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首要影响力

我娱乐我富有

文·本刊记者 唐凯林 日期: 2007-01-11 浏览次数: 1319

  网游巨头丁磊、陈天桥、朱骏、史玉柱2006的玩法

 

开篇

他们是互联网圈里最醒目的一群,他们也是造富速度最快的一群。

他们是青少年最追捧的一群,他们也是公众争议最大的一群。

他们是投资者眼里的天使、宠儿,他们也是老师家长心里的魔鬼、猛兽。

他们身处国家政策限制多于扶持的产业,但同时也是最赚钱的娱乐。

一言难尽的网络游戏,造就了中国首富,也引爆了广泛的社会问题。

喜欢也好,厌恶也罢,这个产业依旧如日中天。据新闻出版总署统计,中国网络游戏行业在2005年创造收入4.55亿美元,比上年增长53%。电信业研究公司BDA China Ltd.预计,网游产业2006年将增长44%,收入增至6.55亿美元,到2010年收入将增至18亿美元。资料表明,在日本和韩国,网络经济已经超过以汽车制造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而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导产业之一。

陈天桥(33岁)、丁磊(35岁)、朱骏(40岁)、史玉柱(44岁),他们平均年龄38岁,身家总和超过270亿。无论他们以怎样的方式起家,如今却是中国网络游戏里最不容忽视的竞争者。他们在努力创造自己的盈利模式,他们也在影响网络游戏的格局。

他们究竟该归到娱乐圈里,还是高新技术堆里,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毕竟不同的界定,有不同的话语权。在这个kill time也能赚钱的年代里,他们的经营体验更加值得思考。当第九城市的董事长朱骏对《英才》记者说“不要把它看成是一个单纯的游戏”,盛大总裁唐骏对《英才》记者说“大困难之后的大胜利,大痛苦之后的大快感”,你该怎样理解?这是一种娱乐精神,还是一种创富态度?

 

 

 

跑马场里的每一匹马都有一个眼罩,就是要它向前奔跑的时候不要看两边,一旦分神它就会偏掉,没有了自己的方向。我也是在跟自己赛跑,跟自己的公司赛跑。”

第九城市的朱骏说自己喜欢用这样的一个寓言来表明自己的竞争心态。“我不喜欢用第二个寓言”。

2006年中国网络游戏运营商之间的赛跑形势,将有悖于朱骏所讲述的寓言故事,因为这是一场死死盯住对手的赛跑。当熟知网游领域的人在史玉柱面前以丁磊、陈天桥、马化腾、朱骏……史玉柱这样的排序表达自己的见解时,史玉柱的态度也非常明朗:“前几个这么排,我没意见,我的座次等今年底再定行吗?”

事实上,有疑异的又何止史玉柱一人?

 

对决:最大分贝的质疑

海虹的“复出”跟史玉柱的“新手上路”一样,质疑声要远大于喝彩声。

 如果今后要书写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的发展史,2006年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有业内人士将其称之为“拐点”,也有产业专家认为,“2006年中国的网络游戏将经历多角度的转型。”

 所有这些判断无疑过于宏观,也许微观具体的事实更有利于我们对形势的认知。

 2006年,商界“怪侠”般的史玉柱来了,试图以2个亿敲开网络游戏的大门。在此之前,盛大网络总裁唐骏曾有过“没有1亿元不要碰网游”的忠告,而史玉柱此番壮举看来不想落下什么话柄。

对此,有分析师认为这是史玉柱的资本豪赌,也有分析师认为这是史玉柱的“多元化迷途”。所有这些担忧都有着严谨的数据支持,例如,目前的行业竞争态势是20%的优胜企业占据着80%的利润,而90%目前正在运营的网络游戏,处于亏损状态。去年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发布的信息称,中国网游市场上盈利产品不超过5%,行业竞争的形式为“寡头竞争阶段”,即市场被少数几家大企业所把控的阶段。

不过这些数据没能成为史玉柱放弃的理由,“亏了就当账上少两个亿”的豪言壮语把业内搅得沸沸扬扬。

无独有偶,曾有过“中国网络游戏第一股”之称号的海虹控股,也选择了在2006年卷土重来,试图东山再起。616,海虹控股宣布同台湾网络游戏开发商雷爵资讯,共同投资5000万元用于宣传和推广运营新游戏。公开的信息显示,海虹控股是在中国网络游戏市场淘到最早一桶金的公司,两年前在网游领域偃旗息鼓。

海虹的“复出”跟史玉柱的“新手上路”一样,质疑声的分贝要远大于喝彩声,普遍认为这只不过是海虹控股总裁康健的一次资本运作而已,因为海虹控股正在节骨眼上的股改需要网游概念这一砝码,“网络游戏今年仍然有较大的想像空间”。

20065月底,深圳华为这家通信领域的标杆企业也出现在了一则有关网络游戏的消息里,并称与AMD和深圳网域网络计算机有限公司正式缔结了网游产业联盟。无疑,这是一件让舆论意外的事情,但华为有着自己的图谋,在联盟的角色扮演上,华为能为深圳网域提供技术支持,这有利于华为开拓包括游戏厂商在内的普通用户解决方案市场。

如果这一切还不够热闹,那么盛大、网易、九城在5月相继发布的2006年第一季度财报则更有看头。

盛大公司的财报显示,盛大公司第一季度净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31.3%,较上季度下降5.3%,为3.41亿元;本季度净利润为1180万元。

与盛大在同一天发布财报的网易公司,其第一季度是一个令丁磊都忍不住偷笑的收获季节,据其财报显示,第一季度总收入达5.3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1.7%。净利润总额达到2.94亿元。而丁磊在财报发布会上则声称,第一季度网易单从网络游戏上就赚了4.51亿元,而其运营成本仅为4000多万元,其游戏毛利率超过90%

第九城市的报告显示,九城第一季度净营收为2.121亿元,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净利润为5880万元,比上一季度下滑14%

根据三家的财务数据,我们不难发现,昔日网络游戏领域的霸主盛大公司虽然业绩不算悲观,但已经从第一把交椅上跌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网易公司。而且从净利润指标上来看,盛大公司的1180万也已然落后于第九城市的5880万。

胜利者总是大度的,而且会尽力地收敛锋芒,荣登老大宝座的丁磊就一直认为,网易的增长与盛大的下滑没有必然的联系。

而朱骏更是内敛,根本不愿意对竞争对手盛大公司的表现作任何的评价,“现在我不谈盛大”,这是朱骏最为简练的回答。

不过对于业绩上的数据,朱骏乐观地认为,“互联网现在惟一最赚钱的就是游戏,没有第二个东西。新浪的第一季度利润比九城都少。”

如此看来,痛苦只好留给盛大来品尝,盛大总裁唐骏面对痛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转型的痛苦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但是不这么做,我们付出的代价会更大,甚至走向消亡。事实上,盛大每一次的转型无不是经历了大困难之后的大胜利,大痛苦之后的大快感,这才是盛大的乐趣。”

 

转型:最有价值的模式

免费模式的实施,使得靠游戏时间收费的盛大公司失去了巨大的收入来源。

格局是怎样被打破的?未来的格局受什么因素的主导?面对《英才》记者,朱骏说如果要写网络游戏这个行业,就应该对这样的问题进行探索。

要回答这一问题,就得先弄清楚那些活跃在行业前沿的主流公司是如何运营游戏产业的。对于网易这次坐上网络游戏界的头把交椅,业内人士认为这与网易公司一直坚持自主研发的策略密不可分,因为“网易不用像九城和盛大一样,为了高额的代理费用挠头。”

事实上,网易公司第一季度在游戏上超过90%的毛利润率完全可以支持这样的观点。据了解,在网络游戏领域也有一席之地的金山公司在这一点上与网易属于同一阵营,新近进入的史玉柱所竖立的也是“自主研发”的大旗,而盛大公司与第九城市所走的则是代理路线,而且正是这样的策略直接把他们推向了美国的纳斯达克。

因此在朱骏看来,自主研发还是代理没有太大的优劣之分,网易的最大胜利是社区的成功,在这一点上跟QQ一样。“在研发还是代理这一问题上,我们的战略永远都是两手抓,一手是拿来主义,一手是自主研发,只是我根据公司的需要,最开始为了生存,为了累计经验,所以我采用拿来主义”。

朱骏还声称,代理费用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高。另外,贸然地自主研发,风险也不会少,这里面存在一个战术的博弈问题。“我引进游戏,现在其他人追上我已经蛮累了,但是我如果做自主研发,要追上其他人同样很累,所以我所需要的是考虑用什么方法一下子能追上他们。”

如果要分析盛大的得失,战略应该是一个重点词汇。评论人士认为,盛大公司之所以痛失霸主地位,这跟它向数字家庭娱乐的战略转型密不可分,属于“一心二用”。

对此,盛大总裁唐骏认为这只是一个“不断否定和超越自己,不断扩展到‘蓝海’型的市场、业务和商业模式”的过程。在唐骏所描述的盛大发展史中,几乎每一次重大胜利,都是自主转型的结果。譬如,2001年,盛大从动漫转型到游戏,后以代理《传奇》游戏缔造传奇;2003年,盛大又从单一游戏运营商转型多款游戏的综合内容提供与运营商,并取得了自主研发上的成功;盛大的第三次转型发生在2005年,推出免费游戏,同时实施家庭战略。

业内评论人士认为,盛大免费网游战略和向数字家庭转型是对网游市场趋势判断后的无奈之举。但也有人对此持不同的观点,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吕本富在接受《英才》采访时认为,盛大的转型跟管理者陈天桥的心态相关。

“陈天桥是很有抱负的一个人,但很遗憾落入了这样一个产业,陈天桥是共青团中央委员,那么他所处的产业和他所需要的社会影响正好是一个背离,所以他自己内心的矛盾也很大,从这个行业赚了这么多的钱,可内心又觉得这个钱不是很干净,丁磊就没有这样的矛盾,他就是程序员出身,怎么挣钱怎么来,所以陈天桥一定会考虑转型,而一转型他就失去了好多的机会。”

我们不知道在陈天桥的内心是否真的有吕本富所描述的这种矛盾挣扎,但仅凭对游戏产业前景的判断,对于在游戏产业摸爬滚打多年的老资格陈天桥来说,这样的悲观判断似乎又不太合理。

例如,根据权威市场调研机构的数据统计,2005年,全球游戏市场价值为285亿美元,而网络游戏所贡献的34亿美元还不到八分之一,因此全球网络游戏市场的价值增长将有很大的空间,另外,2005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37.7亿元,比2004年增长52.6%,预计到2010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将达到172.3亿元。

尽管盛大的数字家庭娱乐战略饱受争议,而且该战略又祸不单行地面临难以为继的境地,但是,其2005年底所推行的免费战略,不仅使公司经受住了考验,而且在游戏运营模式上有了新的突破。

免费模式的实施,使得靠游戏时间收费的盛大公司失去了巨大的收入来源,而只能通过数量可观的玩家购买虚拟装备来弥补此项损失。从盛大公司第一季度的财报来看,盛大已经平稳度过了免费模式所带来的冲击,而且其总营收水平也远超过了华尔街预期,第三次转型有惊无险。只不过稍一分神,网易便逼宫篡位,改国易号了。

然而,决战才刚刚开始,如今的排列只不过是格斗前的站位而已。除了如今的霸主网易,紧随其后的盛大、九城的�

上一篇:无下一篇:赚快钱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