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专栏·企业家的时代影像

巫臣 为色而谋的先知

文|余世存 日期: 2008-09-03 浏览次数: 901
 

巫臣属于楚国的屈氏之族,名屈巫,因任申县县公,故史称申公巫臣。他是春秋时期楚国的又一个先知式大臣。

在楚国的政治格局里,巫臣究竟有何作为,有何目的,似乎非一般人所能理解。看巫臣的个别行为,似乎他的智谋所用非出,但是在这些单一的历史事实背后,似乎有着更加深邃的历史意义。

此事还要由一位倾城倾国的绝代美女夏姬说起。

夏姬是郑穆公的女儿。据说在嫁给陈国夏御叔之前,夏姬就跟她的兄长子蛮私通。出嫁后,与其夫夏御叔生子夏征舒。夏征舒十二岁时,夏御叔病死,陈国的大夫孔宁、仪行父先后成为夏姬的情夫。二人为争宠,把君陈灵公也拉入,君臣三人常常一起到夏姬那里寻欢作乐。

更可笑的是,君臣三人还当面戏谑夏征舒是他们共同的儿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忍受这样的侮辱。公元前599年,年轻气盛的夏征舒在一次一女三男的聚会中将陈灵公杀死,孔宁和仪行父跑掉。这就是轰动一时的陈国夏姬事件。

由于夏征舒的“不义”,楚庄王起兵倾陈,顺利地灭掉陈国。灭陈后,胸有大志、欲称霸中原的楚庄王也曾为夏姬心动,但巫臣的劝谏打消了他的想法:“您召集大家讨伐罪行,本来是正义的行为。如果纳夏姬为妃,就说明您贪图美色,是好色之徒。打着正义之师的旗号满足自己的淫欲,以后您说的话还有谁听呢?您还是考虑一下吧。”

成功劝阻了楚庄王后,巫臣还要面对其他的觊觎夏姬美色的人。楚国的司马子反也想娶夏姬,巫臣再次劝阻说:“(夏姬)是不祥的人。就因为她,夭子蛮,杀御叔,弑灵侯,戮夏南(夏征舒),出孔、仪,丧陈国,什么样的人能够不吉祥到这种程度啊!人生在世实在不容易,如果娶了她恐怕不得好死吧?”听了这些话,子反也就打消了娶夏姬的念头。

巫臣的这番话里不知是否只有阴谋或企图。从先知的角度来说,劝说世俗不要贪图他们不配领受的东西是正常的事。只是从事后看,在巫臣的先见之明中,他有自己的企图。当时,巫臣不可能明说自己想要夏姬,更不可能说明他配得上夏姬。楚庄王稍为考虑,就把夏姬给了一位名叫襄老的连尹(楚国主射之官),而襄老的艳福没有多久,就在公元前597年的地(今河南荥阳北)之战中丧生。尸首被晋国所得,襄老的儿子黑要没有替父复仇,反而与夏姬私通。这个时候巫臣开始实施他的夺美计划。

巫臣派人传话给夏姬说:“你回娘家郑国去,我娶你为妻。”又想法让郑国通知夏姬:“你亲自来迎取,就能想法得到襄老的尸首。”

面对为什么尸首在晋却要夏姬回郑的问题,巫臣向楚庄王解释:因为被我国(楚)俘虏的知的父亲(荀首)是晋成公的宠臣,新近做了晋国的中军佐。他和郑国的皇戌很友善,非常喜欢这个儿子(知)。他一定很想把郑国作为中间人,通过归还(被荀首俘获的楚)王子谷臣和襄老的尸体来交换自己的儿子知。郑国对之战很害怕,也想讨好晋国,必定会答应晋国的要求。

楚庄王觉得巫臣的分析有道理,就让夏姬回郑国去了。

夏姬到了郑国,巫臣又暗中向郑君聘定夏姬为妻,君答应了。这些安排显示了巫臣的心计之深。

公元前589年,雄才大略的楚庄王死去一年后,由于鲁、卫与晋结盟,并会晋伐齐。结果齐国大败,向楚国求援。楚国准备发动阳桥(鲁地,今山东泰安西北)之役以救齐。出兵前,楚王派巫臣到齐国访问,把这年冬天出兵的日期通报齐国。于是,巫臣乘机把自己的家室财产全部带走。

公元前584年,巫臣如愿以偿地娶了夏姬为妻,并领着夏姬开始“流浪”,最终跑到晋国,依靠与晋国大臣的关系,被任为邢邑(今河南温县)大夫。

这个“国际知名”的重臣的行为引发了一连串的国际事件,大概是巫臣自己始料未及的。对于他的专美,暴跳如雷的子反请求楚共王给晋国重礼,好让晋国对巫臣永不录用,以断绝巫臣的生存空间。但年轻的楚共王不同意,他说:“犯不上那样做。巫臣为先君尽忠多年,现在虽然因为一己之私犯下大错,但也属人之常情。况且如果他的才能确实能有利于晋国,那即使重金厚禄也没有什么用啊!如果对晋国无益,晋国就会抛弃他,还用得着我们去花大的代价吗?”

明智一时的楚共王却没能阻止臣子的其他行为。子反和另一个怀恨在心的子重联手,灭了巫臣留在楚国的族人,顺便也灭了黑要全家,瓜分了他们的采地。

后人难以理解巫臣,多以为他是贪于夏姬的美色:为得到夏姬,巫臣等了十几年,比打了十年的特洛伊战争还要长久;为得到夏姬,巫臣毁家弃国,代价不可谓不大。而他得到的夏姬,至少已经是40多岁的半老徐娘了。夏姬仍有那样大的魅力,实在是文明史上不可多得的案例。

巫臣的“流浪生涯”在客观上掀开了纵横捭阖的序幕,这种谋略只到战国时代才为苏秦、张仪等策士们大量运用。公元前584年,巫臣主动向晋景公请求出使吴国,受到吴国君寿梦的欢迎。巫臣为吴国带来了三十辆楚国战车,并留下十五辆战车及射手、御者,帮助吴国训练部队,教他们怎样使用战车,怎样使用战阵,唆使吴人背叛楚国。巫臣走时,还把儿子狐庸留下,被吴任为“行人”(外交官)。从此,吴国迅速强大起来。

之后,晋吴结盟抗楚、吴国伐巢、伐徐、入州来,使得子重、子反这两个楚国重臣疲于奔命,一年中要去抵御外敌七次之多。从此,楚国既北争中原,与晋正面对抗;又受吴国的制约与攻打,在两条战线上作战,累累败绩。公元前575年,晋、楚鄢陵之战中,楚国失败,子反自杀,“楚弱于晋”,楚国的争霸处于劣势和尾声。公元前570年,子重为了改变被动的局面,经精心准备后出兵攻吴,结果,“所获不如所亡(失)”,子重“遂遇心疾而卒”。

从某种意义上说,夏姬与巫臣奔晋事件是楚国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因为他的复仇,使得整个楚国疲于奔命。在如日中天的楚庄王之后,楚国一下子日薄西山。巫臣的预言也完全实现,尽管他在其中做了历史的推手,但面对恶欲和暴行强势之时敢于预言,不能不说是他的先知之识见。我们在千年以后看巫臣,可以看到这个先知对情色的痴迷,也可以看到他对越来越强大的国家的不屑,他以对情色的认同戏弄了那些对国家、利益认同的人。

(作者系《非常道》作者,知名学者,本文只代表个人观点)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