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月度资讯

我是卧底我怕谁

口述•石野 日期: 2005-07-01 浏览次数: 877
 

10年的政法记者生涯中,我经历过四次死里逃生,其中,对广州王圣堂的暗访历险最为惊心动魄。

 

“老子一枪崩了你”

那次是有读者给我写信举报说,广州火车站附近出现多个黑恶团伙,以小姐做诱饵,洗劫财物,十多年,不知背下了多少人命案。报社决定让我开始对这个广州社会治安最为混乱、案发率最高、最令人提心吊胆的地方实施暗访,同事小邓配合我。

我们来到广园西路,几个散发广告单的人将两份广告单塞到我们手中。奇怪,这两张广告纸我们都没有像以往一样扔掉。在华南影都门口,一个梳两条辫子的女人与我们搭讪,30元带路费把我们带到王圣堂一间出租屋里面。我们两人刚踏进去,防盗门就被锁了个结结实实。上到三楼,她拉开一个小铁门推我俩进去后,然后将门反锁。

客厅里空空荡荡,安静得令人窒息。客厅尽头的右后面,是间没有门的小房,毫无疑问,这屋子里面肯定有埋伏。双辫女冲里面喊道:“有客人来了,快出来接客!”

只见里面一个年轻女人坐在床边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我想尽快离开这个恐怖之地,就故作不满意地说,“我们两个人,怎么这儿只有一个小姐呀?”

突然,床对面那扇紧闭的小木门“嘎”的被拉开,猛地跳出两个气势汹汹的铁塔壮汉,每人手中竟都握着一把手枪,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两把黑森森的枪口顶在了我的脑袋上:“不许动!快把你的枪给我交出来。否则,老子就一枪崩了你。”

“我……我哪有枪……枪呀……”我装着懦弱地辩解道,我是外地来打工的,今天特意陪我那位表弟出来玩玩。

他们半信半疑,“他妈的,你今天一上午都在华南影都转来转去东张西望,不是便衣是什么?”

我叹口气说:“找小姐这种事,谁不小心点呀……”

一个下巴尖尖的瘦个子男人从床底下呼的一下滚了出来,刀尖直抵我脖子。接着又从小屋子里冲出两个手持刀枪的家伙,又围住了我。从没见过此场面的小邓吓得惊叫一声,撒开腿就跑,早被守在门旁的人揪住了头发,“啪”的就是一巴掌,又踹了他的小腹一脚,小邓一下子瘫在地上。

 

“这记者证是假的”

这时一个歹徒在小邓的裤子后面的衣袋里摸到他的记者证,大惊失色:“他们是《南方都市报》的记者!”言毕,几把尖刀齐刷刷地围住了我俩。屋子里的空气陡地像凝固了一样,寂静得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得见。“杀了他,要是让他活着出去,我们就完蛋了!杀了他!”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拼着全身的力气,声嘶力竭地大声喊叫道:“你们不要杀他,那个记者证是假的……”

“这记者证是假的?那上面明明还盖着《南方都市报》的公章,还能有假吗?”我不顾一切地喊道:“那个记者证是我们花500元钱买来的。不信,我这儿还有一个,跟他的是同时买的。”

他们中的老大叫了一声:“搜,看他是不是也有记者证……”女人抓起我的黑色采访包,直接拉开几个夹层中的拉链,翻出我的记者证和一整盒名片,还有3000多元现金。

黑老大惊叫道:“妈的,他真的也有记者证!这记者证说不定就是真的,假的哪有做得这么漂亮的?”于是几双手一齐将我使劲按在小床上,前后五把刀陡然逼上前来。

“大哥,只要有钱,在广州什么样的证件买不到呀?”

我赶紧解释说:“我要是记者就好了,哪里还要跑到外面来拉广告呢?您说是吧,大哥?拉广告的很辛苦,做个假记者证,也是为了跑广告方便点。”我趁他们稍微松懈,赶紧掏出那张印刷得花里胡哨的彩色广告纸,献宝一样递给他们:“我们刚刚拉到这单生意,我表弟那里也有,你们对一对就知道了。”

黑老大突然一步冲上前揪住我的衣襟,恶狠狠地扭头招呼同伙:“不是记者,出去对咱们也没好处。干掉他们,特别是这个家伙。”他指向我厉声说。

我心底最后剩下的一个信念,死,也得干掉他们一个。就在我打算出手的一刻,我看到小邓。假如我不顾后果出手,小邓必然先遭此劫。此时此刻,惟有智取。我装出结结巴巴的可怜模样,用哭音叹息道:“大哥,饶了我们吧,出去以后,保证绝对不会向外人说半句,我愿意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你们,衣服也都脱下,只要让我穿着裤衩出去就可以了。我的两位同事还在王圣堂牌坊前等我们。我在单位里还有一张1万多元的存折,我愿意全部交给大哥。”

看他们心动了,我趁热打铁,“大哥,我们的姓名年龄、工作单位、工作地址和电话号码你们都知道,可千万不要打电话到单位呀,如果领导知道我们来这儿找小姐,一切就都完了。”小邓挣扎着连声称是。

我的这番哀求引来一阵狂笑,“尖下巴”对黑老大说:“我拿着名片去打个电话到报社问问,如果他们真的是《南方都市报》记者,我们只有干掉他们。”黑老大瞪了我们一眼,点了点头。

 

“他们杀心顿起”

我心急如焚,公用电话一直要走到靠前面的菜市场旁边的小卖部才有,“尖下巴”来回要经过几个小巷,最快也得15分钟,我必须在这十几分钟里逃生。我又拉着黑老大的手,赶紧说愿意把身上带来的这些值钱的东西全送给他们,只求放条生路。

黑老大用刀敲着床沿,“说出来你们还不信吧?我们都是犯过命案的。”说着,竟特意将手上那把长刀凑到我眼前,让我隐约能看到刀面的褐色污迹。“怎么样?这上面的味道是不是很好闻呀?我们杀个人跟杀只鸡一样……”

黑老大清理好从我们身上搜刮下来的财物,吆喝说:“给我记住,不准报案,不准告诉任何人,不准来找麻烦!否则,马上让你俩彻底消失。”我和小邓又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他们得意地收拾起刀子,我慌忙上前紧紧握着黑老大的双手,故作感激涕零地说:“我们一定按大哥的要求去做,请大哥给我们几块钱做路费。”黑老大笑出声来,爽快地说:“好,给你们20元!”

当我们跑出来时,正好碰上刚打完电话回来的“尖下巴”:“站住!是谁让你们出来的?”我赶紧撒谎:“我现在去银行取钱,很快就回来。”他疑惑地放我们过去了。当我们来到王圣堂10巷一个交叉路口时,对面几名发廊妹,惊疑万分瞠视着我俩身后。我不由回头一望,气势汹汹的黑老大手握长刀,带着几个人追杀上来了。我们只有拼命往前逃。

后来得知,我和小邓刚走,黑老大把玩我们的呼机,上面显示报社正在寻找我们的留言。正好“尖下巴”又证实了我们的记者身份。他们杀心顿起,一致决定豁出去也不能留我们活口。

我们一鼓作气冲出王圣堂牌楼,一辆189路公共汽车正好迎面驶来。我拉着小邓向车门扑过去。随着车门啪的一声关紧,我和小邓紧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十天后,我和小邓随同几名便衣民警在广园西路一带蹲守,最终抓获了黑老大。

    (石野其他历险经历可参看中国文联出版社及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的《卧底历险》和《卧底记者》)

 

人物链接

石野,1972年生于湖北大冶。做过农民,下过矿井,在中国海军陆战队服过役,在京穗两地做过10多年政法记者,数度出生入死。现为北京自由新闻人。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星辰变幻,英雄现! 7月1日,王者荣耀联合保利演艺重磅打造的首个中文原创音乐剧《摘星辰》全国巡演正式开启,在深圳保利剧院迎来第一批观众,用音乐剧的形式开启一场英雄历险。智慧科技品牌TCL作为王者荣耀《摘星辰》音乐剧的年度行业合作伙伴,携手音乐剧一起探索次元新边界。在艺术与科技交织的“狂想曲”中,共同诠释“敢为不凡”的人文与创新之美。《摘星辰》超强阵容揭开“新地图” TCL多元硬核产品助阵玩家沉浸式...
6月23日,新周刊2022美好公益大会在广东广州增城顺利举办,TCL公益基金会“A.I.(爱)回家”项目凭借其优秀的创新能力和影响力入选年度公益项目。今年,新周刊美好公益大会以“美美与共”作为活动主题,打造了一场沉浸式的公益盛会。大会为美好公益发声,表彰了热心参与中国公益事业的个人、企业和机构,旨在汇聚涓涓善意,推动社会改变。大会现场,“A.I.(爱)回家”项目的获奖评语是:TCL关注教育公益,助...
5月23日,“金砖金国家工业互联网与数字制造发展论坛”在厦门开幕。作为中国高科技制造业企业家代表,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受邀参加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就如何利用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出观点,分享TCL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转型升级实践经验和核心能力。       作为建设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的重要交流平台,此次论坛主题为“把握工业互联网发展机遇...
2022年4月21日,比亚迪与地平线正式宣布达成定点合作,比亚迪将在其部分车型上搭载地平线高性能、大算力自动驾驶芯片征程5,打造更具竞争力的行泊一体方案,实现高等级自动驾驶功能。按照计划,搭载地平线征程5的比亚迪车型最早将于2023年中上市。此次合作,是继比亚迪投资地平线、与地平线达成战略合作后,双方在实际业务合作上的突破性进展,比亚迪也成为首家官宣搭载地平线征程5芯片的车企。未来,双方将继续加深...
今年,“非标”电缆乱象遭曝光,消费者直观看到了“埋在”墙里的潜在风险,对应“用电安全”和“电力设备产品质量安全”两个话题的关注度直线飙升。关注的背后,是亟需解决的民生问题,以及亟待规范的市场。 三部门提出指导意见4月6日,为“保障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三部门关于全面加强电力设备产品质量安全治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包括总体要求、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强化质量安...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