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特别企划

杨维平:“直到把我用力踢走”

文•本刊记者 朱雪尘 日期: 2004-12-01 浏览次数: 818
 

双鹤药业董事会偌大的会议桌上摆满了饺子和梨,但是除了杨维平之外,没人理会。吃罢,杨维平起身,面对所有董事会的成员,大声说道:“我走了,我反对这个董事会,反对这个协议,我要求延迟,这是违法的,这不符合程序。”言毕,杨维平转身走出会议室。

       离开双鹤药业的杨维平先后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并且对其中重要稿件做了逐字逐句的审阅,为此他甚至在某刊物泡了一个星期。

为了能有个良好的采访环境,杨维平甚至找朋友借了一间月租超万元的办公室,专门接待记者,同杨维平出现的还有一起离开双鹤的他的秘书。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杨维平告诉记者:“我今天和您见面,您知道我个人的小小企图是什么?如果良心发现,双鹤看到我谈的情况对路,今天或者明天让我回去。如果没有这个可能性,我把这个努力做了。这是我为什么租这么个办公室,和这么多人说这个的原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媒体对双鹤药业大规模“轰炸”的结束,杨维平这个“小小的企图”实现的期望却越来越渺茫。而这正像杨维平所说:“我的英雄业绩就这样完成了。”

      

与“老爷子”的秘密会面

众多报道中,对杨的介绍大多是曾任费森尤斯全球副总裁,北京费森尤斯公司总经理。其实,杨的经历更为丰富,甚至他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本科教育,而直接读到MBA

       杨维平的父母均为高级知识分子,“文革”时下放到黑龙江,直至杨15岁时,才落实政策回到北京。成为燕山石化的建筑工人。但杨因为英语不错,被帮助组建燕山石化的老外看中,一路顺风顺水,做到中国石化业务骨干。但也是因学历太低,杨在石化得到的晋升机会渺茫,所以杨选择了读MBA

       作为中国最早的那批留学MBA,杨维平当时被英国壳牌和德国汉高两家公司看中,杨维平最终选择了德国的汉高公司。

       此后,杨维平从汉高驻中国总代表助理,做到总代表,为汉高筹建了几家合资企业,后来担任了汉高在中国南方一家合资企业的总经理。

       出于对家庭的考虑,杨维平最后跳槽到了费森尤斯。杨称,当年他离开汉高时,汉高的老总颇为恼怒,立刻打电话声讨费森尤斯的老总,作为报复,此后不久,费森尤斯的首席律师又被汉高挖走。

       杨维平告诉记者,自己在德国公司不知不觉一晃便已15年,而在他离开的前3年,他便开始与双鹤药业发生了接触。

       “当时,费森尤斯与北京双鹤做合资企业,从那时起我便认识了乔俊峰。”

       乔俊峰与杨维平的会面起源于杨加盟双鹤的三年前,杨告诉记者,三年中两人陆续谈了几十次。同时,由于此事的敏感性,双方会谈每次都秘密地进行。

       “经常是我在一家大饭店等他。老爷子先下来,让司机走,然后我们坐下来秘密的谈。”杨口中的老爷子,就是执掌双鹤药业20多年的“教父”级人物——乔俊峰。

       关于谈话的内容,杨维平说:“当时,我看到双鹤在模仿费森尤斯。因为双鹤和费森尤斯的合资企业非常成功,他就要做成全国最大的输液集团。但是我看到他走偏了,德国佬也说他们走偏了,甚至说出现财务危机。”

       而杨所说走偏正是乔颇为得意的“大商贸战略”。乔的一个思路是:在中国市场开放后,医药零售领域是外资争夺的焦点,今天低价买进的东西,明天会以几倍的价钱卖给老外。

       但杨维平认为:制药企业做商业几乎没有成功的例子,“越线”了,公司会吃不消。

       对于基本理念的冲突,乔与杨的秘密会谈持续了3年,直至2003年杨上任前,双鹤药业的财务状况出现了急剧恶化。

       2003年第一季度,双鹤药业第一次总体利润出现亏损,而杨当初看到的问题最终暴露,这或许成为乔决心聘请其来挽救双鹤药业的原因。

       在某次会议后,双鹤药业独立董事李晓鸣曾私下对杨维平讲:“人家请你来说明人家认栽了,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呀。”

       得知杨维平加盟双鹤这种国企,很多人认为杨精神出了问题,但那时杨并不在乎。

“甚至有人说我是二百五,但我还是来了。那时我就申请了两个邮箱,均在姓名拼音后加后缀‘250’。”

       杨维平还是看中了双鹤的机会。

“中国足以使医药行业出现巨型公司。我想能跟这样的公司一起,实现我自己的抱负。”

 

上任当天遭遇冷场

       杨维平的“远大抱负”在上任的第一天就遭到了冷遇。

       由于事先的保密工作进行得极为严密,杨维平来的当天上午乔俊峰才找来原总经理探讨让位的问题。

       而当天下午的见面会上,第一次坐到双鹤药业总经理位子上的杨维平,便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冷场。

       “下午我坐到会议室,整个人都不说话啦。忽然间,来了个女婿,以后就由女婿来管事了,二哥、三哥原来大得不可开交,现在却会联合起来反对你。”

       杨维平签约后才通知原费森尤斯的老总,“我听到电话里他的口气很急,‘杨维平,你不要废话,我给你一张德国的机票,你赶快飞过来,任何事情我们都可以谈。’但我告诉他,我已经签约了。”

       不久前,当得知杨维平被免职的消息后,费森尤斯的老总又几次致电杨维平,“我告诉他:‘我40几岁的人,我要的生活,你不会理解我’。”

       在杨维平离开双鹤之后,很多人都和杨维平半开玩笑,半批评的对杨维平说:“你的性格能和双鹤这种国企融合吗?”

       杨来之后,双鹤药业已面临四面楚歌的局面,媒体先后报道了:恒康双鹤财务黑洞、“清朗”事件、山西双鹤4000万资金被挪用、伊春药厂投资失败。2003年中期,双鹤药业盈利8000万元,但200312月底,利润只剩6700万元,从财务上显示整个下半年公司亏损。

       面对如此情况,杨在进入双鹤之后,就开始对双鹤痼疾进行“手术”,以期恢复血脉流动。

       “这就像男性得了ED,病理就是血流量不足,所以没法充血,而双鹤当时账面没有钱,我必须恢复现金流。”

       经过一年的调整,双鹤总部的经营利润、以及双鹤药业的现金大幅增加,但无助于减轻双鹤的经营困境。公司内部支持和反对的声音都很多。

       虽然很多报道中认为:杨与双鹤药业的国有体制冲突颇深,是造成其离开双鹤的根本原因,但实际上人事矛盾,才最终造成了杨维平被赶出双鹤。

 

“我的英雄业绩就这样完成了”

       在杨维平的最初改革中,杨得到了时任公司党委书记卫华诚的支持。

200311月,乔提出了新的改革战略——从体制上进行“开刀”,实行董事会和经营层权力分开,而这与乔俊峰原来的权力架构思路大相径庭。

       杨维平说,这本是来双鹤的前提条件,“那时他一口答应,但我进来之后,乔俊峰绝口不提此事,我也不想逼得太紧,但后来公司出现问题太多了,我觉得只有尽早改革,公司才有希望。而此事当时也得到了卫书记的支持。”

       但是,此后的事情并非如杨维平所想象的一帆风顺,杨维平希望脱离资本层面,只从经营层面达到改善公司业绩的目的最终没能实现。

2004422董事会上,有两位董事要求乔总下台,便提到委托理财的事情,乔总没有答应。此后,卫书记亲自和乔总说,有人说你炒股,我们为了保护老干部,所以请你下台,这次谈话之后,乔总就下来了。”

卫华诚还直接找到杨维平,让他调查乔俊峰任董事长期间委托理财一事。

“他拿到证据,说我们老的董事长,拿公司的钱炒股,让我去查一查。后来我说,华诚,我们说好,我是业务干部,有几件事情我不管,人事、投资、基建、证券我不管。华诚说,你不用管,让你下面的审计部去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了解炒股的事。老板让你查,你能怎么做?”

“此后,我们账上出现3800多万退款。我就和下面说了解一下情况。再后来,北京医药集团要对乔俊峰进行离职审计,这就成了杨维平要收拾人家。我没有主动。如果我要真查,我不会查到这。”杨维平用手比划着,他告诉记者只是查到了肘部,而没有再延伸。

       “我没有把乔总的问题直接上报北京医药集团,因为是董事会让我查的,我只是把所找到的材料上报到董事会。”

但是,在乔俊峰辞职之后,他依然没有离开双鹤药业,却留在了双鹤药业的前身——北京制药厂。“乔总现在负责制药厂的工作,同时兼任双鹤药业董事、董事会下属的战略委员会和审计委员会的领导……可是你说一个在战略上犯过错误的人怎么能兼任战略委员会的领导?而一个在财务上有疑点的人,又怎么能兼任审计委员会的领导?”

“我曾经和卫谈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让乔就此退休?还要让他留下。”

而此后一连串的事情,让杨维平终于明白了如此安排的用意所在。

       “后来理解了,一旦我们和他(卫华诚)有了冲突,这部分力量立刻启动起来:你看到没有?谁去查乔的?杨维平查的,谁让杨维平查的?没人知道。到这时,我也就不退不行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决定不辞职的原因。”

“我要紧紧抓住双鹤不放,直到他把我用力踢走,”杨维平一边说着,一边摆出两脚用力踹的动作。

 

与老板五次不欢而散   

       虽然杨维平说是不会离开双鹤,但是他自己已经知道迟早他会被“开掉”。

       “你想,你和你的老板谈了5次,每次都不欢而散,你觉得会怎样?我和德国人工作了15年,每次谈完后,我都会总结:咱们今天谈了什么,你的意见是什么,我的是什么。”

       从杨维平的自身而言,他说:“我是绝对不会犯上作乱的。”但是杨维平同时又说:“我和卫谈话的主题是:怎么对各自进行恰如其分的定位?董事长做什么?总经理做什么?”

       “像我这种外资背景过来的人,见过这么多大的企业家,我不接受皇帝。以前老乔,在双鹤做了40多年,变成一个君王。我尊重乔,但你是董事长,我也是董事,这是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上的变化。请国际上的经理,但如果你还是继续想当皇帝,根本没戏,我不愿意拿你的钱,这种自尊不容侵犯。”杨维平说此段话时慷慨激昂,用手把桌子敲得当当作响。

       而杨维平与董事会的最大冲突是谁作战略的问题。

       “我跟董事会最大的冲突是,谁作战略?中国是董事会作战略,总经理去执行,这是绝对不行的。董事会15名成员,一小部分公司内部董事,剩下的都是外面的。千万不要说董事会能作战略。你必须靠经理人来作战略。这个世界越来越专业化了,这个理念,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政府官员,如果没有认识到,中国公司没戏。”

       杨维平要作战略与卫华诚出任董事长后“要领军双鹤,做强势董事会”的方针产生了对立。

       “他(卫华诚)非要让董事会秘书兼任副总裁,要到我们的团队中来,我说你让他直接做副总裁得了。”

 

“我们不是街上的狗”

       杨维平喜欢看一本书,名为《豺狼的故事》,写的是一名职业杀手的故事。而杨维平说他喜欢故事中杀手这个角色,他不会为了能不能拿到应得的酬金而放弃接下的任务。

       “千万别把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当作街上的狗,刁了骨头就跑,我们选择职业,是经过多年的评估完成的。所以万不得已,绝不会放弃的。”

       为了挽救自己,或者说为了挽救自己难伸的抱负,杨维平最后决定上书北京国资委,希望找到“自己老板的老板”来解决问题。

       “事后,北京国资委派人下来调查,大概一天半的时间。他们列举了我的几大罪状。但国资委否定了一些,认为这个事情最好放一放,节后再谈。”

       但节前杨维平就接到了召开董事会的通知。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事后,杨维平的女儿从美国给他发来电子邮件,安慰杨的心情。但杨维平告诉他女儿:“心情很平静,这早已是知道的事情。”

       杨维平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但他在双鹤药业的日子却值得更多的职业经理人玩味。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