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特别企划

正在崛起的“黑色”势力

文•本刊记者 唐凯林 日期: 2005-09-01 浏览次数: 738
 

这不仅仅是一条被炒作的新闻。

当中国第一艘“民营石油航母”长联控股有限公司浮出水面,旋即卷起的“黑色”风暴在预料之中。有人称其是继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后的第四帝国;有人将其视为中国能源市场的新生力量;当然也有人指责其在哗众取宠……

在万众瞩目的背后,我们似乎已经感觉有一股势力正在悄然崛起,一个群体正在形成。

无疑,这是一个缺乏洛克菲勒、卡耐基和摩根的年代,但更缺乏的是造就他们的环境和土壤。

从油企老板到石油资本家到底还有多长的路要走,没人知道。但这种跨越的冲动,必将成就无数人的梦想。

尽管垄断的石油丛林里我们看到的还是并不高大的民企身影,尽管他们的竞争力所引发的还只是“鲶鱼效应”。但他们近乎悲壮的努力,注定他们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的存在。

 

 

第一视角  6P

没有固定的企业模式,也没有固定的长相,在看惯了柳传志、陈天桥、黄光裕、潘石屹、王石等熟悉的面孔之后,带着湖北口音的龚家龙以及他所制造的民营石油风暴给人各种新奇的想象。

盛大的场面,陌生的面孔。也许以此来形容发生在629日上午的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典礼挺贴切。

在成立大会的前一天,当我们得知成立庆典的与会代表在首都大酒店大厅全天报到登记时,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提前采访的好机会。

但是,这样的希望在我们到达酒店大厅时就立刻破灭了,陌生的石油富豪们在眼前穿梭,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都来自何处,警惕的眼神和一张张缺乏笑容的脸告诉我们,他们是一群不太喜欢抛头露面的神秘商人。

第二天的成立大会上,这样的场景再次上演:记者们毫无头绪地进行地毯式搜索以换取一切“可疑人物”的名片,而开场白也跟商量好似地统一了口径——“您是长联石油的股东吗?”

也正是在这样的搜索中,我们接触到了以主人姿态招呼各路客人的天发集团董事长龚家龙,龚的另外两个身份分别是民营石油商会会长、长联石油董事局主席。一头白发的宁夏兴俊实业董事长杨兴义也是会场的一个追逐热点,在与杨兴义的短暂接触中,我们便约好了第二天的专访。

就这样,我们慢慢走近这一神秘的财富群体,悄悄揭开他们的故事。

 

联合:强烈的生存欲望

630,长联石油成立大会的第二天,我们是在不断地拨打杨兴义的电话中度过的。

事实上,在此之后的近十天时间里,我们都一直在电话追逐杨兴义,以兑现事先承诺过的采访之约。

遗憾的是,在仅有的三次通话中,杨都是以“忙”为借口委婉地拒绝了我的采访要求,并声称:龚家龙是长联石油董事局主席,关于长联石油的事以龚的说法为准。

我们之所以热衷于杨兴义的采访,是因为杨并不是一个坚定的龚家龙追随者。据我们从知情者那里辗转获得的信息,杨兴义在长联石油的投资很少,不超过50万元。而在“龚家龙利用长联石油圈钱以救天发石油”一说极为盛行之时,杨兴义也了解到龚家龙旗下天发石油高达27亿的负债,于是便试图撤回其投资,表露出过悔意。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杨兴义打消了对龚家龙的提防,而最终成为长联石油的股东之一?这正是我们想知道的。

然而,杨兴义的中途变卦使我们无缘获取更多的真相,但在对另一业内人士的采访中,他告诉我们一个长联石油能够在短时间内成立的原因。“民营石油单打独斗没有出路,商务部前些时候公布的两个关于成品油批发、仓储的征求意见稿也许就是针对强出头的民营石油势力,而以联合为核心的长联石油此时应该是一根救命的稻草……”

无疑,这在接近于垄断的石油行业里,民营石油一直就是在夹缝中生存。

年过花甲的杨兴义也逃不出这样的景况,尽管宁夏兴俊实业在石油产业链条上进入了让人觊觎的上游产业,拥有油井的开发业务。但据龚家龙透露,杨兴义的企业并不具备经营上游产业的资质,而是采用挂靠国有或集体企业的方式绕道生存。

但是,这样的生存方式仍然受到了威胁,在一场当地政府对民营石油业主的“整顿”中,陕北榆林、延安两市15个县近千家民营企业、数万民间投资人约70亿的石油资产被驱赶或剥夺,而作为宁夏政协常委、宁夏民营企业家的杨兴义在这场风波中曾赴京向中央统战部反映情况,其结果则得罪了有关政府部门,杨兴义在定边县的子公司(运兴公司)法人代表李广军也因此被抓进了县公安局,逼迫其带头领取补偿款,否则将以偷税嫌疑关押。

“我们民营石油企业,从各方面都赶不上国有企业,按照道理我们早应该死,但实践证明我们没有死,我们有强烈的生存欲望,我们不但要生存,我们还要发展。”龚家龙把民营石油企业的生命力归结于“强烈的生存欲望”。

不难解释,杨兴义响应龚所发起的民营石油商会以及随后的长联石油,一切只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而在对崔新生的采访中,崔把杨兴义视为龚家龙的核心,并认为杨兴义之所以在犹豫过后仍能加盟长联石油控股,“大概是长联答应给他一个上游勘探权证,但现在实现不了”。崔新生为中国石油产业投资基金辅导人,有着能源投资者之称,其另一个挂名头衔为民营石油商会副会长,曾与龚家龙有过密切的合作,后分道扬镳。

 

处境:很难出人头地

在长联石油成立大会的邀请函件中,有着这样的描述:“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民营石油联合企业——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将在人民大会堂宣告成立。国家有关部委、公司股东及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的会员代表……将出席成立大会。”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在这次号称“中国石油产业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的庆典上,除了商务部政策研究室的一位处长出席之外,我们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政府官员参加,而负责石油产业政策制定的国家发改委,以及新成立的国家能源办公室,也没有派出相关代表参加成立大会。

大会主持人在会上声称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也有代表出席,但我们却始终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当然,我们也没有听到三大国有石油巨头对长联石油的祝贺词。尽管大会主持人主观地希望“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个老大哥会像爱护小弟弟那样对待长联石油,不要嫌弃”。

也就是说,对于长联石油的成立,政府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关注,而国有石油企业也没有像绅士一样表达热情,一切的热闹就像是民营石油企业的独舞。

到会致辞的民营经济研究者保育均认为,“这标志着民营企业真正进入石油垄断行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陈小洪认为,“这是中国石油体制和石油行业经营结构的一次拐点,石油机制开始市场化”

种种观点表明,民营石油企业的春天在“非公36条”的铺垫下款款而至。春天既然已经来临,民营石油企业为什么还要抱做一团,不得已而相拥取暖?

“这是一个民营企业很难出人头地的行业,做石油盈利没问题,做一点资本积累都没问题,但在这个行业里想占一席之地是很难的。”1992年就已经进入石油行业的王永红由于看不到前途,如今已不想再恋战石油。

依靠石油产业完成资本积累的王永红,如今的身份是中弘集团总裁,已成功地实现了由石油到房地产业的转型。

据王永红介绍,就个人来说,他应该算是在北京做零售业,做加油站最多的,“前后建了十几个加油站,每个站规模销售业绩都不错。”

在王永红看来,经营石油的零售加油站业务,无非就是能获得一个比较可观的现金流入,但是却对公司的品牌,企业的战略毫无意义。“在这个行业里面,建多少个都很难有一个出路,在这个产业链里面,只是流通领域这一块,没有开采资源,没有炼厂的资源,支撑不了长期的发展。”

 

:模式之争

民营石油企业继续活下去的愿望,以及无法出人头地的窘状,为长联石油的成立提供了必要的前提。在一份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的宣传册中,“联合实现梦想”这六个字被放在醒目位置。

200312月,龚家龙随团去中东考察,考察中发现那里的商会发挥着很大的威力,“我看到这个以后,就决定做一个民营石油商会,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品牌。”

2004年上半年,龚家龙在北京接触到了一个做农产品的土耳其朋友,也正是这一次相见,龚家龙开始思考长联石油的“联合”模式。

据龚家龙介绍,他的这个土耳其朋友三代做农产品,经过爷爷和父亲两代之后,仍是一个很小的公司,但到了他这一代,他却做到了中东最大的农产品公司。

于是,龚家龙开始向这位土耳其朋友讨教经营模式。在学习中,龚家龙发现,这位土耳其朋友的公司有99个股东,在这99个股东里,有投钱的,有搞管理的,有搞金融的,这些特殊的人才都是他的股东,而核心股东却只有7个,重大事情由这7个人说了算。“当时给我一个非常大的启发,我们这个石油能不能整合起来?”

 也就是说,龚家龙的中东之行,是去年底成立的全国工商联民营石油商会的创意源头;而龚家龙与土耳其朋友关于公司治理的讨论,成为了如今长联石油成立的直接原因。

但是,石油商会成立之后,关于如何利用商会平台整合民营石油资源的思路却存在很大的分歧。而在这个关于思路的话题中,崔新生的名字怎么也绕不过去。

民营石油商会成立后迅速在业内以及整个舆论界声名鹊起,在这段时期内有关石油商会的报道中,龚家龙的名字与崔新生的名字都被媒体高频率地提到,甚至不分伯仲。

而在石油商会筹备阶段,崔新生更是举足轻重。按照崔新生的说法,在石油商会成立之前,他便与龚家龙有过一纸协议,而协议的主要内容则规定,崔新生将是石油商会组织的石油产业基金项目的规划和辅导人,而且石油商会成立之后,崔将出任石油商会的秘书长一职。

在这样的约定下,崔新生积极筹备石油商会,成为了核心人物。但就在石油商会成立的当天,崔新生在商会中的职务却由原先约定好的秘书长变更为副会长。“事先没有任何沟通,龚会长很善于用突然的东西。

事实上,崔新生也没有参加当天的商会成立大会,其原因是由于突发的身体原因去了医院。在今天看来,崔新生仍然认为有一种叫命运和缘分的东西在作怪,“我一辈子没有得过这个毛病,他们早上来接我的时候,我就去不了了,马上送到医院,这是一种有预示的东西。”

在今天看来,崔新生与龚家龙的分歧主要在商会的发展思路上,崔新生坚持用事先约定的方式,在商会下组建石油产业投资基金来网聚更大的力量,而龚家龙的思路则是要建立一个由民营石油企业联合起来的公司实体。

在随后的双方口水战中,石油商会的发言人根本就不承认石油产业投资基金一说,并声称崔新生组建产业基金是个人行为,不代表石油商会。而龚家龙则表示与崔新生之间并没有什么关于石油产业基金的约定。

据龚家龙的介绍,能让大家自愿地走到一起很不容易,当中需要有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模式,“这个模式是公平的,透明的。我们聘请了国外著名的咨询公司,聘请国内顶尖的咨询专家为长联设计模式。”

龚家龙把最后确定的模式表述为“非常了不起”,“股东分三类,大股东为投资两亿以上资产的企业,中股东是投资4000万以上资产的企业,小股东是投资1000万以上资产的企业,我们的小股东这一块放的松一点,可能投资有一两个加油站也可以进来。核心股东是九个,我们长联的标识就是一个九边形。”

而崔新生并没有因商会对产业基金的态度而改变主意,在崔新生递给记者的名片中,清晰地写着“民生商联国际石油能源顾问有限公司”,崔新生告诉记者,这是他自己成立的公司,他仍在继续着自己所信奉的石油产业投资基金之路。

崔新生说自己的石油产业投资基金已经在国外募集到了5亿美元的资金,而其将来的投资重点将集中在炼厂和仓储,主要侧重在上游产业链。“我和龚家龙可能不在一个层面,我的竞争对手是中石油、中石化。”

对于龚家龙的长联石油,崔新生不愿更多地评论。据崔新生介绍,在长联石油成立大会的第二天,崔新生本来会有一个新闻发布会,但是崔自己把它推迟了,“我不能给媒体的感觉像两个人打架,我不喜欢这样。”

崔新生尽管不愿过多地点评长联石油的模式,但仍忍不住有话要说,“做事情别让人感觉到外行看热闹,内行看笑话。在国外有很多反映,说长联石油的动静很大,但就是弄不懂他要干什么。石油行业不是别的行业,最基本的层面是三个要素,技术、投资和团队,这是必须的。他什么都没有,包括政治资源它更没有,不知道它要干什么。”

 

野心:5000亿帝国梦

在一本长联石油公司的宣传册中,关于长联公司的战略,有如下描述:长联石油在三至五年内的预期总资产为5000亿元,拥有以民营石油业为主体的1000家企业,按照石油产业链(加油站、仓储物流、沥青、炼油化工、勘探开采)进行整合,形成规模,寻求海外上市。使公司成为以整个上、中、下游产业链为一体的大型跨国集团公司。

很显然,这是一个宏大的战略,对于目前只联合了国内30多家民营油企,资产规模在50100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疫情冲击之下,如何帮助暂时遇到困难的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成为银行业关注的重点。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积极履行国有大行责任,各地分支机构金融服务持续加码,助力小微企业复工复产,为抗疫企业和受困企业提供坚实的金融保障。广东省分行:金融服务不间断为做好相关复工企业的金融服务,邮储银行广东省广州市分行提前行动,在春节假期便开始忙碌起来,由客户经理与相关企业逐一沟通,了解客户在春节期间的经营状况、节后复工安排、用款需...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署以及监管部门相关要求,精准对接抗疫企业,加大贷款支持力度,优化授信审批流程,加强利率优惠支持,全力为抗疫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坚决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据统计,从农历大年三十(1月24日)至2月16日,邮储银行已为疫情防控相关企业授信404亿元,完成贷款投放145亿元。精准对接 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在精准对接抗疫企业方面,邮...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