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英才读书

虚拟爱情不是闹着玩的

文|吴定则 日期: 2008-12-09 浏览次数: 593
 

札幌一名玩家报警,称自己在网络世界的“化身”被人毁掉,怀疑是自己在虚拟世界中的“妻子”所为,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账号和密码。这名女子现年43岁,是钢琴教师。日前,该名女子已向警方承认“杀人”罪行。她给出的理由是:“(在游戏中)他突然就和我离婚了,连警告都没有。这让我非常愤怒。”警方已将这名女子带到札幌拘押。“杀人凶手”并没遭谋杀罪指控。警方现在只是怀疑她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滥用他人电子数据和账号等。如果她最终按警方怀疑的罪名被定罪,可能面临最高5年的监狱生涯或最高5000美元的罚款。

杀化身和杀真人有区别吗?杀人可以解决心理问题吗?警察的分析和普通人的看法有什么不同?虚拟的感情是否可以取代真实的感情?

 

真假难分

客观地看对方,就很难有爱的冲动。结婚后如果继续虚拟,婚姻就相对稳定。

主持人:创造一个化身,化身被毁了,为什么本人就很痛苦?化身就是化身,照片烧了就烧了,和本人有何关系?毕竟是身外之物。

周振基:心理学认为,一个人的自我认同如果投射到外界,需要附着物;所以化身被毁,他就感到痛苦。比如你发现一张纸,上面是自己的名字,并被打了一个叉,给一般人的感觉就是不舒服。仿佛你的名字浓缩了你这个人。

绵绵:这属于不正当连接,混淆了真假的界限。中国宫廷里的“厌胜”就是如此,把恨的人扎成布人,在布人身上插满针,祈祷真人死去。这有必然联系吗?能有效果吗?布人是个化身,但不是主人认可的化身,而是仇家认可的化身。

周振基:从生物学和医学角度看,这应该是无稽之谈,真人和布人之间绝对不会有联系。至于其他领域的讨论,恐怕不属于今天的内容。

绵绵:化身与化身谈恋爱,真人得到的其实是宣泄。

周振基:你说得对。一般讲,现实中的婚姻出了问题,才会去化身求满足。如果婚姻质量好,就不会对网络、对化身产生严重依赖。这两个日本人都是在逃避现实,一加一大于二,以致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如果关系破裂,自然痛心疾首。

绵绵:其他人毁了化身,不会那样痛苦,而被自己深爱的女人毁了,所以悲痛。女人也是认为毁了化身可以伤害男人,才去毁的。所以,两人都是当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而是动了真情的。而且这种感情有可能比现实中的感情更有深度,因为有距离感,有游戏设计的情景,几乎就是一部爱情电影了。

周振基:经过了修饰,全是好的,互相填补美好空间。

绵绵:所谓的现实爱情,其实也有虚拟的成分。有人说,结婚前睁开眼睛看对方,结婚后闭着眼睛看对方。睁开眼睛,你就不可能爱起来,你一冷静,就会看到很多不值得你爱的地方。只有处于浪漫之中,才会冲进围城。客观地看对方,就很难有爱的冲动,要避免爱情的悲剧,不可能的。结婚后如果继续虚拟,婚姻就相对稳定。

周振基:应该说婚前的状况是因为“光晕效用”对现实所造成的遮蔽。

绵绵:一般人的圈子就那么小,能量就那么大,能选择的范围就那么宽,如果十分理智,如果没有光晕效应来放大彼此的魅力,很难成夫妻。

 

是非难明

谋杀指向是虚拟的,但谋杀化身的过程却是现实的。这种边缘行为,一时难以定罪。

主持人:警察凭什么抓人呢?是不是因为当事人沉溺其中,把虚假当成真实来对待,尽管只是杀化身,其实已经接近犯罪了?

周振基:我想警察恐怕不会仅是因为这个原故抓人。恐怕警方现在只是怀疑她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也可能涉嫌盗用他人电子数据和账号等。

绵绵:如果只是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滥用他人电子数据和账号,恐怕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在现实中,她有杀化身的动机,也有杀化身的结果。谋杀指向是虚拟的,但谋杀化身的过程却是现实的。这种边缘行为,一时难以定罪,只能说非法侵入。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序说,“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就是唯动机是问,但现在的法治还是要看结果的。

周振基:我赞成“动机、效果一致性”的观点。法律是追究事实的违法行为,有了事实的违法行为才去追究行为的动机。这里的违法成分可能还是在于这种类似“黑客”的行为。

绵绵:你说得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我们不得不看到,他们已经分不清游戏情境和真实世界了,他们俩都彼此当真,婚真的就是离了。我们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有些“变态”,但他们两个却是完全当真的。

周振基:在这方面,他们俩应该属于偏离常模的情况。

绵绵:法理是管正常人的,精神病人犯罪可以不受法律制裁。警察凭什么抓不正常的人呢?

周振基:“偏离”并不是“背离”。在正态分布的情况下,他们的行为逐渐远离相对集中的区域,处于比较分散的区域了,并非是精神病人啊。

绵绵:虽然不是精神病人,但关键是应该考虑到,虚拟的真的很可能变成现实。

周振基:当然,如果从人的意识与现实之间的相互作用的角度看,可以增加一个思考纬度。这让我想起试验心理学百年前的一个实验:有个罪犯被判处了死刑,于是用他做实验,事先告知处决方式是流血而死。行刑当天,将其固定在椅子上,不能动也不得视物,然后宣布行刑。接着用手术刀的刀背在他手腕的静脉血管划了一下,令其感觉疼痛却没有流血,但告诉他已经流血了,并在旁边滴水,造成流血的听觉假象。最后,这个罪犯真的死了。说明人的认知神经系统与自身生物体之间的交互作用。

绵绵:没有流一滴血,但是意识却让他死了。这个实验充分证明人的意识,可以把很多虚拟的东西变成现实。 

 

好坏难容

不健康的网络行为虽然不能改变人的长相,但却能改变人的心理健康水平。

周振基:有的人社会适应性较弱,就会到网络的虚拟空间里去满足内心的需求。时间越长,就越退缩到网络里去,越和社会脱节。石家庄前不久打掉一个抢劫的团伙,成员中最大的18岁,最小的14岁。他们的犯罪手段残忍,别人不给钱,拔刀就砍,抢到钱就去网吧接着打游戏。警方问他们,你们怎么下得去手?他们说,谈不上残忍,我们在游戏里就是这样杀人的。

绵绵:长时间沉溺于虚拟杀人,就逐渐丧失了对同类被杀戮的同情。虚拟杀人时,对方没有和人一样的反应,时间一长,把真人当成是游戏中的人,认为杀几个也不会有反应。这是对社会的反动力量。

周振基:人体内有一种激素叫做多巴胺,这种神经递质的作用是通过愉悦感给人以奖赏和激励。而网络带来的兴奋、紧张、愉悦,会刺激人的某些神经通路,释放大量的多巴胺而带来的快感。如果时间长了,必然会造成别的刺激信号不能达到那种快感的程度了。

绵绵:海洛因是鸦片中提取出来、通过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反应,作用到人体后使人产生幻觉。网络是一种什么东西,竟然也能使人上瘾?一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来改变人的神经系统。

周振基:那些逼真的画面加上强烈的对抗性过程,兴奋、刺激、快感等情绪体验,很容易使人全身心投入进去,形成心理依赖。还有,如果从精神分析理论角度看,某些游戏内容所具有的要素,与人们平时压抑下来的内在冲动相契合,比如暴力游戏。人们知道现实中不能那样做,但内心有那样做的冲动;而游戏恰好契合了这种冲动,并给人带来了感受上的满足。

绵绵:现实生活是文明,是禁忌,网络把禁忌的东西掀开了,赤裸裸、原始的、丑恶的东西释放了,刺激就刺激在这里。

周振基:人们的“原我”与生俱来,文明社会的规范不能让它随意冒出来,比如自私、贪婪、为所欲为、残忍、攻击……

绵绵:这也就是人的兽性的一面、魔鬼的一面,需要“超我”来束缚住,“超我”就是文明的影响。

周振基:对。这些人就通过网络,把这些内心深处的潘多拉盒打开,把“原我”不加限制地释放出来,把内心深层的阴暗部分暴露出来。

绵绵:游戏的设计者有意无意瞄准人的本我部分来做文章。如果里面讲的是忠孝仁义、四书五经、讲奉献,肯定不会有人上瘾的。

周振基:有这种可能。潜意识中那些不被社会甚至自己所接受的东西,平时在道德规范、正性教育的约束下不会轻易冒出来,但会影响人的意识。在一定条件下会以变形、扭曲的形态表现出来,于是就会让人戴上有色“眼镜”看社会。

绵绵:不健康的网络行为虽然不能改变人的长相,但却能改变人的心理健康水平。就心理本身而言,哪些特征容易受到影响?哪种因素可以把假的当成真的?

周振基:应该强调的是并非所有玩不健康游戏的人都会出问题;不同的人,其心理耐受程度、心理健康水平不一样;不同个体对外界刺激的接受和反应程度是不一样的。除了人的精神类型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自我意志力。意志力薄弱的人明知道有些游戏不健康,但经不住感官刺激所带来满足的诱惑,控制不住自己偏要去玩。

绵绵:意志力薄弱的人首先就被网络拿下,青少年的意志力不如成年人。他们的问题是性和暴力,性能量通过暴力得到释放,玩家几乎都是沉迷于性和暴力。

周振基:弗洛伊德认为,暴力行为是“死本能”的一种表现形式,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推动力。这种推动力指向内部表现为自残、自杀;指向外部就表现为破坏、攻击、杀人。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