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首要影响力

凯雷66亿“平息”太平洋风暴

文·本刊记者 王颖 日期: 2006-02-02 浏览次数: 1252

 

20051219,上海,太平洋保险(集团)公司与凯雷投资集团签署正式协议,凯雷携其战略投资伙伴——美国保险公司保德信金融集团注资66亿元,二者将在注资后拥有24.975%的太保寿险股份。

但在四五个月前,太平洋人寿保险公司接到了中国保监会“色”预警,由于偿付能力缺口90亿元,其被责令于20051031之前上报改善方案,并且保监会还在股东分红、机构设置等方面对太平洋人寿给予限制性规定。

此消息一出,不仅寿险受到影响,太平洋集团下的财险等业务也受牵连。那段时间,身为董事长的王国良压力很大,外面有人认为他这次过不去了,有的甚至明讲,他这次真的要下台了。

而今,一场风暴过去之后,王国良却依然轻松不起来。“干事业的人越搞越辛苦,干金融的人越搞风险越大。”王国良称:“现在成功的金融家都是不敢干的人。”

王国良本科就读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但对经济和金融感兴趣,《红楼梦》没读过,却读完了《资本论》。毕业后,王国良先就职政府机关,后转入银行,1998年他来到太平洋保险集团公司。当时的太平洋只有20亿资本金,坏账却达35亿,还潜藏有隐性危机,面临破产的边缘。

王国良上任后,首先就要建立一套完善的机制,进行风险管控。王国良说,太保不能再一味地追求快速发展。“每年增长50%,这不是一件难事。但成本太高的事情,我们不会去做。”及时的监控使太保的经济案件很少发生,曾有办案机构很风趣的说,“怎么没轮到太平洋一个呢?”

严格的管理已初见成效,三年,太平洋的股东价值翻了1.5倍。王国良说:“不管形势发生什么变化,我掌握了规律,就不会左顾右盼,我要一直按照这条道路往前走。”

 

不做“洗钱”业务

英才》:你目前最关心的是什么?

王国良:风险第一。发展快慢,要看有没有足够的偿付能力作为保障。没有风险管控,什么都谈不成。公司是吃利润,不是吃保费。靠借来的保费在运营中创造利润,这才是属于公司的。

《英才》:你觉得风险管控主要通过哪些方式实现?

王国良:除了建立良好的机制外,还要靠最高决策层对风险的把握。一些券商和保险公司搞交易,现在暴露出来60多亿亏损。我们公司一笔都没做。因为看上去投资回报很高,但它的成本是难以承受的。我宁可不做,也不能让自己的业务亏损。

《英才》:如何把握市场快速变化的风险?

王国良:收集全球金融经济的情报,这非常重要。我跟国外公司谈判,他们对我们的条款非常苛刻。突然我看到一条消息,说这家公司出问题了。我马上让发展战略研究部在网上搜索这个公司的所有情报,这家公司确实出毛病了。再谈的时候,我态度就非常强硬,最后对方的董事长跟我们说,他们遇到历史上最严峻的挑战。

《英才》:风险一词对保险公司意味着什么?

王国良:保险行业比其他行业都要讲诚信,因为你卖的是一张纸,所有的诚信都在这张纸上。几十年中,你这张保单能不能经受市场风险、政策风险的考验,长期为公司提供利润,这叫内涵价值。

《英才》:客户比较关心的太平洋寿险的偿付能力问题将如何解决?

王国良:在凯雷进入以后,我们2006年再发一部分次级债,再加上调整业务结构,减少低内涵价值业务对资本金的压力。现在正在建立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也就是集团上市。

《英才》:哪些业务是低内涵价值的?

王国良:车险里的私家车我们是要控制的,再比如住房信用保险,我们公司控制得很紧,这方面损失很小。寿险里的一些“洗钱”业务我们不做。“洗钱”就是指下半年做进来的业务,一过年就退保了。客户得到手续费返还,分公司得到手续费的提取,下面的分支机构都很肥,成本都加到总公司来了。这样非常危险。

 

为什么与凯雷合作

《英才》:为什么太平洋引进外国战略投资者持续了5年左右的时间才谈成?

王国良:我们最初跟澳大利亚安宝保险集团谈完以后,但它投资失败。在印度它收购一个财险公司,赔了7.5亿美元。在我们签约以前,它收购了伦敦的一个寿险公司,赔了35亿美元。最后它没有钱了。

《英才》:在众多竞争者中最终携手凯雷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王国良:首先因为它是优秀的投资公司之一。其次,它带来全世界一流的美国保德信保险集团。投资技术、保险技术全来了。其他的投资公司只有投资技术,没有保险经营管理技术,我们要的不仅仅是一些投资。

《英才》:你说的保险经营管理技术如何才能获得?

王国良:我们马上就要有一个计划,每年选择100名外语过关的专业技术人员到保德信去培训,三五年之后培养出三五人。

《英才》:外界有一种评论,认为这么快与凯雷敲定合作事宜,主要是因为太平洋寿险资金有缺口,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王国良:这不是主要原因,之前与凯雷拖了较长的时间,是因为双方都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双方都不肯让步。最后美国新桥等投资公司来了,说条款可以比凯雷更优惠,我们表示欢迎。那么凯雷就很紧张,在很多问题上做出了利益上的让步。

《英才》:凯雷主要在哪些方面做出了让步?

王国良:比如说,开始时凯雷投入的4亿美元想分批次投入。我比较理解,他是要给经营层一些压力。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谈了很长时间,最终凯雷终于同意了一次性投入。

《英才》:你主要通过什么方式说服对方的?

王国良:太平洋的股东、合作伙伴分布在香港、台湾和美国等地。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帮忙做好凯雷的工作,不要因为这么点钱,合作搞不成。最后这些股东说,我们都出钱,终于凯雷同意一次性付款。

《英才》:你会不会担心,凯雷赚几年钱就走了?

王国良:凯雷肯定是要走的,但是合同里都已经规定,凯雷走必须将全部股份转让给保德信,保德信全部都要,具体的价格由他们去商量。

 

多花1000万成本也值?

《英才》:你个人的领导风格是怎样的?

王国良:综合型。我们的领导班子里,各种性格都有,他暴躁,我就温和。他温和,我就告诉他,你太慢。

《英才》:还有对你暴躁的下属?

王国良:有,他是分管财产保险的副总,也是我上任第七天找来的。他那会儿还在省级公司工作,我到南京三顾茅庐,把他请到总公司来。但这人脾气不好,他冲老板发火是常事。我说发牢骚可以,但是活还要按我的要求干。现在他干得很好。

《英才》:我听说由于你要求很严格,大家都比较怕你?

王国良:如果员工在客户里捣乱,藏利润,想来年日子好过一点儿,那是经常会被我抓住的。不过,没有人怕我。坐电梯时,都是我给员工按几楼,按错了还要挨批评,说董事长水平不高。

《英才》:如果员工对你说假话,你怎么办?

王国良:你做错了事,我告诉你办法,你解决去。否则被我发现了,我就不含糊了。我曾经免过东北一家省级公司的总经理。他拿着一个本子来给我汇报,我一看就很烦,说你把本子丢掉,结果,他就乱了套。我一问问题,他就傻了。那些本子上的东西都是秘书写好的。后来我很快免掉他的工作,像这样的素质怎么行呢?

《英才》:凯雷进入太保后,在人员配制上会有哪些调整?

王国良:公司的第一代领导者已经不太适应了,需要腾出来给年轻人坐。为了防止出现大的人事波动,我们准备专门设一个“高级专务系统”,不算领导班子成员,但工资一分钱不少他的,一直干到退休。这样即使多花1000万元的成本,年轻人形成的新竞争能力所创造的利润远高于他。

 

股东眼中的王国良

“第一次打交道就亏5万美元”

第一次看见王国良时,他正和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在聊天。“他是我老板”,王国良指着傅军说。傅军是太平洋保险集团的股东,但他和王国良第一次打交道就亏了5万多美元。

十几年前,当时王国良还是江苏镇江市轻工业局局长。傅军找到王国良,要将自己手中的一些布浆卖给轻工局下面的造纸厂,双方很快签订了2000吨的合同。谁知,合同刚签完,国际市场上的布浆价格大大上涨。

这笔生意还要不要做?王国良笑称,“我知道他亏了,但是有合同在,当然得履行。”傅军也按原价做了这笔买卖。二人之间第一次生意上的往来,傅军就亏了5万多美元,这也是二人惟一做的一笔生意。

“朋友归朋友,做事情一定要讲原则”,王国良的风格得到了傅军的认可。“南方的北方人”、“地方的军人”,傅军一下子给了王国良两个称谓,显然同为南方人的傅军喜欢王国良这种豪爽劲儿。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9月29日,TCL中环发布《2022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TCL中环2022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49.3-50.7亿元,同比增长78.53%-83.60%,其中第三季实现归母净利润20.1-21.5亿元,同比增长57.06%-67.98%。2022年业绩延续高增长态势,核心财务指标增幅明显。       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是TCL中环双赛道的制造...
9月29日,TCL华星第8.6代氧化物半导体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简称“TCL华星广州t9项目”)投产仪式于广州市黄埔区举行。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林克庆,广州市市长郭永航,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郑人豪,广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边立明,广州市委常委、黄埔区委书记陈杰,广东省工信厅总工程师董业民,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TCL华星CEO金旴植,TCL华星COO赵军,以及股东...
9月26日,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与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战略合作备忘录签署暨海德学校TCL公益智慧教室揭牌仪式在深圳南山顺利举行。       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党组成员、二级调研员陈登福,TCL科技集团副总裁、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魏雪,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党委书记、校长,海德学校党总支书记、校长韩晓宏,南山区教育科学院教...
近日,地平线官宣获得奇瑞汽车的战略投资并完成交割,该笔资金将主要用于车载智能芯片的研发迭代与量产应用。同时,双方官宣在目前车载智能交互领域的合作基础上,正式开启面向高阶辅助驾驶领域的全新合作。根据规划,奇瑞汽车全新高端智能电动平台——E0X平台将采用征程®3芯片构建算力基石。该平台规划了至少五款面向L2+级以上的智能化车型,首款车型奇瑞E03将于2023年落地,将实现高速和城区NOP辅助...
9月20日,在TCL新品发布会上,全球领先智能制造科技企业TCL,宣布携手五星巴西,征战卡塔尔 !一起开T,敢为不凡!       这是继早前TCL IFA发布会上官宣四名球星:法国国家队主力后卫拉斐尔·瓦拉内(Raphael Varane)、巴西国家队边锋罗德里戈(Rodrygo)、英格兰中场新星菲尔·福登(Phil Foden)、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