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特别企划

谁玩弄了足球资本

文•本刊记者 唐凯林 日期: 2004-12-01 浏览次数: 591
 

在一面命名为“足球俱乐部”的湖旁矗立着一块牌子,上面醒目地写着“湖水至今不知深浅,游泳者请三思而后行!”

湖的旁边有一片墓地,墓碑上清晰地记录着很多“过来人”所留下的只言片语:

“我只是想澄清吉利集团的冤屈,只要能还中国足球纯净的环境,把我李书福拖出去枪毙了也不怕,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当年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以一张状告足协的诉状宣布退出“足坛”,并留下了这句铮铮话语。

“基于目前情况,搞足球还不行,因此我正式宣布,今年联赛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以示抗议。”这是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8年前放弃投资足球时的慷慨陈词。

“全兴俱乐部从开始运作到现在,至少有2个亿的实际资金支出,从企业经济效应的角度来说,全兴是一个失败者!”在足球投资上苦撑了8年的全兴集团董事长杨肇基在低价转让俱乐部时伤感地说。

遗憾的是,刺目的广告牌与惨痛的前车之鉴并没有震慑住财大气粗的企业家,一捆捆的钞票十年来不断地抛进这危机重重的湖面。资本失去了理智,而企业家则疯狂地看着湖面上漂浮的泡沫,痛并快乐着!

奇怪的是,岸上的人们并没有听见有人喊“救命”,相反,在湖中挣扎的资本用它那并不嘹亮地声音在喊着“革命”。

200410月,一场发生在足球资本领域的“革命”行动在一阵吵闹声中爆发了。

102,由于北京国安队在比赛当中不满裁判判罚,一怒之下引发罢赛风波。半个月之后,大连实德的徐明在北方揭竿而起,响应国安罢赛一举,并提出改革方案,中国足球资本为此面临着新一轮的洗牌运动。

 

躺在血泊中的资本

措辞严厉的战斗檄文,隔三差五的投资人会议,这一切都足以使人相信,这绝不是一次简单的“改良运动”。而四周弥漫着的硝烟味也使得早有预谋的足球投资人感到亢奋,认为至少可以把“足协”逼平,打一个00

近十年来,各个足球俱乐部的资本投入已经超过了100个亿,但这些巨额的资本投入却大多倒在血泊中死掉了。

仔细分析每一宗足球资本的死亡案例,都会有大量的证据证明,足球资本的死因绝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挣扎着的足球资本投资人认定“凶手”就是非市场化的机制。

在以徐明为首的革命派所抛出的一系列革命方略,我们不难看到,足球投资人向足协提出了回归资本“四权”的要求,即产权、经营权、管理权和监督权。

按理,足球与资本的邂逅本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足以让人们看到一个依稀可见的产业雏形,但这件好事却并没有按照市场预定的轨道进行下去,而是被非市场化的运作体制调戏了。

就在革命派的足球投资人最忙碌的那几天,记者前后两次拨通了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李健一的电话,但都被告知“正在开会”。

由于国安俱乐部作为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我们实在不愿错过李健一对于投资足球产业的看法,而李健一的答复则是简洁而略带绝望的,“我们现在跟足协的交涉还没有一个结果,我们不方便出来说什么,如果足协的态度是不支持我们,根本谈不上什么足球产业的问题。”

资本的介入为什么不但没有给产业的形成带来有利的契机,相反还会成为所有问题的源头,难道套在足球资本上的体制枷锁已经严重到了让资本窒息的境地,由此会引发一场足球与资本的遭遇战?

早在风云变幻的“甲A时代”,各大足球俱乐部东家几乎是清一色的大型国有企业,而由于国有企业出资人缺位的制度问题,使得资本与非市场化的足球投资体制并没有太多的摩擦,更谈不上短兵相接。

对此,湘军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宁建农把“足球不赚钱”的罪责归结于“被国有企业搞成这个形象”,“像云南红塔,据说为了足球投入了五六个亿,那是因为钱不是自己的,可以随便花”。

而一条“国资委已将国有企业的足球产业列为不良资产欲进行剥离”的假新闻无意中给国有企业提了个醒,那些不计产出,只盲目投入的国有资本在投资俱乐部中亏了近十年的企业立刻顿悟,纷纷撤出了绿茵场。

接踵而来的“中超时代”,民营资本取代了大部分的足球俱乐部投资,原先的游戏规则开始广遭质疑。

资本天生就具有逐利性,当纯私人的资本投资足球之后,资本便开始对原先那种“赔本赚吆喝”的买卖感到厌倦,而足球俱乐部的高投入、高风险、低收益,与足协的低投入、低风险、高收益就像是一对天敌,畸形的投资回报对比让资本伤透了心。

根据目前的足球俱乐部盈利模式来看,无非就是卖一个冠名权,广告招商及票房收入,有时虽然可以倒卖几个球员获利,但这对于今后的比赛来说却无异于自断一胳膊,而门票收入一般难以平衡比赛开支,最大的一块肥肉电视转播权却被足协把持。在中国足球俱乐部中,电视转播所带来的收入仅仅只占俱乐部总收入的1%。而国外的足球联赛转播却能够为俱乐部提供30%甚至40%以上的收入。

对于足球俱乐部与足协之间的这种利益分配方式,有专家称之为“赌场模式”,“足协是庄家和老板,俱乐部则是赌徒;足协坐地分钱,俱乐部输赢自担;足协定规则,俱乐部除了用脚投票别无选择”。

这样的环境显然不利于资本的生存,而要打破这样的宿命,市场代替行政也许才是惟一的救世主。

 

千万别低估资本的智商

足球产业就像是一座“资本围城”,十年来,有无数的投资者疲惫地退出,�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