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特别企划

南汽能否消化罗孚

文•颖一 日期: 2005-09-01 浏览次数: 581
 

不论各方对于南汽收购孚的目的、资金来源、幕后推动者有多少猜测,南京汽车集团成功竞购罗孚以事实宣告,上汽在这场争夺孚的大战中落败。

然而,胜利之后是否应当再冷静一下?

想当年,宝马接过罗孚时也曾认为它是一个金蛋。谁知在先后投入30亿美元后,孚仍深陷巨亏的泥潭。2000年,宝马以提供4.27亿英镑的长期无息贷款为诱惑,才将这个烫手的山芋转手给罗孚汽车几个前老板组成的“凤凰四人帮”,转让费是象征性的10英镑。

南汽在付出5000多万英磅的代价后,猎物却已经被支解得七零八落孚会成为南汽的助推器?还是会成为它的滑铁卢?

 

浮华背后  5000万英镑买到了什么?

在成功竞购罗孚后,南京汽车集团就明确表示,欢迎国内外资本、产业资金参与组建股份制企业运作,其中包括上海汽车集团。为了把罗孚项目顺利落实,南汽甚至可以放弃控股权。

南汽主动抛出橄榄枝,并且希望引入强势的合作者,在南汽的历史上还不多见。

这首先与南汽遇到的“尴尬”局面有关。南汽集团从2004年开始就一直亏损,去年的亏损达4亿多元。虽然南汽方面的发言人认为,只要有好的项目,资金不是问题。但5000多万英镑的出价只是前期投资,南汽要想成功的整合罗孚,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填补。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南汽此次获得的只是罗孚的剩余资产,包括2个汽油发动机工厂、1个柴油发动机工厂、3个车型整车厂等。主力车型罗孚75型和25型两款轿车和全系列发动机的知识产权在上汽手中,罗孚45型的知识产权属于本田汽车。

南汽购买到手的仅仅是这些车型的机械设备。而原罗孚的豪华越野车品牌“陆虎”早已被福特公司纳入旗下,“MI-NI”则被宝马留下了。甚至南汽如果要使用罗孚品牌,也要经过其前主人宝马集团的授权。

整合道路上的种种障碍使得南汽不得不放下姿态,四处寻找合作伙伴。目前,已有GB跑车有限公司购买了南汽手中罗孚跑车部分的资产,共同合作来发展跑车业务。

上汽对于南汽希望合作的声音却不予回应,甚至表示已经在购买新设备生产罗孚25、75系轿车。虽然上汽在此次竞购中很“受伤”,但拥有这些产品生产线的南汽,与手握知识产权的上汽合作,无疑能使双方的资源得到最有效的利用。

 

“老大”落差  机会频频错过

南汽集团算得上是中国历史最长的汽车企业,曾经是中国汽车工业的一面旗帜,在全国排名仅次于一汽。但到了2003年,南汽在六大汽车集团排名中仅列第5,2004年更是沦落到第11名,利润也是节节下滑。

上汽、广汽、北汽等汽车集团,他们在引入外资合作者后,推出一些竞争力很强的主力车型,赢得了相当的市场份额。

南汽与外资合作的道路却一直不顺。先是1997年,南汽的前身跃进汽车与马来西亚金狮集团合资生产英格尔汽车,无功而返。后来他们选择了菲亚特,推出的派里奥一度挺风光。

近些年由于在战略、营销等方面的失误,南京菲亚特的项目不仅没什么发展,甚至出现亏损。2004年该企业销量大幅度萎缩,市场份额也一降再降。

2003年开始,南汽又将目光投向了民营资本,分别选择了波导和夏新两家手机厂商,建立合资汽车公司。谁知,还不到一年,这两个合作项目纷纷流产。

在这两个项目中,面对毫无经验的外来者,南汽自然都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虽然波导并不看好新雅途轿车,但它的生产线还是卖给了二者的合资公司,最终由于在销售策略上的分歧,波导撤资。

专家分析,正是南汽骨子里的“老大”思想,使它从最初的选择伙伴,到具体的合作中,“借势”获得的发展较小。

其实,在南汽周围并不缺乏实力强劲的合作伙伴。1998年在建设南京菲亚特项目时,上汽集团就曾提出,希望以资金投入形式合作,并且由南汽来控股。

到2002年跃进更名为南汽集团时,上汽又抛出了绣球。上海市委书记亲自带队去谈判,南汽却派出了基本由离退休人员组成的班子。结果可想而知。

目前南汽已有跃进、依维柯、菲亚特和新雅途四大整车厂,产能达到20万辆,实际利用率不到一半。在这四大汽车板块中,惟一能给企业带来较多利润的只有南京依维柯项目。产品结构的不合理已经导致南汽的可持续发展后劲不足。

 

人事调整 五次震荡改变了什么?

今年初,江苏省领导发出了“不换思路就换人”的言论。紧接着毫无汽车背景的原南京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浩良走马上任,被任命为南汽集团新任董事长。业内普遍认为,江苏省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要调整南汽长久以来固步自封的发展思路。

据了解,江苏省和南京市政府还是希望以南汽为依托,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毕竟汽车仍然是支撑工业大厦中最大的柱子之一。这些年北京汽车工业的突飞猛进,也成为南京的一个范本。

2005年,江苏省政府制定出了《江苏省汽车产业发展规划》,《规划》中提出:“2010年,全省汽车产业销售收入达到2800亿元,工业增加值达到700亿元,年平均增长15%,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18%。整车产量达160万辆。”南汽在其中承担的责任不言自明。

此次南汽“无条件收购”罗孚,并以较低的姿态寻找合作伙伴,也反映出南汽急切寻找突破口,希望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

但是,寻找上汽似乎已无可能。就在罗孚花落南汽的前几个星期,上汽收购常州依维柯的计划刚刚搁浅。而就在南汽竞购成功后的第5天,上海汽车发布公告,称上海汽车、上汽股份将共同投资设立上汽陆威汽车有限公司。上汽自主品牌的建设正式拉开帷幕。

更重要的是,南汽内部此时也处于整合阶段。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经历了五次人事地震的南汽,它在管理体制和人才机制等方面的积习,可能不是一任董事长的更替就能很快改变的。

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江苏企业海外收购的第一大单,对于南汽这个毫无海外并购经验的汽车企业,还是让很多人为它捏了把汗。国外一家媒体这样描述南汽竞购成功后的情景:“中国人付完了钞票,保留了全部的高级管理人员并让他们继续领导着各部门的运行,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