好的朋友?

李若弘:如果说是那些在自己遇到困难时,能够主动前来帮忙的朋友,应该不下几十个吧。

朱建军:在友情方面,企业家是不是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李若弘:有,任何一个企业家都离不开社会的支持,这些支持很多方面都需要友情。比如说我们组织的“CBD杯”和“长城杯”高尔夫球邀请赛”,很多朋友在帮助我们,他们都是在负责任的、无私的帮助你,没有利益上的渴望。另外,在中国做企业非常需要政府的支持,在这种社会背景之下,友情的存在会帮你节省时间办理各种手续。比如说在1992年我们要投资京润水上花园别墅这样的大型项目,结果仅仅用了四个小时,就签订了协议,而且整个手续的过程都是正规而迅速的。如果没有友情,没有别人对你的充分信任,很难达到这种效率。

朱建军:这种友情的基础是对对方诚信和实力的判断。

李若弘:对,是对一个人的实力和文化修养的判断。有些人可能很有钱,但是没有什么文化修养,这时候就很容易碰钉子,因为大部分政府官员并不在乎你有多少钱,尤其是北京的政府官员,他们更看重的是面子。因此,只有你具备了一定的文化修养,有经济实力、操作经验和规划运作的能力,他们才不会有顾虑。

 

朋友中外有别吗?

朱建军:你接触的很多朋友都来自于跨国公司,他们对友情的理解有什么不同?

李若弘:还是以刚才提到的高尔夫球赛为例,一般社会团体组织的高尔夫邀请赛,是拿钱邀请别人参加,被邀请者无论是吃、住、打都是不用花钱的。我们组织的比赛不是这样的,我们采用的是AA制,每一场比赛都自己拿上千块钱,但这些跨国公司的总裁都乐意参加。相反,要真是有谁想帮他们付钱,他们就觉得不舒服,因为他们不愿意欠这个情。他们会想:大家都是总裁,你干嘛要请我?这跟国内的情况是不太一样的。

主要原因是国内外的思维方式不一样,文化差异较大,外国人的思维方式比较简单,在考虑问题时并不像国内考虑的那么复杂,礼节上不是那么细致。程序都是固定的,方方块块,应该怎么做早就规定好了,因为这是一贯法治修养的社会文化。

但是在国内打交道首先想到的是情,比如说用餐。在国外,吃饭时一定要注意礼仪,勺子怎么放,叉子怎么摆,都有约定俗成的规定。国内就不一样了,为了显示热情,还会帮别人夹菜。可以说,国内人的思维并没有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变通能力强,反正能做的就尽量帮别人做了,这时候也会产生权力的作用,又或者是哥们儿义气和经济利益的影响。

朱建军:那么你愿意和国内的人交朋友,还是和国外的人交朋友?

李若弘:我希望是两者的综合体,把法治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结合起来。跟外国人交朋友可能得到更多的是法治方面的修养;而跟国内朋友打交道则更注重传统文化中人情的美德,这种接近于亲情的东西,可以维持得更有深度和更为长久。

朱建军:刚开始和外国人打交道时觉得习惯吗?

李若弘:不习惯。我从小就和外国人打交道,其中也有欧洲政府、军队、商界的领导人。当时感觉他们很容易亲近,因为他们的做法都很有礼貌。国内的大人看到小孩,总忍不住摸摸小孩的头,或者把小孩抱起来看一看,或者赞美你几句。外国人就不一样了,哪怕你再小,他都会把你看做一个平等的个体,并且主动弯腰跟你握手。

等到后来跟外国人一起打高尔夫球,我又有了另外一种体会。外国人在打高尔夫球时都很注重自己的穿戴和礼仪,他们认为这些细节之处能够体现对别人的尊重。但是国内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有些人随便拿起衣服、帽子、鞋就去了。打球的时候,如果你打了一杆好球,不管认识不认识,别人都会马上为你鼓掌喝彩。此外,在国内打球,你会看到有些人因为球打不好就打得慢,不顾前后组的节奏,影响同伴情绪。但是在国外,你基本上看不到这种现象。他会为别人着想,这对建立友情是很重要的。

朱建军:所以,在如何建立友情的问题上,我们也应该洋为中用,把国外的一些好的方法引入。毕竟,友情是一种美好的感情,我们应该更深地对这种情感进行理解和认识。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25日,国信证券2021年度投资策略会在深圳拉开帷幕,此次会议以“数字浪潮”为主题,国信证券总裁邓舸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科技浪潮下的金融使命》的演讲。      金融行业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动力之中      邓舸指出,在即将迎来的新发展阶段,科技已成为推动各行各业发展的核心力量,金融行业也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
博世携两大展台参展:家电展台位于5.1B2-06,汽车展台位于1.2C6-001博世连续参展三年,携多款新品亮相:高效舒适采暖4.0系统、升降式吸油烟机、新一代传感器产品组合、车载计算平台解决方案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陈玉东博士:“中国市场正从疫情中快速恢复,为博世在华业务的发展提供蓬勃动力。”      中国,上海——全球领先的技术与服务供应商博世将于11月5...
2020年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疫情席卷、贸易摩擦、监管收紧。随着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双循环”国家战略的逐步推进,以及坚持“房住不炒”“因城施策”的地产调控主基调,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将迎来新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11月18日,由广东时代传媒集团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时代数据承办的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
2020年11月5日,上海——随着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企业拜耳连续第三年亮相进博会。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联盟成员,拜耳今年进一步加大了参与力度,展台总面积扩大到前两届展台规模的两倍。其中,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的参展规模进一步扩大,围绕 “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全新企业愿景,拜耳通过一系列亮点展品和精彩活动,直观展示在医疗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核心...
2020年10月22日,深圳科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思科技”)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688788。截至今日上午收盘,科思科技涨120%,报于234元/股,市值达177亿元。华控基金作为科思科技的机构股东之一,与公司领导一起参加了上市活动。长期研究,有效筛选,精准投资      此前,华控基金所有上市的军工企业业绩均保持快速增长。对被投企业退出路径及时间的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