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博鳌亚洲论坛特别报道

方兴东 越来越边缘化?

本|本刊记者 葛鑫 日期: 2009-01-05 浏览次数: 808
 

即便是应诺记者采访后拖延了1个半月,方兴东接受采访还是不太情愿。他说,很多事情还没敲定。

以此为由,方兴东不愿意谈及他目前的商业动作。他只是表示,现在一切都在过渡,包括盛传的所谓新CEO樊文建,也只是来“临时帮忙”。而对于中科英华入主博客网的传闻,方兴东予以否认。

方兴东不断地向《英才》记者暗示,他一直往来于京杭之间,以后的重心将移到杭州,但之后将不担任任何公司的“舵手”。

在记者面前,他不断地承认自己缺乏领导者的才干,却依旧表示了对未来的美好向往。他强调起于2006年对浙江的考察和即将开始的“转移重心”——在他看来,这显然具有未雨绸缪之意。

“我一年之中基本上都在那边,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在筹划。很快就有结果了。”他似乎随时准备升华。

然而,方兴东转身的背影,却颇值得玩味。

 

博客中国日渐穷途?

方兴东依旧喜欢谈行业大势,虽然观点已不新鲜,观者寥寥,然而,他痴情不改。

方兴东并不承认自己是“教父”。在他眼中,方舟子才是中国博客的鼻祖。2004年中,在博士论文答辩前一天,他给方舟子发电邮:“说不定可以一起做点儿事情,如何?”

他给自己的称号是“旗手”。

这的确名副其实。方兴东的“旗手”生涯从批判微软开始。1997年,他在《软件》杂志发表了第一篇批判微软的文章,那是关于Wintel联盟的——据说他是第一个发出这种声音的中国人。受到各方关注后,方兴东频出猛语。

作为IT评论者的方兴东,他的黄金时段出现在1999年。彼时,比尔·盖茨到中国推销“维纳斯计划”,而方兴东却在《南方周末》上发表了《“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并在5月出版了《挑战微软霸权》一书。一时间,舆论大哗,从平面媒体到电视媒体都加入到这场讨论中来。方兴东借势于19999月休学,成立了“互联网实验室”,拿自己的稿费作为支付员工的工资。

在方兴东眼中,2001年是中国IT业的里程碑。这一年,北京市政府通报了软件招标结果:6家国内软件厂商中标,微软出局。这或许是方兴东迄今为止最得意的时刻——他的立言收到了政府的积极回应。

2002年起,方兴东将批判的矛头转向了中关村。在他看来,中关村正在日益丧失高科技创业文化的氛围。以《中关村之死》(刊印本名称为《中关村失落》)为投枪,方兴东又一次在IT界激起了波澜。

“我们当时几乎人手一本。”中关村管委会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

在方氏不断地高歌猛进中,反对声音也随之袭来。比如,某网站科技频道,推出了“挑战方兴东霸权”的专题。方则借势在2002年创办了博客中国,并获得当时Web2.0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扬言上市。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远去。在IT江湖的鸢飞鱼跃中,他越来越边缘化了,博客中国也日渐穷途。个中原因,自然是在各路英雄频出的几年中,他的事业却一直平淡无奇,甚至偶有危机传出。与之相应的,媒体关注新贵越来越多,邀其发言越来越少。

与几年前无异,记者面前的方兴东依旧喜欢谈行业大势,虽然观点已不新鲜,观者寥寥,然而,他痴情不改。方兴东说,他正在写一本“网络文化的教材”。

 

两波互联网后认识自己

“怎么把一个企业由小做大是我不擅长的。”方兴东坦言,日后不会再做任何公司的CEO

方兴东在IT界交游甚广,实际上,现在业已成名的IT江湖大佬们,当年许多都曾在方兴东处取过经。曾经的取经者陈天桥后来对他的评价是:太书生,不够狠。方兴东是最早对盛大的前景做出准确预测的人。当盛大市值超过新浪的那天,陈天桥在MSN上对方兴东说:你这个做IT评论的还有点儿道理。

或许,从方对昔日良师益友、如今同病相怜的人的评价中,人们能再窥视其性格之一斑。在他眼中,如今身陷囹圄的刘韧是最勤奋的媒体人,并且对人物的把握是最准确的。

“那时候大家都比较纯粹,那时候业界也没有太多钱。后来钱也多了,机会也多了。每个人心态变化应该也是自然的吧,”他说,“如果他还是用心写作,我觉得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跟他竞争。”

而谈及曾经做过两年CEO(互联网实验室)的谢文,方兴东说:“老谢的结局是我可以预料的,因为我们太熟了。谢文的穿透力我觉得是业界第一号的。但他骨子里面和我类似,是个批判家,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

尽管方兴东处于四十不惑的关口,然而,记者眼前的方兴东,依旧是不变的中分发型和标志性的大眼镜,神似张雨生的学生面相,透露出一股明显的理想主义气息。并不连贯的言语中,虽然没有任何冠冕的废话,但也没有什么直击本质的智慧话语。他没有企业家的气度和见微知著的洞察力,有的只是依旧的小众情趣。

在一首诗中,方兴东写道:“只要等一等/好人就来了/带着粮食和正义/但我不/我开始喜欢上恶劣的天气和恶劣的人。”

“互联网两波渡过以后,自己的优点、缺点就全清楚了。”方兴东对《英才》记者说。在他看来,“农民+学生+诗人”三位一体是的优点,农民性格使他勤奋执着;直至2006年才结束的学生身份使他有平和的心态——不至于像刘韧那样急于求成;诗人身份则使自己保持理想主义。

显然,这些特质都不足以使其成为一家公司的优秀领导者,过于简单的理想主义使其在商业面前灰头土脸。从制订公司战略,到管理员工,方兴东都没有及格。甚至,在网上,某一位曾和他一起创业的前同事,专门开辟一个骂方兴东的博客,冷嘲热讽其在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之间颠簸的窘态。

“怎么把一个企业由小做大是我不擅长的。”方兴东对记者坦白,日后不会再做任何公司的CEO(非完全商业化的互联网实验室除外),而“让适合的人来做这个事情”。

说到眼下的残局,方兴东表示,博客网如果一直遵循简单,很多弯路就不会走。“当时我们冲在最前面,各种诱惑都在前面。认为自己资源很多,心态高。反把自己核心价值丢失了。现在则要专注。”博客中国总编曹秩宁向《英才》记者表示,博客中国日后将建成天涯社区那样的高端写作社区,而博客网则继续走大众路线,继续沿着Web2.0的路线前行。

谈及未来,方兴东说,硅谷肯定要走下坡路,高科技肯定要往中国转。

向哪转?他瞧好家乡浙江。

“我希望10年之后,杭州更像中国硅谷的时候,我能扮演一个不可替代的角色,这是快乐的事情。”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