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月度资讯

亚都“双清座”的权力共和

文·本刊记者 郭健 日期: 2007-01-12 浏览次数: 2283

北京亚都室内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在2006年里出了一个大手笔:出资4100万,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独家供应商之一。这个素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室内空气净化加湿行业的冠军突然发力,让人惊诧不已。

亚都在中关村,绝对是元老级企业。从1987年创办至今,20年风雨洗礼之下,亚都的企业气质在中关村独树一帜——低调、务实、神秘。

比起亚都高调出击奥运会,亚都CEO的易主却显得低调了许多。刚刚53岁、正当壮年的何鲁敏在担任亚都总经理20年之后,悄然身退;小他18岁的文辉,一跃成为亚都的新领袖。这两个清华人,在亚都内部被戏称为“双清座”。

而唱响奥运的高调正是源于这次低调的新老交替。

 

性格:两个“不同”的人

“他的兴趣在人,而我的兴趣在物。”

何鲁敏,亚都董事长,1987年初从日本归国后,与另外两名归国的学者一起创办了北京亚都建筑设备制品研究所(亚都科技的前身)。20年后,亚都已经是空气净化加湿领域的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企业。

文辉,1971年出生于内蒙古,1995年还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就读MBA时进入亚都工作,现任公司CEO,是“新亚都”二次创业的领头人。

2006年初,何鲁敏让出公司总经理的职位,担任董事长,同时,让出了全部经营权,亚都正式进入“文辉时代”。

“选定文辉接班已经很长时间了,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之前,他已经担任亚都的常务副总五年。”

其实,何鲁敏和文辉在性格上有很大差异。

谈到彼此,何鲁敏说:“我和他的差别很大,他的兴趣在人,而我的兴趣在物。我什么新鲜事都喜欢尝试一下,而他几乎没有业余爱好,他的爱好就是工作。”

实际工作中,现在何鲁敏主抓技术创新研发,而文辉管营销、运营、财务、人事。一张一弛,相得益彰。

文辉说:“我不是什么都不玩,K歌、旅游、看书我也做,只是不上瘾,最上瘾的恐怕还是工作。我总是要不停地思考。”

文辉有个习惯,就是每看到一个车牌号,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心中进行加减乘除的组合运算。他曾为此烦恼不已,一度以为自己得了强迫症,不敢再看车牌号。

然而,就是这个很早养成的计算习惯让他在生意场上获益匪浅。2006年在上海与一家私募投资者进行谈判的时候,对方是一个复旦毕业的女硕士,数学、财务方面非常老道。而文辉在每个业绩、销售数字上都反应奇快,寸步不让。最终,对方折服之余说道:“你是我碰到的最会算账的老总。”

文辉对自己的总结是爱思考。“我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思考,这种习惯开始可能是强迫的,可后来就慢慢变成自然。我在蒙牛的车间里看到一幅标语:‘强迫成习惯,习惯成自然’,我的思考现在已经成了自然习惯。”

何鲁敏生性随和恬淡,文辉显得少年老成。两个人看似不同,其实内在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人同样爱思考,何鲁敏的思考在技术上,而文辉的思考在管理上;二人也同样严谨,何鲁敏在研发创新上一丝不苟,文辉在公司管理上赏罚分明。

何鲁敏是个“80多分”的企业家。出生在东北的他,性格中有一些天然的率性和洒脱。他说自己从小就不争强好胜。“我从小有一个80多分的习惯。就是从小学到研究生,考试都是80多分。“惟一的例外是研究生考试,我发现导师出的题有漏洞,逻辑上不严密。于是,我在考场上就即兴写了四页纸来论证导师出题的漏洞。交完卷还有些后悔,没想到由此得到了学生时代的惟一的满分。”

不出头,不好强,颇有太极韵味的何鲁敏喜好运动和学术,他曾经保持了400栏北京高校纪录达11年之久;同时,还是国家从“六五”计划一直到“十一五”计划的空气净化领域的学术带头人。

 

分权:适合的人去做适合的事

文辉把二人配合的诀窍总结为:保持一定的审美距离。

就是这样两个不同的人,却在彼此之间不可思议地擦出了信任的火花。

虽然是何鲁敏的清华校友,文辉在亚都还是从最基层、月薪800元的销售助理干起的。

“我生长在小城镇,从小还要干一些农活,所以我比较能吃苦。到亚都半年后,公司派我去上海开拓市场。那是1996年春节,我一个人跑到上海,在宾馆租了一间房,凭着一部电话、一张地图,做业务,并建立了一个办事处。”如今亚都占据上海60%以上的市场份额。

“亚都是我迄今为止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惟一一份工作。”文辉有些自豪地说。

艰苦的工作环境,微薄的工资,在这种条件下,每个刚入职的年轻人都会有思想上的摇摆。“头三年的确出现过思想波动,当时年轻,也有攀比的心理。同学都去了联想、方正这样的大企业,而亚都当时还是一家小公司。”文辉说,现在回想起来,他坚持下来有两个原因:“首先,我对这个行业的前景和意义很认可。那时的口号‘让世界清新起来’虽然带点儿理想主义色彩,但我真的相信这是对人类有益的事业,现在证明的确是。其次是我骨子里还是有一点儿倔劲,我就要从最低的起点做起,超过所有的人。”

而在文辉暗暗较劲的同时,何鲁敏却始终盯着这个校友小兄弟。“让文辉去上海既磨练了他自己,也让我看到了他的能力。”何鲁敏说。

2000年的年终总结大会上,何鲁敏突然宣布文辉担当企业的常务副总,这既让亚都全体员工意外,也让文辉感到了意外。

“当时我都有点儿懵了,事前一点儿也不知道。”文辉说。

而何鲁敏回忆说:“其实,选接班人的工作早就开始了,我从创办亚都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己不适合做总经理。我是一个对物的兴趣大于对人的兴趣的人,我的天性就不适合做琐碎的人的工作。选择文辉是因为他的业绩、能力和忠诚。”

文辉开始在企业内部担当起更大的责任。“从做常务副总开始,自己还是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我是一个自我鞭策型的人,而何总在各方面对我都很宽容,从每个细节帮我融入角色。我其实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何总真的很宽容我。”

何鲁敏认为,企业的管理不是‘人找事’,而是‘事找人’。适合的人去做适合的事,就是管理。关键是领导者的德行要好。

“我们看好文辉是基于两点:首先是智商,只要是清华出来的学生,在当时那个教育体制下,智商肯定没有问题;其次是知恩图报,我们圈子内部有一个‘孝道选拔’的说法,文辉是个大孝子。他爸爸生病的时候,他一个人开车上千里,轮胎都跑裂了,回家照顾老爸。”何鲁敏说。

不过,分权在中国传统思维里,一直是一个禁区。尤其是与一位正当年的统治者谈分权,简直是大逆不道。

对此,何鲁敏却看得很开:“我的儿子也在这家企业,负责电子商务这一块的销售。他并不适合做CEO。做不适合的事,人的压力会很大,不快乐。为什么要给他加这么大的压力让他不快活呢?”

2000年文辉就任常务副总开始,何鲁敏一步步地分权给文辉,直到将整个企业的经营权毫无保留地移交给这位新CEO

谈到何鲁敏,文辉说:“我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不光我们的年龄有差距,更多的是他的确像自家长辈一样宽容我,信任我,并给了我很多人生的建议。”

现在,何鲁敏只是在一些大事上提自己的意见,而决策都由文辉独力作出。

不过,他俩也经常会为了公事争得不可开交。

“文辉是个固执的人,执行力强,他认准的事情都会干到底。我想说服他也很难,但我们沟通得很好,他不但尊重我的意见,还很注意方法。”何鲁敏说。

而文辉把二人配合的诀窍总结为:保持一定的审美距离。

“我叫何总为老板,他叫我老文。我俩在工作上始终都是争论不休,事实上有的也是他正确,有的是我坚持得对。吵归吵,我们俩始终都有意识地维护一个底线,那就是共同的利益:企业利益。所以,我们的争论目的从来都不是要证明谁对谁错,而是寻找对企业最有利的方案。而且,很多事情就是在争论中找到了最佳答案。”

 

目标:百年老店与世界第一

何鲁敏希望亚都稳健一点,而文辉的观点是,现在正是资本看好中国市场的良机。

在企业的发展目标上,何鲁敏和文辉也有分歧。何鲁敏想稳健地把亚都做成百年老店,而文辉最大的理想是在自己的任期内把亚都做成世界第一。

“亚都的资产非常优良,我们希望与资本市场直接对接。”文辉很坚定地说。而何鲁敏却总是担心企业的控制权会随着引资易手,对资本有着深深的怀疑。

何鲁敏说:“中国人喜欢玉,做企业也像玉,晶莹光滑的外表下是朦胧的内蕴;而外国企业追求水晶般的透明。这是两种文明的冲突。过于透明会使人们的眼光集中于你的一点点瑕疵,而朦胧一些更容易韬光养晦。上市和引入PE会让企业失去朦胧美感。”

何鲁敏的企业治理观偏重于绵延悠长的内力培养,而不喜欢招式的华丽。

这也难怪,西方的规范化管理的确是成本最小的管理。然而只有在具有规范化的市场环境这个前提下,才有可能产生规范化的管理。

而现今国内的市场环境根本不具备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管理模式,所有的成功企业都要立足企业自身和所处地区、产业等多方面因素,产生自己的管理状态。

一家企业的成功经验,放在另一家企业就有可能是一个失败的教训。所以,中关村盛行“剩者为王”的理论。

从“草寇”到“军阀”,各有各的生存之道。何鲁敏说:“企业的生存与托尔斯泰那个知名的幸福家庭论正好相反。成功的企业各有各的优点,失败的企业却是一样的不幸——资金链断裂。”

所以,何鲁敏更希望亚都稳健一点。

而文辉的观点是,现在正是资本看好中国市场的良机。抓不住机会上市,也许企业就丧失了最好的发展机会。

当然,无论是百年老店还是世界第一,也许这两个目标在争论中反倒会同时实现。

 

 

何鲁敏小传

何鲁敏,籍贯辽宁,满族人。5岁时随父母从保加利亚回到北京。初中时 “上山下乡”在山西一个偏远的小村庄插队5年,做了5年团支部书记。

1973年,何鲁敏进入清华大学热能专业学习,随后又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空调所工作。

1985年,何鲁敏作为公派人员到日本学习。两年后的春天,他谢绝了日方高薪挽留,带着9箱技术资料回国创业。

1987年初,与另外两名“海归”一起创办北京亚都建筑设备制品研究所。

如今,亚都成为中国最大的空气净化器厂商,是加湿器核心器件全球出口最大的行业制造商,也是同行业中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专利最多的民营企业,关键零部件的出货量居全球第一。

2006年,亚都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空气加湿净化器独家供应商。

 

 

文辉小传

文辉,生于内蒙古,祖籍四川。1989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

1995年在读清华MBA期间,在亚都实习,随后加入亚都做销售助理。1996年只身前往上海,开拓了上海市场。

199711,被任命为管销售的副总,2001年被任命为常务副总。

2006年,文辉正式接替何鲁敏出任亚都CEO,成为“新亚都”二次创业的带头人,目前已经带领亚都完成了第一轮的私募,正在积极筹备亚都上市。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30日上午9时,永祥新能源二期还原工段在热烈的掌声中迎来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公司5.1万吨高纯晶硅项目首批高纯晶硅正品成功出炉!通过质量检测,产品质量各项指标均优于太阳能级特级品标准,标志着“第六代永祥法”彻底打破了“质量爬坡期”的行业规律,实现了高质量起步,产品一次性即达到领先水平,有力地证明了永祥管理水平、技术研发实力和科技成果转化应用成效,进一步彰显了“改良西门子法”的成熟、可靠。永祥股...
11月16日,由广东时代传媒集团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承办的第十四届时代营销盛典颁奖典礼在广州富力丽思卡尔顿酒店成功举办。作为营销领域风向标,在聚焦品牌营销新趋势的背景下,本届时代营销盛典主题为“新经济·新消费·新营销——触摸新时代的力量”,以多重视角解读品牌创新路径,为行业的菁英力量颁布多项重磅奖项。颁奖典礼还揭晓了诸多重磅奖项,包括品牌价值传播奖、创意品牌营销奖、时代公益...
得益于光伏行业下游强劲的市场需求,今年以来,多晶硅价格一路冲高,单吨均价已经来到27.18万元/吨。在多晶硅极度紧缺的时候,通威股份乐山二期5.1万吨如期投产,保山一期5万吨即将在年底前投产,10万吨新项目也快速启动。值得注意的是,通威又获得了两位光伏行业重要伙伴京运通、晶科能源的重磅参与,为光伏行业上下游的协同发展再次树立了新的典范。      为进一步发挥各自优势...
11月2日早上8点,永祥新能源隆重举行二期5.1万吨高纯晶硅项目调试开车誓师大会。永祥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斌率领公司领导班子与近500名员工出席大会,大家精神振奋,庄严宣誓,誓守安全,严格遵守十大禁令,确保精心操作,各项标准落到实处。      调试开车誓师大会的召开,标志着永祥新能源二期项目全面进入生产运行阶段。李斌董事长在大会上做重要讲话,号召全体将士抓好安全、严...
10月26日,由TCL和中信出版集团主办、光点传媒和单向空间合办的“万物生生—从TCL读懂全球化浪潮中的中国制造”《万物生生—TCL敢为40年》(以下简称“《万物生生》”)新书品鉴会在北京举行。      出席活动的嘉宾包括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TCL科技集团COO王成,TCL科技集团副总裁兼组织部部长傅和平,新书作者、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许...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