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经济学人

陈志武:财富增长的最好方式

文|本刊记者 何春梅 日期: 2009-12-01 浏览次数: 6021

      金融背后到底是什么?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又该怎么走?

      陈志武陈志武,出生于革命老区湖南茶陵,1983年获中南工业大学理学学士学位,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1986年去美国留学,放弃了攻读7年的计算机专业,转而学习经济,并于1990年获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现为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2000年,一项颇得全球经济学家首肯的世界经济学家排名出炉,在前1000名经济学家中,有19人来自中国,陈志武教授的排名是第202位,专业领域为股票、债券、期货和期权市场以及宏观经济。

      “《货币战争》那样的书,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更多是金融愚昧和似是而非的误导性思想鸦片,没什么正面效果。”此话出自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为了“正本清源”,陈志武撰写出版了《金融的逻辑》一书。
  金融危机后,中国外向型经济的转型呼唤金融转型来支持,在陈志武看来,“金融阴谋论”在国内金融界、实业界流传甚广:“我不是说不可以出这样的书,但成为社会的主流理解,这就有问题了。”
  陈志武想借助《金融的逻辑》一书,清除“金融危机由某些金融业人士的阴谋所造成”这观点的影响:“金融阴谋论让我们不屑与那些金融大家为伍。如果全民都这样想,最大的代价是让我们错过以理性、科学的精神去研究和学习金融逻辑的机会,其结果是使中国经济无法更上一层楼。”
  如果真如陈志武所说,那么金融背后到底是什么?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又该怎么走?作为一个敢言的经济学家,他对中国社会经济热点的看法和建议又是怎样的?

 

人民币应该升值
人民币跟美元挂钩的结果是,一旦美元相对其它货币贬值,那么,人民币也相对其它货币贬值。
  《英才》:10月16日,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FDIC)宣布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华金银行倒闭,至此全美今年以来倒闭的银行数目已经增至99家,几乎是2008年全年破产总数的四倍,而美国上一次出现一年内倒闭100家以上银行的状况还是在1992年。你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陈志武:和1992年比起来,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因为现在美国绝大部分金融资产都在大的商业银行里,其他银行管理的规模不大,跟1992年的100家银行在整个金融市场里起到的作用和影响没有办法比。我觉得也许可以反过来说,怎么才99家银行倒闭?从年初人们担忧的情况来看,至少会有几百家银行倒闭才对。
  《英才》:相关统计显示,全球股市总市值已重返危机前水平,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09年世界经济的实际增长率为负1.1%。这是否表明目前社会上担心的二次危机可能将要到来了?
  陈志武:股市主要是对未来收益的定价器,不是向后看的回望镜。虽然因为金融危机使2009年的经济出现衰退,但人们早已把注意力放到明年和未来。
  《英才》:目前人们比较关注“弱势美元”现象,有不少国家认为,随着美元的不断贬值,相应的中国也应将人民币贬值,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陈志武:人民币应该升值。我们看待货币的问题,不能只针对美元来谈。人民币跟美元挂钩的结果是,一旦美元相对其它货币贬值,那么,人民币也相对其它货币贬值。比如,过去6个月美元对欧元、日元和加元等都贬值20%左右,那么,在人民币跟美元挂着不动的情况下,人民币也相对欧元、日元和加元等都贬值20%左右,这样一来,欧洲国家、日本和加拿大等国家当然要抱怨了。在这时,即使人民币对美元升值10%,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可能有点负面影响,但相对于6个月之前,中国商品在欧洲等国家的竞争力还是提升了,因为相对于欧元、日元、加元,人民币还是贬值了10%左右。因此,针对人民币是否升值的问题,不能只是看到美元,还应该看到其他国家和
  《英才》:那你怎么看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人民币国际化怎么才可能实现?
  陈志武:人民币要实现国际化,首先就必须成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其次必须要做的就是人民币能够自由兑换,第三是必须放开中国的资本账户,如果人家拿到人民币只是拿到一些钞票没有办法拿这些钞票再做投资、做保值、升值运作,也没有人愿意持有太多的人民币。最后一个,中国自己方方面面的投资、资本市场必须要非常发达、规模要非常大。
    
  


一个错误的判断
“如果这个趋势不改变,按照这个模式走下去,中国未来的路就不好走了。”
  《英才》:近期山西推行的“国进民退”整合小煤矿模式,或在全国范围内得以推广和复制,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陈志武:只要哪个行业有国有企业介入,慢慢地,那个行业的游戏规则就不可能对民企和私人公平公正,因为在法律面前,在规则面前,国企和民企是不平等的。包括在金融资源的获取权方面,也是不平等的。
  《英才》:这种制度安排就一定会产生如此结果吗?
  陈志武:金融危机之后,很多人认为,中国过去国有企业唱主角的经济结构,加上严格的政府管制,这样一个制度安排,不仅没有给中国带来危机和问题,反而让中国更具有规避经济风险的能力。这个错误的判断,进一步鼓动了国进民退的力量。如果这个趋势不改变,按照这个模式走下去,中国未来的路就不好走了。
  《英才》:央企的目标是要与全球顶尖企业在主流的产业领域进行竞争。
  陈志武:规模做大不一定真的强,比如中国的三大国有银行在规模上已经排到了世界前几名,但他们的盈利绝大多数来自利差,等于是中国人民银行送给他们的礼物,而不是真正靠市场竞争得到的优势。这是一种虚胖,是不可持续的。《英才》: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陈志武:问题没有浮出水面的时候,不会有动力去改变现状。但现状孕育着很多问题,等问题出现的时候,自然会改变,尽管那样有些晚。毫无疑问,大力发展民营经济是消除这些问题的关键。藏富于民,给民营经济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支持,让国有企业要么民营化,要么通过民有化的方式让老百姓直接分享他们的收益,然后由老百姓投票来决定国有企业管理权的归属。
  《英才》:你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外需减弱,内需如何才能打开?
  陈志武:还是刚才讲到的藏富于民的问题,政府如果能给企业和个人减税,同时拿一部分财政收入和国企利润送给中低等收入家庭,给作为全民所有制下的老百姓所有者分红,那么就会带动民间消费增长,既帮助中国经济从下行中走出来,又能促进增长模式转型。今后中国不能指望再靠外需为经济增长带来动力了,因为在发达的国家,像美国、西欧、日本,很多发达的经济体,中国商品能够进入的程度,我觉得基本上已经达到了饱和。中国在不同行业、在全球范围内能够达到的市场份额,我觉得已经比较高了,即使没有出现这一次金融危机,很多国家排斥、限制甚至禁止中国商品的进口贸易保护主义趋势已经比较明显。中国有那么多的农村、农民,事实上可以更多地通过拓展土地使用权的交易市场,加大对农村社会保障、农村的教育、医疗方面的投入,以这些方式给中国带来更多的民间需求,这些措施所能带来的中国经济发展的需求远远比发展中国家做的援助所能够带来的外需要高的多,而且是更加可持续的。
  《英才》:金融市场可以为扩大内需做哪些贡献?
  陈志武:如果希望依靠内需来保持经济增长速度的话,中国恰恰需要加快金融创新的步伐。中国要成为创新型国家,如果在金融方面的创新不显著,那么其他行业也不可能实现创新。在美国,金融创新可以说是完全放开的,出了问题再说,没出问题可以完全自由。而中国则是如果没有政府批准,任何创新都不行。金融市场不发展,国内消费的增长就会很难,带给中国经济和社会的代价就是必须靠出口来拉动增长。而且,就是从出口角度讲,中国的金融管制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代价,实际上这个代价在用其他的形式表现出来。为什么在国际分工中我们只能做出卖廉价劳动力的制造业?这跟金融发展落后、金融创新没办法放开手脚的关系很大。
    

 

金融“解放”中国人
原来中国人所能依赖的隐性的金融交易体系,目前已经或者正在被相当多的借贷产品、保险产品、基金产品等显形金融工具所取代。
  《英才》:你在《金融的逻辑》一书中,认为基于“养儿防老”的孝道是不对的,只有发展金融市场,才有可能解放下一代?
  陈志武:中国原来主张的金融发展基本是跟企业融资画等号,跟消费者的金融需求没有太多关系。现在中国开始关心经济转型的问题,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这就要发展消费者金融了。围绕消费者金融、家庭金融的发展,实际上
  将给中国社会结构和文化带来一场极大的转型,意义更深远的转型。
  中国以前的社会结构是基于“三纲五常”名分等级、从上到下的“金字塔”式垂直型结构,代际间等级森严,而今天正在形成的社会结构和家庭结构更多是代际间平行、平等的“水平型”结构。为什么以前亲子关系不能太随便?因为“养儿防老”,孩子太自由会令父母不安,孩子小的时候就不听话,长大之后不是更靠不住、不孝了。所以,以前,不同代人、不同辈分的人之间不能没有等级差别。
  可是,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养活自己的能力有了信心,还可以通过金融市场、金融产品来安排自己一辈子生老病残的经济需要。当前,相对于儒家主张的人格化“养子防老”交易体系而言的市场化转型,已经发展到很深的地步。原来中国人所能依赖的有安全感的东西,像亲戚、朋友等圈子所提供的安全保障体系,这些隐性的金融交易体系,目前已经或者正在被相当多的借贷产品、保险产品、基金产品等显形金融工具所取代。这些发展在真正地把中国人从“孔家店”中解放出来。
  《英才》:能不能具体地讲一讲,金融到底有什么作用?
  陈志武:一个例子是,在你年轻、钱最少的时候,却把钱存着留到老了、钱多了的时候用,这就是最具体、最可笑的做法。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可以利用一些借贷产品,还有其他金融产品,把一辈子的收入跨年龄配置,尽量把不同年龄的消费拉平,这样可以让年轻时钱可以多一些,老了以后钱可以少一些,但是带来的总结果,是每个人一辈子的幸福可以提升到一个新水平。不同的金融产品除了提供买房子、买汽车这些选择以外,在创业这方面,也可以有更灵活的空间。事实上,金融产品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原本在不同年龄、不同时期的收入跨时间跨空间进行重新配置。如果卡死针对消费者的金融服务产品,那么,为此付出代价的更多是那些中低收入家庭和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英才》:但是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对于借贷消费这个观念还是有所保留的。
  陈志武:不管是按揭贷款买房子,还是利用按揭贷款买汽车,这都是提前消费。按照原来的观念判断,这好像是不负责任,甚至没有很高道德水准的行为。但是现在的金融产品,可以更好、更方便地把未来收入预期的一部分,贴现、转移到今天来花,这并没有违背“量入为出”的观念,这是对以往“量入为出”观念的修正。在金融市场发达了以后,量入为出的收“入”应该是指一个人一辈子的收入,包括过去的收入,但是更应该包括未来的预期收入,两者的总和才是“量入为出”中的“入”。
  《英才》:除了用金融产品“拉平”整个人生的幸福,你认为还可以通过什么方式在金融资本市场上获得财富增长?
  陈志武:我最近两年讲到一个概念,就是现在应该把“无商不富”这句话改成“无股权不富”。最好是自己去创业,然后通过创业让公司的未来收益非常好,让公司股权的价值可以很高,再把公司的股权卖出去,赚大钱。股权市场是一个公司未来无限多年收入的贴现机器,这跟传统的“无商不富”的赚钱规模相比,完全是不同数量级的概念了。换句话说,如果你对一个行业的未来增长非常看好,想要去分享那种增长所带来的机会,那么,一种方式是去买这个行业公司的股权,但必须要申明和强调的是,二级股权市场投资不一定是分享该行业机会的最好方式,最好的方式是自己去办企业,然后把企业的股票变成可以卖的、受市场欢迎的投资工具,利用股权市场提供的商业机会或者商业模式来实现财富增长。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