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传宗接代新创意

文•本刊记者 张小平 日期: 2005-10-03 浏览次数: 969
 

何少怀:在台湾,其实早就有“借卵生子”和“借精生子”的现象。卵子差不多要50万新台币,精子会便宜一些,因为取卵子的过程是很辛苦的。

高中:可以有代孕爸爸,但最好不能出现代孕妈妈,因为前者简单,没有太多的副作用,但后者的代价太大了。

王子月:有些太太可能还是愿意去找代孕的,而不愿意老公去包二奶,和别的女人产生深厚的感情。

 

 

特邀主持:高中(清水同盟主席)

嘉宾:何少怀(薇薇新娘婚纱摄影店总经理)

王子月(北京凰帅国际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

 

代孕,是现代社会又一次颠覆性的创意。

之所以说它有创意,是在于它对某种市场的把握和迎合。代孕首先满足了某些人群传宗接代这一人生大事上的需求;其次,现在社会节奏过快,很多年轻太太想要孩子,却不愿意经历十月怀胎的痛楚,原因也许只是因为怀孕而影响自己的事业;再者,还有一部分新富阶层家庭,还想要一个孩子,但又惮于计划生育的国策,所以找人代孕一个孩子以掩人耳目。

但代孕的颠覆性却显而易见,法律上的禁止是毫无疑问的。卫生部在200181曾经颁布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明确禁止代孕行为,特别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最重要的一点,是代孕对传统伦理道德的冲击。孩子在其中变成了商品,人伦、生育权是不能市场化随便买卖的,女性的身体,也不是生育机器,此类伦理问题,不容忽视。

也许,每一个代孕孩子的出生,都将是一次社会道德的流产。

 

代孕现象

高中:现在国内出现了一些网站,竟然公开招聘代孕者。对容貌姣好、身体健康的女大学生,开出的代孕价格是10万元。如何看这种现象?

何少怀:在台湾,其实早就有“借卵生子”和“借精生子”的现象。男的卖精子,女的卖卵子,但没有性接触。卵子差不多要50万新台币,精子会便宜一些,因为取卵子的过程是很辛苦的。

记者:是在代孕者体内受孕吗?

何少怀:不是。只是借用了别人的卵子,先在试管内受孕,再放到自己老婆的母体里去。

高中:这种情况在法律上比较容易界定,因为你只是借用了我房间里的东西,并没有借用整个房间。但大陆的情况不一样,是租用了代孕者的肚皮。

何少怀:那从法律上来说,谁是孩子的母亲?

高中:妈妈有好多种,有干妈、亲妈、奶妈等。生物学上的妈妈肯定是受孕者,但法律上的妈妈不一定是她,肯定是委托方。

何少怀:这样太容易让代孕者变成二奶了。

高中:按照游戏规定,双方是不能见面、更不能产生感情的。

王子月:我觉得像台湾这样光卖精子和卵子还可以,如果女大学生把自己的肚子都拿来出租了,则让人难以接受。

何少怀:台湾和大陆不一样,台湾太小,你在台北怀孕,在台中就有人知道了。

 

代孕市场

记者:代孕的市场到底在哪里?

高中:现在最想多生孩子——一是很有钱的,一是没有钱的。代孕肯定是前一部分的人。为什么?因为这个社会节奏太快,有些人感觉要在自己体内受孕太累了,不过,他们想的不光是大学生的肚子,要的是他们的脑子。

记者:他们看中的是女大学生的优秀基因吗?

高中:其实这并不能确保你后代也是精英,因为后天的教育太重要了。你把王子从小就放到贫民窟,最终同样也很可能默默无闻。金钱可以买到最好的卵子和精子,但买不到孩子最好的未来。

记者:那是不是有些有钱人就直接去找二奶生了?

高中:找二奶麻烦,除了钱,你还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感情。

何少怀:像台湾辜家,听说在辜振甫死后冒出了一个私生子,已经39岁了。在世的时候,据说辜振甫一直供应他们母子的生活和教育费用。辜振甫在死之前开了三张支票,每张是2000万,后来兑现了一张,再要兑现其它两张时,辜家的人就止付了。为此双方还打起了官司。

高中:他开出了爱的支票,收获的却是孤儿寡母无穷的埋怨甚至怨恨。

记者:那么是不是还不如代孕一个孩子?既直截了当地达到了传宗接代的目的,又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高中:现在的中国男人面临110的局面——第一个1是计划生育,第二个1是一夫一妻,这两个1的警训使得男人最后变成零,什么也搞不出来。但代孕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在美国现在有3.5万例代孕,这说明它还是很有需求的。

王子月:像有些女明星,为了事业一直没有生育,等到了想生的时候,生育能力已经不行了。现代社会的人很可悲——荣华富贵有了,金山银山有了,但没有优秀的精子和卵子了。

高中:在婚姻的船上,孩子是压舱石,尽管有时这块石头是从别的船上搬过来的。

 

代孕者

记者:大家如何看待受雇做代孕的女大学生?

高中:女大学生去做这件事情,可能真的是缺钱。再说现在大学生的工资低,你一个月挣2000元,要挣10万块钱就得让一个大学生不吃不喝攒上4年。但通过10月的代孕,她们同样可以拿到这笔钱,然后可以呆在家做爱做的事情。

记者:女大学生刚开始可能是冲钱去的,但在怀孕过程中会触发天生的母性,也许有的人最后什么都不想要,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

高中:美国有一位做代孕妈妈的女孩,等孩子生下来后她就不想给别人了,不但没要那笔代孕费用,甚至无论自己出多少钱都要打赢官司留下孩子。

王子月:他们事前肯定要签合同的啊。

高中:这个合同是靠不住的,因为法律本身就没有允许代孕的存在。

记者:如果需要,你们会选择代孕的方式吗?

何少怀:我不会,那不如直接去买卵子。孕育的过程会产生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女人一听到孩子的哭声,天生有一种心贴心的感觉。

高中:好多大学生因为家里贫困,做这个事完全不是本愿,就是为了钱。这就变成社会问题了,需要大家去关心这一部分弱势群体,不要让她们沦落为出租肚皮的代孕者,那样太可悲了。

何少怀:因此带来的心理创伤,恐怕不是10万块钱能够抚平的。

记者:据说一个女大学生已经做了第三次代孕妈妈了。她第一次面临自己孕育出来的新生命时最难受,后来有点麻木了。

何少怀:我想大部分女大学生都会后悔的,在心里一辈子有烙印,对以后的爱情、婚姻和家庭生活都有阴影。

高中:可以有代孕爸爸,但最好不能出现代孕妈妈,因为前者简单,没有太多的副作用,但后者的代价太大了。这一定要政府干预,要规范,不能允许在校女大学生因为贫困而做这种事情。

 

代孕的后患

何少怀:我担心代孕这种事,会不会有欺骗行为?

记者:现在还出现了专业代理机构,这说明需求已经很大了。

何少怀: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孩子和法律意义上的母亲最后可能没有亲和力,因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高中:对。小时候我养了大猫和小猫,还有小鸡。小鸡和小猫处得很好,还常常跑到猫妈妈那里去,但它本能地就知道这不是它的妈妈。

王子月:作为母亲,首先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样生出来的孩子以后可能和自己会不太亲热。

记者:如果你是明星,会接受这种方式吗?

王子月:如果我自己不能生孩子,可能会选择这种方式。但我不奢望他长大后像亲生子一样对我,他对我的感情可能不会特别深。但不管怎样,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否则到头来可能白白养他那么多年。

高中:如果保密工作没做好,代孕者也许会变成二奶了。

王子月:如果代孕的女孩确实很优秀,男方也有机会接触这个女孩,也许真的会产生感情。而且代孕出来的孩子让他们之间有了间接的血缘关系。所以事先绝对不能让自己的老公见到那个代孕的女孩,一切应该由太太来主导。

何少怀:因为事先双方的资料是隐瞒的,也有可能会发生近亲繁殖的现象。这在概率上完全有可能,因为代孕机构没有办法查基因,很可能是基因相似的两个人配在了一起,这可能造成一定的社会问题,甚至对社会的伦理造成冲击。

记者:任何违背伦理的东西都是值得批判的,包括代孕。

高中:对代孕我们是合理分析,并没有全盘否定。如果不涉及到金钱、不涉及到法律和伦理问题,完全是友情赞助,那是件美好的事情。

记者:如果遇到此种情况,你会怎么办?

高中:(大笑)我不想找代孕妈妈,要是我,直接去成立一个公司,这样会有好多一手资料,等找到合适的代孕妈妈后,再解散公司。

王子月:有些太太可能还是愿意去找代孕的,而不愿意老公去包二奶,和别的女人产生深厚的感情。

高中:你们告诉我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太太?不过代孕妈妈比二奶好,代孕妈妈比妓女好。

王子月:我想这种太太还是比较多的,自己生不出孩子,但愿意老公有自己的骨肉。肯定愿意找一个不认识的。

高中:历史上有两种文明几千年来原汁原味地传下来,一个是印度文明,一个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几千年传承下来靠的就是一个字:理。伦理是我们这个民族立足之本,伦理颠覆了,会对社会造成极大的动荡和不稳定。现在是一个盛世,但不是一个雅世,因为好多东西太商业化,慢慢侵蚀着社会伦理,我们应该警醒。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