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对冲对抗风险

文| 吴定则 日期: 2008-08-05 浏览次数: 909
 

对冲是一个非常有学问的词。

这个概念来源于期货,是指客户买进(卖出)期货合约以后,在卖出(买进)一个与原来品种数额交割月份都相同的期货合约来抵消交收现货的行为,它的要点是月份相同,方向相反,数量相同。美国华尔街上那些在诡异的证券业中稳坐钓鱼台的风云人物,都精通对冲。对冲基金即将多头和空头结合并相互冲抵,消除系统风险,从而独立于市场波动。

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对冲的影子,其原理都一样。这是一个矛盾的世界,谁都不知道事态的走向,历史轨迹是各种牵制的力量相互制衡、消长、博弈后的结果。难怪有人说:“世上没有中庸之道,只要是上帝的主张,撒旦就反对。”每个人都要面临丧失金钱、权力、名誉、生命的风险,只有擅长对冲的高手才能最后登顶。

所以要对冲。对冲是为了保值,为了保住原有的一切,以及预期。对冲就是和人类的非理性作斗争,是对投资者不理性行为的一种矫正。人类一直在寻求万全之策,力求冲销所有风险,对冲就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可以说,人类的历史就是化解风险的历史,就是对冲的历史。如果成了别人的对立面,还不知道对冲风险,那就如同彭霸天所说,石板开花无根底。


设局对冲风险
管仲、鲍叔牙,这对铁杆哥儿们对冲了风险。

对冲是设计出来的。南齐书法家王僧虔,行书、楷书造诣很深,皇帝萧道成也擅长书法,偏问王僧虔谁的书法第一。王僧虔答道:“臣的书法,人臣中第一;陛下的书法,皇帝中第一。”皇帝听了,只好一笑了之。皇帝的书法肯定赶不上王僧虔,但又不能明说。于是借身份的不同,故意把两人分在不同的比赛阵营里,不是同类项,是对立项,无法分出高下,但在各自的小组里可以比较,都是第一,两头都占先,于是对冲了非得和皇帝分高下的风险。

有对才有冲,对冲是一种双向操作,关键是方向相反,数量相等。股民买了证券之后,不能被动等待,要能有所行动,否则就不叫玩家,只能旁观,只能受人宰割,所以聪明的股民在考虑化险为夷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成了庄家,然而,庄家并不高明,那是一种霸盘,是一根筋,在更为强大的势力面前,有可能全盘毁掉。而对冲的操作,则是在做空的同时,也做多,总能逮着一蟹。

和什么力量形成对冲是问题的关键。管仲20来岁时就结识了鲍叔牙,起初二人合伙做买卖,后来一起参军,成为死党,一起搞政治却莫名其妙地分属两大阵营,管仲追随哥哥公子纠,鲍叔牙拥戴弟弟公子小白,可继位者只能有一个,双方争夺王位的斗争惊心动魄,管仲用箭射伤小白。最后,小白反败为胜,继位后就是齐桓公,鲍叔牙推荐管仲出任宰相,齐国迎来鼎盛时期。

铁杆哥儿们对冲了风险。如果管仲一派赢了,那么鲍叔牙也不会被杀头的,也会被重用,尽管不一定向管仲那样做宰相。管鲍之交固然美好,但不是要害,二人心照不宣的政治对冲才是不能忽略的实质。政治风险比什么风险都大,要贴近权力顶峰,赔进去的往往是生命。所以,政治家们总是采取匪夷所思的方法来化解风险。

军事上总是少不了偷袭,偷袭都是在晚上。为了保证安全,大多数人睡觉的时候,都派哨兵站岗,但人家的尖刀队第一个目标就是干掉哨兵。为了对冲这个风险,有的部队就在暗地里增设一个哨兵,叫暗哨,如果明哨被干掉,藏在暗处的哨兵立即开枪杀敌报警。这是绝对的机密,连明哨、睡觉的人、对方都不知道暗哨的存在,以及存在的位置。由于暗哨的设置,明哨倒像是引蛇出洞的诱饵,暴露了敌人的行动,于是暗哨真正成了能够报警的哨兵。

明与暗形成对冲,正在睡眠的部队有惊无险,避免了被人一锅端掉的命运。


利用对冲管理
古代的领袖深谙对冲之道,他总是利用阴来对冲阳。

对冲是一门高明的管理艺术,一流的领导对待下属总是使用两手:要求之严和关心之切。一味太严,下属就会离心,人家要辞职反水,这个风险用关切来抵消;一味关切,下属就会偷懒,不求上进,误了人家前程,这个风险用严格要求来冲消。总之,两手都硬,都硬的风险互相抵消了。对待工作业绩,说一不二,总是不断提出新目标,绝不容许打折扣;对待困难和生活,则无微不至,如同自己的孩子。

双管齐下,则公司大治,单位大治,这是在一个人身上形成对冲。大多数平庸的领导则两手都软,对待工作他搞妇人之仁,下不了狠心,没有高的追求;关心群众方面不真心,不到位,不见效。两手都软,软的风险无法形成对冲,所以,他治下的即使是个帝国也最终要么黄摊,要么半死不活。

古代的领袖深谙对冲之道,他总是利用阴来对冲阳。统治集团内部总是有激进派和保守派,两派有时形同水火。单纯依赖一派,都会让其做大,威胁他的帝位,很多权臣篡位就是前车之鉴。所以,他调节阴阳,有意让两种势力相互抵消,一会儿扶这边一把,一会儿踩那边一脚,互相瓦解锋芒,保持均势,不管哪一派都要依靠他,战战兢兢,朝不保夕,深感皇上深不可测,于是他高高在上,江山永固。

处理民变事件也是如此,上面总是各打五十大板。袒护任何一方,另一方都不服,不服就会生事,就会把怒气转移到仲裁者身上。所谓的公平裁决,其实也是为了对冲偏袒导致的风险。雍正八年,崇明佃农受到盘剥,名目繁多。大地主施大受与崇明镇总兵施廷专联宗,馈送金帛美女,仗势欺人,勒逼佃户交租,导致民变。雍正下旨将佃农中为首者朱锁等人逮捕法办,又将施廷专调离崇明。于是事态平息。


骑墙对冲成本
两头押宝,资金分散了。不管谁上台,我都有功,但功劳因分散而减弱了。

一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向微软寻求支持,公司倒是可以拿出79万美元来搞政治捐助,但到底支持哪个党,却让人犯愁?没人事先知道选举结果,支持其中的一个都有风险。如果只押一个党,赢了则大赢,有79万的效果,输了则大输,79万打水漂。不如把79万分为两半,一半给民主党,一半给共和党,这样,不管哪个党上台,我都是功臣。自然有一家要输,但难说下一次人家就能卷土重来,这笔钱就算提前四年捐了。最后,比尔·盖茨给民主党44万美元,给共和党35万美元。

对冲是需要成本的,有成本支出就需要核算。相当于两头押宝,资金分散了。不管谁上台,我都有功,但功劳因分散而减弱了。多元化的本质就是一种对冲,金融和实业的风险对冲,国内和国际的风险对冲,美元和港元的对冲,但链条太长,布局混乱,扭曲错位,没有形成互补,往往损失惨重。所以,对冲是在风险实在太大的情况下使用,而有的时候,倒是需要集中一切力量,攻其一点,不计其余。

脚踏两只船,有可能一条船都踩不稳,两处都落空,因为有第三只船。诸葛亮在西蜀,诸葛瑾在东吴,花开两朵,各为其主,都是重臣,都很显赫,也分散了一个大家族同朝为官,不小心被皇帝灭族的风险,但最后一统天下的却是北边的魏。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宝都没有押对,两处都是白用功,付出没有取得预期的回报。对冲对冲,如果对不准,则冲就无法谈起。因此,对冲要防止第三方力量的搅局,以免渔翁得利。

而组织内部,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往往不会被重用。对冲之术的运用,不应该和忠诚等价值观相背离。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