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基金券商

包凡 熊市里如何买卖企业

文|本刊记者 李冬洁  日期: 2008-12-09 浏览次数: 669
 

把华尔街投行的精髓复制到中国,结果会怎样?在华尔街五大传统投行相继倒下的当口,这一问题颇具吸引力。

这并没有提起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的兴致,在他看来,答案并没有多大悬念,虽然投行“前辈”命运不济,但至少现在,华兴还没有嗅到风雨欲来的气息,太阳照常升起,日子四平八稳地过着。

别以为包凡的投行禀赋是自学成才,他的老师可是投行界“大腕”——Joe Perrella,华尔街最有名的传奇式的投资银行家之一,曾经创造出了收购兼并这一风靡华尔街数十年的投行工具。在摩根士丹利,大师的要求极严,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但包凡终归学到了不少东西。

回想到4年前创立华兴,包凡从华尔街“拿来”了一些东西,也抛弃了一些东西,这就是在金融海啸之下,被称为中国“新型投行”代表的华兴资本处变不惊的原因。当然,中国的市场也远没有美国那么不走运。眼下包凡所做的就是,一如既往地觊觎一切可能的机会。

 

投行是个时尚的行当

“一方面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的需求最旺盛,而另一方面大的投行没功夫搭理他们。”

如果你以为一个标准的成功投行人士一定是举止矜持谨慎,不苟言笑,那你就太过武断了,或者说,包凡绝对是个另类。谈话间同一个姿势他坚持不了10分钟,说得兴起,他会挥舞着双臂,甚至直接跑到黑板前“激扬文字”。

别看包凡现在当老板日子过得很滋润,在北京最核心的CBD拥有一层令人艳羡的办公区和70多名精英员工,每天坐在宽大舒适、阳光充足的办公室里对着未来指手画脚,但在4年前,他也曾是一只歧路亡羊。

一路走过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国际大投行工作的日子,回国后,包凡又将亚信科技做上了市。2004年,包凡决定不再打工。从亚信科技出来后,他一头便扎进天使投资的行当,最高峰时竟投了十几个案子,结果被累得找不着北。“要想做好,只有手把手地去教,每投一个案子就像给自己找了份工作,结果连开董事会的时间都没有。”

创立华兴资本其实是个权宜之计,因为自己只擅长于做投行给人“出点子”,又不愿凑热闹去做PEVC,“必须要养活自己”的包凡开始重操旧业。

到现在,包凡对创立华兴的认识还相当朴素。“如果现在让我说,当初创办华兴的时候已将它后10年都考虑清楚,那肯定是骗人的,华兴一直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实际上,创立之初的华兴资本业务相当得非主流——经营不良资产。虽然赚钱,但非持续性的经营模式,让耳濡目染大投行做派的包凡很不入眼。

现在,包凡终于为华兴找到了自己的领域,顺着百度、腾讯等一批民企财富光芒的指向,正是包凡看到的“市场走向”。“一方面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的需求最旺盛,而另一方面大的投行没功夫搭理他们。”

让他获得灵感的是一条华尔街的“古训”。当年,在刚到华尔街的第一堂培训课上,包凡被老板醍醐灌顶般点化:“投行是一个fashion business,一个时尚的行当。必须要看清市场的走向,及时调整战略,因为The money is fashionable。”

 

华尔街偏科

在很大程度上,这次危机正是华尔街投行偏离主业造成的。

华兴资本只做传统的投行业务,其它领域一概不碰,这是包凡对华兴的定性。审视今天走向没落的华尔街投行命运,包凡将之归结为“主业偏离”。

“原本投行的传统主业是咨询服务,但上世纪90年代初,五大投行的规模越来越大,他们觉得自己的发展还不够快,而做自营业务更赚钱,于是开始炒股、投资。他们本身就成为一个对冲基金,拿着客户的钱去冒险。传统业务收缩了,而自营业务越做越大,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得不冒更多的风险,不得不用更多的金融杠杆。结果五大投行出事之前,80%以上的收入基本都来自自营业务。”包凡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次危机正是华尔街投行偏离主业造成的。

包凡加入华尔街的时候正是传统投行的末期,传统业务的魅力让他在运作华兴时保持了一份清醒。“华尔街的偏离给我们带来了机会,客户总还是需要有人给他提供建议吧,我们不做自营,业务很专一,我们和客户在利益上是一致的。”

不仅仅是业务的专注让华兴迅速成长,还有包凡推崇的企业文化。

华兴的办公区别具风格,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是用整体通透的玻璃隔开,里面活动一目了然,当然也包括包凡的办公室。这当然不仅仅是出于审美,还包含了对平等的创业文化的追求。

“我们这一行是高端服务,你很难通过系统的流程来管理,真正的管理是通过文化来管理。华兴的文化是投行文化和创业型文化的结合,我们知道只有优秀的文化才能吸引到优秀的人才。”

 

如何在熊市里做投行

“在熊市的环境下,不是你去找项目,而是创造项目、创造idea,做投行实际上是靠想象力的手艺活”。

什么是最“牛”的投行家素质?包凡的回答:“想象力”。

“做投行,尤其是在熊市的环境下,不是你去找项目,而是创造项目、创造idea,做投行实际上是靠想象力的手艺活”。

“寒冬”是外界对投行业所处环境的一致看法,然而包凡看到的却是“春天”。顺应经济形势的转折,华兴的业务重点也发生了位移。

“牛市的时候,华兴更多的是做融资,并购主要是帮着买家找卖家,但那时没人卖,大家都想着上市。现在,宏观环境的突然转向让市场出现了大量不得不卖出的企业,华兴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想象力,创造idea,在两方都有利的前提下,让他们的买卖成交。”

在包凡看来,现在是购买企业的最佳时机。因为正是这场金融海啸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一下子就把公司中谁是真本事,谁是混日子的给区分开了。

“前几年大势好的时候,你根本搞不清谁是借大势赚钱,谁是靠本事赚钱。过去中国的资产泡沫太多,而现在已经被挤得差不多了。未来,全球的增长机会也就是在中国了,一些大的跨国公司想要保持增长,你不在中国玩,在哪儿玩?”

“上个月在一个研讨会上,一位权威人士在温州调研后告诉我,在这一轮企业倒闭潮中,温州倒下了1500多家企业,但有4000多家站了起来。”

显然在包凡眼中,中国是最有魅力的市场。“不用怀疑,美国已经进入了一个衰退期,不是两三年就能度过的,欧洲的衰退可能比美国还要大,中国是全球唯一增长够规模的经济体。”但他也有遗憾,“中国目前面临着经济转型的问题,可惜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如果在前几年形势好的时候转型,痛苦会比现在小得多。”

对于华兴的未来,包凡双手一摊,“我不会犯现在华尔街的错误,但不能保证我不会犯新的错误。”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