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博鳌亚洲论坛特别报道

UL国际竞争的“通行证”

文|本刊记者 陈培婵 日期: 2009-07-01 浏览次数: 276

初到UL台湾公司任职时,林权曾与几名在UL工作过一二十年的老员工聊天。当林权提出“为什么会在这家公司做这么久”的疑问后,对方的回答是:“因为创造一个更安全的世界是很有意义的。”
  “你们在说什么?在这个年代,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思想?”这是林权当时的第一反应。
  但是,多年之后,当林权已经是一名UL老员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认同了这一观点:“确保制造厂商生产出来的产品安全性能是UL的工作核心。”为此,林权把自己的职业等同于“消防队员”。
  作为美国产品安全标准的创始者,有着115年历史积淀的美国安全检测实验室公司(Underwriters LaboratoriesInc.,以下简称UL)负责产品安全测试标准的制订、检测和认证。全世界有72302家制造厂商生产他们认证的产品,平均每年有200亿个新产品上标有UL认证标志。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UL认证是中国产品出口到北美的通行证。目前,UL认证范围内的产品——消费性产品(视听设备、灯具、家用电器、汽车等)、工业性产品(信息技术设备、电线电缆、元器件、太阳能光伏设备等)、医疗器材以及消防安全类产品,已经占到了中国出口产品的20%以上。
  但是,这并不等于UL在中国的发展一帆风顺,相反,根据UL在华的合资公司——UL美华认证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权回忆,进入中国的最初几年,UL美华可以说是“筚路蓝缕”。


迟到的入场券
上世纪80年代,UL在中国已经开展业务,但都是委托他人,业务相对简单、初级。
    尽管UL与中国的合作始于30年前,但是真正设立合资公司却是在6年前。
  2003年1月13日,UL与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CIC)共同投资1500万美元,在江苏苏州设立了UL美华认证有限公司,为中国企业提供产品安全测试和认证、管理体系审核与注册、商业检测、电磁兼容及电讯测试和代理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
  UL不是政府机构,其定位是源于民间的、独立的、第三方产品安全认证机构。这样的定位决定了它的发展必须依赖于产业的发展。
  上世纪80年代,UL在中国已经开展业务(主要是工厂检查业务),当时都是委托CCIC运作,业务相对简单、初级。
  “CCIC是中国最权威的检验认证机构,UL是美国产品安全的象征,强强联合的过程中,UL可以协助中国参与标准的制订。”林权强调的“参与标准制订”恰恰透出认证行业的关键价值所在。
  所谓UL可以协助中国参与标准制订,有一个特殊的背景:美国与国内的认证机构不同,美国是一个小政府的观念,其标准制订是由标准制订委员会讨论产生之后再送由政府认可。
  在北美,标准制订委员会成员有来自产业界、学界、认证行业等多个行业的人士,有十几位专家参与其中,而代表UL的意见则在每一个标准制订委员会中占有一票。至今,UL参与制订的安全标准已经有1362种。
  UL公司不属于某个个人,而是一个由安全专家、政府官员、消费者、教育界、公用事业、保险业及标准部门代表组成的理事会行使管理。
    尽管这些安全指标在消费者看来无关紧要,也没有人会在购物时真要试试电线是否可以承受数万次的拉拽,但是对于生产企业来说,通过相关的认证是产品受到社会认可的门槛。


钱不是问题
对于UL来说,在一个市场开展业务,钱并不是主要的问题。

  “非盈利”三个字曾经给外界带来误解,认为UL是一家公益组织。其实,UL还是一家公司,只不过不以商业为导向。林权强调“赚钱要赚得合理”,因为业绩指标不是董事会和股东考核林权的唯一指标,对于工程力量的投资是UL最为关注的。
  曾有媒体指出:UL是一家最为富有的认证公司,因为如果算上上百年的财富积累,对于UL来说,钱确实不是问题。尽管建立实验室、免费举办各种培训班、积极参与相关活动,都需要钱。
  对于UL美华来说,最大的障碍就是工程师培养的速度不够快。现在,UL美华接到的案子中仅有60%可以在本地完成,其它的则要送往美国,由美国的工程师来完成检测或认证。
  而在林权的计划中,这一数字最终要提高到80%-90%。为此,UL美华需要大量有经验、具有最终签字权的工程师。
  “培养一名工程师,最花费的是时间。两年学习、两年熟悉,再加上成熟期,至少要5年时间。我们一般是从毕业生培养起。5年之后,还不排除被同行挖角的可能。”所以,现在UL美华最乐于见到的就是长期服务公司的老员工——实力与经验是金钱买不来的。
  人员的培养速度又直接关系到分支机构的延伸和实验室的扩建,业务的全面发展全看这关键的一点。“钱不是重点。认证机构看的是能培养多少工程师、能有多大的工程能量。”


仍是投入期
相较之下,在人员培养方面的投资或许是UL目前最基本、最重要的投资。
  对于厂商来说,只有了解了国际标准、参与标准制订、掌握了标准制订的话语权,才可能真正以一个平等、公平的姿态参与国际竞争。
  有鉴于此,UL的职责就不仅仅是做产品安全的检测和认证,另外一门学问则是为厂商解释标准、将标准的精神嵌入到产品设计中去。从产品的最开端——设计环节开始,就把需要达标的数据考虑进去,是一劳永逸的做法。
  稳定住现有的客户,通过培训讲座等方式发展新客户,甚至通过专业性的培训从设计师阶段就抓住客户,是UL美华的工作方式。在这一点上,林权承认,跟美国确实没办法比,在美国,认证已经成熟多年,而在中国现阶段,UL美华的影响力还局限在“口耳相传”。
  UL在中国市场上不能说完全没有竞争对手,但在巨大的市场潜力与微弱的竞争格局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所以,在林权心里,现在想的只是如何快速发展,占据市场。
  目前,UL在内地的北京、上海、苏州等6地设有分支机构。在苏州和广州各有一个实验室,两个实验室总面积超过1.5万平方米,其中,空调制冷性能测试实验室及电线电缆实验室是UL在亚太地区的测试中心,光伏卓越中心也是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光伏实验室。
  林权表示,为配合发展,UL拟将内地的实验室由两个扩充到4个或5个,其将内地作为全球重点投资区域的战略已经越来越明显。
  “我们还处于投入期。”因为是一家非公众股份制公司,林权并未进一步透露“投入期”的资金额。而且,公司已经看得到中国未来的发展前景。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
6月17日收盘之后,紫光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的公告》, 表示收到其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紫光通信”)出具的《关于未来六个月内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紫光股份股票的承诺函》。函中西藏紫光通信承诺:未来六个月内(即2020年6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将不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紫光股份的股份;若由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