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经济学人

钟伟 现在的学术圈杂家太多

文•本刊记者 戴璐 日期: 2007-07-26 浏览次数: 1257
 

严格说来,钟伟于经济学是半路出家。1986年上大学的他随波逐流地选择了当时很热门的物理学。但是一次偶然,他在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红色的小册子,随意抽出来翻了几下,从此便走上了一条当时难以想象的路。

 

“经济学改变了我的性格”

当一篇文章有三个“我认为”,这样的文章就是垃圾。

钟伟拿的是哈耶克的著作,他看过后感到很受启发,甚至根据自己的感受动笔写了不少文章。在那个年代,学术圈近乎与世无争,加上经济学刊物稿源比较匮乏,让钟伟很容易就投中稿子。

看到自己对经济学大师一鳞半爪的理解,从手写的东西变成了铅字,钟伟的内心很激动,“这对个人学习经济学也是一种很大的鼓励。”

大学毕业后,钟伟去无锡的一家工厂工作了一段时间,但他日益感到自己内心潜藏着对经济学的喜爱。于是他跨过了等级阶梯似的研究生教育,通过同等学历直接考上了博士。

在与经济学接触多年后,钟伟渐渐发现自己的性格在悄然改变。

“经济学会让人变得很谦卑,经济学家很少有天下先知非我莫属之感。”钟伟认为经过经济学训练的人,更关注事情本身,不太会用非常富有人情味的辞藻去煽动人。经济学对人产生如此之大的改变,是因为这个学科的所有观点和结论其实都建立在“假设怎么样,然后才能怎么样”。

“如果一个号称经济学家的人动辄就直接说我认为怎样,那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当一篇文章有三个‘我认为’,这样的文章就是垃圾。”钟伟说。

在他看来,观点本身是不重要的,一个疯子可能有很多精彩纷呈的观点,但是有什么现实价值吗?重要的是观点的前提是什么,逻辑是否有漏洞,数据是否有缺陷。

 

“我始终是个旁观者”

中国的经济学者要生存,就不能太细化,否则研究论文没办法发,讲课没人听。

随着交流环境的不断开放,经济学家的观点言论越来越多地被关注,甚至人们热衷于看到经济学家之间、经济学家与商人之间的激烈争论。“你永远不要把任何人看成是天使,学者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各方面的压力。有怎么样的学术需求就有怎么样的学术供给。”

钟伟说,“在上世纪80年代要求经济学家是万金油,只要跟经济学相关,他都能滔滔不绝讲出道理来。现在好了许多,但是在每个专门领域大多数人仍是杂家,而不是专家。”

钟伟认为,中国的经济学者要生存,就不能太细化,否则研究论文没办法发,讲课没人听。而学术需求的粗糙导致学术供给的粗糙,成为中国经济学发展的一大尴尬。这也是中国迟迟没有世界级经济大师诞生的原因。

“我们现在最负盛名的经济学家在25年前讨论的问题是什么?是GDP,是窗口指导,是国民收入的分配怎么形成的这些西方经济学已经非常成熟的东西。”仅凭20年的积累怎么能出现走在世界前列的经济学家呢?更何况今天的经济学发展已经“到了水银泻地的程度,在加速地往前走。”

国内已经成名的经济学家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随着学习和吸收的能力削弱,成长速度的放慢,被时代淘汰是迟早的事。但能够清醒认识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我们这一代是很偶然的,谈不上承上启下,也就是过渡吧。”钟伟时刻提醒自己要发现不足。

“到现在我仍然觉得我在学术圈是个旁观者,我没有处于舞台中央。”对于学术圈里的是是非非,钟伟并不想参与到那些无谓的混战中去。而在这个充满了浮躁气味的世界里,能保持清醒的心态又何尝不是一种可贵的精神?

 反观现在的学术圈,钟伟觉得杂家太多,经常在外面大放厥词,也给外人造成了很多误解。经济学实际有很细致的分类,经济学人常常集中在很小的一个领域去深究,而不是无所不能地指点江山。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
6月17日收盘之后,紫光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的公告》, 表示收到其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紫光通信”)出具的《关于未来六个月内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紫光股份股票的承诺函》。函中西藏紫光通信承诺:未来六个月内(即2020年6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将不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紫光股份的股份;若由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