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主持人|吴仕逵 日期: 2008-04-30 浏览次数: 1891

2008年,无论是东方的大选,还是西方的大选,都争得不可开交,争得你死我活,争得鸡犬不宁。争到底,无非两个字:权力。

人类学家说男人的上半身是权力,下半身是性。有的男人上半身强下半身弱,比如已经衰老的政治家,走路都要扶拐杖;有的男人上半身弱下半身强,比如末代皇帝的卫队长。女人的眼睛是雪亮的,选择终身伴侣之时,她们的目光朝上还是朝下?她最终接受一个男人,上下两个因素的比例各占多少?这个问题有解吗?


风马牛相及
与其说权力强化了性的魅力,不如说两个东西加在一起对人的诱惑更大。

主持人:美国政治家基辛格说权力是一种春药。你们认同吗?

刘书宏:权力对人的诱惑来自人性本身的问题,人天生具备贪婪、仇恨、愚痴、傲慢等心理疾病,假如,心理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人类的痛苦就会减少很多。除了圣贤,普通人获得权力就会将自己内心的问题暴露出来。

叶倾城:我倒觉得正常现象呀,权力本来就是一种春药。

主持人:是说人们特想追求呢?还是说它的功效如此?

刘书宏:我觉得权力和性没有直接的关系,人类对于一切诱惑自己的东西都充满了欲望,性和权力是其中之一,我们贪执生活中所遇到的这些诱惑,容貌,地位,金钱,权力使我们内心难以驾御,不能自已。与其说权力强化了性的魅力,不如说两个东西加在一起对人的诱惑更大。

主持人:有的女人把男人的权力当作春药,冲男人手中的权力而宽衣解带的。

叶倾城:男女都一样。把女人的权力当春药的男人也有。或者说,把女人家族的权力当作春药。在这方面,两性的想法都差不多。

主持人:就是说权力强化了性的魅力?

叶倾城:也可以说权力异化了性。性最开始,就是身体与生育的事情。但有了权力的性,变成社交、贿赂,变成买卖,变成人际关系。

主持人:有权的人以权谋性,能返老还童,老男人手中有权力,就不服老,没有权力的人岂不可悲?老了就老了。

叶倾城:不呀,权力有很多种。政治上的权力是一种,计划经济时代,管卖肉的人也有他的权力。小学老师,也有他的权力。面对饥饿,给你馒头的权力是;面对监禁,给你自由的权力也是;你需要的,就是。事实上,完全没有权力的人,是很少的。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权力,只是多少的问题。而且这也谈不上可悲吧。芝华士的广告说:人生就是不公平。

刘书宏:权力不是个好东西,需要圣贤来掌握,没有圣贤,就只能靠体制,靠监督。就像监狱,不是好东西,但不可缺少。

主持人:有个笑话说,娃动身到深圳打工,父亲告诫说:“甭胡来呀,染上邋遢病可不得了呵,你要染上了,你媳妇就染上了,你媳妇染上了,俺就染上了;俺染上了,你娘能不染上吗?你娘染上了,俺村长就染上了,村长一染上,全村人都染上了……”

叶倾城:也就是说,人人都有权力。只是针对不一样。儿子对媳妇有,父亲对儿子有,村长对父亲有。主要是村长最多,在这个系统里面是的。

主持人: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当官。也有做官不湿脚的,比如陶渊明?

叶倾城:我们不知道真相,这是一。其次,有人不好男女之事,这不说明什么。

主持人:女人比男人更崇拜权力?反对派中,男人多,女人容易臣服。

叶倾城:错。显然是男人更是。四十八万齐卸甲,竟无一个是男儿。明清之际,人多少遗老去新朝做官,反而男降女不降。

刘书宏:多数女人在心智上确实要比男人弱一些。在权力的欲望上,其实男女一样,只是男人懂得掩饰,手段更高一些。随着社会发展,女人更多地参与社会事务,男女逐渐就没什么大的区别了。


放大的尺寸
有了权力,就不会审美疲劳,相看两不厌。

主持人:春药放大了人的功能,权力也是放大个人在组织中的作用,有相同本质。问题在于是权力拓展了自己的空间,还是性占据了权力的地盘?

叶倾城:难分难解。权力可以带来一切,一切包括身体的、精神的,即时的、未来的。

主持人: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哪种更像春药呢?

刘书宏:都一样,政治权力可以直接掌控他人的生命,经济权力只是在经济领域当中,当然,二者互相影响,在历史当中,政治权力会大于一切。很多时候,经济权力就是个屁,政治家可以一夜之间让拥有经济权力的人一无所有,锒铛入狱,家破人亡。二者可以勾结,也可以互相辅佐,之间的平衡就是很多社会的发展历史。

主持人:不是任何东西都可做春药的,权力的药效最好?

叶倾城:这是大自然的选择,就是要把自己的基因传下去,那么,选择一个更能够使自己基因传下去的对象,非常重要。显然在目前社会,权力是能够实现这个的。

简单地说,一,人作为生物,都要有后代。如果对方有权有势,那么,你的后代就会得到较好的未来,这是生物学的本能。二,性除了性之外,还有社交的功能。和有权势的人发生关系,大部分人都很愿意。

主持人:谁造的春药?民选的,上面任命的?

刘书宏:人不能飞,所以要长脚,人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就有肉体。权力是因为人自身的缺陷而产生的,人类社会必须有武器、有警察,一切权力要以正义为目标。

主持人:它的药效是否取决于用药者的需要程度?

叶倾城:应该是的。有了权力,就不会审美疲劳,相看两不厌。

刘书宏:受权力制约的程度要看人的修为,有的人守法,有知识,受教育程度高,思想境界高,自然感受权力的地方就少,反之,权力对于他而言就会无处不在。一切对人的约束都依靠权力。权力会伤害人,伤害人的原因就是因为被伤害人的行为是否威胁或者伤害他人。而执行权力的人也一样,如果执行得不公正,就会感受更大权力的伤害和制约。执行得好,就到此为止了。

主持人:有人说,一个男人并不在于他是谁,而在于他在其他人眼中是谁。有人欣赏,才有美人,有人跪,才有神,美人是男人赞美出来的,权力是人跪出来的。

叶倾城:这种话,太站着说话腰不疼了。

主持人:鸳鸯就不愿嫁给贾赦?

叶倾城:但袭人就非常想嫁给宝玉。即使那样,但这不意味着,权力不是客观存在的,证据就是鸳鸯后来自杀。

主持人:权力是春药,但权力让人敬畏。太太有权力,但就不如姨太太有性魅力?贾琏更愿意和尤二姐睡,不喜欢王熙凤?

叶倾城:不是,王熙凤对贾琏没权力。权力只对有用的人是权力。太太的权力是针对姨太太的,也针对贾瑞的,但不针对丈夫。


春药变成毒药
权力也会老。时过境迁,人一走,茶就凉。

主持人:权力没有变成春药,变成了毒药?

刘书宏:权力在抵抗力差的人手里,就是毒药,可以致命,一个弱智的君主或者能力差的君主,很快就会被人民干掉。反之,能力高的,则人驾御权力。

主持人:春药太多是会成毒药的,比如西门庆和张居正累死在床上。

叶倾城:不好说。宋的婚姻是白头偕老的,而宋孔的婚姻也还过得去。

刘书宏:有的妻子,丈夫在台上,感情就好,丈夫下台,就离婚,案例无数。

叶倾城:为什么权力和性纠缠不清?一,权力能保障生育;二,性是社交的一种。权力不一定是官。各方面的,都够成权力。政治上的权力,经济上的权力,话语权力都可以。财长、委员长、总统就分别有不同层次的女人。

主持人:一个爱好权力的女人,嫁给总统和嫁给老百姓,会影响她的两性体验吧?

叶倾城:应该会的。但是,很难取证。或者说,很难得到一个数据,来区分这之间的不同。简单地来说,就是袭人跟宝玉,和跟琪官,这个感觉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张爱玲爱上胡兰成,是不是袭人爱上贾宝玉?

叶倾城:……难说。张爱玲可能还罢了,毕竟她是大户人家出身,识文断字,有爱才一面。但像胡兰成的其他女人,小周,或者范秀美,就不好说了。

主持人:夫贵妻荣,有的妻怕丈夫贵了,反而不要她,所以总是打击丈夫,最后丈夫一事无成。总之,就是不要丈夫有权力,即所谓的克夫。这样的妻子看来,丈夫的权力是别的女人的春药了。

叶倾城:富易妻贵易交,也是正常的。

主持人:从这样的女人看来,嫁给权贵,就是吃定了一副春药。

叶倾城:也要看她自身的情况,比如说,她本身就出身权贵。这婚姻可能是春药遇到春药。

主持人:两人都吃了春药,床怎么受得了。

叶倾城:哈哈,对。但权力与权力联姻,是很普遍的事情。

主持人:所以中国古代的宁式床质量一定很可靠,应该是部优产品才对。

叶倾城:但,双双变成毒药的,也多的是。古代门当户对的婚姻,最后诛九族的,多的是。

主持人:有的女人觉得自己随着时间而贬值,于是靠权力来永葆青春?容貌会老,但权力不会老。

叶倾城:权力也会老的。时过境迁呀,人一走,茶就凉。比如说,分房一结束,分房小组长的权力就结束了。或者,计划经济时代一结束,手握布票者的权力就结束了。一出狱,狱卒的权力就结束了。

刘书宏: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掌权者都有那么多的精力考虑下半身的问题,和普通人一样,性不是生活的全部。

主持人:适当的春药还是好的,过量就不行。适量怎么算?一旦中毒有没有解药?

刘书宏:要看命。人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萨科齐身为现任总统,可妻子竟然向他提出分手,总统的权势让塞西莉亚不屑一顾。女人的境界可以更高。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央视财经频道CCTV-2播出了《对话》特别策划——中国产业坐标系列之“栋梁之材”主持人:陈伟鸿   特邀嘉宾: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著名力学和复合材料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杜善义世界风能协会副主席、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对话》中国这十年产业坐标,今天我们请到的是“中国强度”的代言人,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请您...
未来投资聚焦经济发展新动能# 7个小时连播互动,16位嘉宾热点分享,11月2日,嘉实基金举办的“新发展 新动能——‘积极·机遇’秋季投资策略会”,给投资者奉上了一场把脉风向、洞见机遇的思想盛会,全程干货满满,金句频出,吸引了超*万人次在线观看。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荀玉根等重磅嘉宾,联合嘉实基金...
9月29日,TCL中环发布《2022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TCL中环2022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49.3-50.7亿元,同比增长78.53%-83.60%,其中第三季实现归母净利润20.1-21.5亿元,同比增长57.06%-67.98%。2022年业绩延续高增长态势,核心财务指标增幅明显。       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是TCL中环双赛道的制造...
9月29日,TCL华星第8.6代氧化物半导体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简称“TCL华星广州t9项目”)投产仪式于广州市黄埔区举行。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林克庆,广州市市长郭永航,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郑人豪,广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边立明,广州市委常委、黄埔区委书记陈杰,广东省工信厅总工程师董业民,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TCL华星CEO金旴植,TCL华星COO赵军,以及股东...
9月26日,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与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战略合作备忘录签署暨海德学校TCL公益智慧教室揭牌仪式在深圳南山顺利举行。       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党组成员、二级调研员陈登福,TCL科技集团副总裁、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魏雪,深圳市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集团)党委书记、校长,海德学校党总支书记、校长韩晓宏,南山区教育科学院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